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孽藤缘(出书版)+番外 作者:朱雀恨

字体:[ ]

 
孽藤缘(出书版)+番外 by:朱雀恨 
 
楔子 
“笃笃笃”梆子在静夜中磕出一溜空响。 
一顶软轿在瑞王府的边门停了一下,旋即消失在重门之中。 
躲在巷尾阴影中的更夫喃喃自语:“又一个,已经三十八个了。” 
夜风从瑞王府的深墙之内吹来,带着一缕缥缥缈缈、若有若无的幽香。 
望着月下暗红的高墙,老头叹了口气:“妖孽啊!” 
两个月来,瑞王府闹鬼的事已经传遍了京城上下,说是王府中的妖藤开花,所有小王爷沾过的女人无论是妻是妾,甚至是外面召来的妓女,都会在王爷身下吐血而亡。 
对于这样的传说,人们多是当作茶余饭后的闲话在嚼,然而老人知道这并非空穴来风。 
自三月来,他亲眼看到王府的角门夜夜有坐了妓女的软轿抬进去,天明之前搬出的则是一具棺材! 
奇异的花香令人胆寒,老头紧了紧领口,蹒跚着向前走去,梆子的响声渐渐消失在窄巷深处。 
 
 
 
“王爷。” 
 
听到小厮恭敬的轻唤,纪淩皱着眉睁开了眼。 
“王爷,来了。”小厮说着,向外瞟了一眼:“在外面候着呢。” 
 
纪淩从长榻上起身,两个使女正要上前帮他束发整装,却被他冷冷地挥开了,鲛绡灯下,描金盘云的长袍半敞着,端正容颜上看不到一丝的表情。 
 
“带进来。” 
 
得了纪淩的话,小厮退了出去,不一会儿便牵着一个人的手进了屋。 
 
纪淩离开锦榻,走到那人跟前,一言不发地打量着他, 
 
纪淩不说话,下人自然更不敢吱声,房间里静到不自然,几乎可以听到仆人们紧张的呼吸声。 
 
纪淩面前立着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男子,他穿着一身布衣,身姿清瘦,双眼无神,一望而知是个瞎子,但即便如此,也难掩从骨子里透出的丰神俊秀。 
 
“好容貌。”纪淩赞了一声,扣住了来人的下颚。 
 
那人毫不慌乱,无神的双眼转向纪淩,倒叫纪淩惊了一惊。 
 
“草民谢清漩见过王爷。” 
纪淩放开谢清漩,坐回到锦榻上,恨恨地望着对方:“你怎么知道是我?” 
 
“王爷承天而生,吐息敛气不同寻常。我虽眼盲,心还不盲。”谢清漩说着,微微一笑。 
“哦,”纪淩冷笑-声:“你也知道我承天而生?我派人三番两次去请你,你回绝得可够狠。非要我让人硬把你架到这儿来?嗯!你到底有没拿我当个王爷?还是我的家奴低下,搬不动你这尊大佛?” 
 
“王爷说笑了。清漩是个废人,问卜度日,王爷请我是我的荣耀。只是清漩自幼命蹇,凡事不敢逆天,我和王爷八字相克,不能供王爷驱使,还请王爷海涵。” 
“笑话!”纪淩拍案而起。 
 
“你人称京城第一捉鬼师,叫你捉个鬼,废话那么多。你我八字合不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要纳你做男宠。” 
 
谢清漩听到这句话,脸色不由一僵。 
 
纪淩看在眼里,着实解气,有意捉弄他:“你倒真有几分秀色,可惜太瘦,眼睛又是瞎的。我还真没什么兴致。唉,对了,你说我们克,是你克我,还是我克你?” 
谢清漩正色道:“我跟王爷命相大冲,彼此相克,无法共事。凡事皆有缘法,捉鬼更要顺天,此事恕难从命。” 
纪淩歪在榻上静静审视着谢清漩,半晌忽地起身,抓住谢清漩的胳膊大步走出屋子,小厮待要上前,被他目光一横,立时退回了屋中。 
 
踏着一地霜花般的月色,纪淩拖着谢清漩一路疾行到后花园中。 
 
杂沓的脚步声惊飞了枝头上鼾眠的鸦雀。 
 
紫藤架下,谢清漩踉跄着站稳脚跟,长叹一声,他苦笑着问身旁的纪淩:“王爷是要我来看这树紫藤?” 
月光穿过累累藤花落在谢清漩的脸上,那肌肤竟显出玉一般的透明。 
 
“真是个妖人!” 
 
纪淩攥紧了谢清漩的胳膊,把他拖到面前:“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藤花?” 
 
“我可以说只是闻到了花香,但是,王爷,你是聪明人,我不想瞒你。”谢清漩并不挣扎,坦然迎向纪淩,只可惜那双漂亮的眼睛是空的:“你既带我到这里想必也是明白,这场无妄之灾起自此树。王爷有什么话,就请讲吧!” 
 
纪淩盯着谢清漩看了一会,放开了他,靠在藤树上,迟疑着开了口:“这树是我出生那年种下的。在我之前父王有过七个孩子,但没一个活过周岁。 
 
“我出生那年来了个道士,给了这棵树苗,说树活则人活,树死则人夭,紫藤开花必有大难。二十年来,一直平平安安的,但今年这棵紫藤却突然开花了。” 
 
“我听说了,与王爷有染的女子都会殒命。” 
 
纪淩点了点头,想起对方看不见,又加了声:“是。你怎么看?” 
 
谢清漩淡然一笑:“王爷,此树与你命脉相连。我无计可施。” 
 
“胡说!”纪淩眉头纠结:“这样下去,我纪家岂不是要绝后?” 
“凡事天定,我若是王爷,便清心寡欲,节守一生。” 
 
谢清漩刚刚说完,便觉得喉头一窒,纪淩扣住他的脖子,把他按到了紫藤树上,藤萝摇曳,花瓣如细雨纷纷而落。 
“你知道这树开花后死了多少人?”纪淩手使劲一拧,谢清漩本已洁白的面容几乎失去了人色。 
 
“四十二个女人,九个男人!” 
 
纪淩冷笑:“这些男人都是巫师,他们虽然没用,捉不到鬼,我也没杀他们,不过只要到过这棵树下的巫师,三天内都会死。你是第十个!”说完纪淩忽地松手,任由谢清漩的身子沿着紫藤滑落。 
 
好一会儿,谢清漩才喘过气来,他摸索着紫藤挣扎着起身。 
纪淩狠狠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却不曾在那张脸上找到丝毫的畏怯。 
“你还不肯作法?你不怕死吗?” 
 
谢清漩抬起脸来:“我没有逆天,怕什么呢?倒是王爷,该消消戾气。” 
 
纪淩忽然笑了,语调温柔,说出的话却冷如冰刀。 
“你还真是个瞎子。你也不看看自己在谁手里,说这种自以为是的蠢话。”他抚上谢清漩水红色的薄唇。 
“你不想逆天就没事了吗?跟我有染的女人都会死,那么男人呢?今天我倒要试试。” 
 
谢清漩闻言变色,扭过头去, 
 
纪淩说这话,原本只是威胁,但指头擦过他的唇,异常的温润柔腻,心中不由一荡。抓起谢清漩的双肩,纪淩细细审视着手中的男子。 
 
纪淩喜好女色,之前也狎玩过娈童,都是些骨弱肌柔的孩子,抱在手中跟幼女无异,他玩女人,爱的是珠圆玉润、风流妖娆,那种韵味男人身上是没有的,渐渐也就淡了。 
 
眼前的男子并无半分妩媚,鼻梁挺秀,嘴唇凉薄,一派清心寡欲的样貌,但就是那股子出尘之气,叫人看了牙痒。 
这样的男人,若辗转于自己的胯下,真不知会是怎样一番风情。 
想到这里,纪淩捏开谢清漩的下颌,狠狠地纠缠过去。 
 
双唇甫接,谢清漩周身一凛。 
纪淩知他要躲,一只手紧紧扣住他后颈,叫他动弹不得。 
 
月色下,谢清漩面如白纸,合上了眼帘,睫毛翕动如扇,他既不反抗,也不迎合,纪淩倒觉得有些无趣了。 
 
恹恹地放开怀中的男子,纪淩嗤笑一声:“不过如此。” 
谢清漩后退一步,吁了口气:“王爷戏弄够了吧,在下告退。” 
 
“好啊,”纪淩斜身靠在紫藤之上,捻起一瓣花蕊:“你走吧,恕不远送。” 
顿了一顿,他轻笑着加上一句:“你既没作法,我也没道理派轿子送你,从王府到城东你那个什么别院,这几十里地你就辛苦一点,自己走吧。” 
 
谢清漩听了躬身施礼:“清漩从未存过这等妄念,就此别过。王爷珍重。”说着转身摸索着往前走去。 
后花园中花木扶疏,枝华叶茂,谢清漩一路磕磕绊绊,方向也全然不对。 
 
纪淩看着他在园中瞎撞,心中好生痛快,干脆跳上紫藤,舒舒服服地睡在粗壮的藤干上看起好戏来。 
 
谢清漩摸了近半个时辰,也不知跌了多少跤,竟摸到了出园的月洞门。 
 
看着他摇摇晃晃地步出园子,纪淩心头一阵焦躁,这样一个瞎子,竟然要从自己眼皮子底下开溜。看谢清漩那个韧劲,一路摸回城东也是可能的。 
难道自己就这样放过他了吗? 
 
纪淩长到二十岁,还没谁能在忤逆了他之后平安度日,谢清漩当然也不能例外。 
想到这里,纪淩一撩袍子,从紫藤上跳下,蹭蹭几步追上了谢清漩。 
谢清漩的耳朵极灵,听到背后的脚步声,轻叹一声,停住步子,问:“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纪淩背着手绕到谢清漩面前:“你这瞎子,倒也倔强。你怎么不求求我,说不定我派顶小轿抬你回去。” 
 
谢清漩仰起脸来。 
 
一路碰跌,他白玉般的额上缀满了汗珠,神色却不失从容:“清漩一介草民,逆了王爷,便是死罪,王爷罚我自己回去,已是宽宏,清漩感恩戴德。” 
 
“真会说话。”纪淩说着摘下腰间的汗巾,抬手要帮谢清漩拭汗,帕子碰到谢清漩的额头,他一惊,急急后退。 
纪淩将他按在月洞门上,粲然一笑:“怕什么,帮你擦汗。” 
 
“清漩不敢。” 
 
“有什么敢不敢的?只要本王高兴。” 
 
听纪淩这么说,谢清漩不说话了。 
 
纪淩欺他温顺,干脆骑到他身上,下半身有意无意地挨擦着。 
 
撩拨了半天,身下的人抿紧了唇偏过头去,纪淩自己腰间火起,汗巾丢到一边,“嗤”地一声扯开谢清漩的衣襟,一口咬住白皙的颈项,由锁骨到胸膛一路啃噬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