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精灵王的遮脸男孩+番外 作者:赖皮乖乖

字体:[ ]

 
 
 
 
                  书名:黑精灵王的遮脸男孩        
                  作者:赖皮乖乖        
文案:
白精灵代表生命,希望,幸福。黑精灵代表惩罚,破坏,死亡。
他是高贵的卡卡尼亚家族的领袖,被天神赐与无上法力,成为了主宰死亡和破坏的黑精灵,
这并不是他的意愿,天神不愿意相信他有一颗和白精灵一样温柔的心,给予了他一片灼热,为了拯救自己的城民,...
 
 
 
                      正 文  黑精灵王的遮脸男孩 开篇之精灵界
 
  云雾散开的时候,并不是只有蓝天,在另外一个空间里,还存在着一个由精灵统治的世界,那里四季模糊,没有死亡,却有阳光,有绿树,有湖泊,有漫天飞舞的漂亮精灵,还有永不消失的七色彩虹,梦幻般的世界,迷一样的空间,这就是精灵界的主宰两座相同的精灵城……
 
  白精灵代表生命,希望,幸福。
 
  黑精灵代表惩罚,破坏,死亡。
 
  这两个名字本身就是一种矛盾,而又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在精灵界衍生的时候他们已经个自存在了,而又奇迹般的共存着。
 
  传说,这一切的平衡都来自精灵界的神柱,那个被众人奉为大精灵的阿上,他的生命是永无止境的就如同他的灵力,他的出现本就是为了这黑与白的互谐,这是他的责任,是他的使命,因为有他精灵界才能这样安静无恙的存在着。
 
  就着样过了很久很久……
 
  直到精灵界无端的被一片白雾笼罩的时候,万年的和谐消失了,两个精灵城终于对立了,死亡和破坏侵入了这片神圣的地方。
 
  黑与白的对立。
 
  生与死的直视。
 
  如同他们的颜色一般,开始了永无止境的互斥……
 
  原因呢?他们说大精灵阿上消失了,没有痕迹,没有预示,就这样放下了所有的责任,抛弃了他的子民,在一片哗然和漫骂中消失了……
 
  从那一刻起,黑精灵王几万年来的怨气爆发了,直指东边的一片洁白,那是死亡的宣告,破坏骤然而起,不可避免。
 
  也就是这样,除了两个精灵城,精灵界的四季就只剩下了白色,无止境的萧瑟,冷的刺骨,寒的透心。这是黑精灵的恶趣味,他说白精灵崇尚永恒的纯洁,那么他就给他永远的白……一个看不到死亡的坟墓……
 
  精灵界的平衡……不在了……
 
 
 
                      正 文  黑精灵王的遮脸男孩 第一章
 
  “打他……”
 
  “打他……”
 
  一声声稚气的叫嚷带着厌恶响彻在这空旷的白色里,厚厚的白雪中,一个小人儿,极力的躲避着直向他丢来的石子。
 
  “不……不要……打……”
 
  他的声音微颤,双手无意识的将一张小脸遮住,赤裸的恐惧和惊惶,完全看不出他只是面对着一群顽皮的小毛孩子。
 
  就着样过了一会儿,他被迫躺在雪地里面瑟瑟发抖,却没有任何的反击动作。而那群小孩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觉得有些无趣了,终于在丢完手中的石子儿后,哄闹着离开了!
 
  随着远去的喧闹声,雪地里的那抹小小身影才试探性的将脸抬了起来,满脸的污垢,黑漆漆的,只是一双灵秀的双瞳清澈的无法让人忽视,而当他颤巍巍的站直身体时,这才看见他一身的陋烂,粗麻的布衣大框框的罩在他的身上,更显出他的单薄,长长的头发由于没有清理而凌乱的纠结在一起,依旧黑乎乎的,没有光泽。
 
  他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轻松……应该是轻松吧!
 
  抖了抖衣服上的雪渍,他无视于身上的斑斑伤痕,好似早已习惯这种疼痛,他弯下腰继续捡着落在雪地里的树枝……
 
  别人叫他崖娃,因为他住在冷崖上的石窟里,不过这不是他的名字,他有名字的,只是太久没有人叫了,以至于连自己都记不得了。
 
  他不知道在精灵界里没有名字的人就代表着没落和卑微,他固执的以为自己跟他们应该是一样的,只是忘记了回家的路。
 
  精灵界中并不是人人都拥有无上的法力,那只是针对真正的精灵,精灵城是另外一个世界,而生活在精灵界的子民们只是依附着这两座城生存的平凡人而已,他们所渴望的就是自己家族中的某一个能够进入神圣的精灵城,不论是黑或者是白,那样就代表了永生永世的荣耀。而他连名字也没有,家族对于他来说是只是一个梦,这就注定他只能遭到无止境的唾弃和践踏,然而这些他也不知道。
 
  在他的眼中只要会对他笑的人都是好人,因为他的母亲就经常对他笑,虽然已经模糊了,不过他还记得她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她的声音非常的好听……
 
  “好孩子,好孩子!”
 
  “阿娘,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下雪的时候,下雪的时候阿娘就来接你回家……”
 
  所以,每年下雪的时候他就会在索旺城外的大道上等……等他的母亲接他回家,他的家很大,很漂亮,这是他唯一能够记住的!
 
  可是自从黑精灵城释放黑魔法后,这索旺城的大雪就从来没有停过,所以他每天都会从高高的冷崖上跑下来,而每天也会有不同的人向他丢石头,吐唾沫……
 
  呼啦……呼啦……
 
  天空中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他抬起头,原来是精灵城的灵兽,那是一种浑身长满柔软羽毛的巨大飞鸟,只有能进入精灵城的人,才有资格骑上它,抚摸它……
 
  “大鸟……鸟!”他笨拙的抱着一堆树枝傻乎乎的追赶着从天上映下的影子,他只是想摸摸它。
 
  每次看着灵兽飞过的时候他总会这样傻傻的追赶一会儿,他根本不会觉得接触那样圣洁的东西会是一种奢望,所以他拼命的奔跑着,像个孩童一般,直到浑身一阵发热,再无力气,他,才会停下来,然后用一双清澈的眼目送它们离去……
 
  今天的黑夜又要来的快一些了,他看着这忽然暗下来的天空,赶紧抱起刚才拾起的树枝,吃力的向着上山的方向跑去。
 
  精灵界里没有太阳,那里的光亮和黑暗全部来自于两个对立的城,以前的索旺城会很规律的亮开又会很合适的暗下,可是现在,白昼与黑夜的长短全凭两个精灵王的斗法,苦的只有精灵界的子民,这一黑一白他们最终想要的是什么?索旺城的居民们没有一个人知道,面对这种无情的伤害时,他们的愿望就是能够让自己的孩子进入精灵城中,那样就再也不会受到死亡的威胁了……
 
  黑暗袭来的时候,大雪也就跟着到来了,冷崖上一片的漆黑中,有一束微弱的光线时隐时现。崖娃缩在角落里面,用力的扯着身上的粗布衣服向着那堆燃起的火光,汲取着细微的温度……
 
  “……冷!崖娃好冷!”他的牙齿已经开始互相撞击了,今天没有找到食物,所以他又饿了一天,这已经是第二天了,他好想睡觉,可是他知道现在不能睡,如果他睡着了就再也起不来了,就像木木一样。
 
  木木是一只瘸了腿的老狗,被主人抛弃,跑到这冷崖上遇到了崖娃,从此这一人一狗就在这里过着日子,可是半个月前木木死了,就在一个这样的夜里,大雪纷飞,寒风刺骨,他偎依着木木毛茸茸的身躯,看着木木闭上了双眼,就再也没有张开……第二天他哭了,抱着木木冰冷的却依旧毛茸茸的躯体在冷崖边,哭的好伤心。
 
  “崖娃冷……阿娘……”他浑身强烈的颤抖着,却固执的不愿意闭上双眼。
 
  呼啦……呼啦……
 
  一个声音忽然让他直起了身体,琥珀色的双瞳忘记了寒冷……
 
  他奔出了洞外,赤着双脚站在雪地里,用手指向天空中的一群灵兽,声音因为寒冷打着颤:“鸟……大鸟……木木……木木。”
 
  灵兽的羽毛看在他的眼睛里就跟木木一样柔软和温暖。
 
  “大鸟……木木……”他大声的叫唤着,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在冷崖上,冻的发颤的双脚僵硬的跟着灵兽飞离的方向追赶着。
 
  忽然,他身体一轻,栽倒了,一路狂坠,而他的反应只是用双手颤抖的将脸遮挡起来,紧紧地闭上了眼,却不知道死亡已经把他缠住了……
 
  呼啦……呼啦……
 
  一只金色的灵兽忽然直向着冷崖,火焰一般的速度,截住了骤然下落的崖娃。
 
  时间好似停止了,崖娃觉得不冷了,反而非常温暖……
 
  他慢慢拿开遮住小脸的手,一张笑脸进入了他的眼睛。
 
  是在对他笑么?真的是在对他笑?崖娃好开心,因为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人对他笑了,他是好人,是好人!
 
  “没事吧?”温和的嗓音一下抚平了崖娃的恐惧。
 
  “你好漂亮……”他的笑容……
 
  崖娃呆呆的看着这个抱着他的人,眼中的他有一头银白的长发,柔软的就像木木的毛皮,紫色的眼睛好美好美,那张脸在大雪的映衬下闪闪发光,是他见过最漂亮的人,就像他阿娘一样。
 
  对于崖娃的话,那人只是还以一个温和的笑,一双紫眸扫视着怀里的人,似乎在看他有没有受伤,而身下的灵兽也缓缓地降在了冷崖边上。
 
  这个时候天空中其他的灵兽也全部靠了过来。
 
  “王!”
 
  利里鲁瞪着一双眼看着崖娃,这才舒了一口气!刚才走的好好的,王的灵兽一下子便离开了列队,闷声向下方冲去,他们一行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王是为了救人,他们慈悲的白精灵王索雅.卡卡尼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