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借寿坊+番外 作者:爱偷懒的猫

字体:[ ]

 
 
借寿坊 【完结全本】 
作者:爱偷懒的猫    类别:耽美小说-悬疑灵异 
 
全票推荐收 藏 借寿坊的内容简介…… 
旧时,淮安民间认为,人寿之长短是由天来决定的,但寿数又如物一样,可以借用。 
“你所说的那只是民间常用的办法,而这里所用的并非是那样。” 
“这里不属于任何一个时间,这里有着无尽的时间,只要来到这里的客人有需要,并用所拥有的东西来交换,就可以换到相应的时间,这就是这家店的借寿。” 
“这里也不是周先生这样的活人该来的地方,还请周先生日后不要再来。” 
不,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的罪,我帮你分担!
 
关键字:借寿坊,爱偷懒的猫,借寿,灵异,现代
 
 
缘(一)
 
  
旧时,淮安民间认为,人寿之长短是由天来决定的,但寿数又如物一样,可以借用。亲人病危之时,希望能延长寿命,一般都是自己的子女或其他亲人,愿意将寿数借给亲长,于是他们就斋戒沐浴,由亲属载斗米,米内插秤杆、剪刀等物,上蒙红色丝棉,捧赴庙中,祈祷于神,泣告苍穹,愿减己之寿命,以延病者之年,用以表示孝心。也有由亲戚、朋友中之亲密者,自相邀集至十人,亲往郡庙,虔心拜祷,各愿借寿一岁,求神延长病人之寿命,使之痊愈,得以治理家中未完之事。俗传此举定额十人,而且必须出于借者自愿,若由家人之请托,或系他人之说合,则无灵验。 
 
 
 
 
 
拥挤吵闹是大都市里永远的节奏,繁忙的生活剥夺了人们的精力时间,让人变得萎靡,惶惶不可终日,最终崩溃。
 
是夜,在这繁华的大城市的闹市和郊区的交界处,一条毫不起眼的小巷子,这里有着不少特色的小店,迎接着经历了一天繁忙生活的人们,卸去了一身的疲惫尽情的释放今天的烦恼。
 
雨,毫无预兆的落下,渐渐下大,这在这种夏季转秋的日子里并不少见,男人不觉奇怪,抬头看了一眼灰暗的天空,快步跑到雕花大门前的门廊下,拍了拍身上不多的雨水,跺了跺脚,抬眼看了看眼前的店铺。
 
大门上,两盏红色的灯笼分挂两边,中间木质的匾额上“借寿坊”三个大字工整的立着,内里灯光晦暗,只有蒙蒙一层,照不清内部的景象,隐约只能看到随处的木质家具,感觉不到有人,静静的。男人抬手在雕花大门上敲了敲,问道:“请问有人吗?”
 
清冽的回音传来,里面似乎真的没有人,男人不死心又敲了一下,“请问有人在吗?”依旧没有回答,男人看了看店里,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瓢泼大雨,踏了进去。
 
皮鞋的踩踏声在空旷的空间里显得特别响,男人走了几步又问了一次,依旧没有回答,眉头不自觉的皱起,他开始怀疑这里是否真的是一家店。借着桌上的油灯,男人大致看清了房间内部的样子,古朴的家具摆设俨然是古代大户人家的厅堂,主坐、次坐、挂画、匾额、青瓷花瓶……一样不少,男人不懂古董,但那些家具透出来的灵气已经显示了它们并非现代产物。
 
男人环视了一周,终于在房间右侧墙上看到了一扇打开的木门,门里是一条悠长的通道,墙上零星几盏灯火将通道显得异常诡异,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向通道走了过去。
 
通道很长,男人走得小心翼翼,两侧都是普通的墙壁,没有丝毫异常,但这样不大又幽暗的空间总是让人产生恐惧心理。男人仔细的注意着四周的情况,一滴冷汗划过脸颊。
 
走了好几分钟,通道到头了,尽头处又是一闪雕花木门,暗红色的雕花木门在轻轻闪动的墙壁灯火的照射下异常骇人,男人喉结动了动咽了口口水,轻轻叩响木门,“请问有人在吗?”
 
吱嘎一声,木门突然打开了,男人连忙向后退一步,然而里面没有出来任何东西,男人长出一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跨了进去。
 
门内是一个宽敞的房间,虽然没有照明,但借着通道里闪烁的灯火可以大概的看到一个轮廓,房间跟外面的大厅一样是木质的,房梁颇高,房内没有任何摆设,只有几根柱子立在当中,离得有点远,男人看不清楚。他缓缓的走进去,没走几步就因为远离通道内的灯火照明而视线不佳,他拿出手机,按亮了屏幕照了照。离得近了才发现那几根远看不大的柱子居然不小,两人勉强能够合抱,朱红的油漆反射着森森白光,让男人不由自主的手抖了一下。
 
压下心头的恐惧,男人走向了柱子的后面,当手机的灯光照亮柱子后面的地面时,男人的脚不由停住。地上用朱红色的油彩画着什么东西,顺着笔画走了几步,发现这个图案很大,也很复杂,都是一些他完全看不懂的图案和字符,男人皱了眉。
 
又抬起头看了柱子,男人发现这些柱子共有八根,呈一个圆将地上的图案完全围住。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男人不禁在心里想着。
 
吱嘎!
 
突然的开门声让男人浑身一颤,手机差点落地。顺着声音的发出地看去,一盏暖黄色的孤灯静静的立在通道的左边,纱质的灯帽让灯火又蒙上了朦胧色彩,照得一边的人脸也变得可怖起来。
 
男人吓了一跳,因为那突然出现的灯与人,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却没想那人先发了话,“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再在那边站着。”清丽好听的声音却不带任何情感,让男人心里的害怕瞬间消失,不明白他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双脚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识,向着那人走去。
 
待男人回过神时,自己已经站到了那人面前,这是他才看清了对方的面貌。那人身着长衫,身材纤长却很单薄,平坦的胸部显示出他的性别,面色在灯帽的掩映下不太明显,但姣好的五官却因闪烁的灯火而更加立体,略长但十分柔顺的黑发很是听话的垂着,灯下泛着略带红色的光泽,引人触摸。
 
被对方的容貌吸引,男人看得出了神,好半天才清醒过来,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擅自进到店里来。”
 
“相逢即是有缘,你能来这里也是一种缘分,我从不会违背缘分,随我来。”跟刚才一样不带感情的话语,仿佛这个人生来就没有感情。
 
男子两手托着灯走向了男人来时的通道,回到了大厅里,轻轻的将灯放在了主坐旁的小几上,一撩长衫下摆很随意的坐在了主坐上,抬头对男人道:“随意。”
 
男人略一犹豫后走到离他最近的次坐上坐定,双手在膝盖上轻轻摩挲着。
 
屋外的雨似乎比刚才更大,乌云沉重的压下,像是要压碎这整座城市,远处的高楼楼顶似乎就已经挨着了云层。
 
男人因看着屋外的场景,心里也变得沉重起来,主坐上的男子似看出了他的情绪,起身走向门口,吱嘎一声,雕花大门关上,沉重的木门碰撞声让男人一瞬间以为,那门隔断了两个世界。
 
回到主坐坐下,男子轻声问道:“现在好点吗?”
 
不带感情的询问让男人心里莫名一暖,笑道:“谢谢,好多了。”像是想起了什么,男人又正色道:“我想请问一下,你就是这家店的店长吗?”
 
男子看了他一眼,黑亮的眼似乎能洞穿人的心理,轻声道:“是的,我叫遥影。”
 
“那么!”男人有些激动,身体前倾,“你认识我父亲吗?”
 
“为什么你认为我会知道?”
 
看着那面无表情的姣好脸庞,男人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重新在椅子上坐好,“我父亲在半个月前失踪了,随后我就报了警,但警察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没有一点线索,也没有勒索电话之类的找来,后来警察就让我放宽心,说可能是他去哪里散心了之类的。我知道那只是他们放弃了的借口,所有我也不再相信警察,自己去追查父亲失踪的原因。我在父亲的书房里找线索,无意间发现了他写的日记,里面他有提到过【借寿坊】这地方,但我从没听他提起过,于是我就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这里。”男人说完目光灼灼的看着主坐上的人。
 
“你父亲是?”
 
“抱歉,我太紧张了,一直没有自我介绍,”男人伸手拿出一张名片递过去,“我叫周子扬,家父名叫周军。”看遥影淡漠地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就放在一边,周子扬又拿出父亲的照片给他看,照片上的中年男人一脸严肃,看周子扬的年龄猜想他父亲应该不大,但照片上的人却是满脸的皱纹,头发也已经白了大半,很是沧桑的感觉,“请问,我父亲是否有来过?”
 
遥影定定地看着他,没有一丝表情,很久才说:“来过。”
 
看到了希望,周子扬立刻追问:“什么时候来的,我父亲来这里是做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吗?”
 
遥影转头看着大门方向,阴雨的天空一道闪电突然落下,白光让屋内在一瞬间亮如白昼,周子扬也在那一瞬间看到遥影的脸上似乎闪过一丝微笑,他眨眨眼,再看过去时却又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不由怀疑是不是闪电造成的错觉。
 
闪电后不久是一记响雷,像是要震碎人的耳膜一般,当一切又归于寂静,只能听到暴雨落地的声音时,遥影才淡淡的开口道:“这里是一家店,借寿的店,来这里的当然只有一个目的。”
 
黑亮的眸光射来,周子扬感觉身体一片冰凉,汗毛根根竖起,冷汗湿了后背,那不带一丝情感的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般,但下一瞬却又感觉它是要将什么东西吸入一般。周子扬咽了口口水,颤声道:“借寿?”
 
又一道闪电落下,照亮了遥影苍白的面色,和那双黑亮的眼形成强烈的对比,周子扬很想转开视线,但眼睛不听他的命令般直直的看着,直到另一道炸雷落下。
 
 
 
周子扬看着眼前这张姣好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也跟着淡定下来,带着不很确定的语气:“你是说我父亲来这里是来……借寿?”遥影点头,他笑道,“借寿这种事情太荒谬了!我父亲从来就不是一个迷信的人,我很难相信他来这里是为了这个,而且,你说的借寿我也有过听闻,不是必须要死者的亲戚自愿,斋戒焚香才能成功的吗?那么请问,我父亲一个人是如何完成借寿的?而他又是要借寿给谁?”
 
迎上那那双满是不信的眼,遥影淡漠道:“你所说的那只是民间常用的办法,而这里所用的并非是那样。”
 
“什么意思?”
 
“这里不属于任何一个时间,这里有着无尽的时间,只要来到这里的客人有需要,并用所拥有的东西来交换,就可以换到相应的时间,这就是这家店的借寿。”
 
闪电再一次划破灰暗的天空,雷声刺耳,却远不及遥影的话来得慑人。周子扬明显感觉半干的后背又有了濡湿的迹象,“你是说这家店就是在卖时间?”
 
“可以这么说,在人将死之时,魂魄将离未离,若是有缘他就可以来到店里,只要他想的话就可以换来时间来了却生时的心愿。”
 
“将死之时……你是说我父亲他快死了?”周子扬激动得站了起来,“不可能,我父亲身体一向很好,他才五十多岁,怎么可能是将死之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