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旋舞 作者:羽衣甘蓝

字体:[ ]

 
 
午夜,萨曼斯的皇宫一片火光,神秘的男人率领一支来历不明的强大军队冲进城内一场厮杀,腐败的军队对这突如其来的危机无力招架,奢侈无能的皇帝被神秘男人砍下头颌,一夜之间,百姓甚至什么也没发觉之下,萨曼斯的历史从此改写。 
 
  “啊……啊啊……” 
  简陋的小屋里,褐发青年趴在黑发男子下身,用娇艳的红唇把男子的坚挺雄壮的分身深深含入口腔内,用舌头去缠绕,缓缓地给予刺激,薄薄的纱质睡衣紧贴在青年的身上将纤细的身体线条展露无余,被掀开的衣服下摆露出诱人的双丘和修长的腿。 
  这里是萨曼斯著名的拥有“天堂”之称的霍尔顿街,在这里你可以买到任何你想要的人一夜交缠,在这里可以满足你任何的需要,只要你有钱……褐发青年--莫慈是霍尔顿现在最红的男娼,他在曾经风靡一时的名妓玛姬重金买下并悉心栽培下,艳丽妩媚,举手投足间透着诱人的魅力,- yín -乱的身体更让许多人为之疯狂。 
  洛曼瓦揪着莫慈的头发粗鲁地抬起他的头,澄澈如绿宝石的双眸浮着薄薄的水雾,细致的脸布满欲望的薄红,张开双唇微微地喘息,那柔媚的样子令人移不开目光。 
洛曼瓦低头掳获住他的唇,舌尖蛮横地占领口中的湿润。 
  “嗯……”莫慈在没有空隙的深吻下低喘出声,热情地回应,一遍又一遍地勾缠着舌尖,交吮,舔弄。 
  “你肮脏的嘴连怎么让男人产生快感也不懂吗?”弧性优美的唇吐出无情的话语,莫慈受伤地看向男子,刚阳的面容,一双锐利深邃的眼,冰冷邪魅的气质诱惑人的神智,天生的王者气息令人不自觉地臣服。 
  “哼。”洛曼瓦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抓住他的脚踝拉开,一手伸入双腿之间,握住他稚嫩的分身,手指在铃口磨蹭爱抚,刺激它渗出更多的透明露水,另一只手扯开他胸前的薄纱,粗暴地揉搓着胸部,用指尖刺激着立起的前端。 
  “嗯……啊……”难耐挑逗,扭动著身躯,双腿深处的蔷薇色的花蕊在洛曼瓦的目光下- yín -荡地一张一合,“呜……不要……了……嗯……求你……进来……啊”莫慈在喘息中哀求着洛曼瓦的侵犯。 
  “还真- yín -荡!”洛曼瓦冷冷地说了一句,倾身逼向他,狠狠地把烙铁般烫人的欲望推入他的体内。 
  “呃……啊……”莫慈痛得叫了出声,没有充分润滑的花径收紧,把坚挺吸进更深,洛曼瓦猛烈地摆动着腰,又深又快,反复狂暴地撞击着,惯于接受男人欲望的窄道很快地适应了,强烈的快感冲淡了痛楚,洛曼瓦发出愉悦的呻吟。 
  “啊~啊啊……好舒服……嗯啊……” 
  - yín -荡地扭动起相系彼此的双臀,莫慈张开了迷蒙的双眼,紧紧地抱着洛曼瓦的肩,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对这个人身份不凡的人动情了。 
  “吱……”近似啜泣的细碎呻吟中夹杂了一声细微的异响,沉醉于*爱中的洛曼瓦突然停止了动作,细长的眼盯着不远处的一扇门,呒疑惑地望着停止动作的男子,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布满红晕的脸瞬间苍白。 
  “嗯……”洛曼瓦抽出了坚硬的分身,内壁的摩擦让莫慈不自觉地呻吟出声,推开缠绕着自己的身体,领悟到对方意图的莫慈立刻抓住洛曼瓦的手,“不要!”声音里的惊惶,引起洛曼瓦更大的兴趣,甩开他的手,迈出步伐拉开小门,一个金色的身影立刻从门口摔出。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清秀的脸上一对琥珀色的眸子流露出浓浓的恐惧但仍难掩其中的灵气,瀑布般流泄的及腰金发在月光照耀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辉,初雪般洁白的肌肤,矫小瘦弱的身体不停地颤抖。 
  洛曼瓦怔立好一阵子,但是他随即扬起薄唇邪气地笑了,露出今晚第一个笑容。 
  “名字。”拉起畏缩的少年搂进怀里,锐利的目光将他从头至脚打量一番,那目光让少年心生惧意,突然被锁进厚实的胸膛,接触到炽热赤裸的身体少年的脸情不自禁地热起来。 
  “……诺斯。”清脆的声音从少年花瓣般柔嫩的红唇流泄而出。 
  “我要你!”薄唇说出不容反抗的话语,莫慈煞白着脸扑到洛曼瓦脚边跪着哀求:“不,不要,他不是在卖的,请放过他,请您放过他。”
 
 
洛曼瓦无情地揣开脚边的莫慈,不管他是否会因此受伤,“莫!”诺斯惊呼着,伸出白嫩的双手欲推开腰间的铁臂。 
  洛曼瓦不悦地收紧手,轻蔑地看着莫慈。“不卖?住在这肮脏的地方能有多高贵,不卖也得为我卖。” 
  “求你放过他,求求你放过他,你怎样对我都可以,请不要对他出手。”莫慈忍痛爬起来双手抱着洛曼瓦的腿哀求,他曾发誓不能让任何人侮辱诺斯的,他答应过她,那火红的身影,恶毒的眼神,直到现在想起仍让他心里发寒。 
  “来人!”洛曼瓦蹙紧眉朝门喊,声音夹杂着愤怒。 
  “主子。”2名侍从衣着的人立刻闯进来待命。 
  “把他拖出去……今晚他是你们的。” 
  “谢主子恩赐。”侍从露出- yín -亵的表情,迫不及待地拉着挣扎哀求的莫慈迅速退出门外。 
诺斯不知所措地看着莫慈被拉出去,圆圆的双眼蒙上水雾,洛曼瓦强制地提起他的下颚,两片唇瓣就印上了他柔软的唇,将舌探入他口中,伸手压向颈间,强硬地将他的头抬起,更方便承接他火烫的唇舌,湿润柔软的温舌在他口中勾弄,交缠上他逃避的舌尖,狂烈地吮吻他的甜蜜,一手收紧他的细腰,让他感受他坚硬的粗壮在他腹部煽情的摩擦。 
  “唔!”不曾承受过的强烈热吻令诺斯脑海一片空白,惊愕地僵直身体,体内急速窜升的温度和缺氧的窒息感,让他神智慢慢涣散,身体软倒在男子怀中。 
  洛曼瓦松开他的嘴,伸出舌头轻舔他湿润红肿的嘴唇,满意他的甘甜和生涩,弯腰一把抱起他。 
  “啊!”诺斯惊呼出声,不由自主地紧搂洛曼瓦壮硕的肩稳住身体,不停地喘气。 
  洛曼瓦把他放在零乱的床上,困在自己炽燃的温热身躯中,盯着诺斯脸上因刚才的吻而染上潮红,衬着微张的赤色唇瓣,看起来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诱惑。 
  “走开,别碰我。”诺斯无力地推拒,充满男性麝香的味道充斥在两人间,邪魅的气息让他头晕目弦,心不受控制地狂跳。 
  洛曼瓦冷冷地低笑一声,将湿润的唇瓣贴近诺斯的耳际低语:“如果你敢反抗……我就立刻杀了莫慈。”他看得出诺斯很重视莫慈,这认知让他莫名的不悦。 
  “不要!”诺斯听了他的话后浑身一僵,停止了挣扎的动作,泪水无声地滑落“不要伤害他!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见诺斯顺从了下来,洛曼瓦抹去他的泪水,霸道地说:“不许为他哭。” 
  诺斯惊惶地咬着唇,强忍着不让泪水滑下,洛曼瓦满意地吻上他白晰的颈项,激烈地吮吸,留下一个引人遐想的痕迹,伸出火热的舌舔舐着他的脖子,激得诺斯全身闪过一阵颤栗。 
  “嗯……”诺斯气息微乱,陌生的感觉渐渐抽离他的理智,他用着残余的清醒意志开口:“你不能伤害莫。”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我决不伤害他。”洛曼瓦吮吻着他稍细的锁骨,缓慢地抬起手抚摸上他的后颈,顺着滑嫩的肌肤而下,探入他的衣襟,捕获他一边的红梅搓弄,粉红色的乳尖咻地竖起,看起来十分- yín -猥,唇也顺着大开的襟口含住另一边的红梅,舌尖在竖起的一点绕圈,轻咬,磨挲。 
  “啊……嗯……”难耐的呻吟从诺斯紧咬的唇瓣中压抑地溢出。 
  “不许忍着声音,喊出来。”灼热的呼吸不停地烙在诺斯逐渐泛红的肌肤上,双手扯离他的上衣,在他滑手的背部流连。 
  “啊!”突然失去衣服的保护让诺斯羞耻地喊叫,想遮掩自己的双手被洛曼瓦单手牢牢固定在头顶,赤裸裸的身体因为洛曼瓦的触摸而瞬间引起阵阵战栗,敏感的肌肤能够感受到高温的手顺着腰线来回轻扶。 
  “ 啊… 啊…… 不… 啊… 呀…… ”诺斯呼吸一窒,甜腻的呻吟在空气中回荡,强烈的快感让他害怕扭动腰想逃。 
  洛曼瓦封住他红艳的小嘴,将舌尖探入,猛烈地纠缠他颤抖的小舌,引诱它起舞,激烈的深吻让双唇分开时牵起一丝水线。“呵呵……”洛曼瓦咬上诺斯小巧的耳垂,发出低沉的笑声,“你的敏感带。”手更卖力地攻击着他的腰际,诺斯张口喘息,被动地看着洛曼瓦拉下他的裤子,无力阻止,失去屏障的粉红色男性象征已经昂然耸立,在空气中颤动。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对视在洛曼瓦低沉的声音下结束:“带他走。” 
洛曼瓦期待地扬起嘴角,他或许能令枯燥乏味的生活变得有趣。 
看到诡异主人的笑容,2名侍从不约而同地后背发凉。 
 
 
 
渴,好渴……莫慈睁开异常沉重的眼皮,不适应光线的眼睛眨动着,好不容易看清面前的事物时,喝!就算冷漠内敛如他,也很难在一睁眼看到一张离自己仅一指距离的大特写能无动于衷,更恐怖的是,少女的微张的嘴好像有某种液体滴下的趋势,如果不是干哑的喉咙发不出声音,他刚刚就不只是倒抽一口气那么简单了。 
莫慈僵直着身和少女以暧昧的姿势无声对望,一秒,二秒,三秒……“啊!!!!!!”女孩发出尖锐的惊叫跳离莫慈5步远。 
拜托,他才是最想叫的人好不好。莫慈皱起眉尖苦笑,近距离接收到高分贝的叫声,耳膜被震得发疼。 
少女低垂着红得快冒烟的脸,语无伦次地解释道:“我是……你好奇、不是……醒来……哎呀,就是……” 
如果是平常他一定很乐意观赏少女一时通红,一时发白,最后转青的精彩转变,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有这闲情逸志,“水……”他困难地出声,语音十分破碎。 
“呃!啊!哦!”少女偷偷望着莫慈的神色,见他没追究的意思,轻抒口气,倒了一杯水喂他喝,末了还体贴地立起枕头,扶起他虚软无力的身体,让他能舒服地背靠着床坐着。 
莫慈的视线游移,室内金碧辉煌,无论是自己躺着的柔软大床,地面的上等大理石地板,还是屋顶的庞大水晶灯,甚至是正对着床的巨型肖像画,都昭示这华丽得相当俗气房间不是普通人能拥有。 
莫慈疑惑地看向少女,他需要一个解释,“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这里是萨曼斯的王城,我是罗秀,我听雷纳--就是抱你回来的人说,你就是那个众人口中那个赫赫有名的莫慈。”少女盈盈一笑“2天前的晚上陛下把昏迷的你带回来,你那时的样子很糟糕哦,身上全是血迹和……呃……”罗秀脸染上薄红,她实在不好意思说那两个字。“半夜你就发烧了,第二天一早我请来医生时已经因为延误了病情引起炎症,啊,我发誓我不是故意害你啊,只是我一个下等女仆,半夜里根本请不动医官嘛,你要相信我!你不知道,你已经睡2天了,我有多怕你醒不来,诺斯大人也……啊,我忘了答应了诺斯大人你一醒来就去通知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