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驯养惯贼 作者:水无攸

字体:[ ]

 
 
 
   驯养惯贼 作者:水无攸
 
01 
 
C城火车站号称亚洲第一,虽然目前为止全国有好几个亚洲第一的火车站,但只有它,是名副其实的。 
 
亚洲第一,乱! 
 
进出该火车站,不亚于闯过龙潭虎穴。不不不!龙潭虎穴哪里能和它媲美!!啸阳一路上精神高度集中,躲过五个扒手,比腕力胜过三个摩托车抢包族,最后以眼神吓退一个上来行骗的,不胜疲惫地等在候车大厅里,终于发出了由衷的感叹。比较起来,自家的洞穴乱归乱,可比这瑞安全多了。 
 
一阵风刮过,他灵敏的嗅觉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对,就是这个味!千年得道人参泡成的佳酿,人吃了延年益寿,妖吃了修行精进! 
 
那风里的味道忽的又淡了。甩脸观望,他咬牙切齿,心头大恨。今天特意打扮成土豹子进城,处心积虑等着这贼子过来骗自己,却不料这人竟然掉头往另一边去了。 
 
啸阳怒令智昏,也不看看自己一身煞气,是人就不会来招惹。总之他终于做出一开始就应该做的决定: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 
 
倏忽间,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住了正把手伸进一名中年妇女衣兜的小贼。 
 
要抓就抓现行。 
 
但是,失手后的扒手毫不惊慌,似乎见惯大风大浪,一脸无所谓的皮皮表情看向对方,一张脸上双眼斜飞,居然让人心头一跳。这只有自知的反映惹的啸阳更是心头火旺。燃烧到定点后,他反而冷静下来,心念电转,知道他根本不怕警察。于是嘿嘿一笑,冲对方呲出一口锋利闪亮的白牙,说:“局子里走一趟吧。” 
 
小贼果然不疑有它,看过啸阳临时变出的警官证后,很顺从地跟他走了,甚至还对着一个方向吹了声口哨,似乎在说“兄弟我外宿一晚”一样轻松。 
 
啸阳知道本地警察根本关不过来那么多扒手,能进牢里蹲上一年半载的,基本不是持刀抢劫并且确实伤人了的,还轮不上。平常这点毛贼根本把警局当茶室,小黑屋里关一夜,既遮风又避雨,还多认识几个兄弟。严刑拷打?你当警察不休息啊?光对付那个流窜作案新式手枪手雷武装到牙齿的犯罪团伙已经够他们受的,打几个倒霉催的解解气还是个说法,平时谁理这些小贼啊。 
 
他伪装警察,只是想不引起骚动地带走这小子。到没人的地方臭揍一顿,看看能不能想个法子把他喝下去的人参酒炼出来,既不暴露自己妖怪的身份,又可以为可怜的老妹报一箭之仇。 
 
手铐铐上他,带着这小贼走了一段路,那扒手就凭着偷儿日常工作中训练出的机敏发现了不对头:“这不是往本区派出所!你……你是干什么的?!” 
 
啸阳诡异地一笑,右手握拳,喀拉拉几声音效后,一拳轰上了扒手的小腹,阴恻恻道:“套句我妹的话,代表月亮消灭你!” 
 
02 
 
小贼终于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浑身上下哪里都痛。旁边一个人正翘着二郎腿,肆无忌惮地讲着电话,语气里分明就是把地上的自己当作死人。 
 
“我帮你出气你不高兴啊?” 
 
“好好,我知道你是怕我弄出人命,在这里混不下去。你这纯属瞎操心,我是这区的老大,谁敢拿修行条例管我?上次你在路上对天喊一句‘我是阳哥他妹妹’,我保证能冒出来二三十号争先恐后要送你来我这的,至于把两条腿都走瘸了吗?” 
 
“哎,我知道啦,我会注意分寸的。你真是……叫我说什么好,这么给害你的人说话……叫爹爹来听电话吧。” 
 
这时貌似是电话交接,中间稍有一刻的停顿。啸阳明显发现地上的人醒了,百无聊赖地踢了他一脚,随后又抓着电话说:“爹,您还好吧?” 
 
“……嗯,妹妹她出去没有?……好,您说给我听……”听着,啸阳皱起了眉头,一脸嫌恶地瞅了瞅地上的扒手,口气里满是郁闷,“爹,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取回那个药力了?……” 
 
又顿了顿,似乎是在听电话对面的谆谆教诲,末了皱了皱眉头,撸了把头发,说:“行,爹,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您和娘放心。对了,还是劝劝妹妹吧,她在山里修行进展太慢,到这种大城市试炼多,又有我看着。让她别受上次出师不利的影响啊……”这次电话里的怒吼声小贼也听见了,只见啸阳一手捂耳,一手把话筒远远拿离耳朵,半晌才回话道:“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都是我的错,上次没顾好她,我不提了……” 
 
挂了电话,啸阳眯着眼凑近那小贼青紫的面孔,恨恨说道:“你真TMD会吃东西,那一包行李,其它的都拿去卖了,怎么单单就把那瓶酒给喝了?!” 
 
扒手心中警铃大作,知道自己干了不可挽回的自掘坟墓之事。但是──他想起来半个月前拿的那个乡下土妹的包裹了,里面就那小瓶酒一看就是乡里人自己酿的,卖不出价,当然自己喝了。因为味道好,还没舍得留一滴给别人──难道这次的无妄之灾,就是这酒惹的祸?! 
 
看着那青年愈凑愈近狠笑的脸,他欲哭无泪。这男人的力度和速度刚才昏过去以前都领教过了,索性眼一闭心一横,豁出去了。扒手行窃讲究技巧,他打架不怎么在行。反抗的话惹人火大,更加没活路。再说了,大不了被人打死,十八年后又一条好汉。 
 
但是他等了半天,都没等到雨点般的拳头,睁眼一看,那青年正托腮盯着他思考着什么。突然伸手到他脸上揉了揉,随后再定睛细看,忽然笑道:“你脸上没有瘀青时倒也不难看,还能接受。” 
 
随后他一把提起了已经在他不怀好意的眼神中瘫软如泥的小贼,慵懒地询问道:“两条路,杀了你;女干了你。自己选吧!” 
 
这个问题霎时难倒了脑袋还处于昏沈状态的扒手。如果要顾全尊严,他应该脖子一梗,宁死不屈;要留得青山在,他应该审时度势,不妨就从了……但是,做选择,尤其做这样一个选择,是要大智能大勇气的。 
 
扒手最后还是脊梁骨一软,垂下头去,细若蚊鸣地撑了句场面话:“要杀要……随你便……” 
 
青年嘿嘿一笑,说:“好,冲你这句话,我就让你两样都尝尝,怎么样?” 
 
说罢也不等这人反映过来,就势拎着他,便将他压在了房间中央的床上,眼对眼,鼻对鼻,冷不防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偷这时候正处于精神防御力极低的时刻,被放大的脸压迫着,被眼前危在旦夕的状况惊吓着,丝毫没有说谎的精力,真姓名顺着嘴就出来了:“高……高直。” 
 
啸阳很满意,喊了一声“高直”,见那人瞬间全身一僵,随后眼里透出一种惊恐疑惧地望向他。他得意地说道:“你很诚实,我看看是不是真名而已。现在这个姿势很难受吧。”说罢又喊了一声“高直,摊开手脚”,只见高直真的四肢平摊地躺在了床上,啸阳猖狂一笑,无视对方眼里的绝望惊恐,在他脸上拧了一把,但似乎是想到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心头又不爽起来。 
 
再起身时,手里已经顺溜地褪下了小扒手的衣裤。看着床上光溜溜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黝黑身体,啸阳一脸研究精神地在他身上这里摸摸,那里捏捏。心里憋着火,下手自然重。高直有口难言,想逃跑有心无力──他连动一根手指都难,心知自己这次算是彻底交待了。栽在这么个变态手里。最最倒霉的是,这个变态还不是普通的厉害,目前看来是个会妖术的变态。啸阳的手指开始好奇地在他*头上旋拉拧拽的时候,他眼泪几乎就要夺眶而出。 
 
啸阳忽然看他一眼,自言自语说:“不能说话也怪扫兴的,不能充分体会报复的乐趣。算了……”与此同时手已经摸到了高直的屁股上,很有更深入一层的意思。 
 
03 
 
高直十几岁出来混,坏事做多了自然也想过后果。但他觉得了不起被抓到牢里蹲几年,被事主抓到了饱揍一顿。只要人机灵点,不会有什么问题。但现在这个处境已经大大超出他的预计,是人生不可承受之轻~~~薄,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虽然才18岁──那也是“可以杀不可以玩”,像现在这样脱光了被人压着为所欲为,他的心理已经崩溃了。他于是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不假思索地胡乱嚷:“你TMD有种就宰了老子……虎哥会替老子报仇……老子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老子女干杀你全家!……” 
 
啸阳开始还笑眯眯地听着,听到后来脸色转铁青,一言不发地一巴掌扇停了高直的哭嚷,抓起电话就拨号,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怒极反笑,转过头来问道:“虎哥?混西区花街的虎皮鹦鹉那只八哥?你TM跟了这么个主儿就抖起来了!” 
 
高直晓得眼前的贞操危机暂时解决,却也知道更大的威胁还在后面。他已经慌不择言惹恼了这个变态了。 
 
啸阳不知道打电话给谁,只说:“十分钟内,给我送一套7系列来……干什么你能不知道?……对,我逮着他了……这小子满嘴喷粪,得教训教训……快点!” 
 
撂下电话,啸阳一步步走近,高直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毛孔嚣张,汗毛直立,发自心底的恐惧侵袭了他的整副神经网,在生理上的具体体现就是── 
 
啸阳忽然猛地一下拎起他,把他扔进了卫生间,随后跟进来,脸上是暴怒后的平静,阴冷微笑道:“看样子你挺急着清理的啊!” 
 
高直双腿打抖,稍微蠕动了两下,到底还是扛不住,被人押着对着抽水马桶一泄如注。 
 
啸阳非常不爽地表示了鄙视,随后把他丢进浴室,自己也跟了进去开始冲洗。在别人面前排泄这一行为显然对高直打击很大,他六神无主地挂在对方的手臂上,嘴里为自己壮胆似的喃喃咒骂着,可是尾音却在一只手掐上他的要害部位时囫囵吞下,噎得半晌喘不过气来。啸阳开始还有点放不开手,但后来发现高直非常惧怕这个动作,嘴里不干不净的话也说不出,整个人微微发抖,眼泪已经直接奔涌而出了。于是他立刻展开行动,恶意地揉搓清洗着高直的小弟弟,顺手拉扯掉几丝*毛,悄悄收起,以备日后作法。高直不负所望,全身都在颤,从开始的嘴硬到现在切实感到危险后的求饶,呼痛也不敢,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放过我吧!” 
 
啸阳自然不会放过他。他喜欢听这混蛋求饶倒是真的。他堂堂虎妖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几天前却被远在家乡的爹娘骂到狗血淋头颜面扫地。究其根由,都是这个偷了妹妹所有行李,害她身无分文地走了13个小时才找到自己这里的死扒手的错。老妹那么善良那么守法,都不知道变通一下,在城市里用妖术在某些时候也是可以的。这贼子居然连这样可怜的乡下姑娘都不放过,他啸阳不让这死贼留下终身难忘的阴影他就不配再称老大了。当然,他是绝不会承认自己记错妹妹驾到的日子,忘记去车站迎接的过错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