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共生契 作者:蓝刹

字体:[ ]

 
共生契 by蓝刹 
 
 
【楔子】 
 
杜博文是个盗墓贼,啊不,其实你也可以称他为冒险家,实际上他也是位学有专精的历史学家,他可是足足读六七年某所著名大学的考古系,而且毕业后的今天他仍然还留在母校任教,他也只不过是在读研的时候一失足不小心堕落到盗墓贼这个甚有前途的行列来。 
 
杜博文之所以会变成盗墓贼,有大半的原因是由于他对收藏各种古物有种难以言语的狂热,可是偏偏他还是个极度贫困的穷鬼,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本来收集那些动辄千八百万的古董。 
 
在博物馆实习的时候,那些国宝又都几乎深锁在地下室,大多时间他都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焉,难得有几次展示会帮忙搬进搬出让他更是恋恋不舍垂涎不已。 
 
后来他无意中跟同系学长参与了一次盗墓行动,收获颇丰,他们同行人得到一大笔财富,而他则弄到几样或许不怎么值钱,却非常有收藏价值的小东西。 
 
于是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然后第三次、第四次……之后的无数次,渐渐地泥足深陷难以自拔,甚至开始喜欢上这种冒险刺激的行当。 
 
其实考古系毕业的学生有很多兼职干这行,否则以这么冷僻的学科,什么时候能够脱贫致富啊?! 
 
如今的杜博文,可以算得上资深的盗墓贼,除了一些固定合作的班底外,也经常单独行动,多年的锻炼让他不像刚开始时那般笨拙,而且他好像对这行相当有天分,无论多么巧妙的机关、险道他都能如履平地。 
 
对于他来说穿越潮湿黑暗布满了陷阱机关的地下古墓,就宛如他家后院般轻松写意。再加上他是出了名的盗亦有道,不属于他的东西绝不多贪,在盗墓界可以说小有名气。 
 
因此有许多盗墓集团都比较喜欢找他合作,要知道跟他行动不会有太多的变量,而且安全系数也比较高,不管怎么说盗墓这个行业还是充满了无数危险与未知的。 
 
对杜博文而言总觉得呆在地下古墓比住在他家那间位于市区顶楼三室一厅所谓的家要舒服得多,因此他多数的假期都是在某个还不被世人所知晓,但绝对已被盗墓贼光顾过的古墓中渡过的。 
 
他可以细细的欣赏那些没有被破坏也拆不下来年代悠远,但色彩依然鲜艳的壁画。或是继续深入机关学,以确保今后行动的生命安全。 
 
不管怎么样生命是革命本钱,没有老命弄到再多东西也是人家的。至于那些经过他改装修建的古墓大多堪称舒适豪华,经常被他的一些同行好友戏称其为私人行宫。 
 
这不,又是暑期,学校放假,一早就已收拾好行李的他,正琢磨着去哪间行宫避暑时,就接到了一个同行好友的电话,杜博文曾跟他合作很多次,而且两人兴趣相同相处得也非常愉快,他隶属于某个表面是世界知名的拍卖行集团,而实际上则是著名的盗墓集团。 
 
“嗨,杜,有没有兴趣去埃及看看……” 
 
“埃及?那里还剩下什么?”困惑……疑惑…… 
 
这么多年在猖獗的同行们摧残下,不是早就把哪里给搬空了吗?!就差金字塔拆了可能装不回去而搬不走,还能剩下什么?啊!对了,他在那边好像还有间打理得不错的地下行宫,冬暖夏凉住起来相当的写意,这次去那里住几天怎么样?! 
 
“准确的说是在利比亚沙漠靠近埃及锡瓦绿洲附近发现了一座地下神殿,听说年代悠久,最少应该在五千年以上,我们准备组队去看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参上一脚?!” 
 
“哦!”听起来好像不错的样子,反正也没事去玩玩也好。“OK,没问题,发现东西,按老规矩……” 
 
“哦!你这个吸血鬼……” 
 
“呵呵!开罗见……” 
 
跟那些贪婪的同行相比,杜博文其实是个相当不错的合伙伙伴,在分赃的时候他不会有过多得要求,一般都只会要一样东西就好,可他眼光也是出了名的刁,挑得基本上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如果他要是卖掉倒也罢了,大不了出钱赎回来,可他偏偏最大的嗜好居然是把辛辛苦苦弄回来的宝物收藏在家。 
 
而他之所以会把东西放在家里,当然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银行的保险箱实在太贵,他又经常挣扎在贫困线之下,自然也就付不起高额的保费。 
 
为了他这些宝贝,杜博文家里可以说是机关重重,不管哪路毛贼进去绝对是有去无回,他朋友同事就因去他家不小心碰到那根线而被机关追得是又蹦又跳,而从此绝迹他家。 
 
更不要说女朋友这类娇贵的生物,本来这种脏兮兮玩泥巴的工种,就没有几个女孩看得上,难得遇上不嫌弃他的,都被他房间时不常的飞出一支蓝汪汪淬毒的弩弓,或是脚底下蹦出一条绊马索给吓跑了,所以如今已二十七高龄的杜博文依然是光棍一根,快乐的王老五一个。 
 
杜博文终归也是个男人,他当然也希望有个温柔漂亮的老婆相伴,只是当那个女人冲着他大吼,‘你是要这堆破铜烂铁,还是要我?’的时候,多数情况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破铜烂铁,所以他相恋多年的大学女友离他而去,因此已论婚嫁的同事也跟他分道扬镳。 
 
而他的女友们也不得不承认,杜博文是个非常温柔且相当懂情调的情人,只要你不跟他那些死人骨头破铜烂铁争风吃醋,他会把她呵护在手心宠上天去。 
 
但凡女方的生日,纪念日,各种节日,他都不会忘记而且还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办得是即浪漫又唯美。而且他长得不但英俊出众,还炒了一手好菜,真是入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标准的好情人、好丈夫人选。 
 
所以他先后嫁人的前后两任女友都对他念念不忘,全都视他的终身大事为己任,四处给他寻觅女友人选。 
 
这不,前阵子刚生完孩子大学时期的女友,前几天还打电话过来说要介绍闺中密友给他,把那女孩夸得是天花乱坠,容貌万众无一,性情温柔贤淑,是贤妻良母的最佳人选。 
 
而另外一个也不甘示弱,说要介绍她的学生给他,说什么俏丽活泼,落落大方,生活事业上最佳的伴侣。 
 
在她们两个一天三通电话摧残下,杜博文决定出门度假,再呆下去非被她们两个给逼疯了不可,本来漫无目的地行动,在这通电话后,终于有了具体目标。他不禁心情愉快的迅速收拾着行李,他已经近半年没有行动了,心还真有些痒痒。 
 
五千多年前的神殿是兴建于涅加达文化第一时期?还是第二时期?那座神殿祭拜的到底是埃及的哪位神呢?是太阳神阿图姆?是创始女神阿乌萨斯?还是战神阿佩德马克?或许是冥世神阿庇斯? 
 
唉!埃及的神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算了,不管了,去了不就知道了嘛! 
 
用防尘罩把家里的沙发家具全部罩好,杜博文随即背起行囊,随后从床头柜翻出,外出必备物品--护照和钞票。 
 
在离开卧室前开启机关,然后一路跳了出去,最后拉下最终交叉火力网,希望没有哪个笨贼闯进来送死,他伸手在胸口画了十字,虽然他并不信上帝,但你不能保证那个贼不信是不是? 
 
“嘟嘟……”推开房门杜博文刚准备离开,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回头犹豫了一下,他心里暗忖,一定是他那两位前女友之一打来的,他决定不接,交给电话录音来应对。 
 
“彭--”合上房门…… 
 
“嗨!是哪位?我现在不在家,也许正漫步远古的长河之中,或者正飞奔在通往历史的长廊的路途中,请祝福我旅途平安,如果有事情请在‘嘟’的一声后面留言,我回来后会给你回电,嘟--” 
 
“喂!博文,你刚才不是还在家嘛?怎么这么一会功夫儿就不在了?你不会是故意不接的吧?喂……博文……杜博文……” 
 
“……” 
 
“阿文,你怎么又不在家,我上次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好了没有啊?!回来不要忘了给我个消息哦?!” 
 
“……” 
 
 
 
【第一章】 
 
“哗啦啦……”杜博文顺着斜坡滑了下去,还没等他倒出手来自救,就叽里咕噜从漆黑的地道滚了出去。 
 
“哎哟!”趴在地上右手扶着腰,低低的呻吟。“痛、痛啊!差点摔死我啊……” 
 
双肘支地继续趴在地上杜博文没有起来的意思,只是晃了晃涨痛的脑袋,努力回忆了刚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他记得跟马丁,也就是邀他参加这次行动的那位朋友,在开罗会合后驱车辗转来到锡瓦绿洲,再西行半日找到了这座埋没在沙漠中不被世人所知的地下神殿。 
 
来得时候神殿门早已被开启,先行者留下几人等着他们就迫不及待先走了一步,他们抵达后也没有停留迅速也进了神殿。 
 
这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色彩艳丽的壁画并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剥落退色,无数雕刻精细的巨型石柱支撑这座神殿,而且似乎并没有遭到盗墓贼的破坏,所有墙壁与穹顶皆镶嵌着无数闪亮的宝石都还完好无缺,神殿正中则耸立着雕刻得活灵活现的巨型神像。 
 
杜博文确定这应该是座双翼蛇神殿,只是奉供的神,好像并不属于埃及蛇神中的任何一个,神像双翼双爪,体形有些酷似传说中西方的巨龙,而爪似鹰,身上与双翼皆覆有鳞片。 
 
而且那些墙壁上刻的文字跟埃及的象形文字也有些差异,他们怀疑这很可能是古埃及那几个断裂的历史文明中,某个不为人知的文明。因此众人都非常兴奋,如果能够得到有力的证据,他们一定会一举成名。 
 
不要以为所有的盗墓贼都是一群粗俗贪婪的鼹鼠,其实有许多盗墓团伙是相当有格调的雅贼,他们中各行各业的人都有,甚至还有许多在考古界也都小有名气的学者。 
 
他们大多跟杜博文差不多属于兼职性质,他们参与并不一定渴望着财富,大部分是想从那些不懂鉴赏只认金银珠宝的盗墓贼手中保护那些远古的文明。 
 
此次杜博文参加的就是这类雅贼团伙,所以此时并没有发生,去撬墙壁镶嵌宝石的事情。众人散开四处寻找能够证明文明存在的蛛丝马迹,而杜博文则围着神殿正中那座神像打转。 
 
当时他总觉得那座神像好像摆得方位有些不正,他绕过祭台,好奇的凑近神像细细端详,结果脚底下不知道踢到了什么,只听“卡卡”似乎是某种机关开启的声音,等他回过神想逃开时却已经迟了,他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就顺着一个斜坡跌了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