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梁祝系列五》桃花源 作者:尘夜

字体:[ ]

 
梁祝系列五桃花源(上)
 
 
 
文案:
 
知名演员陆隐屡屡陷入怪梦,恐有性命之危!?
 
梁杉柏和祝映台接受委托介入调查,
 
追索到一幅神秘古画与一艳鬼,
 
连信奉不动明王的上官家主亦牵涉其中?
 
 
接触到的真相愈多,梁祝二人就愈显迷惑,
 
此案相关人物或死或失踪,
 
上官家与艳鬼究竟有何关连!?
 
事关重大,梁杉柏师门师兄跨刀相助。
 
此时,原想珍惜现况,暂缓追查身世的祝映台,
 
却作了一个奇怪的梦……
 
 
两个换一个,一个不见了,一个睡着了。
 
梁杉柏和祝映台究竟能否解开谜题,找到失踪的陆隐呢?
 
 
梁祝系列五桃花源(下)
作 者:尘夜
出版社:威向架空
ISBN:9789862961735
出版日期:2012/02/09
上架日期:2012/02/09
 
 
文案:
 
二十年前,一场无名火烧光了拍摄基地,
 
拍摄计划因死伤无数而告终。
 
二十年后,参与电影演出的陆隐遇生死劫,
 
究竟片中的古画隐藏了什么秘密?
 
 
祝映台决定查探二十年前与此案相关的讯息,
 
越来越多的线索指向上官家,
 
祝映台的身世之谜也渐露痕迹。
 
然而,当真相大白,
 
代价是否是他们能承受的!?
 
 
《梁祝系列》第五弹《桃花源》──
 
灼灼桃花下,究竟是芬芳馥郁,还是阴恶诡诈?
 
 
 
 
引子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
  ──晋·陶渊明《桃花源记》
  桃花开满一路,灼灼盛荣,仿佛历经宿世累积。虽无风,空中却有无数粉色花瓣不吹自落,如飞雪飘飘,洋洋洒洒覆盖这一带的整片天空。
  四处静寂无声,就连脚下足音都被厚实花毯吸纳,在这样的地方走不上一会,整个人浑身上下从里到外就似乎都被那种清淡却无处不在的香气渗透了。
  这里是哪里呢?
  走了许久,他忽而想到这个问题。回头遥望,穿透飞花遮覆,隐约可见日头依旧高高静静挂在天空,就连位置都好像未有一丝一毫的变化。直到这时他才恍然惊觉自己警惕心的缺失。是啊,他已经在这片桃花林中走了好久好久了,可为何时间和周围景物都没有一丁点的变化呢?
  除非是……梦?
  他想着,终於有些不安地停下脚步,手指紧紧握住从小挂在脖子上庇佑平安的护身符。
  远近四处,包围他的只有这一片纷纷坠落的香雪海,静静悄悄,美丽柔弱,感觉不到一丝威胁的存在。他在原地站着不动,几片调皮的花瓣便轻轻飘落到他的肩头、发上,停留下来。他伸手取下那些花瓣,淡粉、雪白、洒金、嫣红皆有,仿佛世上所有能想到的桃花都集中到了这一处林带中一样。
  「昭。」耳中忽然听到谁的呼喊,去得太快,他差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昭!」又是一声。
  他猛然冲着声音的方向转过身去。花瓣雪落得更凶了,仿佛有许多顽皮的孩童一脚脚踢踹着周围那些桃树一样,密集落下的花瓣将他的眼前遮挡得一片迷离模糊。
  「谁?」
  「昭,你来了。」
  不知从哪里吹来了风,初始只是和风徐徐,很快却越变越大。风将花瓣舞动成了道道花练,花练又织成了屏障。透过屏障的缝隙,他依稀看到有个人影出现在一株硕大无比的桃花树下。
  「你是谁?」他警惕地问。
  「昭,我找你好久了。」带着哀怨和忧伤的声音,莫名让他的心有些刺痛。
  「你……」他试着走过去,被狂风舞动的花瓣却变得愈发猛烈起来,阻挡了他前进的道路。他顶着风,用力大声喊:「你到底是谁,有什麽事?」
  那边的声音却忽而沈默了,过了许久才又响起来:「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
  「原来你不记得了。」那人似是自言自语着,「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你,原来是你不记得了。」他听得风声送来的幽幽叹息,「也许我不该来找你的。」
  「等等!」他努力睁大眼睛想要去看清对方,但不知是遮挡眼前的花海太过浓密或是有别的原因,莫说是对方的脸,竟然连对方的穿着都无法看清。
  「你……」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四周的气温在瞬时迅速下滑,刚才还彷如亘古不动的日头飞快掠过天空,如同逃跑一般向下坠落,大地震动,朔风狂猛席卷整片林带,无数桃花树的枝干齐声发出低哑呻吟,「哔哔啵啵」地断裂,甚至有树被连根拔起,重重摔落。
  他惊呆了,眼睁睁看着刚才还仿如仙境的桃林远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螺旋形黑洞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移动过来。黑洞移动的速度无比迅速,途经之处,所有东西都被吞噬干净,而黑洞也因此越长越大。
  「什、什麽!」他惊慌无比,想要拔腿逃跑,却忽觉腿上沈重无力,如同悬垂千斤泥石,丝毫动弹不得。他低下头去,一时额头的冷汗一滴滴地滚落下来。刚刚的一路香泥如今已成一片黑浊泥沼,泥沼中伸出数截苍白手臂,或者血肉淋漓,或者青白腐烂,或者只剩了白骨将他小腿牢牢抱住。
  这是梦,确实是梦!对,自己又在做那种噩梦了,只要保持心明神静,依靠佛法加持的护身符的力量一定可以从这种噩梦中挣脱出来的。
  他想着,紧紧抓住颈上护身符,闭上眼睛开始念诵《金刚经》:「……奉请青除灾金刚,奉请辟毒金刚,奉请黄随求金刚,奉请白净水金刚……」淡淡的光芒在昏暗的天色下由他胸口指缝间漏出,飘渺的一缕,射入迎面而来的可怖黑洞之中。
  「……奉请金刚眷菩萨,奉请金刚索菩萨,奉请……」
  忽然身後传来一声喑哑如同怪鸟的笑声,他的手腕在瞬间被牢牢抓住,彻骨的寒意从被抓住的地方一路穿透身体而来。他惊叫一声,失了定心,下一刻便觉浑身四肢百骸无有不痛楚的,原来在不知不觉间他已正面对上那诡异凶狠的黑洞。狂风如同无数细小的刀子一分分、一寸寸地切割着他身体的各个部分,划出口子,流出鲜血。他害怕极了,只觉得自己这次必然是要死了,却在千钧一发之际猛觉一股清香扑鼻,随之手腕一松,有另一股力量抓住他,将他往外狠狠抛掷出去。
  「快走!」刚才听过的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他只来得及看到一片如霞蒸蔚的氤氲中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孔便晕了过去。
  「陆先生?陆先生!」
  陆隐艰难地睁开眼睛,花了好一阵子才明白过来自己现在是在哪里,经纪人赵素素在他身旁压低声音担忧地问道:「您没事吧陆先生?您好像……被梦魇着了。」
  陆隐摸了摸脖子,一手的冷汗。他勉力支撑着坐起,参加电影节开幕式却在观众席上睡着这事着实不妙。
  「对不起,我可能是太累了。」他整了整衣衫,手指却在触碰到胸口的时候停了一下。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伴随着手指的触觉一路传递上来,他摸到一截冰冷、毛糙的条状硬物。
  「嗯,那是什麽?」赵素素问。
  陆隐将那卡在自己西服翻领与衬衣之间的东西取出。东西是一根折断的小树枝,整根枝条几乎都是光秃秃的,只有一根细枝上还挑着一朵花,轻轻一动便掉落下来。
  艳红色的桃花。
  「桃花?现在怎麽会有桃花?」赵素素疑惑地问,「不对,桃花怎麽会出现在这里?」
  陆隐对赵素素的惊呼置若罔闻,他伸手迅速摸向颈上的护身符,只觉入手的感觉极其奇怪。他将护身符从脖子上摘下,金质的孔雀明王像初看似乎一如以往,但再细看後却令他大惊失色,原本慈眉善目雕镂清晰的孔雀明王面容此刻如同被熔铸过一般,变得模糊不清,面上好似笼着一层黑灰,他忍不住用手去擦拭,然而当指尖碰触的刹那,他的耳中却听得细微的一声轻响,戴了整整二十年的护身符便在陆隐的眼前四分五裂,碎作齑泥……
  
 
第一章 艳鬼与密宗
  周六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商业广场高高悬挂的LED大屏幕中正在播放娱乐新闻,喇叭里传出虚幻不实的迷离音乐,几个行人忍不住驻足观看。
  「着名影星陆隐新作《画中奇缘》刚刚上映一周已经高居票房冠军,但近期却传出陆隐因工作强度过大,健康状况每况愈下而急病入院,不得不停工休养的消息……」
  戴了墨镜和鸭舌帽的祝映台隐匿了身形,跟在某个「人」身後穿梭於人群之中。他寻找对方已有数日,直到今日才算是卯准目标,而现在,差不多是该收网的时候了。
  被祝映台盯上的是一名打扮时尚,顾盼生姿的年轻女子。一月的寒冷天气里,她仅着一袭明艳单薄的艳红色丝绸连衫裙,披一条薄薄的披肩於街头款款而行。她身姿高挑,容颜艳丽,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卷发十分张扬,在人群中行走的时候,许多男子不由得都对她抱以注目礼,而那女子似乎也并不觉得那些眼神有多麽困扰一般,反而时不时地对众人回以妩媚的笑容。
  因为她这样轻佻的举止,有些胆大的男子便忍不住上前去想和她搭讪,有几个人明明还未和她搭上话,却已经先将别人视作假想敌而当街争吵甚至大打出手,其中不少人身边甚至还带着女朋友和家眷,这下更是弄得鸡飞狗跳,吸引了一大群看热闹的人。
  祝映台站在人群外迅速扫了一眼四周,在看到前方不远处有座公园後便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他摘下鸭舌帽和戴着的墨镜,露出自己的真实长相,身边顿时传出几声低低的惊呼,声音不算太大,但也足够引起目标的注意──艳鬼,向来最喜欢漂亮的皮囊。
  祝映台对着如预料般向他看过来的女子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对方在愣了一下後马上传递回来一个带有明显挑逗意味的眼神,甚至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红艳艳的嘴唇。她婉拒了一名上前搭讪的男子,伸出手对祝映台挥了挥,似是要拨开人群走过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拉风的银色宾利跑车却在一个急刹车後停在了路边,从车上下来了一名高个的男子,人群再次发出了惊呼。
  这无疑是一名极其吸引人眼光的英俊青年,与祝映台的冰冷艳丽不同,他予人的感觉是高贵却也亲切的,就如同金色的日光一般。青年男子笔直向着红衣的艳鬼走去,後者来回在祝映台和那名男子之间看了几次,眼神游移,似乎有点拿不定主意。
  男子对她说了几句话,随後转过头来,正对上了祝映台的眼睛。对视仅仅维持了两至三秒,便又转过头去,但这也足够保证祝映台看到某样东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