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执手修仙路 作者:雪里鸿

字体:[ ]

 
 
PS:作者玻璃心,轻喷啊,亲们,hold不住啊。
扫雷:
慢热,两人修真的过程磨难多多,攻受前期都很弱,惨就一个字,虐与治愈并存,爽与痛齐飞,保证结局HE
文案:
执手相伴,生死相依,有你,我便无所畏惧。
(作者文案无能_(:з」∠)_)
PPS:曾经有亲友帮忙推荐发过这文,不过秒沉了,现在从头来发,不知道结局如何,就让一切随风而逝吧。╮(╯_╰)╭
PPPS:作者是个逗比,虽然有修,但是估计错别字依旧很销魂,咳咳,手下留情啊。
 
最后,大家看文吧。
 
 
 
五行宗外门厨房中,升腾的热气合着食物的香味充盈在整个房间中,加上灶台中熊熊燃烧的火焰,整个房间闷热的仿佛一个大蒸笼,根本无法让人多待,但是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却有人快乐的哼着小曲,听听,那跳跃的曲调,那轻快的节奏,充分的表明了此人此刻的内心多么的愉悦。
 
细细去看,透过朦胧的烟雾,只见一个球一般圆滚滚的身体被腰带艰难的束缚在了五行宗外门弟子的练功服中,但是与他的体型截然相反的是他那灵巧的移动,飞扬的笑容,挥洒自如的双手,自信而流畅的动作。
 
在这一方天地,他就是掌控一切的主人!
 
好了。
 
做好最后一道菜,万雨满意的点点头,看看天色,不敢再耽搁,将所有的菜放到专用的食品储物袋里往旁边的大饭堂走去。
 
厨房旁边的饭堂很大,四四方方的格局,地面是光滑的青石板,沉木座椅摆放的整整齐齐,几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坐在饭堂一角静静的修炼。
 
虽然年华不再,但他们同样还是五行宗的外门弟子,这样半老的修士在外门中占了不少。
 
无数有着仙根的人怀着修仙的梦想早早离家加入门派,期望能够成仙成神,但修仙一途却比想象中的更加艰难万分。
 
无与伦比的天赋,逆天的仙运缺一不可,修仙者千千万万,如今的修真界不说成仙了,最接近仙人的大乘期修真者也不过才五人罢了,甚至是算是真正的踏上了修真之路的金丹期的人也是万里挑一。
 
无法成就仙缘,不过是一个长寿强大一些的凡人,依然逃不过凡人的生老病死。
 
像他们这样年纪已高,修为却无进阶的人,都是已经确定被断了修仙路的老弱残兵,身体越来越衰竭,而修为却越来越不可能突破了。
 
这群人,油水大的灵田种植,灵兽饲养,轮不到他们这些没有关系又没有力量的老家伙,如今只能在门里干些最简单的洒扫活计,混着口饭吃罢了。
 
相比之下自己能在厨房工作也算不错,但不过是因为自己有个好手艺罢了,否者自己也是这样的吧,万雨自嘲的笑笑,踏入饭堂。
 
“小雨来了啊,快把储物袋给我,你赶紧修炼去吧,整天的摆弄这些东西,你的修炼进度会越来越慢的,你现在还年轻还有机会,别像我们这群老家伙这样。”一名老者在万雨踏入饭堂的那一刻停下了修炼,连忙迎了上来,想拿过储物袋。
 
万雨让了让避开了老者的手,笑笑道:“吴叔,我的情况你也知道,能像现在这样每天做做自己喜欢的菜,健健康康的活着就够了,修仙离我太远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把储物袋给我,你快回去!”另外一名老者趁他不备,从他手中抢过了储物袋,剩下的两名老者连忙上去推拒着万雨,将他赶出了饭堂,并堵在了门口。
 
万雨苦笑的又无奈的看着堵在饭堂门口不让他进去的老者们,苦涩而又感动的笑笑,这些被门派放弃的老者是他在这里唯一感到的温暖来源了。
 
罢了,既是如此,怎能辜负他们的心意,不再纠缠,万雨深深一揖,转身离开,他也想成仙得道,修者谁不想?但他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吧。
 
才走了几步,一门约二十岁左右的外门弟子匆匆迎面走来,老远就在喊:“肥猪!你死哪里去了?灵仙子在找你知不知道啊!”
 
“啊,我这就去,这就去,灵仙子在哪呢?”万雨被吓了一跳,瞪大了双眼,可惜满脸的肥肉,将五官挤的都看不见了,连连唯唯诺诺的应声,身上的肉谁着他的动作一动一动的。
 
来人厌恶的看了眼万雨身上波浪般抖动的肥肉,狠狠道:“真不知道灵仙子找你这个既恶心又无能的肥猪作甚,灵仙子在山门那里,你还不快滚过去,要是让灵仙子好等,看着我们怎么收拾你!”
 
万雨吸了口气,垂目压下翻腾的思绪,即使听了一次又一次,但是每次别人的口出恶言还是令人心口憋闷。
 
他不是不难受,不是不生气,但是想反抗?这样的自己拿什么反抗?五行宗有史以来天赋最差的弟子,最丑的弟子。
 
就连刚刚入门两三年天赋一般的弟子都能打通经脉,进入筑基期,天赋好的,甚至几个月,几个星期,几天就能打通经脉从练气期进入筑基期。
 
唯有他,经脉里堵塞不堪,六岁就被带回门派修炼,竟花了十年的时间才堪堪将经脉打通,是建派有史以来筑基最慢的弟子了。这样的他,被羞辱欺负了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要不是他还有一手好厨艺,他早被赶下门派了吧……
 
苦涩的思绪咽下肚,万雨扬起讨好的笑容道:“谢谢赫师兄告诉我,我这就去了,今天做了好多菜,吴叔他们都摆好了,您要不要去尝尝?”
 
“知道了知道了,快滚!”赫天厌烦的摆摆手,头也不回的往大饭堂去了,虽然他们都可以辟谷,但是食用处理好的灵物可以温养经脉,滋长灵气,虽然每次吸收的灵气微弱不已,但是日积月累可是不可小视的,那个废物也只有这个方面还算有点天赋了,做出的灵物不仅味道甚好,还能激发灵物里的灵能更易吸收,也不算白养个吃白食的。
 
***
 
辞别了赫天,万雨一路小跑的往山门赶去,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圆球哧溜溜的滚下了山。
  
还离山门数百米远,万雨就看到了一个聘婷袅娜的身影站在山门口,一身水蓝的衣裙飘飘摇摇,仙气萦绕,美丽不可方物,近看更是令人惊叹,虽然五官不是非常出众,但是周身温润如水的气质令人觉得舒服非常,端得是一个如玉般剔透莹润的美人。
 
  正是上官灵灵,灵仙子。
 
  “灵仙子,我来了,让您久等,失礼了。”万雨加速全力冲刺的跑到山门等候的上官灵灵面前,一揖到地,歉疚万分的道。
 
  上官灵灵看着万雨浑身抖动不已的肥肉,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嘴角温和如春风般的笑容却丝毫未变,只听她轻声慢语的道:“没有关系,万雨,这次我下山除妖,可惜去晚了,一个村子里的人只剩这个孩子,我看他还有几分慧根就带了回来,奈何我进境在即,有心无力,往后就麻烦你照顾他了。”
 
  “是。”万雨再一揖道。
 
  “那我先走了。”上官灵灵含笑对着万雨点点头,一个御剑式,踩上飞剑疾驰而去。
 
  万雨痴痴的看着上官灵灵离去的方向久久回不了神。
 
  上官灵灵的信息在脑海中涌现,本门派里的天之娇女,身为五行宗御水门门主与已故的双修道侣的独生爱女身负木水双灵根,从小就被门主精心照料,今年不过双十年华,却已经是一名金丹修士。
 
  更令人惊叹的是,她虽然修为强,容貌也好,脾气却一等一好,心地善良,外门好几个新近的有天赋的弟子都是她下山除妖时所救的,就连对他这样的废物都温和有礼,是他们门派里所有年轻人的梦中情人,也包括他……
 
  “你喜欢她?”嘲讽的声音从万雨身后传来,万雨连忙转身,就见到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糊了一头一脸根本看不清面容,瘦如麻杆的小子蹲在山门一边的大石上,黑白分明的眼里满满都是嘲讽的看着万雨,刺眼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下万雨的身材,眼里的嘲讽更盛了。
 
  被揭穿了心事的万雨血色冲上脑袋,连脖子都成了通红一片,心里又尴尬又苦涩,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这样的人喜欢灵仙子那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平常他都小心翼翼的将这份心思藏起来,但近一年没有见到灵仙子,他有些情不自禁了,竟将这份埋藏至深的心思露了出来,还被即将入门的师弟见到,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哼。”那小子见万雨通红的脸和已经隐有水光闪过的双眼,哼了声,没有再说什么,刺眼的目光也收了回去,轻巧的从大石头上一跃而下,站在万雨跟前仰起头,毫不客气的道:“我饿了,要吃饭!”
 
  万雨低头看才到他腰的小子,这瘦弱的身体,才七八岁吧,就跟他进门派的时候差不多大小,看到他,仿佛就看到了当年了自己,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我叫万雨,你可以叫我万师兄,你呢?今年多大了?”万雨慈爱的抬手想摸摸小子的头。
 
   “啪!”
 
  那小子一巴掌打开了万雨的手厉声道:“滚!谁准你摸我头,小爷已经十二了,你给我注意点!”
 
  万雨不在意被打开的手,这孩子的力气打他一下跟蚊子叮了一下没有太大区别,更何况是他有些失礼于先,令他吃的是这孩子的年龄,十二岁!才这么大点!
 
  这孩子……
 
万雨蹲了下来,视线与孩子齐平,歉疚的道:“对不起,是我的错,走吧,我们回去吃,我保证,你以后每天都会吃的饱饱!”
 
  “每天都吃饱?”小子怀疑的看着眼前和他一样高的万雨,浑身的无形的刺软了一些。
 
  “我保证你每天都会吃的撑的在也不吃下。”
 
  那小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万雨数眼,看着万雨坚定的,一变也不变的眼神,哼哼唧唧了半天道:“好吧,看在饭的份上,我叫林耀光,我准许你叫我耀光,万雨。”才不要叫什么万师兄,哼。
 
  万雨和善的笑笑,没有在意林耀光没有叫他万师兄,看了看还有很高的山道,有些犹豫的看着林耀光,就这样的身体,怎么爬得上这山道,而且若是再不吃东西,只怕这孩子要饿坏了。
 
  林耀光看着那延绵不知几里的山道,深深的纠结了,他知道,凭借自己这小身板绝对不可能爬的上去,犹豫了半响,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终于开口道:“万雨,给你个机会,抱我上山,要知道小爷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亲近的,这是我看重你,知道不?现在好好对我,等我以后发达了,你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万雨憋笑,这倔强的孩子,但是面上却一点都没有显示出内心的笑意,以免打击到这样防备心重有极度自尊自傲的孩子,应了声是,抱起了林耀光,双手颠了颠,真轻,万雨有些皱眉。
 
  听着肚子传来的轰鸣,林耀光脸色瞬间涨红,万雨假装自己忙着爬山没有听见,哒哒哒快步往山上走去。
 
林耀光瞄了万雨数眼,看到的都是他在专心爬山的样子,悬着的心落了下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一路上好奇的东张西望,自己以后就要修仙了吗?有了实力,他大概就可以报仇了吧,想到这,四周原本很吸引他的景致也变的暗淡了,眼睛紧紧的盯着遥遥在望的山顶,好像那里充满了希望,他要变强,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