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师执位Ⅲ之七头七+番外 作者:樊落

字体:[ ]

 
 
  《天师执位Ⅲ之七头七(出书版)》作者:樊落【完结+番外】
 
 
  上册文案:
  死亡连环车祸只是事件开端,乔和魏正义也被卷入其中?
  白日见鬼让魏正义惊魂未定,可更让他心神不宁的,是乔毫不犹豫以身相护的举动。
  乔与魏正义连手查案,一场赛鸽大赛牵扯出成串疑云,应该死亡的人再次出现,接二连三的死亡狙杀,就连魏正义也受伤挂彩!?
 
  正文
  如果说死亡是人生又一轮的开始与结束,那麽,头七则是踏入新旅程的中转站。
 
  第一章
 
  清晨,一辆黑色宝马以飞快速度驶入刚竣工不久的明山隧道,随着公路的不断延伸,光线被建筑物遮断了,隧道上方的照明灯很亮,但跟幽长的通道相比就有些弱了,眼睛突然之间适应不了,司机打开前照灯,放慢了车速,隧道遥遥望不到尽头,看得见的只有两旁不断闪过的灯光。
  「再快点,」坐在後面的男人看看手表,催促:「要赶在他们之前到,有了证据,那件事不能就这麽算了!」
  「还在下雨,车开太快不安全。」司机稍稍加速,却还是做了提醒。
  「外面下雨,隧道里面也在下吗?」坐在男人旁边的黄头发小弟不快地吼司机,「不能开就滚蛋,我们出的价码不怕请不到好司机。」
  狗仗人势的家伙!
  司机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却不敢顶撞,连声称是并加快了车速。
  轿车很快开到了隧道中心,司机突然发现刚经过的那些灯具莫名其妙地闪了几闪,很离奇的现象,让他忍不住转头去看──不会是建筑施工时偷工减料了吧,否则才竣工的隧道怎麽会出现照明问题?
  正疑惑着,他手里的方向盘剧烈晃动了一下,像是冲进了光滑地板上,由於车速过快,车辆失去了平衡,刺耳的滑动声从车体底盘下方传来,轿车打着旋飞快地向斜对面的隧道墙壁上撞去。
  司机慌了手脚,拚命转动方向盘,又连续踩刹车,却为时已晚,轿车以倾斜状态冲过隔离线滑出去,刚好对面车道有车驶过来,红色车体瞬间逼近司机的视线,幽暗的空间里,那种艳红色调就像是一团突然窜起的火光,震耳响声中,两辆车相撞到一起,宝马被撞得底盘朝上翻了个个,又向後滑去。
  这仅仅是惨剧的开始。
  由於两车的突然相撞,跟在宝马後面的黄色甲壳虫也因无法及时刹车而撞了过去,随後隧道中不断传来撞击声,没多久,整个通道就被事故车辆堵塞住了。
  「老天……」
  最後面某辆速度不快的轿车幸运地停下了,看着前方瞬间发生的惨剧,车主惊得说不出话来,慌慌张张地掏出手机要报警,拇指刚碰到按键,旁边突然传来砰砰响声,当看到一只血肉模糊的手掌在拍打自己的车窗时,他吓得大叫一声,本能地将手机扔了出去。
  手掌还在锲而不舍地拍打着,导致车窗上沾满了黏糊糊的血液,车主正战战兢兢不知该怎麽办才好的时候,手掌的主人终於露出了头,他的整张脸都被血染红了,看不出原有的模样,只有那头黄发比较显眼。
  他像是拚尽了全力,支撑着站起来趴在车窗上,嘴唇蠕动着像是在说什麽,可惜车主受惊过度,完全没注意他的动作,一个人在车里叫了半天,等终於明白男人是遭遇车祸的受害者,想开门救援时,血人停止了拍打,死死盯住他,全身在一阵剧烈抽搐後,靠着车窗滑了下去,随着他的倒下,车窗上留下一道清晰的粗长血痕。
  「喂,你要挺住啊!」
  车主推开车门跳下车,发现满身是血的男人已经仰面朝天不动了,他还想再叫,附近传来响声,一个停在不远处的摩托车骑手在发现前方出车祸後,迅速把车掉了个头,顺原路离开了。
  「你看清那个人的长相了吗?」听完车主的描述,坐在茶几对面的男人问道。
  「他戴着头盔哩,那麽混乱的状况,我怎麽可能看到他长什麽样?不过他的摩托车挺漂亮的,不太像女生,反正就是个没什麽公德心的人,出了那麽大的事故,居然不理不睬,掉头就走。」
  车主愤愤不平地说完,又看看眼前这个容貌隽秀的男人,现在要不是坐在警局的重案组办公室里,他一定怀疑这人是冒充的,这样的长相做警察实在太可惜了,他觉得华利达酒店精挑细选出来的工作人员轻易就被比下去了,如果这个男人做公关,他绝对捧场,不过在这里喝茶聊天也不错……
  像是没注意到车主脸上堆起的暧昧笑容,萧兰草做完笔录後,又跟他说了几句道谢的客套话,车主被他的声音弄得五迷三道,告辞後乐呵呵地向外走,脚下一不小心被绊住,在重案组门口摔了个狗吃屎。
  萧兰草面无表情地把自己的办公室门关上,转回去将桌上的茶水泼掉,身後传来轻笑,张玄从里间走出来,靠在墙上笑嘻嘻地说:「你所谓的对证人的道谢就是让他当众出丑吗?」
  「他活该。」
  萧兰草将纸杯捏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皱起的眉头显示出他此刻的不耐,要不是为了问案情,他早一脚将那个色眯眯的大叔踹出去了。
  「至少他心甘情愿跑到警局来给你提供线索。」对於萧兰草的过度反应,张玄表示无法理解,看看他略显苍白的脸色,说:「长相好是长处,绝对不是负担。」
  是啊,大家都喜欢美好的吉祥的事物,对丑陋不祥的避之唯恐不及,萧兰草冷笑,所以长相是判别一切的标准,不论是阴间还是这里。
  「说得不错,」他很快调整好心情,拿出咖啡杯,把煮好的热咖啡倒进去,递给张玄,笑道:「看来你就是用这招把你家董事长钓到手的。」
  「我可以说是用魅力吗?」
  张玄喝了口咖啡,立刻苦下脸,呸呸呸了好几声,迅速抓起方糖扔进杯里,边喝边问:「说正事,你特意把我叫来听一件交通事故调查,到底是为了什麽?」
  「你的职业?」
  「天师,」张玄说:「不过我不认为你会善良的代替死者家属请道士做法为他们超度,所以我想你看中的是我的另一个职业?」
  「是的,这起连环撞车表面上看只是简单的交通事故,但由於死者的身分特殊,所以很可能是谋杀案。」
  萧兰草走到白板架前,把它的另一面翻过来,露出贴在上面的一些照片和记录,他拿起油性笔在某张照片上画了个圈,说:「陈金,道上绰号陈大蛇,是金蛇帮的老大,金蛇帮主要经营地下赌场和洗钱、倒卖古董这些非法生意,这几年开始洗白,转向房地产,不过他背後还有不少见不得人的赚钱途径。」
  听着萧兰草的讲述,张玄仔细看了照片里的人,男人大约五十多岁,普通衣着普通长相,这样的大叔走在街上一抓一大把,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曾混过黑帮的煞气。
  「混黑帮就不能出车祸了?」张玄接过萧兰草的交通事故调查记录,翻看了一下,「下雨天路滑;车速过快;没有顺利适应隧道的光线,呵,前面车辆还漏机油了,这麽多不安全因素加在一起,不死都很难啊。」
  「你不觉得因素太多了?」
  「多得有点像故意的,不过那辆漏机油的车有找到吧?」
  「有,那辆车的确出问题了,所以如果一切都是人为布置的,那到此为止都很完美,但出了这个小意外。」
  萧兰草又在旁边一张照片上画了个圈,照片里同样是个中年男人,身形相对较瘦,戴着金边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照片下面写的名字是石建成,职业是华利达酒店客房部经理。
  「华利达酒店?」看到另一张属於报案车主的照片,张玄问:「不就是他提供肉类的酒店?」
  车主家里经营肉类加工,跟许多酒店旅馆都有业务来往,不过他跟华利达的客房经理应该没有直接接触过,所以刚才萧兰草特意给他看死者生前的照片时,他没有特别的反应。
  「车主可能只是巧合,暂时先把他剔除。」
  萧兰草瞅了一眼照片里胖胖的车主,把它推开,指着石经理说:「在陈金出车祸的两天前,他曾在华利达酒店预订了两晚房间,第一晚房间遭枪击,但因为陈金临时改计画,那晚他没住店,所以避开了一劫,酒店方面担心影响生意,也没报警,是车祸发生後我去房间里做调查,无意中发现的线索,把它们结合起来分析的话,也许是陈金跟石建成之间有什麽关联,他们的行为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导致黑帮寻仇。」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小兰花请你告诉我,要杀一个人很简单,不过要怎样同时把另一个人也引到现场,让他们相互撞车?」
  「所以一开始我只是抱有怀疑,但出了这麽大的事故,上边却有人压住不让继续调查,以普通交通事故结案,那就耐人寻味了,我问过,那位发话的官僚据说是法务部的某个主任,萧家方面也持同意态度。」
  身为警察,最怕的就是在查案中遇上官僚阻扰,而且萧家占了警界三分之一的势力,他们表现出支持,那就意味着这个案子不管出於什麽因素,都无法再查下去了,张玄好奇地问:「既然萧家都这样说了,你何必还唱反调呢?我看你气色也不太好,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事故死亡人数十一人,漠视不理,这是要让他们死不瞑目吗?」
  「哇呜,小兰花你什麽时候变得这麽有同情心了?」张玄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地打量他,「还是你也被附身了?」
  「每个人做事都有他的理由,我也有。」
  萧兰草用笔在另一张照片上画了一下,「这是陈金帮里的兄弟兼保镳,也是向报案车主求救的人。两车相撞後,他被抛在车外数米远的地方,重伤後奇蹟般的还有意识,他避开了相互撞击的车辆,一直爬到车主车前求救。」
  张玄打量着照片里的黄毛男人,「看得出是个意志力很强的人,可惜最後没救过来。」
  「我请法医对他进行了屍检,发现导致他死亡的原因并非车祸,而是毒素。」
  「欸?」
  张玄吃惊地看萧兰草,就见他从抽屉里取出一份资料,递过来,说:「这也是私下调查的结果,死者血液里验出某种剧毒,是由几种眼镜蛇的毒液混合提炼出来的,可使人瞬间致命,但由於死者受创面过大,皮肤烧灼厉害,所以无法得出他中毒的起因。」
  「这麽毒的药,当然不可能是提前注射的,一定是在他求救的时候。」
  张玄这才明白萧兰草为什麽一直向车主询问摩托车手的事,因为在当时的状态下,摩托车手作案的可能性最大。
  「如果保镳是被谋杀的,那事故发生时的前车漏油可能也是人为,不过既然他们都已经得手了,整个现场也安排得天衣无缝,为什麽还要在最後加一个败笔?」
  「杀人灭口。一个人临死前说的每个字都可能是破案的关键,凶手担心保镳向车主说出不利於他们的事情,只能动手,不过事後我查了隧道附近的交通监控器,都没有车主说的摩托车出现。」
  「确实很诡异,小兰花,如果你做侦探,一定会混得很好的,」张玄点头,「可是你为什麽要跟我讲这些?」
  「原因刚才我已经讲过了,我相信这是一起谋杀案,但我的身分被限制住,许多事情不好查,所以我想你帮我。」
  「不要!」
  虽然早在萧兰草解说案件开始,张玄就知道他的打算,但当真正从他口中听到,还是有些踌躇,揉揉眉头,说:「小兰花你也知道,最近我跟董事长的麻烦事一件接一件,前不久我们才刚从地府回来,虽然我很想帮忙,可是真的……」
  「二十万。」抓住张玄的弱点,萧兰草一脸平静地说。
  张玄摇摇头,转身要走,身後又传来萧兰草的话声──「三十万。」
  这不是钱的问题好吧?
  被贴了财迷标签,张玄很无奈,转头笑问:「我看上去真那麽爱钱吗?」
  「我以为这件事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可是你好像忽略了一点,我如果想赚钱,直接跟董事长要就好了,何必舍近求远?」
  萧兰草一怔,看着他,像是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样,重瞳里闪烁出奇怪的神彩,张玄笑了笑,又说:「最近我们是真的累了,所以我跟董事长约了去加拿大度假,如果你实在希望有人帮忙,我可以介绍同事给你,这是我能帮到的最大程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