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妖狐—天神之宠 作者:香品紫狐

字体:[ ]

 
 
《妖狐--天神之宠》BY 香品紫狐
  
楔子 
 
  沉稳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大理石长廊里回响,月光在男子身后拉出一道细长的影子,男人漆黑的发在夜风中飘扬。他来到一扇高耸的大门前,威严的双目锁定一名站在门边的瘦小侍从。小侍从见了他,立即露出慌乱的表情。 
 
  "陛...陛下..." 
 
  "你在这里干什么?"狐王拧起眉心问道。 
 
  "没...没有..."小侍从的目光开始飘移。 
 
  "谁在大殿里?"他的态度立即让狐王起疑,他随即越过他,推门进去。 
 
  "陛下,那个..."小侍从慌了神,缩在门外,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 
 
  大殿里飘荡着诱惑的香气,月光穿透窗纱,洒落一地妖娆的光彩。 
 
  "嗯...嗯哦..."少年特有的暧昧喘息声隐隐飘来,狐王盯着王座上,两具衣衫不整的躯体正纠缠在一起,狐王的眼睛瞬间瞪成愤怒的铜铃状。 
 
  原本埋首在温香暖玉中的青年,慌张地抬起头。坐在他大腿上的黑发丽人,看着狐王暴怒的火红眼眸,粉嫩的薄唇勾勒出恶意的笑。 
 
  "孽障--!!"狐王咆哮着冲过去,一把扯住少年的头发,将他拖下来。 
 
  "唉..."少年发出痛吟,青年赶紧补上去营救。 
 
  "父王!你别打默然!是我不好..." 
 
  狐王踹了他一脚,青年撞倒一旁的火盘。狐王揪着少年的发,使劲抽打他,还边打边咒骂着:"你这孽障!贱货!我就说了壁洞妖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居然连自己的哥哥也勾引!早知道在你娘生下你的时候我就掐死你!" 
 
  "痛...啊!"默然在地上爬着,他哭着向青年伸出手,"睿丹!睿丹!快来救我!" 
 
  原本躲在旁边发抖的睿丹听了他的哭声,猛然飞扑起来。他大叫着冲过去,伸出利爪扣住了自己父亲的咽喉。 
 
  "你..."狐王与之搏斗,他震怒地斜瞪着他。"你居然为了这骚货!连自己父王也不要了!" 
 
  狐王发起狠来,一拳擂向大儿子的腹部,打得他吐出一口浊血来。 
 
  "我就当没生你们两个!"狐王发疯似的向他们扑去,率先掐住了默然的脖子。 
 
  "哥--!"默然痛苦地惨叫着,睿丹见不得他受苦,情急之下拔出腰间的佩剑,吼叫着刺穿了父亲的胸口。 
 
  "你..."狐王瞪着死灰的眼,倒在地上。默然揉着自己被掐痛的脖子,他喘着气道:"他...还没死..." 
 
  睿丹拔出刺在他胸口的剑,狠力插进他的额头中。 
 
  "咿呀呀呀--!"狐王凄厉地尖叫起来,默然立即捂住他的嘴,让他不能发出声音。 
 
  睿丹正准备一剑了解了他,被默然制止了。原本满脸柔弱的默然,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他捧着狐王血淋淋的脸,轻柔地低语: 
 
  "亲爱的父王...你不是说你最痛恨壁洞妖狐吗?你说过啊,壁洞妖狐都是贱货,都是废物...既然那样,你为什么又要娶了我那个身为壁洞妖狐的母亲呢?因为她很美,因为她够骚浪...对吧?说到底,你也只是一个口是心非的色鬼罢了。" 
 
  狐王血红的眼死瞪着他,默然轻轻抚摸着他的眼皮,忽然用力将尖锐的指甲刺进去! 
 
  "呜哦--!"狐王的眼睛被生生抠出来,一旁的睿丹看得心惊胆战。 
 
  默然接下来的举动更加诡异,他俯下头去,吻住狐王的唇。 
 
  "默然..."睿丹还不知道他的用意,就见狐王的喉咙蠕动起来,一团物体正在往上钻。那物体被默然吸进嘴里,默然吞下后,原本墨黑的眼睛变成了妖艳的鲜红色。 
 
  "默然...这...这是什么?" 
 
  默然不理会他的疑问,他抓住狐王两边的脸,猛然使劲--咯哒!狐王的嘴裂成两半。这情景太残忍了,睿丹背过身去,再也不敢看。 
 
  默然对几乎要断气的父亲说出最后一段话: 
 
  "父王,我知道你向来讨厌我,恨不得将我除之而后快,无论我付出多少努力,都得不到你的认可,呵呵...很可惜呢,你所有宝贵的东西,都被我弄到手了,你就在地府好好看着吧..." 
 
  "嘎...嘎嘎..."狐王嘴里不断冒出血泡,他还在做最后挣扎。 
 
  默然站起来,对身后快呆滞掉的睿丹道:"杀了他。" 
 
  睿丹咽了咽唾液,闭上眼,用力挥剑,砍下了狐王的头颅... 
 
  "呼...呼..."他抹着脸上的血迹,失神地看着血泊中的尸体,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默然冷静地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将里面的粉末撒在尸体上,尸体的血很快被化开。变成空气。 
 
  "喂。"默然向门外那名负责看风的小侍从勾勾手指,"进来打扫一下。" 
 
  小侍从胆怯地跑进来,默然拢了拢衣服,向门外走去,睿丹快步追上他,双手扶着他的肩膀,亲昵地在他耳边道: 
 
  "默然,去我的房间好吗?我们继续刚才的..." 
 
  他还没说完,就被对方冷冷地甩开。面对他错愕的眼神,默然仅仅是淡淡地笑着,笑容里不带一丝感情。 
 
  真是个可悲的家伙,被利用了还一副昏乎乎的蠢样。默然在心里冷笑,可父亲就是愿意让这么个昏庸的家伙坐上帝位,只因对方是血统高贵的"道玄妖狐"。默然语带揶揄地说: 
 
  "太子殿下,好好准备登基仪式吧,不要胡思乱想了。" 
 
  他说完,毫不留恋地走开了。睿丹懵了半晌才清醒过来,他不死心地追上去。 
 
  "默然!默然!你怎么了?你不是说你一直倾慕着我,想把第一次给了我吗..." 
 
  默然嚯地转身,他冰冷的看着对方,依旧在微笑着。"睿丹,我没有告诉过你吗?" 
 
  "什...什么?" 
 
  默然一字一句道:"我生平,最讨厌被男人碰,最讨厌别人说,壁洞妖狐是骚货,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最痛恨那些讲壁洞妖狐除了欢爱,就什么也不会的家伙。谁这么讲,我就要把他的嘴巴撕裂,将他的眼睛挖出来。" 
 
  他说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睿丹懵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第一章 
 
  窗外花雨纷飞,拖着长长凤尾的神奇鸟儿在开满金色睡莲的水池上飞过,小锦鲤在水中摆动着鲜红色的尾巴,它们半透明的鳞片映射出天空的彩云。 
 
  默然半依在窗棂旁,伸手接住一片飞落的粉色花瓣。与他的悠闲截然不同,一群大臣正围着一名天神,在他身后吵闹着: 
 
  "闵大人,天帝陛下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接见我们?" 
 
  "是啊,我们来天界已经有三天了,怎么天帝还是抽不出时间会见我们?" 
 
  "各位大人少安毋躁,天帝事忙,只要他有空,就会立即召见诸位的了..." 
 
  "闵大人,你前两天也是这么说,到底天帝在忙什么,要忙多久,您也要让我们心中有数啊。" 
 
  "各位大人别为难我,天帝的事,小神岂敢过问?" 
 
  "我们是专程上来和谈的,天帝就算没空亲自会见,至少也安排其他大臣来跟我们商讨一下吧?" 
 
  "没错了,总不能这样一直拖下去吧?" 
 
  "好的,诸位的意见,我会向天帝汇报的了,大家先休息吧,小神还有事,先行告退了。"那小神仙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 
 
  "闵大人..."一名大臣正想追上去,被默然阻止了。 
 
  "由他去吧。" 
 
  "这..."那大臣折回默然身边,忧心忡忡地说:"狐王,我看天帝一点要跟我们谈判的诚意也没有,你说咱们该怎么办啊?" 
 
  "找个人去查一下,天帝到底在忙什么,为什么至今都抽不出时间会见我们。" 
 
  一名叫"安循"的年轻臣子插嘴: 
 
  "狐王,小人打听过了,天帝最近根本没什么要务要处理。"他凑近默然耳边,谨慎地低语:"听神侍们说,这天帝放荡不羁,整天不务正业,大臣们有时候一个月也见不上他一面,让我们白等个十几天,一点也不奇怪..." 
 
  旁边一名大臣忍不住闹嚷起来:"还要我们再等?我们浮幽界的女族人受天庭的力量影响,一个接一个离奇死亡,再等下去,我们的女族人怕是要死绝了!" 
 
  另一名大臣小声对他说:"你就别吵了,狐王的后妃也都死了,狐王会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吗?" 
 
  那大臣这才噤口,在他们嚷嚷的时候,默然已经想到了对策。 
 
  "你们,去给后宫那些有点权力的神侍送送礼物,打听一下天帝都待在什么地方,我们找个机会混进去,看看能不能见到他吧。" 
 
  "好的,微臣去办。"安循随即动身。 
 
  默然拿起香茗轻啜一口,安抚着其他大臣。 
 
  "大家别着急,先坐下吧。" 
 
  大臣们都为狐王的大将风范所折服,都乖乖座好,等候他发号施令。那安循出去半天后,终于回来。他向默然回报: 
 
  "狐王,神侍们说天帝傍晚的时候,会去‘碧池'那边游玩,到时候,他们可以装作给我们带路,不小心闯进去了..." 
 
  "太好了!"一名性急的大臣站起来,"我们一起去见天帝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