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含苞待放的元帅阁下 作者:月下桑

字体:[ ]

 
 
  封底文案:
 
  地球人与外星人的网友日志
  地球宅宅植物学家胡不适,春心荡漾中──
  在网路论坛里,他邂逅了无话不谈的网友,莲,
  两人一见如故,对方更送来了品种不详的花朵。
  然後,他的花粉症发作了!
  然後,他的春梦也发作了!?
  外星植物人莲·路德法拉元帅,春花绽放中──
  喜欢的对象收下花=接受求爱!
  然而,元帅却苦等不到对方回赠「种子」……
  然而,元帅勃而不发的*殖器(花)依旧无法授粉……
  谁的花比他红?谁的花比他大?
  等著我吧亲爱的,本帅亲自到地球追求你!
 
  封底文字:
 
  没过多久,胡不适又收到了同样一朵包装精美的大红花。
  这回他却再也笑不出来了:他已经完全确定过敏源正是莲寄来的红花。
  不好意思打击莲的热情,胡不适心想一棵树的花期也没多久,大概这就是最後一次了。谁知莲那棵树不知道是什麽品种,包裹三天两头送,於是,接下来的日子,胡不适天天都在做春梦,外加天天花粉过敏……
  於是,精神肉体的双重磨折下,胡不适终於受不了了,再次上网和莲例行聊天的时候,他开口问:「你每天送鲜花给我,你那棵树会不会秃掉啊?」
  莲再次被沉重打击了。
  好吧,这句话如果翻译一下,其实就好比你喜欢的对象对你说:「你的JJ天天这样勃而不发,会不会不举啊?」
 
 
 
    第一章 倒霉的Bush·胡助教
 
  胡家有三个孩子,三个孩子的名字分别是归、适、返。据说胡爸胡妈在生他们三个的那几年一直在外地,特别想回家,于是三个孩子的名字迫切反映了他们的主观欲望。
  光看字,这三个名字挺有意境的,虽然老二的名字貌似有点怪。
  问题出在他们名字的第二个字上。
  他们家的名字中间第二个字是按照祖训传下来的,用了很多辈都没问题,大家普遍使用良好,可是到了他们这一代——出问题了,留给他们三个的字是「不」。于是他们三个的全名就是:胡不归、胡不适、胡不返。(可怜的胡不适,如果去掉中间的不字,他本来是名字最好听的一个)
  好吧,姓名的悲剧对于胡不归和胡不返来说已经结束了,然而对于胡不适却只是悲剧的开始。
  给他取名的时候胡爸想要卖弄一下,在古语词典里找「归」的同义词,结果找到了适就糊里糊涂报上去了。
  小时候,胡爸对大哥解释他名字的含义的时候总是摇头晃脑道:
  式微,式微!胡不归?
  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归?
  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所以,阿大啊,你的名字出自《诗经·邶风·式微》,是个很有文化、很美好的名字呐~
  「可是书上说,这首诗表达的是当时颠连困苦的人民对统治者发出的不平怨恨以及对离人的思念,听起来一点也不美好啊。」那时候已经识字的大哥抱着课本如是道。
  胡爸那时候只好蒙混过去。
  然后解释自己的名字由来的时候,胡爸接受教训不再卖弄,只是说自己的名字是大哥名字的同义;解释自己妹妹名字的时候,更是简单的只说了三个字:归,返也。
  长大了,上学了,嘲笑自己名字的小朋友越来越多,不高兴自己的名字被那么多人叫「不舒服」,他本来是反驳了:「适就是归,才不是舒服的意思。」
  小孩最爱较真,于是一帮小孩找到了老师,老师左看看,右看看,然后终于找到了适和归相同的地方:
  归,旧时指女子出嫁。女子出嫁何谓为「归」?《易·渐》:「女归,吉。」
  孔颖达疏:「女人……以夫为家,故谓嫁曰归也。」
  《诗·周南·桃夭》:「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此外,女子出嫁亦称「适」。
  《孔雀东南飞》:「贫贱有此女,始适还家门。」
  胡不适当时立刻风干了。
  胡不适的外号很多:
  「不舒服」——喂!哪有这样的……
  「肚子疼」——就算不舒服也不一定是肚子疼啊!
  「二胡」——可恶,为什么他排名老二?
  过了这天,他的外号又多了一个——「嫁不出」。
  他觉得:比起嫁不出去,还不如不舒服好听点。
  胡不适恨死了自己的名字,恨死了给自己起了这么胡闹的名字还坚决不承认错误并且坚决不改正错误的老爸,于是他反抗到了国外,然后,在那里,他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希望——
  在美国,没有人再叫他胡不适了,大家通称他为:Bush(布希)·胡了。
    +++++
  被称为Bush·胡的日子还是挺美的,胡不适算是个植物学家,对于植物形态学和植物生理学都很有一套,从研究生开始就跟着导师做专题,于是毕业后也就顺利留校当了助教。
  每次家人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胡不适总是遮遮掩掩推推挡挡,五年前他的理由是研究生没毕业,两年前的理由是博士生没毕业,到现在已经成了则变成了没下班。到现在,家人已经对他回不回来没啥要求了,倒是对他每次拒绝的理由挺感兴趣。
  最近工作很顺利,空闲时间一多,胡不适在网上交了个网友,两个人很有共同话题,令胡不适感觉生活更加美好了。
  他是在一个植物爱好者交流论坛的聊天室认识这个名叫「莲」的人的,这个聊天室的人多半用植物名作ID,因为Bush的英文意思刚好是灌木,正好是植物,所以胡不适也就没变名字。
  在一堆花花草草中,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叫莲的人。
  这个聊天室的人ID往往和头像是配套的,用什么ID往往就用什么植物作头像,这种业余爱好者的论坛,喜欢花的人相当多,于是论坛头像一时百花怒放,唯独两个头像挺绿,一个是名叫灌木丛的Bush,另一个就是那个名叫「莲」的ID。
  那个ID用的是中文,一堆植物爱好者不认识那个字于是就看图猜字,可是谁也没有认出那人头像、那团绿到底是什么植物。
  其实胡不适一开始也没有认出来,不过他认识中文,只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认出那到底是什么属科的莲花——那看起来像是一棵树,可是还有藤蔓,但那个人的ID却是莲。
  于是胡不适提出了自己的质疑,然后很快得到了那个一直没吭声的莲的回应,才知道,那个ID是那个人的名字。胡不适于是进一步提出自己的问题: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头像上那种植物……
  很快的,两个人就单独开房间(聊天室)一对一聊天去了,越聊越投机,两个人交换了MSN,成了固定网友。
  莲对植物的了解一点不比胡不适少,这让胡不适大感除了得到一位益友,更得到了一位良师。
  于是,除了研究所几位同事并不认识多少人的宅男胡不适激动了,几乎把老底都交代给对方了,每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看了什么好书、路上看到什么好笑的事情,统统倒给对方,有时候说的太多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可是对方还是笑咪咪的回答他:「^^」。
  对了,表情符号也是胡不适教给莲的,莲是外国人,英语也好汉语也罢,并不精通,于是胡不适就把自己肚子里的存货全倒给对方了,甚至为了不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个落伍的家伙,还特意跑到年轻人们经常待的地方学了一堆流行网路用语回来。
  现实中的胡不适并不是个爱说话的人,身为老二,这个位置本来就尴尬,一般来说,家中的老大是父母寄予厚望的孩子,老么则是最被娇宠的孩子,于是夹在中间的夹心老二就成了缺乏爱的小孩儿,久而久之,胡不适就不爱说话了。
  不过认识莲之后,胡不适发现自己原来是个潜在话匣子。不过莲是个很包容的人,给人的感觉很像一位长者,他大度的包容了胡不适的各种小毛病,忍受胡不适的啰嗦,并且鼓励胡不适对自己说更多一点。慢慢的,莲在胡不适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高了。
  在他们的交往过程中,胡不适换了好几次头像,他每次发现了自己喜欢的植物,就会拍照上传成头像和莲分享,不过每次他拍花的时候,莲的心情就不好,久而久之,他就专拍绿色植物了。
  直到有一天,莲多了一句签名:我想开一树最美的鲜花,盛放在你面前。
  于是胡不适明白了:大概是莲的那棵树一直不开花,所以莲才见不得别人开花。
  嘿嘿,原来这个老成的家伙也有这么小心眼的时候,胡不适心里平衡了,对莲也更亲切了。
  然后忽然有一天,莲的头像变了,那株胡不适不认识的变异植物(胡不适自己认为的)开花了。
  那是胡不适从来没有见过的花,很像莲花,可是花瓣却远比任何一种莲花都要多,层层叠叠异常雍容,颜色是深深浅浅的红,美得异常妖娆。
  「喜欢吗?」一向很少提问的莲破天荒用问号结尾了。
  「喜欢!太喜欢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花……」
  胡不适说的是真心话,他是研究植物的,漂亮的、奇形怪状的植物看了不少,不过他始终对植物在民间最普遍的表现方式——花——没多大兴趣。他觉得花很女气,是女人才喜欢的玩意,可是他现在看到的这棵开满一树的花朵,实在不能用女性的柔美来形容,这花开得……很轩昂。
  这是一种很骄傲很炫耀的怒放,华贵中隐隐带着金戈铁马的肃杀感。
  这种感觉很诡异,可是在看到那花的瞬间,他确实是那么想的。
  胡不适说着,把脸贴到了荧幕上,仔细的看着莲的头像,仿佛隔着荧幕可以嗅到花香,「一定很香……」
  喃喃的,胡不适把自己的心里话打出来了。
  莲:「^^」。
    +++++
  于是第三天的时候,胡不适收到了一份快递。
  是一个包装得异常严密的盒子,签完名字、把邮差送走,胡不适小心的晃了晃包裹,包裹上并没有署名,只写了他的地址。
  胡不适把包裹拆开,包装纸下面是一个非常华美的盒子,打开盒子的瞬间,他知道这个包裹是谁寄给他的了。
  「莲!」胡不适惊喜的叫出声。看着盒子里红得仿佛美人面上羞涩的花朵,胡不适觉得没有比这个再让他欣喜的意外礼物了!
  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见了花就拿起来,胡不适小心翼翼的观赏着盒子中的「美人」,然后轻轻的嗅了嗅。
  「好好闻……」胡不适眯了眼睛。
  抱着盒子来到电脑旁,胡不适立刻找上莲,「我收到你的礼物了!真是太高兴了!」
  他是很直爽的人,于是很直白的表达了自己的欣喜。
  「你喜欢就好^^。」莲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不过这回他在话尾加了一个害羞的表情图。
  第一次看到莲用这种表情,胡不适忍不住在荧幕前哈哈大笑起来。
  「把它放在你床边,睡觉的时候,那个味道会很好。」
  莲的字一个一个出现在小小的对话框里,胡不适心想这家伙果然厉害,他怎么知道我本来想把花供起来呢?这不,我说之前就提醒我不要那么做了。
  「毕竟,花的本意,还是想给它喜欢的人欣赏。」
  这句话出现在胡不适眼前的时候,胡不适的脸诡异的热了一下。
  那个晚上,胡不适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按照莲的话——把那朵珍贵的红色花朵放在了他的枕头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