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囚狐 作者:洛临尘

字体:[ ]

 
 
文案
 
秘密第三部——【囚狐】
 
垂涎美色的人类和傲娇别扭的仙狐的故事。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崖魄、程珹 ┃ 配角:司峄 ┃ 其它:耽美,HE,现代
==================
 
  ☆、妖怪
 
  程珹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再三确认了303的门牌号后,才咬了咬牙,决定再开一次门。
  门咔咋一声再一次开了。
  这一次程珹成功地看清了室内的场景。
  目光首先聚集在沙发上那团火红色毛绒物体上,程珹拿手擦了擦糊了血的眼睛,再看,终于确定他没看错,那团火红色的东西的的确确是一直狐狸。
  诡异的情景让他心里嗖嗖嗖地冒着寒气,狐狸显然也发现了他,停下了吃零食的动作,目光不悦地扫了过来,程珹有种会被生吃活剥的错觉。
  就这么对峙了不到三秒的时间,桌子上的烟灰缸突然腾空而起,以一条极为准确的线路啪的一声砸在了还没反应过来的程珹额头上。
  同一个地方被砸了两次,程珹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没敢去看地面上碎成两瓣儿的莲花型烟灰缸,那是他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本来有一对儿,刚刚已经砸碎了一只,还有一只在他第一次进门时砸在他额头上,也碎了。
  程珹此时有些明白状况了,不是他走错了门,而是他家已经被一只狐狸强占了。他承认这一切的确有些玄幻,但他不得不相信这都是真的。
  老人说,狐狸是通灵的,程珹只想骂一句,草,这哪里是通灵这么简单,这只狐狸摆明了已经是一只妖怪了啊!
  正在程珹犹豫是该逃跑,还是留在这里与妖怪抗争守卫自己奶奶留给自已的领土时,妖怪已经气势汹汹地走到他面前了。
  程珹腿一颤,身体下意识地靠在了门框上,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只极为好看的狐狸,除了眉心那一撮白毛外,通体火红,毛色很亮。特别是那双眼睛,像放在墨水里面浸过一样,黑的不像话。
  程珹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他知道此时妖怪在前的情况下他不应该想太多,抓紧逃跑才是,可他向来对美色没什么抵抗力,虽然这只是只好看的狐狸但他还是有些不想移开视线。
  崖魄,也就是我们的狐仙大人此时异常生气,首先自己用餐反复被一个丑八怪打扰了,然后这个丑八怪竟然明目张胆地盯着他瞧。
  胆敢觊觎他的美色?
  哼!
  狐仙大人一脚就踢在了程珹膝盖上,程珹闷哼一声,接着就抱着膝盖嗷嗷直叫唤了起来。
  “你······”程珹原本想破口大骂,话到嘴边却生生地咽了下去,对面妖怪睥睨天下的气势以及能冒出火的眼神让他神经绷了绷,最终只得低声辩驳了一句,“这里是我家...”
  如果程珹没有看错,妖怪的脸色更阴沉了几分,他有些后悔,隐隐开始担心会被暴打一顿,几乎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崖魄冷笑一声,程珹被这个带着嘲弄的笑容弄得一阵头皮发麻,他还没想清楚是什么意思,接着哐咚一声门倒了啪的一声砸在了他脚上,然后,妖怪冷笑着走过来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后傲慢地往屋内走。
  程珹忍着剧痛将脚从门下拉出来,发颤地蹲在门外休息。他觉得自己膝盖快碎了,狐狸那两脚踢在同一地方,踢的又快又准,痛得他眼泪都快冒出来了。
  程珹恐怕活了二十几年没这么狼狈过,额头上的血已经糊了他一脸,视线又有些模糊了,程珹拂了把眼睛,开始想该怎么办。
  他不想离开这里,这间屋子是他奶奶留下来的,他在这里同奶奶相依为命了十几年,他说什么也不能离开让这个妖怪继续糟蹋这里。
  想到糟蹋,程珹不由自主地望了眼屋子。痛苦地抽了抽嘴角。
  刚开始震惊于家里出现了妖怪,程珹还没注意得太清楚,现在往里一瞧,顿时觉得痛不欲生。
  房子里一地的香蕉皮、苹果核、还有一包又一包的零食塑料袋,还有奇奇怪怪的骨头,可能是自己放在冰箱内昨天没吃完的排骨......
  这些倒没什么,程珹安慰自己打扫一遍就好了,但看到液晶电视可怜兮兮的躺在地板上,中间还破了一个大窟窿时,彻底不淡定了。
  这台液晶电视是他刚换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成了一堆垃圾,这样的打击让程珹眼前有些发黑。
  程珹想死的心都有了,一阵头脑发热,直接就冲到了楼下的小卖部,喊道,“老板娘,给我拿一把菜刀。”
  程珹没想别的,就想拿把刀和妖怪拼了得了。
  老板娘见来人这副血迹斑斑的样子吓得拿起电话就要报警,边按号码边警告程珹,“你...你别过来,我...我报警了!”
  程珹一愣,顿时明白老板娘是误会自己来抢劫的了,急忙制止她,“老板娘,别打电话,我是小程啊!”
  老板娘停下手中的动作,仔细瞧了来人两眼,扑嗞一声乐了,可不是小程么?
  “哎呦~你说我,你这满脸血的我还真没认出来。你这孩子怎么弄的?”
  程珹当然不能说是被一只妖怪砸的,就随便找了个借口,“不小心硌在桌子上了。”
  老板娘叹了声气,转身去找东西给他包扎,边走边念叨,“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迷糊?”
  不一会儿从屋内出来了,手里拿了些酒精和纱布,拉着程珹坐下,替他上药。
  老板娘人很热情,和程珹也是熟识,所以程珹也不好拒绝,任她帮自己处理伤口。
  几分钟后,程珹额头上被缠上了厚厚的纱布,程珹谢过老板娘,打算回去。此时他也冷静下来了,打算另想办法赶走妖怪。
  老板娘倒是想起了买刀的事,问道,“小程,你前两天不是买了把刀吗?又买刀干啥?多浪费啊。”
  程珹心虚地不敢抬起头来,他总不好意思说是自己打算买把刀是为了和占了自己房子的妖怪拼命去的吧,且不说老板娘相不相信妖怪这事儿,就算相信了,他也不能把老板娘拖下水。
  所以程珹再撒了一次谎,“昨天剁排骨一不小心就把刀剁歪了,我觉得不太好用了,干脆换一把。”
  老板娘点了点头,去给程珹拿了把刀,又替他打了盆水过来,让他避着伤口擦把脸。
  程珹洗完脸后,付了钱拿着刀就上楼去了。
  这一路走上去,程珹识趣地打消了硬碰硬的念头,毕竟对方是一只妖怪,还是一只有法力的妖怪。他也不敢冒冒然去报警,且不说警察会不会以为他胡言乱语,要是惹得妖怪发怒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所以程珹做了番心理建设后,决定采取以柔克刚的政策只身涉险。
  程珹站在门框旁深呼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忽略已经壮烈牺牲的大门和液晶电视,忍住想把妖怪千刀万剐的冲动在门框上轻轻地敲了两下,以引起狐狸的注意。
  果不其然,某只傲慢的狐狸懒洋洋地抬起下巴,朝门口扫了一眼,然后脸黑了。
  这个愚蠢的人类怎么又来了?!
  崖魄摸了摸下巴考虑是不是该加重一下教训的力度,双眸一眯,面前的茶几便颤巍巍的飞起来,笔直朝门口的人飞去。
  程珹被吓得心都停了一拍,急忙喊道,“我有事和你商量!!”
  妖怪冷冷地笑了笑,爪子动了动,茶几飞行速度猛地加快,转瞬便飞到了程珹眼前。
  程珹以为自已这次不死也得丢了半条命,没想到,茶几离鼻尖还有不到一厘米时猛地停了下来,程珹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趔趄地往后退了好几步,靠在楼梯上直喘气。
  程珹再抬头时,发现妖怪不知什么时候倚着门框了。
  虽然说从一张毛茸茸的脸上看出了表情实在有些夸张,但程珹觉得不远处的这只妖怪脸上的的确确挂着嘲弄至极的笑容,那双如墨的瞳孔更是毫不掩饰的轻蔑,像是在讥讽他的自不量力。
  程珹明白刚刚被这只妖怪耍了,心里不怎么好受,尤其是对方嘲笑的态度更让他觉得心里不舒坦极了。他收紧浸满了冷汗的手心,强迫自己直视门口的妖怪,“这里是我家!”
  妖怪用鼻子哼了一声,高傲地抬起了下巴,“那又如何,现在不是了!”
  “你、你、你、、、”程珹被这只妖怪的无耻气得说不出话来,隔了好久才泄气般问,“怎样你才肯离开?”
  妖怪得意地翻了翻眼皮子,甩着毛绒绒的尾巴往屋内走,接住从屋内传来极为洋洋自得的声音,“不可能。”
  程珹气的肝疼,想拆开刚买的刀的包装,拿刀和狐狸拼了,可刚拆了一半却沮丧地停下了动作。
  毕竟搞不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而且他最多剁剁排骨,杀杀鱼,让他去杀一只活狐狸,他心里还是有些胆寒。
  不过程珹拆东西的动作成功引起了狐狸的注意,狐狸念动咒语,程珹一恍神间再看自己手中的东西已经到了妖怪手中,暗叫一声不好。
  妖怪不会以为他拆刀是为了去砍他吧?!程珹捏了一把冷汗,胆战心惊地观察妖怪的反应。
  就见妖怪眼神一点一点厉了起来,寒光凛凛,连身上的毛都一点一点竖了起来。
  程珹想逃,可脚似乎被定住了,怎么了动不了。就一瞬间的事儿,一道红色的光影闪过,程珹觉得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进了背上的肉中,然后眼前一黑,整个人短暂性的失了意识。
  等人回过神来,已经趴在室内的地板上了。程珹面对离自己不到一尺距离的发黑的香蕉皮感到欲哭无泪。想挣扎着爬起来,结果,脑袋被狠狠地甩了一巴掌,背后传来森冷的警告声,“你敢再动,我就踢死你!”
  程珹深吸一口气,沉默地接受了自己被一只狐狸骑在身上压在地板上的现状,看着沙发上的灰色纸下露出一截刀柄心如死灰。
  崖魄显然注意到了他正看着什么,心里的火不禁烧的更盛,这个渺小的人类故意找他茬他已经大发慈悲地放他一马了,他竟然敢拿刀想要他杀他,简直太自不量力了!                    
作者有话要说:  狐狸的名字几经修改还是不满意..T_T
  存稿神马的,果然不适合我.....
 
  ☆、悲惨中
 
  崖魄觉得不惩罚一下是不行的了,于是狠狠地从程珹站了起来,再啪的一身坐在了程珹屁股上,程珹脸一白,又痛又气又羞,草,那是他屁股啊!!
  崖魄见他还不老实地在动,抬起下巴哼了一声,拿起爪子就在程珹屁股上甩了几巴掌。
  程珹现在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他妈的竟然被一只狐狸打了屁股,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程珹羞愤难当的挣扎,这一番举动落在崖魄眼中成功地让崖魄脸色又暗了几分。
  这个卑微的人类,他不过是小小地惩戒了他一下,竟然不服气,简直是太不识好歹了!太无法无天了!
  崖魄冷哼一声,一只爪子毫不客气地抓住了程珹的臀肉,另一只爪子恶狠狠地拍了过去。
  程珹两只手绕到背后来反抗,崖魄一不做二不休转了个方向坐在了程珹背上,屁股对着他脑袋,两只腿钳住程珹的手,爪子继续在他屁股上又揉又掐又捶。
  “你个混蛋,变态!你、你无耻!下流!”程珹脸涨的通红,心里觉得屈辱至极,嘴里不停地大骂,他妈的长这么大他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啊,他现在真的恨不得拿刀砍死这只妖怪方能发泄自己心里的愤恨。
  程珹骂得越起劲,崖魄就打得越起劲,直到身下的人住了口,好半天没动静他才意识到不对劲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从程珹身上爬了起来,走到他前面拽着他领子将他提了起来。
  程珹用力地甩开崖魄的手,趔趄地后退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随即神色痛苦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