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霸气外露+番外 作者:青浼

字体:[ ]

 
 
  第一章
 
  2012年,如同玛雅预言,地球人类历史文明在这年里发生了质的蜕变,最新型的星际远航战舰与美国国家空间站公开研发而成,人类文明从此进入一个全新的新纪元。
  2014年,联合国成立新的联合军部,签署了一份名为《空间拓展》的公开文件,2014年12月20日,人类在距离地球1.27光年的距离上拥有了第一个附属星球,并将其命名为“诞生星球”。
  2015年,全球统一废除死刑。
  2032年,地球已经拥有包括三个阶梯总共一万三千一百一十一个附属星球。
  故事就发生在这一万三千一百一十一个附属星球中,被人们称为“流放之地”的“费尔戈列”。
  “费尔戈列”全名“费尔戈列军部远古流放星球”,位于地球在宇宙开发范围内的第三阶梯,是距离地球最遥远的星球,自2015年全球统一废除死刑以来,被流放到费尔戈列上的人,无一不是犯了最严重的罪行,其中包括:反政治、反人类洗脑组织、大规模屠杀、武装叛乱、恐怖组织造成500人以上伤亡,这些活动的领导人以及次级领导人,都会在最后的审判中,判处流放远古流放罪行,被放逐到费尔戈列星球。
  正因为如此,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费尔戈列一直是联合国军部的重要监察对象——即使是在距离地球几个光年距离的遥远外太空,军部却依然不敢对这些穷凶极恶的人掉以轻心。
  但奇怪的是,2032年,最初接到高级保密情报,得知费尔戈列已经形成了一套自有的独特生存规则以及大致完整的政权系统,联合国军部却没有做出相应的镇压措施,投票几乎以一面倒的形式一致通过——让这些人自相残杀去吧,祝愿他们下地狱而后永世不得超生。
  这种想法当初遭到了包括俄罗斯、美国、中国在内的五个常任国中三国又及个别第三世界国家的极力反对,但是联合国在其他国家几乎一面倒的重大压力下,最后终究一意孤行。
  时隔18年之后,命运女神最后也没有站在人类联合军部这一边。
  费尔戈列发生的巨变与飞速发展,终于还是超过了可控制的范围。仿佛是命运的玩笑,费尔戈列最高领导人“Key”(中文代号:尧)在星球的自带物质中,分离出了一种可以让人类基因迅速变异的未知辐射元素,而驻守在那里的军部防暴人员,成为这种元素下的第一批牺牲者。
  联合国用了两年的时间部署战略,各大前端国家联合起来集中高科技物资,再从全世界范围内搜寻各个领域的能人异士,2052年7月15日,百年来历史上最精锐的部队从美国空间站出发,前往费尔戈列,这批部队,被赐予代号“毁灭女神”。
  2052年7月15日。
  陆与臣始终记得这个日子,这一天是他32岁生日。
  吹灭了生日蛋糕上的烛火,他沉默地戴上了象征“毁灭女神”精锐部队队长标志的十字徽章,对着父亲立正站好,“啪”地端端正正行了个军礼,然后头也不回地坐上了前往机场的专车。
  几个小时后,于美利坚共和国国家空间部,他终于看见了“毁灭女神”计划中,其余十九名同伴。
  这些人他曾经在提早拿到的资料上早已见过,但是见到真人,这却是头一回。他很确定,比如来自俄罗斯外号蓝特斯的大汉,在照片上笑起来绝对不如现在这样阳光灿烂。
  陆与臣扶了扶帽檐,对其回以一个绝对友好的国际微笑,然后用英语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再然后,陆队长迅速进入角色,他作为队长的第一句话是:“好了,各位,现在开始写遗书。”
  众人:“……”
  来自日本的阴阳师犬神一郎先是愣了愣,然后轻轻地合上工具箱,冲陆与臣温和地笑了笑,他是众人之中第一个开口的,他说:“我不写,我要活着回来。”
  犬神一郎,日本,阴阳师。
  犬神旁边,俄罗斯大汉蓝特斯戏谑地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大咧咧地粗鲁骂道:“狗娘养的,队长叫写就写啊,写一下又不会怀孕。”
  蓝特斯,俄罗斯,意志枪械能力者。
  “如果怀孕就可以退出的话,”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杵到陆与臣鼻子底下,“队长,我郑重宣布,我怀孕了。”金发碧眼的高挑女子挤了挤自己的胸部,冲队长眨了眨眼。
  蓝特斯显然跟她比较熟,笑骂着打断她:“爱丽丝你够了,高跟鞋踩在老子头顶上抢报名表的那个难道是你的孪生姐姐吗?”
  “我姐姐睡觉了。”爱丽丝指了指自己太阳穴,笑得很诡异。
  爱丽丝,俄罗斯,缚灵人。
  陆与臣皱眉,上下打量了一趟爱丽丝,说了一句话然后与她擦肩而过。
  “憋着,降落‘费尔戈列’批准生育。”
  “……”爱丽丝满脸茫然,“他说什么?”
  蓝特斯乐呵呵地埋头写遗书中:“你要用力憋住啊。”
  陆与臣翻着手中的资料,从埋头苦写的众人身边走过:“遗书写好了交给我,我会上交军部,在我们殉职之后,遗书会在第一时间送到大家亲属手中。”
  “最牛逼的文件快递,联合国军部快递公司,专送遗书,仅此一家,绝无分店。”爱丽丝用力翻了个白眼,然后狠狠地打开钢笔盖。
  陆与臣:“你们还有十五分钟时间,十五分钟后,正式出发。”
  蓝特斯:“别急,别急,让我多写几张——”
  “……”陆与臣清了清嗓子,“请各位尽量言简意赅。”
  “老大您不可以这样。”最远处,一个同样来自中国的胖子高声吆喝。该胖子在从厕所回来后,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要写遗书。胖子的第一反应是“什么!胖爷自从初中毕业就再也没写过作文!”把扑上去拥抱同胞队长的热情与殴打同胞队长的怒意综合了一下,胖子老老实实地坐下来边写边叹气:“这有可能是老子在地球上的最后一番讲话,我觉得我有很多话要讲。”
  “‘提’款的‘提’是提手旁,这个是‘堤’坝的‘堤’。”陆与臣走到同胞身边,温和地指出其第一行字上的一个错误。
  “没事儿,我弟弟看的懂。”胖子笑了笑,肥肉颤抖,笑着笑着忽然停住笔,他抬起头四处在十几个人中扫了一圈,然后冲陆与臣努努嘴,冷笑说,“这群国际友人可是没几个服你的,怎么样,露一手哥们看看?”
  王爱国,中国,读心术。
  陆与臣坦然地冲他一笑,直起腰,转用英语道:“我也认为军部予以我队长的名义是厚爱了,毕竟我的能力很有限。”
  说到这,陆与臣顿了顿,他环视一周,发现周围的人果然都放下笔,毫不掩饰地盯着自己,眼神有不屑,有期待,有好奇,还有兴奋,他做到淡然地无视了一切,带着白色军用手套的修长手指轻轻滑过被摩擦得发亮的金属钮扣,慢慢道:“我只不过是可以看到死亡而已。”
  回应他的是一片沉默。
  “我艹,牛逼。”胖子冲队长竖起大拇指。
  陆与臣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继续写遗书,这是命令。”
  十五分钟过后,拥有来自各国精锐总共二十人的“毁灭女神”精锐小队开始登上远行航舰,在跟土耳其的机械师洛德做了简单的交流后,洛德进入驾驶舱,陆与臣跟王爱国二人落在队伍最后。
  当他们前面的蓝特斯终于不清不愿地挪上航舰之后,王爱国满脸神秘地拽住了陆与臣。
  陆与臣:“什么事?”
  王爱国:“给胖爷看看,咱能活到六十八吗?”
  陆与臣:“能。”
  王爱国欣喜:“真的?”
  陆与臣:“……我哪知道。”
  王爱国骂:“你他娘不是号称能看见死亡吗?”
  陆与臣笑了笑,垂下眼,顺手关上舱门,最后道:“骗你们的。”
  王爱国呆立。
  陆与臣拍了拍他的肩,然后转身走向舱尾冲自己热烈招手的蓝特斯。
  二十秒倒计时,“毁灭女神号”远行空间战舰起航。
  王爱国远目,轻轻地留下了在地球上的最后一句国骂。
  ——“艹,心寒呐,自己人都坑。”
 
  第二章
 
  陆与臣等人所乘坐的,是由军部特意选出、今年最新研发的T3AR型战斗航舰。T3AR并非是跳跃速度最快的战舰,在同一系列的顶尖技术可战型远行航舰中,它拥有的优点是无与伦比的坚硬舰身和顶尖科技技术的光能防护罩——电脑模拟作战器的精确结果显示,此型号战舰可抵挡127枚普通小型核弹,是一架具有强悍防御力与中等偏上的战斗力护航型航舰。
  与此同时,它的缺点也很明显,因为材料限制,其速度远远比不上同T系列中的T4AT小型远程航舰。
  从美国空间站出发达到费尔戈列星球,乘坐T3AR型号战斗航舰需要历时十五天。
  军部选择这艘航舰,除了看重其本身具有的安全性之外,更加是为了给船上二十名来自各个国家拥有不同信仰的人能够在特殊的精神压迫下迅速、真正地柔和成一个合格的队伍,专家称之为“黄金半周期”。
  ……
  “狗屎半周期。”王胖子戳了戳手里的通讯器,“正所谓黄金米田共,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由衷地自豪我的祖国文明博大精深,队长?”
  被叫到名字的陆队长面无表情地扭脸瞥了他眼,然后慢慢地点点头。
  王胖子满意地得到了回应,摸了把脸上的汗,低声含糊地咒骂了几句,重新蹲回角落里,他的头顶,是一片灰色的乌云,天空就像随时都要下起不知道成分是什么的雨水一样。
  ……
  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之前发生的一切,如果不是一场意外,那么陆与臣原本并不应该那么快来到费尔戈列的土地之上。
  一天前,来自地球的二十人已经成功在费尔戈列计划着陆点顺利着陆,着陆点大约几公里外,就是费尔戈列最大的废城之都,底塔。
  在登录费尔戈列的第一天,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周围很安静,他们没有遇见任何袭击。暴风雨前的宁静让陆与臣开始感到不安,一夜难眠,在艰难地渡过了费尔戈列的第一个不眠夜后,他第一个起床来到了餐厅,路过舰仓他注意到,那时候,天还是灰蒙蒙的。
  这个星球还在沉睡之中。
  他独自坐在餐桌边,静静地等待着其余十九个人。
  直到上午九点整,他只等到了十七个人,陆与臣用淡漠地眼光扫视了一圈疑惑的众人,最后薄唇轻启,只吐出一个简短的单词——
  “找”。
  来自印度刺客家族的巴菲曼孪生兄弟不见了,房间内也是空无一人。在全员检查了所有通往外界的门后,犬神一郎在后舱的几个货箱后面发现了一个运送货物的小门,查看了开启时间,显示的正是大约凌晨三点左右。
  正是众人陷入酣睡的时间,门通过正常手段程序打开,并非由外部入侵造成。
  陆与臣拿来了费尔戈列的地图,修长的手指划过一条条的公路,最后停留在一个红点之上,上面用中英日法等七国语言做了注释:*梅森堕落之街。
  陆与臣皱皱眉,双眼露出一些茫然:“谁听过?”
  “这条街老子知道,”胖子兴致缺缺地将脑袋从地图上收了回去,提了提裤腰带,满不在乎地撇撇嘴,“全他娘的是特殊行业工作者,男女老少应有尽有,地球各种货币通用,人民币也是可以的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