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书人之暗战 作者:白水真人

字体:[ ]

 
 
文案:
     李盟是个参加工作五年的刑警。他所在的是刑侦队专司绑架、勒索、恐吓、虐杀案的八探组。
 
从小生活在军警世家的李盟,对破案有种痴迷的执着,然而这一次,他遇到了工作以来最奇怪的案件。
 
在这个案件中,一个名叫姜仁之的异装癖怪医生总是鬼魅般出现在李盟的视线。就在李盟怀疑姜仁之的身份时,新接到一宗恐吓案的报警,姜仁之竟然是受害者家的家庭医生?!
 
李盟在姜仁之含笑的冷眸里走进程家豪宅。英俊风流的男主人程晔熙,漂亮的家教先生秦端,背景神秘的型男刘乔,以及这豪宅里各怀鬼胎的“家人”。李盟像是踏入了一个漩涡,在姜仁之注视下,一步步探索真相。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制服情缘 阴差阳错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仁之,李盟,程晔熙,秦端,刘乔 ┃ 配角:林肃,程天慈,关菲菲,任儒雅,何森,祖长,袁士凡,沈若良,庄可夫 ┃ 其它:绿能,刑侦,修书人
==================
 
  ☆、故事的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很慢热的剧。不激情,不狗血,没有BE,只是按着正常方向发展。努力想写出灵异和悬疑的感觉,讲一些有意义的故事,不知道做到没有。全文已写完,日更。四十七章完结。有少许肉汤,美味与否不确定。JJ的作者后台第一次用,我以前都读者来着......TAT,格式在word里调好的,来这里一贴就乱了。错字请指出,写文的平常工作太忙,难免疏漏。向敬爱的推理大神们致敬,这就是个包着悬疑皮的言情小耽美而已......希望大家喜欢。
  雅儿送走最后一个病人的时候,夜色已浓。
  雨断断续续下了两天,现在又有渐大的趋势。雅儿站在医馆门口,缓缓阖上沉重的木门。从逐渐缩小的门缝里看到,巷子对面的路灯下,昏暗地勾出一个湿嗒嗒的人影。
  雅儿锁好大门,绕着连廊回到正屋。
  雨水打在四合院中美人蕉宽大的叶子上,发出劈啪的声音,大鱼缸里的袖珍莲也被浇得东倒西歪。这雨水的声音,都快将正屋里浅淡的琴声掩盖了。
  雅儿一边整理医案,一边对着细竹帘隔开的内屋道:“师父,那个警察又来了。”
  琴声渐渐停下,安静了一会儿,里间传出男人温柔的声音:“随便吧,只是下这么大的雨,真难为他。”
  雅儿随口应声,过了会儿,她跳起来道:“师父!你又抽烟!”
  里间的人讪讪咳了两声,把烟管里的余灰敲进铜盆,“我只是心情不好.....”顿了一下,他叹口气道:“罢了,你去把他请进来吧。”
  李盟第二次进入姜仁之的房间,依旧是昏暗的灯火,依旧是浅浅的烟味。
  雅儿拿了干毛巾给他,李盟道谢,随意擦了把脸,便直直坐着紧盯对面的姜仁之。
  姜仁之把茶杯推到他面前,道:“喝茶,红枣党参,暖胃。”
  李盟没说话,他正仔细观察姜仁之脸上最细小的肌肉变化。作为一个警校刑侦专业出身的高才生,他对犯罪心理学的运用已臻化境,他知道怎么从一个人的眼角眉梢推断内心的情感变化。
  姜仁之很淡然地由他去看,沉默一阵后,李盟终于开口:“你要么就是最有城府的凶手,要么就是知道什么,却完全事不关心的知情人。总之你最好能说实话,我知道你不单纯。”
  姜仁之抬眼看他,那双黑眼睛里全然冰凉,即便现在是笑着的,但李盟却分明感到一丝怨毒。
  “李警官,我说过,那两人真的只是来我的医馆看病,我处方的案底你们也看过,单纯消食化积、暖胃养脾的方子,再多我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了。”
  “他们来的时候,有什么异状吗?”
  “有。”姜仁之看着李盟骤然发亮的眼睛微微一笑,“来我这儿的每个人,都有异状,没异状谁到医馆闲逛呢?”
  李盟脸色一灰,姜仁之心情莫名好起来。
  “姜医生,你最好配合一点。”
  “恩恩,配合呢,警民团结嘛!”说着,指了指茶杯,“快喝吧,凉了就不好了。”
  李盟端起茶杯,貌似随意问道:“姜医生怎么不喝?”
  姜仁之盯着他,笑脸温柔,“李警官真是谨慎的人,什么小细节都要多心去想。”
  李盟闻言手头一顿。
  “放心吧,茶水真是好茶水,你淋了雨,红枣党参都是滋补提气的,正适合你喝。至于我嘛......我过了晚上七点,就不再进食,如此方为养生之道啊。”
  李盟默默喝下那杯茶,红枣微微的甜味并不令人腻烦,暖流一路涌进胃里,没吃晚饭的身体逐渐温暖。
  “我先走了,下次来,姜医生最好能想起什么,不然搜查令申请下来,你想掩盖也掩盖不住。”
  姜仁之看着他,那眼神让李盟一阵不舒服,他幽幽道:“李警官,你真是个难缠的人啊。”
  李盟瞬间觉得自己抓到了一些信息,但来不及他细想,雅儿的声音便插进来。
  “咦?李警官你要走啦?我才蒸了些点心,你还没吃晚饭吧?吃了再走呗?”
  这一句话的功夫,姜仁之已经转过脸去,那细微的思绪也瞬间消失了。
  “谢谢姑娘好意,今天打扰,我先回了。”
  “唉?别啊,等一下!”雅儿说着话跑出去,没多会儿就回来,手里拿着一盒东西,“李警官,你带着吃吧,回家给嫂子孩子尝尝。”
  李盟捧着被强行塞到手里的保鲜盒面色如土......
  “那个......我、我连女朋友都还没呢。”
  “噗~”姜仁之自觉笑出声太不礼貌,掩着嘴没有看他。
  雅儿水灵灵的眼珠尴尬地一转,笑道:“李警官你太忙了嘛,一心为民,辛苦了,来来~这个你拿好,回家趁热吃啊~~~”
  雅儿送走李盟,一进屋就对着姜仁之吐吐舌头,“我看他有些白发,还当他最少三十了呢,不过脸倒是看着还年轻,可怎么也不像二十几的人啊~”
  姜仁之正坐在雅儿刚才坐的书桌前,手背担着下巴,闻言淡淡一笑。雅儿走过来,垂手站在他身边。
  “师父......”
  姜仁之阖上医案,站起身来。“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说完伸手揉了揉雅儿头发,“早点休息吧。”
  周二早晨七点半,街巷间是平凡工作日惯常的景象,来往的是最辛苦的学生和早市商贩,一般的上班族还窝在被子里和睡魔做斗争。
  雅儿又喊了姜仁之两声,卧室那边传出模糊的哼哼,又恢复一片安静。
  “你行,你睡吧!今天什么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先去买菜,回来要是你还没起,你就等着瞧!”
  咬牙切齿的嘟囔,再加上挽着竹篮数钱的样子,令原本青春年华的雅儿散发出家庭主妇的气息。
  姜仁之听到大门落锁的声音,安心地翻了个身,继续拥着被子睡大头觉。
  安静了没几分钟,木门上便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
  姜仁之闭着眼睛,好似真的沉睡过去。
  悉悉索索的抠门声逐渐变成推挤的声音,木门承受巨大的压力一般,咯吱咯吱响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那推搡的感觉变本加厉地清晰了,甚至开始混杂着细微的呜咽。
  “静。”
  姜仁之梦呓般轻念一声,那些声音真的就瞬间消失。屋里静得只剩街道上行人的响动,连姜仁之的呼吸声都没有。
  房子的气氛像是憋住气的人一样,小心等待着什么。终于,木门外又躁动起来,门上刹那显出点点墨色,好似墨水在宣纸上晕开,但那晕开的墨色伴随细微的呜咽很快又消失,像碰触在门上被烫到一般。
  这样僵持了一阵,门外的事物却依旧不放弃,即便发出越来越多的细小呜咽,木门上墨迹却闪现得更多更快。
  “唉......”姜仁之叹口气,闭着眼面色淡然地坐起身,“究竟是什么事呢?冒着被灼伤的危险,也要来打扰别人休息,现在可还没有月晦啊。”
  他随意披了件青灰色的棉质禅衣,站在门前的时候,姜仁之把手掌轻轻举在门板前,只隔一丝空隙便要触到门板。
  “说好了,如果我介入,你们要付出什么代价,清楚么?”
  门外变得鸦雀无声,不知哪里先发出极细微的回应,如同小动物细微的抽噎。声音逐渐扩散,越来越多的回应在门板那边响起。
  “真的......想好了么?”姜仁之垂下头,仿佛透过那扇白绢绷着的门,看到门板那边的景象。那些细小的声音努力大了些,害怕他会怀疑它们的坚定一样。
  姜仁之无奈地苦笑,笑容里有些哀伤。
  “那么......”他将手掌按在门上。
  “交易成立。”
  一瞬间,门板幻化作一张素笺,墨色渐染,端正楷书逐字流动。
  
 
  ☆、一宗恐吓案
 
  
  “你怎么在这儿?”
  “咦?我怎么不能在这儿?”
  李盟一头黑线,抱着胳膊面若寒霜地看着姜仁之。
  那位奇怪的医生一身深天青色古装,头发梳得整齐,拎着个黑红的漆面医疗箱。
  姜仁之看见他,笑眯眯的,颇为优雅地慢慢一点头,“李警官,好有缘啊~”
  他俩站在一座巨大的别墅门前,别墅里郁郁葱葱的浓绿,一时也看不到里面的景色。
  过了一阵,一辆车子远远驶来,在别墅门前打了转向放缓速度,仿佛看到他俩,车子停下,从里面下来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
  年轻人长相斯文,略有些混血的样子,高鼻梁,深眼窝,薄唇红润,五官有种古典主义雕塑的美感。不过大约是混入中国血统,皮肤并不像欧洲人种一般粗糙,象牙黄的颜色,黑发略微卷翘,应该是自然卷。
  年轻人个子适中,刚挂住一米八,戴着看样子就很高档的无框眼镜,一身休闲西装,敞开的衬衣领口,露出一段瓷器般优美的锁骨和脖子。
  他直望着大门边的两人,关上车门,露出笑容走过来,边走边说:“抱歉抱歉,真是怠慢了,姜医生…..和……”
  李盟露出个敷衍的笑,他是来办案的,可没那么多心思扯不相干的话题。
  从夹克里掏出警员证,对年轻人亮了一下,“你好,我是李盟,A市刑警队二级警员,早上和你们通过话,来调查情况。”
  年轻人露出些崇拜,张大眼睛,“谢谢您,真幸苦您了,这么专程跑一趟,我就是早上和您通话的人,我叫秦端。”说着,伸出手。
  李盟还是那副严肃的样子,和秦端握了握手。
  秦端又对姜仁之点点头,“姜医生,也麻烦您了,我真疏忽,该派个车去接您的。”
  异装癖的怪医生抿着嘴,笑得温柔:“没什么,今天天气好,我出来走动走动。天慈最近怎样?”
  “好多了,您给调理了这么段时间,他终于有点儿小孩子的样子,最近也去上学了,还在学习马术,活蹦乱跳的,比以前更可爱!”
  年轻人在大门前的感应安保设备做了面部扫描,大门打开,他对姜李二人道:“两位上车吧,请到里面详谈。”
  李盟眉尖抖了抖,姜仁之颇为自然地先上车。
  车子缓缓驶入大门,进行多次安保扫描,缓缓绕过常绿乔木构筑的青翠林荫道,驶入一片开阔的草坪,草坪中有自然式的水面与大片花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