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拿什么灌溉你,我的小受(出书版)+番外 作者:芸鸟

字体:[ ]

 
 
  拿什么灌溉你,我的小受?(出书版) BY:芸鸟
    (第一卷)种植爱人
    文案
  遥远的未来,存在着一种特殊植物,透过种植者体液的灌溉,就能从种子成长为少年,统称小受。
  政 府为了刺激日渐疲软的种受业,决定举办一场跨星际的小受种植大赛。
  为了高额奖金,弛恩参加比赛,种出无敌可爱的小黑,可是小黑尚未成型,却遭受恶意侵害!
  而红灯区的杀人事件,也将弛恩卷入……
  两人的幸福生活,将面临什么样的冲击?
  第一章
  将近半夜两点钟,弛恩终于从环球赌场里出来,最近的手气一直不好,接连的输,现在他身上,只剩下了一件破背心和一条条纹短裤。
  红灯区的过路人行色匆匆,他们对这样的场景已经见怪不怪,即使弛恩缺了一只手,也不会有人上来问一句。
  弛恩摸摸裤袋,想翻出点钱来喝杯咖啡,挖了半天却只掏出张皱巴巴的十元星球币,只够买一杯水,他叹了口气,勒紧裤腰带回公寓去,这么晚了,房东估计已经睡着了,房租又能拖一天。
  他的赌瘾是在过去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染上的,后来事业垮了,瘾却越发厉害。
  「这次赌完就戒掉。」
  这句话不知说了多少次,可是别说别人了,连他自己也不信。
  明天再去问几个死党借点钱,然后一定翻本!
  他豪迈的飞起一脚,一颗小石头被踢的半天高,同时响起一阵隆隆的噪声,不远处一架私人飞船缓缓驶过,这几个星期附近的飞船莫名其妙的多了起来,这在这个边境小行星上过去是从来没有的。
  要是弛恩还像年轻时候那样,精力旺盛、目光敏锐,一定会从中看出个端倪来,可惜他年纪大了,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怎么弄出钱来回赌场翻本。
  而事后证明,这些来路不明的飞船,目的只有一个,而那个目的,能带来令人馋涎的利益。
  消息是三天后的下午传遍全城的,那时弛恩又为了躲避房东追债,而窝在廉价酒吧,无意中听见一群人的聊天。
  政府为了刺激日渐疲软的种受业,决定举办一场跨星际的小受种植大赛。
  参赛者可以获得各种福利,最终的获奖者将得到两亿星际币,以及其它物质奖励,用于发展传统种受业。
  种受比赛不仅奖励丰厚,对持有传统种受师执照的参赛者,还免收一切比赛费用。
  弛恩乐的不行,光速跑回公寓,把那张积满灰尘,还折了一边角的种受师执照翻出来,照片上年轻的他和现在胡子拉茬的他怎么看都不像。
  弛恩找不着刮胡刀,只能随便弄了把水果刀,把胡渣刮干净,又自己把头发剪了几刀,尽量折腾出一个干净的形象来。
  梳妆完毕,弛恩穿上最后一件能称做外套的破衣服往外冲,迎面撞上房东大婶。
  「房租!」
  大婶愤怒的吼着将他一把揪过来,弛恩敏捷的躲开,从她胳膊底下窜过去。
  「大婶!我参加星际种受比赛去了!等我赢回大奖,把你这公寓都给买下来!」
  「你做梦去吧!给房租!」
  大婶在后面挥动拳头,弛恩回头做了个鬼脸就拐出公寓,一路钻小巷,不一会就跑远了。
  他对自己信心十足,要比种受技能,他称第二,没人敢坐第一!
  生命体种植业,是周边星系的特色产业,许多家族都是靠它发财的,可惜到了现在,机器量产型小受逐渐流行起来。
  高科技的种植机能根据客人的要求,生产出质地优良,经久耐用的机器小受,于是花费时间长,又无法预测成品性格的传统种受产业,就逐渐被淘汰了。
  大部分种受师顺应时代潮流,转向机器产业发展,只有很少一些如弛恩这样的人,抱着传统种受技能不肯放手,于是逐渐失业,生活越来越贫困,不得不寻求其它出路。
  现在可好了,居然有这样一个造福种受师的比赛!
  不过,明明是机器量产化种受业,能更快更好的创造经济效益,为什么政府会出巨资来办这样一个比赛呢?
  弛恩疑惑了一下,不过也只有这么一下。
  只要有钱挣,管他什么原因呢!
  报名去!
  因为找证件、忙打扮的原因,赶到报名处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报名处的小姐确认了很久,才相信弛恩和种受师证书上照片里的是同一个人。
  按照普通的报名程序填完一大堆表格,接待员拿出一个袋子,弛恩一眼就看出那是装受种的专用袋,他已经好多年没见过这种袋子了,顿时感慨万分。
  「这里的每个种子属性都不一样,每个参赛者只能凭运气摸一个,然后靠经验选择适合的种植方式。」接待员解释。
  弛恩点点头,把手伸进袋子里摸了一颗种子,拿出来一看,种子大概只有小拇指的直径,通体黑亮。
  这种颜色很奇怪,他把头探过去,想看看其它种子是什么样,接待员却已经把袋子收走。
  比赛期间选手必须住在规定地方,由政府专门提供。对弛恩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这样他就不用天天想办法躲着房东。
  按照报名处提供的地址,乘上专车,一路出了城,眼前越来越荒凉,过了很久,弛恩的肚子,饿的差不多没感觉的时候,车子终于停下来。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平原,黑夜里依稀能辨别出耕作过的大片田地,不远处选手专用的宿舍灯火通明,看起来比公寓华丽不少。
  宿舍楼的后面有一大块空地,此时那里停满了各具特色的飞船,不断有衣着光鲜的外星球人从里面走出来。
  这说明两点,一是这次比赛确实规模庞大,二是种受业现在已经变成了贵族用来消遣的游戏。
  对于后者弛恩感到非常遗憾,同时也有了相当的斗志。
  将这个行业当作游戏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比得过他代代相传的种受技能?
  现在他要做的只是吃个饱,然后好好休息,迎接明天的比赛。
  他的选手号码是七十四号,一个不太靠前,也不算靠后的数字,看起来相当的吉利,为七十四号选手准备的房间,也面对着种受专用地,从窗口看出去一览无遗。
  弛恩吃过了晚饭,用夜视望远镜观察了专用地的地形,可惜地里没有标记,无法确认七十四号在什么位置。
  已经有零星几块地里撒了种子,还有几个性子急的外星青年贵族冒着夜色忙了起来,有的松土,有的浇水。
  弛恩冷笑一声,收起望远镜,准备睡觉。
  他十分明白早下种并不等于多一分胜算,受种和人不一样,人在睡觉的时候身体还会成长,它们却需要阳光的滋润,在黑夜里浇灌毫无用处。
  连这都不懂,还参加什么比赛?
  弛恩轻松的换了睡衣上床休息,他取出刚才摸来的受种,放在台灯下观察,受种的质量是决定成品性质的重要因素,他不确定自己的运气是否够好。
  所幸没有死种的迹象,除了颜色是从未见过的黑色之外,没有任何异样,透明的光泽证明它的质量至少在中上水平。弛恩放下心,把受种放到贴身口袋里,以防被手脚不干净的参赛者偷走。
  选手须知特别提醒了这一点,在比赛过程中,任何偷窃、毁坏他人受种的行为都是允许的。
  弛恩知道这次的比赛将会相当激烈,但是他有信心。
  而小受的名字也想好了,既然受种是黑色的,就取名小黑。
  第二天种受比赛正式开始。
  既没有裁判也没有发令枪,一切自动有红外线摄影机记录,参赛者选择自己认为合适的时间,挑选合适的工具前往耕种。
  弛恩起的很早,为的是吃的多些积蓄精力,种受是一门严肃的、耗费体力的工作,他是抱着得奖拿钱的心态而来,可不想象那些贵族子弟一般,把比赛当作一场游戏。
  餐间见识了一些选手,看起来都是来旅游似的。
  最可笑的是有半大的少年选手还带着仆人喂饭的,让弛恩在庆幸对手实力之弱的同时,觉得和他们同场竞技的自己有点掉价。
  尽管人穷,过去富裕时候积攒下的骄傲还是在的。
  他吃饱了早餐,带着受种去视察田地,在彻底了解土地的性质以后,才能选择合适的耕作方法,以此种出更有质量的小受。
  为比赛提供的场地没什么特别的,方圆几平方公里的农用地,被分割成若干正方形,每一块地上都插了数字牌,供选手对号入座。
  弛恩的七十四号,在靠后偏左的地方,土已经被大致松过,浇了些水,正等着他播种。
  他按照自己的习惯,用手刨出一个五公分左右深的小洞,放入受种,再把土盖好。受种埋的太深会影响小受发芽,埋的太浅又会被风刮走。
  埋上土后,他刻意用脚把土踩实,又刨乱,这也算一个小动作。
  比赛规定选手可以任意破坏他人的种植成果,对此他选择的对抗方式,就是在小受发芽之前,让其它人无法辨别受种究竟被放在哪里。
  这至少可以制造一种假象,让人误以为七十四号选手还没有播下种子。
  同时他会用材料,将自己的土全部围起来,让人无法接近。这是过去他技艺还生疏的时候,小规模种植小受时,所想出的抵抗乌鸦啄食的方法。
  现在却要来对付人。
  他埋下受种后,确认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举动,放下了心,随意去周围转转。
  左边七十三号还没有动静,大概参赛者还在大睡吧?
  右边的七十五号虽然播了种,但是明显是草草了事,半颗受种都露在了外面,弛恩冷笑一声,跑过去用脚尖轻轻一挑,把受种挑出地,摔到一边。
  受种已经浇过水,离开土壤后很快会干瘪,就算重新种上了,也再结不出小受来。
  竞争对手少了一个,不是自己阴险,而是他实在太弱,连最起码的养护知识都不懂。
  这样的人即使种出小受来,也不知道好好珍惜,不如让受种趁早废了好。
  弛恩心情很不错,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土地,确认连自己都找不到刚才种受的地点,才吹着口哨回宿舍,去领自己需要的工具。
  这次的比赛,政府全权提供选手所需要的一切东西,弛恩打算除了基本的铁铲、浇壶之外,再弄一些有机玻璃,为他将要发芽的小受盖一间屋子。
  当然,房间是要带锁的,他不能保证种出来的小受一定乖巧听话,叫干什么就干什么。
  随着太阳越升越高,地里渐渐热闹起来,几台空中红外线摄影机也开始运作,记录下选手的一举一动。
  弛恩不太喜欢摄影机飞行时发出的嗡嗡声,好像苍蝇在叫,想快些离开田地,决定从田间绕过,却无意中发现,远处有某种可疑的建筑物。
  他怀疑的走上前去,难以置信的确认了,那的确是一间盖在田地上的小花房。
  居然有人和他一样,想到了为受种盖房,而且还领先他一步?
  这时花房的门开了,因为建筑的简陋,门发出不坚固的声音。
  花房的主人低着头,看不清容貌,弛恩只看见他仔细的把门锁上,又向打招呼般的对着花房里摆了摆手,随后转身离开。
  他披着一件过于宽大的白袍子,与大部分参赛的贵族相比实在相当寒酸,以至于和他擦身而过的高傲少年,都向他投去鄙夷的的眼神。
  在他躲开那些少年的时候,弛恩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姿态,很顺从,而绝不是卑微。
  但他的背影很年轻,弛恩确认自己没有这样年纪的朋友。
  比赛突然有了一丝紧张感,无论那个人是谁,弛恩都知道他绝不是来游戏的。
  他是一个需要认真对付的对手。
  陌生人转眼消失不见了,弛恩匆匆记下他的参赛号码,跑回住宿区领取建花房的工具。
  二十号,一个很漂亮的数字,他会记住的。
  为还没发芽的受种盖房子是一件很费力的事,传统的种受业完全依靠手工和原始机械进行劳动,不使用自动机器人,种受者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