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龙狐 作者:玄紫珀

字体:[ ]

 
 
 "娘!"寒流从树上直扑而下,扑入寒烟的怀中。
寒烟一个不防备,差点摔倒在地,他身旁的流云手疾眼快地扶住他,同时一手揪住紧紧搂住寒烟脖子不放的寒流,一点也不留情地把他甩到地上。
"流小狐!我说过多少次,不许你这样冲入小狐怀里!"流云咆哮。
被甩在地上的寒流揉揉屁股,倏地一声变成一只金色的小狐狸,一拐一拐地蹭到寒烟脚下,仰起头楚楚可怜地望着寒烟,"娘,我痛!"
寒烟弯腰抱起它,心痛地道:"哪里痛?我帮你揉揉。"
流云重重地哼了一声,流小狐缩了缩脖子,从寒烟怀里跳到流云肩膀上,讨好地舔了一下流云的脸颊,"爹,不要生气,我下次不敢了。"
流云扯扯它的狐狸耳朵,没好气地道:"下次不敢,你上次,上上次也是这么说,可是还不是一样,我看你不成功把娘撞倒在地,你是不会真的不敢的。"
流小狐心虚地垂下头,爪子抓紧流云肩膀的衣服,暗忖:看来爹没有娘那么好糊弄。
"我警告你,你下次想从天而降,麻烦你变成狐狸再跳下来,不然,我就用法困住你,不许你变来变去。"流云道。
流小狐偷眼看了看眼里闪过威胁的流云,竖起的狐狸耳朵随即半耸拉,它知道自己爹从来都是说话算数,若是自己下次再这样扑入娘怀里,爹爹真的会困住自己,不许他变成人的。
"听到没有?"
"听到了。"流小狐垂头丧气地道。
寒烟伸手把它抱入怀里,摸了摸它的狐狸头。
流小狐趁机撒娇,委屈地道:"爹只喜欢娘,都不疼我的。"
寒烟失笑,"小龙一样喜欢你啊,因为你是我们的宝贝。"
"你们当我是宝贝的话,就不会每次出门都不带我去了!"一说到这个问题,流小狐就满肚子怨气。
"你还小,我们不放心带你出去。"寒烟无奈地道。
"总是说我小!我已经两岁多了,已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了,哪里还小?"流小狐在心里嘀咕,"你们不让出去,我不会偷偷溜出去啊?嘻嘻!"
 
小狐狸和小龙的儿子是一只龙狐,因为他的真身既是狐狸又是龙。
小龙狐刚出世的时候,还不懂得控制身体的变化,整天一会儿变成婴儿,一会儿变成金小狐,一会儿变成银小龙,搞到寒烟和流云哭笑不得。
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萧凡和莫维才总算知道寒烟和流云的真正身份,当时他们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寒烟为了小龙狐取了一个很简单的名字:流寒。
可是他才叫了小龙狐一声,刚好变成婴儿的小龙狐十分委屈地看着他,脸上尽是不情愿,用脆生生的声音道:"娘,我不要这个名字,流寒听着就像流汗,不好听。"
寒烟和流云对于自己儿子刚出生就会说人话十分惊奇,瞪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寒烟搔了搔头,"不喜欢流寒,那就寒流吧,小名流小狐。"
流小狐想了一下,虽然他还是不满意,但是寒流至少比流寒好听些,于是他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流小狐生下来三个月,才会控制身体的变化,不再变来变去,可是也变得特爱粘人,寒烟和流云一定要其中一人抱着他,不然他就哭得天昏地暗,好不凄凉。
寒烟和流云第一次做父母,被这个儿子弄到手忙脚乱、叫苦连天。有时候萧凡见他们忙得满头大汗,想帮一下他们,谁知道流小狐除了他的父母之外不给别人抱,萧凡伸手想去抱他,还被他咬了一口。
无奈之下,流云喝令自己儿子便成一只狐狸,因为这样抱起来比较舒服。
流小狐可不管变成什么,只要爹娘肯抱着他就行了,他听话地变成一只狐狸,舒服被寒烟和流云轮流抱着,真幸福啊!
流小狐长到一岁(狐狸形态一岁,人类形态七八岁),才不再整天要父母抱着,寒烟和流云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抱着这个磨人精了!
 
[2]
 
两岁的流小狐正是好动的年纪,有了偷溜出去玩的念头后,他就想方设法地溜出去玩。
他第一次成功溜出去玩,玩得不亦乐乎,可是却急坏了寒烟,以为他发生了什么事,流云把他抓回来后,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顺便在他身上下了法,让寒烟可以知道他的去向。
流小狐虽然被流云打了一顿,在床上趴了三天,可是伤一好,他就蠢蠢欲动,依然想着往外跑。
流云在他身上下了法,寒烟和他随时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且流小狐虽然小,可是倒也没有人可以伤害他,于是他们对于自己儿子暗地里的小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看见,流小狐在心里暗暗欢喜,以为自己变聪明了,居然可以躲开爹娘的监视,越发变本加厉地溜出去玩。
流小狐每次从外面回来,身上的衣服都是脏的,没有一次是干净的,他怕被爹娘责备,总是在花园里的地上打几个滚,沾上自己家泥土的气息才敢走进屋里。
寒烟问他从哪里弄成这副样子,他就撒谎说自己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弄的,为了让寒烟相信他真的是从树上掉下来,他还蹭到寒烟身边,拉起身上的脏衣服让寒烟闻一下是不是有自己花园里的味道。
早已经知道他的小把戏的寒烟和流云看着他撒谎居然还脸不红心不跳,真是不知道该装着不知道,还是狠狠地责罚他。可是通常流小狐用那无辜的大眼睛望着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下不了手打他,无奈,每次都被流小狐糊弄过关,唉!
 
寒烟趴在屋顶上,看着流小狐翻过墙头,喜滋滋溜出云烟府。
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寒烟摇头,他转过头,困惑地问流云:"小龙,你说小流这样贪玩的本性像谁啊?"
"那个野小子又出去了?"流云半眯着眼睛问。
"嗯。"寒烟走到流云身边坐下。
"他这样的爱玩的性格谁也不像,你虽然爱玩,可是也没他那么疯。"流云抱住寒烟的腰,没好气地道。
寒烟顺势躺入他怀中,失笑道:"真的是谁也不像,我可是爱干净的狐狸,小流可是爱脏的狐狸。"
流云想到儿子每次总是弄到一身脏回来也忍俊不禁,对这个儿子真的是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
"不过,我觉得奇怪,小流这几次出去,好像没有弄脏衣服了。"寒烟奇怪地道。
"你这样说,我也觉得奇怪,他好像变得爱干净了。"流云有些沉吟地道。
"难道他换过衣服才来见我们?可是也不见他房间里有脏衣服啊?"
"他不可能突然变得爱干净的,这其中必然有古怪。"
"那我们等他回来,跟着他看一下怎么样?"寒烟建议道。
"也好。"
※※※z※※y※※z※※z※※※
中午时分,躲在树上的寒烟和流云远远就看到流小狐急匆匆地奔回云烟府。
流小狐跑到云烟府的后院墙下,直接穿墙而入。
入了后花园后,流小狐躲在一丛月季花后等了一会儿,确定花园里没人,这才蹑手蹑脚回去自己房间。
流云看着像个小乞丐一样的脏兮兮的儿子,摇头叹息,还以为他变得爱干净了,谁知道还是脏狐狸一只。
寒烟见自己儿子还是一身脏回来,心下犯疑,急忙拉着流云跟在流小狐身后。
流小狐回到房间,从怀里掏出一只黑白相间的小东西出来。
在外头偷看的寒烟和流云定眼一眼,发现那只黑白相间的小东西居然是一只小老虎。
这一个发现差点让寒烟惊叫出声,在他还是小狐狸的时候,寒烟最怕的就是老虎,这时见到儿子居然弄了只老虎回来,虽然是小老虎,寒烟还是觉得有点害怕。
幸亏流云反应快,一见寒烟张大嘴巴,立刻捂住,这才没有惊动里面的流小狐。
流小狐蹲下身子,拍了拍那只晕头晕脑的小老虎一下,小老虎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他。
流小狐露齿一笑,站起身来,快手快脚地换了脏衣服,爬到床上,在床角落里拉出一条长长的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绑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小豹。
流小狐用力拉绳子,想把小豹拉出来,小豹伸出锋利的爪子死死地抓住床柱子,死活不肯出来。
拉了一会儿,见拉不动小豹,流小狐生气了,干脆放开了绳子了,整个人爬到床上,使劲去掰小豹的爪子,小豹吃痛,被逼松开了床柱子。
"真是的,每次非要我这样做,你才肯松手。"流小狐一边抱怨,一边把小豹抱下床,放在那堆脏衣服上,"你快点帮我把衣服洗了,不然被娘看到就糟了。"
小豹倔强地瞪着流小狐,眼里闪过仇恨与惊惧。
"你不洗是不是?好!我今晚就不许你吃饭。"流小狐威胁。
小豹的身子抖了一下,明亮的眼里蒙上了一层泪膜,一道蓝光闪过,小豹变成了一个大约十五岁的紫衣少年。
紫檀红着眼坐在那堆脏衣服上,一滴滴珍珠似的得泪水顺着他白皙的脸庞滑落到地板,他哽咽着道:"我讨厌你,我不要帮你洗衣服,呜呜呜......"
 
[3]
 
"怎么又哭了?好好好!不洗就不洗,我自己洗。"流小狐笨拙地拿袖子去擦紫檀的泪水。
紫檀觉得鼻子发酸,心里委屈难过,把身子往旁边挪了挪,把头别到一边去,不肯搭理他。
流小狐一把拉住他,把他抱在怀里,紫檀拼命挣扎,挣脱流小狐的怀抱,连爬带滚地爬到桌子旁,缩成一团。
流小狐恼了,一手扯住绑在紫檀脚上的绳子,用力一抖,硬是把他拽到自己身边,用脚压住他的双腿,双手箍住他微微发抖的身子不让他动。
紫檀一声接一声地尖叫,声音里带了孩子似的哭音。
流小狐紧紧地抱住他,过了一会儿,紫檀见挣扎不开,渐渐放弃徒劳的挣扎,在他的怀里不住地颤抖,眼泪哗哗地流出来打湿了流小狐的衣服。
"莫哭,莫哭,我又不会打你,你哭什么?"流小狐无措地安慰哭得几乎喘过气来的紫檀。
紫檀伸手捂住面孔,不让他的手碰到自己的脸,他抽泣着道:"你不打我,可是你饿我,我讨厌你!你和那个锁住我的人一样坏!"
"原来你肚子饿啊?"流小狐搔搔头,这才恍然大悟,"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你又在发什么脾气?"
流小狐把紫檀抱到椅子上坐着,摸了摸他的那发梢闪着淡紫色光芒的黑发,柔声道:"我这就去拿东西给你吃,你乖乖地在这里坐着。"
紫檀吸了吸鼻子,伸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角,像是要把袖子扯下来一样用力。
流小狐不明所以,困惑地问:"怎么啦?"
紫檀低下头,小声地道:"我想吃桃子。"
"桃子?"流小狐有些为难,"我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桃子?娘喜欢吃葡萄,倒是有一大堆葡萄,你吃葡萄好不好?等会我叫萧哥哥买些回来,晚上才吃行不行?"
"嗯。"紫檀点点头。
流小狐松了一口气,正想踏出房门,忽然瞥见那只缩在一旁的小老虎,他走过去提那只小老虎,塞到紫檀怀里。
紫檀不解地抬头望着他。
流小狐眼里闪过一丝狼狈,不自在地道:"我--我--我见它父母被人猎人杀了,留下它一个怪可怜的,便它带回来送给你作个伴,省得你以后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紫檀紫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感激的流光,他垂下头,抚摸着小老虎软软的虎毛,没有作声。
"你不喜欢的话,我把它给娘亲。"流小狐有些失望地道。
紫檀抱紧小老虎,低声道:"我喜欢,谢谢。"
流小狐傻傻地笑了一下,这才转身出去了。
 
"娘!爹!"
流小狐打开房门出现在他面前是自己爹娘的漂亮面孔,吓得他神经跳了跳,刚想迎上去,却忽然想到自己房间里的紫檀不能让爹娘看到,于是急忙"砰"的一声关紧房门,手忙脚乱地抱起一头雾水的紫檀塞到床上,放下帐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