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鱼效应 作者:黑猫白袜子(下)

字体:[ ]

  
☆、第91章  
Vol1  
“老天,你得去看看医生。”  
站在兰德家的浴室里,罗杰斯往后退了一步,指着地上那堆玩意儿(严格说起来,那是兰德的皮肤),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抽气声。  
兰德双手环胸站在他的身后,脸色非常难看。  
“我不觉得去医院会有用,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去了医院……我想我的问题也不会像是刮伤一样,医生给你缝缝针就可以走了,他们会给我做一系列的检查,耗费的时间足够让围在我公寓底下的那帮家伙找到我了。文森现在的状况并不好,我并不希望再给他造成麻烦了,哪怕是舆论上的……”  
兰德一字一句,缓慢地说道。  
在今天早上的新闻里,文森·西弗斯的病情被人再次拿出来讨论,并且被恶意的揣测是否他是在借病逃避世人对他,还有他的家族曾经遭受过的那场悲剧的探究。  
这种猜测简直让兰德怒火中烧,但是又无能为力。  
对于他们现在所遭受到的困境,唯有时间是最好的解决办法,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帮家伙总会找到别的倒霉鬼继续他们的狂欢。兰德必须保持目前这种缄默的状况,他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可是,这真的很不对劲,我觉得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确定你不去……”  
“事实上,我现在很好。”  
兰德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疲惫地说。  
除了他的精神压力过大导致的失眠之外,他的身体感觉一切正常,甚至比之前还好。  
“好吧,既然你坚持。”罗杰斯耸了耸肩肩膀,“所以,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向我展示一下你的这堆……呃……角质层?”  
然后罗杰斯便看到兰德的脸色变得比之前更加可怕了。  
“我实际上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一下……芒斯特。”  
“什么?不!绝对不!”  
罗杰斯像是看到了大怪兽一样跳了起来,朝着门口奔去。  
天花板上垂下了一根满是鳞片的尾巴,某只一直在偷听两人对话的小怪兽散发出了极为阴郁的气息。  
罗杰斯甚至都做好了他被对方攻击的准备,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那只怪物却并没有太多的表现(虽然它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演绎“哀戚”这个词)。  
如果不是它的外貌太过于超乎常理,就连罗杰斯都要忍不住为它感到心软了,哪怕是收容所里里最不可爱的狗如果能做到芒斯特现在的程度,它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被人领养走。  
“我知道朋友之间应该互相帮助的,但是芒斯特……我真心不觉得让我来‘照顾’它会是一件好事,你忘记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吗?老实说我现在每次走进你的家门都感到腿肚子有一些发抖。”  
罗杰斯的背部紧贴着门板,脸上露出了刻意的恐惧表情。  
“我很抱歉,罗杰斯,但是我……”  
兰德张了张嘴唇,他有一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不自觉地将目光移向了芒斯特的方向,它那健壮的身体,闪闪发亮的发丝,尖锐的爪牙……  
“哦,该死。”  
兰德忽然打了一个机灵回过了神,发出了一声诅咒。  
看,这就是为什么他想要跟芒斯特分开一阵子的缘故。  
兰德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一些奇怪的改变。  
非常,非常奇怪的改变。  
Vol2  
八个小时前——  
兰德和芒斯特一起躺在了床上。  
没错,虽然对于一个刚刚经历过高热的人来说他或许更加需要干燥的被子,可是芒斯特冰冷的体温和略带腥味的体味在这一刻却奇迹般的让出于焦虑中的兰德感到安心。  
或许是因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它一直伴随着他的缘故。熟悉的东西总是会让人感到安心——兰德想道。因此他默许了芒斯特将他抱上床,然后静静地占据了床铺的另一边的行为。  
它将胳膊伸到了兰德的颈部后面,让他的脸贴在自己的右边胸口。算不上小的双人床被两者的身体占得满满当当的,(当然,主要是芒斯特,他那长长的尾巴即使盘起来体积也十分庞大)兰德的腿不得不弯曲着压在了它的尾巴上面,他的另一只脚掌被芒斯特宽大的尾鳍盖住了。  
而让兰德震惊的一点是,尽管姿势是如此别扭,他却意外的感觉不错。  
芒斯特冰冷的体温和它比人类要缓慢很多的心跳有一种奇妙的抚慰的意味。  
安全,舒适,镇定……  
难以形容兰德现在的感受。  
他控制不住的闭上了眼睛,之前如同火焰般烧灼着心灵的焦虑在他的胸口渐渐熄灭。  
“兰德?”  
芒斯特在他的头顶小心翼翼地低声呼唤了一句。  
或许是因为精神太过于舒适的缘故,这一次兰德并没有回答他。  
几秒钟后,芒斯特就像是得到了默许一样,它伸出手指,冰凉的指尖按在了兰德的头皮上,它的指尖缠绕着兰德的发丝,然后慢慢下滑。  
最开始它的举动生涩而带着试探,但是渐渐的它开始变得轻松起来,兰德感觉到了它用手指划过他的脸颊和耳后。  
这种行为带着一种奇妙的暧昧气息——兰德感到了一些尴尬,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清醒过来然后喝止芒斯特的行为。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兰德听到了芒斯特的歌声。  
那声音没有固定的节奏或者旋律,更加没有歌词,然而在声带的颤动里却有着深厚而浓重的感情在满溢。  
像是在月光下闪烁着微光的涌泉般,强烈的爱意顺着声音的轨迹流入兰德的心灵。  
他的灵魂变得轻飘飘的,宛若跌入了一个流淌着蜂蜜的美梦里。  
在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的手臂已经搭在了芒斯特的肩膀上。  
哦,芒斯特……  
兰德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芒斯特的尾巴缠绕在了他的身上,他们互相拥抱。  
“怦怦……怦怦……”  
他与芒斯特的心跳就像是在按照某种韵律一样,逐渐重合在了一起。  
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跌下了床,银色的月光照射在他们的身上。  
芒斯特尾部的鳞片变得异常的平滑,像是镜面一样将月光反射在昏暗的房间里,在阴影处那些细小的光芒如同水面的波光般闪烁。  
强烈的玫瑰味与水腥味混合在了一起,就连空气好像都变成了某种胶质,粘稠地将芒斯特和兰德挤压在了一起。  
兰德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睁开眼睛的。  
他只记得自己如痴如狂地凝视着芒斯特,他朝着它微笑,手指划过它的耳棘。  
只差那么一点儿,他就要吻它了,他可以感受到自己内心的那种渴望。  
然而一声清晰的马达声骤然从桃树街下划过(那或许是某个深夜骑着摩托出来溜达的小混混)——  
兰德清醒了过来。  
他发出一声抽气声,因为惊吓而跌下了床。  
“兰德……”  
芒斯特的歌声戛然而止,它从床上探出头来,显得有一些迷迷瞪瞪的。  
“离我远一点!”  
兰德在惊吓中对着它吼道。  
他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心脏几乎要跳出他的喉咙。  
“上帝啊,我究竟在做什么……”  
他的声音沙哑,双拳紧握,指甲如同刀片般陷入了他的掌心。  
那场瑰丽的美梦在醒来的瞬间构建成了兰德的地狱。  
他简直不敢相信刚才那个在床上与芒斯特纠缠在一起的人是他自己……他甚至还想要吻它……  
兰德因为自己刚才的行为发出了一声干呕。  
芒斯特饱受惊吓地滑下了床铺,它凑到了兰德的面前,有些手足无措。  
“兰德?”  
而它的目光是一如既往的天真无邪,它伸出手想要拥抱兰德,却只得到了对方颤抖的拒绝。  
兰德打开了它的手。  
“别碰我!”  
他跳了起来,往后退了好几步。  
芒斯特毫无疑问被他的这个行为所伤害到了,它保持着伸手的姿势,过了好几秒才像是反应过来一样,慢慢地将手收了回去。  
“我……我做错了什么吗?”它紧张不安地凝视着兰德,声音中带着一丝无法掩饰的紧绷,“对不起,我不应该……我不应该吵醒你……我不应该唱歌……我很抱歉,但是我控制不住,它就是忽然之间从我喉咙里冒出来了……”  
它情不自禁地再一次靠近兰德。  
兰德不知道是否是自己太过敏感的缘故,在芒斯特靠近他的时候,他甚至再一次控制不住地将视线停留在它的身体上。  
那美妙的肌肉和尖锐的爪子,还有健康的,闪着微光的鳞片。  
兰德跌跌撞撞地冲出了房间。  
他因为自己在刚才那一瞬间的想法而感到无比的羞愧和绝望。  
天啊,他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他将自己锁在了浴室里,将冷水直接淋在了自己的头上,企图让自己能够清楚一点——然后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发誓自己绝对不是那种有着奇异性癖的人,至少在他前三十年的人生里他从未发现过自己有什么阴暗的喜好。  
可是从那一场高烧,或者说从那一次医院里的幻觉开始,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兰德意识到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或许开始受到芒斯特的吸引。  
回想起刚才他与芒斯特在床上的暧昧行为,兰德简直想要给自己的脑袋来上一枪。  
芒斯特甚至都不明白那些行为,亲吻还有肢体的纠缠究竟代表着什么。  
它的懵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让兰德的良心更加受到谴责。  
在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之前,兰德觉得,或许他应该与芒斯特分开一段时间。  
至少,为了芒斯特的安全着想,他应该这么做。  
Vol3  
能够收留芒斯特的人很少,正确的说,只有一个,那就是罗杰斯。  
可是面对罗杰斯,兰德无论如何都无法把自己这样做的真正原因告诉他。  
“我没法干这个,兰德,我不知道你和你的小宠物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了我的生命安全着想我没法帮你的忙……我觉得这个地球上能够管住它的人只有你了,所以无论是什么问题,努力解决它!看在地球六十亿人类的份上!”  
罗杰斯摊开手,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兰德。  
“罗杰斯,听我说——”  
兰德向前走了一步,他依然想做一些努力,但是却被罗杰斯忽然打断了。  
“等等,兰德,等一下,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他盯着兰德的脸,一脸震惊地喊道。  
“眼睛?”  
兰德纳闷地反问道。  
罗杰斯从怀中掏出了他的化妆镜,兰德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