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白狐 作者:海中一主

字体:[ ]

 
 
文案
俊雅小道士带着一群萌宠的逃亡之路。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月,段佩容,流云 ┃ 配角:赤虎,琉璃,白焱 ┃ 其它:残疾受
 
 
 
  ☆、夜闯蓬莱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醒:本人恶趣,小受残疾,不喜请退出。
  白月是只九尾狐,灵力颇高,仗着一身本领夜闯蓬莱仙岛,为了一颗叫做火灵的珠子。这珠子只有蓬莱岛上仙道有本事提炼,一炉五颗仙珠,金木水火土,需要仙火不断三七二十一年。
  白月倒也不贪心,他只需要一颗,属火的那颗。他本是修炼火行,眼看天劫将至,吃一颗提升一下防御能力,也好顺利渡过天劫。
  于是他来了,从天而降,头上银盘大的月亮,照的他白衣白发尤其的显眼。他站在屋檐上,衣袂翩飞,像两只白色的大翅膀,仿佛下一秒这人便飞走了。
  院子里站满了炼丹的仙童,仰着脖子看他,满眼的惊讶,分不清眼前这个白发男子是仙是妖。
  也难为这些小仙。白月性子孤傲,独自一人修行,不屑那些杀生吸□□气提升修炼的破法子。他选了一处山水极好的地方,吸取天地精华,赏花赏月的过了六百年,加上他当年在狐族那四百年修为,前后一千年了,也算是修为极高的狐妖。所以,他的身上散发出一层金色的光芒,和月色融为一起,就像他的眼睛一样,金色的眼球点缀了墨黑的瞳孔,画龙点睛般的神来一笔。
  他的性子冷,怕麻烦,本不愿闯仙岛,以免这些修行的颇为迂腐的道儿缠着他。可是,他这人虽怕麻烦,更怕痛。
  修为越高,天劫越难,上一次天劫已经过去三百多年,想起那种皮开肉绽的感觉,他不免肉皮发紧,于是来了,踏月而来,求别人要东西,还要得气势如山,摆明强抢。
  白月俯视,金色的眼珠轻轻的转动,微微扬起的眼角透着一股子媚,这是九尾狐与生俱来的杀手锏,好听的说叫妖媚,难听的说叫骚味。
  终于嗅到了火灵珠的气味,他脚下轻点,伴着仙童们的惊诧声,翩然飞去。
  突然,剑光一闪,他在空中后翻两圈,落在院中。几个青衣道士不知何时赶来的,将他团团围住。
  他瞥了一眼,十三个人,十三星阵。蓬莱仙岛必杀技,往往用来招待灵力极高的妖魔,一来便用这个阵……幕后的指挥者还真是高规格款待他。
  蓬莱仙人座下十三个徒弟,但凡落入此阵法的妖魔鬼怪,至今没有一个脱身。
  这下不能轻敌了。他长身而立,细细打量,这十三个道士严正以待,好似随时都要攻击。打量完毕,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虽没见过蓬莱仙人的十三个徒弟,但是却有耳闻,三十多年前,东海蛟龙之王流云入魔,杀死了仙帝的三儿子。前来的仙兵仙将一波又一波,雄赳赳气昂昂的去,丢盔弃甲灰头土脸的归。仙帝亲自赶往仙岛请蓬莱仙人助战。也是那一战,蓬莱十三星扬名六界,将入魔蛟龙流云收入魔塔,关在蓬莱禁地。战斗虽以蓬莱十三星胜利告捷,但是第十三弟子段佩容却在最后一击近身搏斗时被咬断一腿,内伤颇重。
  可是,这十三个道士却是好手好脚。白月心中冷哼,只要不是蓬莱仙人的嫡传弟子,这些个徒子徒孙的,他还没放在眼里。他往前走了两步,阵法便开始转动,刹那间,无数银光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他轻轻一闪,在众目睽睽之下凭空消失了。
  白月不过是用了一个障眼法,只是他修为千年,这些修仙尚浅半人半仙的道士在他眼中好比蚍蜉撼树。他闪身到了一个道士身后,骨节细长的手指已经亮出锋利的指甲,倒不是杀生,只是给这些不自量力的小道们一点点教训。
  手离脖颈不过咫尺,突然一道极快的暗器直扑他的额头,他只能往后一仰,两指夹住暗器,定睛一看,早春绽放的一朵桃花。他顺着暗器飞来的方向看去,便见月色照映,一株桃树下端端坐着一个青衣的年轻人,黑发黑瞳,面色清白,样貌温润秀气,本是极俊的容颜,和白月惊人的容貌一比,这点秀气就不足一提了。
  白月眼尾扫了他两眼,见他坐在轮椅中,右腿歪歪斜斜的靠着轮椅,左腿的地方干瘪了下去,顿时了然,这便是那蓬莱仙人的第十三弟子段佩容。
  那人坐在桃树下,苍白的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许是早春的夜风吹的,许是那一下使出不少力气,此情此景真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
  于是白月难得转过头,正眼去瞧这个男子。九尾狐一族不论男女都是人间绝色,只可惜美则美矣,都是一个味,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透着一骨子骚。白月身处隔世桃园,虽有无数小妖眷恋他的美色,围在他的身旁伺候着,可他清心寡欲,连正眼也没瞧上那些小妖一眼,如此修炼了六百年,眉目之间还是摆脱不了那股子狐狸骚,随意转动了眼珠子,都像是在勾引人般。于是,温润如玉的段佩容一出现,难免会让白月多看两眼,于心动无关,只是常年吃惯了大鱼大肉油腻的东西,突然给他一碟子清粥小菜,倒觉得可口。于是白月想,原来还有这种长相,清清爽爽,看着不腻。
  他捏着手中的花,看着树下的青年,声音轻缓犹如清冷月色蔓延开来。“送花便免了,我只需要一颗火灵珠。”
  段佩容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要火灵珠的。他睡至半夜,突然感觉一股异样在心中升腾,披衣出门才发现这妖精都到家门口了,之前却一点感应也没有,非得近身了才能察觉那强烈的气息,怕是有千年修为。赶忙命人戒备,屏住气息一番观察。看不出这人真身,但看那一双□□无边的眼,想来是狐族。狐族里能修炼千年灵力的不多,他暗自揣测,这怕是那稀有的九尾狐。段佩容掌管蓬莱仙岛提炼各种仙丹仙药的炼炉宫,他受伤后这些年边养伤,边干点闲职,处在半退休状态。这地方平日里基本没人来,偶来闯入仙道的都是直奔镇妖塔而去。镇妖塔里关了成千上百的妖魔,那些妖魔魔力高,关入塔内没有百年的时间是消化不掉的,为了防止有妖魔来破坏镇妖塔,段佩容的师兄轮流守护,除了他。可是,今夜来的是千年的妖,不去镇妖塔,来这小小炼炉宫作甚?段佩容暗暗担忧,不知能抵挡多久,之前派去求援的道童还未回来,其他师兄赶来怕是需要些时间。他已经将体内灵力唤醒,随时可以战斗,可是这狐妖却说,他是来要一颗火灵珠的。
  那玩意在若干奇珍异宝里,不算什么。段佩容实在纳闷,忍不住问道:“火灵珠?你要它作甚?”问完才觉得自己蠢,人家夜闯求珠,必事出有因,两人目前关系属于对立,人家不削回答,不是自讨没趣。
  只是段佩容没想到,白月竟然回答了。面容和语调不改清冷,说出来的话却是……“天劫将至,吃一颗提升防御,我怕痛。”
  段佩容眨了一下眼睛,确认眼前是泛着金光的千年狐妖而不是那些稚嫩的小小妖兽,可这话说的,像个孩童,和一张脸及其不搭。他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嘴角有两个笑涡,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你在嘲笑我?”白月面寒如霜,生气了。
  段佩容赶忙抿紧嘴唇,抱歉道:“段某失态了,还望尊驾见谅。在下蓬莱仙人十三弟子段佩容,敢问尊驾尊姓大名。”
  白月冷冷道:“白月。”
  六界千年的妖精不多,段佩容在脑海中搜索这个名字,记得在仙典中见过这个名字,他细细回想,顿时了悟。白月不就是六百年前放弃族长之位,离开族群的那只九尾狐吗?
  书上记载寥寥,为了权位兄弟相残,最后是他的弟弟白焱篡权成功,落败者离开族群,消失踪迹。隔了六百年,这狐狸不去报仇,却来要一颗火灵珠。段佩容觉得白月那冰霜脸看着变得可爱起来,紧抿着嘴才没有笑出来。
  他忍了笑,抬手抱拳道:“请尊驾屋里小坐,我们细细谈来。”他偏头,身后一名虎目高壮青年弯下腰,他覆着耳朵轻声说:“赤虎,去转告师叔们,虚惊一场,让大家好生休息吧。”说完他对院子里的徒弟们吩咐:“都回屋休息吧。”
  一个小个红眼睛青年吆喝着:“回屋睡觉去,别看热闹了。”
  人流慢慢散去,诺大的院子只剩下两人,一个笔直站着,一个斜靠椅背坐着。
  白月皱了皱眉,他见不得这站没站样坐没坐样的举动。这仙道看着年轻,也是修为上百年了,怎么一副慵懒的模样,整个人靠在右侧的扶手上,眉眼似笑非笑。他正想着,只见段佩容撑起身子道了一声‘请’,便自己推着轮椅往前,推了两下又用手调整了一下坐姿,明显的坐不稳。心下了然,这独腿青年伤的极重,连坐着都是困难,不免觉得可惜。
  屋内摆设简单,中间没有物件,右手一张长形书桌,桌上文房四宝,一张宣纸铺展开,纸上寥寥几笔,远远望去像一条龙。桌后无椅,想必这个青年用不上别的椅子了。前方床铺,床单被套都是青色,和这人衣衫一个色,都洗得有些泛白。无论谁看了,都会有一种感觉,这蓬莱仙岛的仙人实在是太穷了。
  段佩容见白月冷着一张脸,一会看看没椅子的桌子,一会看看简陋的床铺,微窘的轻咳一声,解释道:“东西多了不方便轮椅出入。”白月没有搭理他,自觉走近床铺,落座。
  段佩容性格温和,说话也是慢条细理,却不废话,直入正题。“白月大人,想你修为千年,灵光泛金,已算是半个神仙。照例说,尊驾前来索要区区火灵珠,我本该奉上便是,只是,这火灵珠对级别低等的小妖初次渡劫还有些帮助,对于尊驾不过是吃颗糖豆罢了。”
  白月见他面容真诚,不像说谎,不免又皱起了眉头,低声自言自语:“白跑一趟。”白月自从脱离了族群,一个人跑去世外桃源修炼,便越练越懒,平日里山中的花草树精、各类小妖精更是围着他奉上吃喝,随身伺候,只希望他能多看自己两眼。被人伺候惯了,于是每日除了打坐修炼,很少远足。要不是上一次渡劫被轰的皮开肉绽,才不会踩着祥云赶了一月的路程来到蓬莱。
  难得自己有所欲,有所求,却白跑了一趟。
  白月有点怄,心底的火气闹的手痒痒,左看右看也找不到能劈两掌的东西,于是脸更冷了。
  段佩容见他面容微恼,想了想问道:“你多久渡劫?”
  白月正眼也不瞧他,道:“就这几日吧。”
  段佩容算了算,的却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便道:“那我助你渡劫,可好。”
  白月微微惊讶,非亲非故,助他渡劫可是要耗他元神的,难不成这人看上了他。心里这么一想,眼中便满是鄙夷。他常年被人追捧,早就烦了。抬眼看过去,却见轮椅上那人目光清澈,没有半丝的七情六欲,却是自己多想了。
  “为什么?”白月觉得无事献殷勤,非女干即盗。
  “嗯……”段佩容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说道:“我助你一力,你还我一愿,可好?”他又补充道:“决不是干坏事。”
  白月冷哼一声,“好事坏事都是你们这些酸臭的道儿自己定的,你们说好便是好,你们说坏便是坏。”他老早就瞧不上仙界那帮子作威作福极其虚伪的家伙,也瞧不上这些巴结仙界的半人半仙的道士,不过是主人和猎犬的关系。凭什么他们就是六界人上人,凭什么将兽族归为妖孽魔障。
  段佩容脸上微红,神情更加窘迫,好似刚才白月是在点名道姓的骂他。他低声,仿佛自言自语般:“的确虚伪,黑白不分……”他抬起头,眼眸闪烁,温和道:“刚才是鄙人唐突了,尊驾无需介怀,我自知没有资格与尊驾谈论筹码,若尊驾不嫌弃,请让鄙人助你渡劫,以偿还刚才的无知之错。”说着,他翻手,掌心闪烁淡蓝色的光芒,飘到白月身旁,将白月包绕起来。
  原来是修炼水行的道士,白月只觉得通体舒畅,将他体内旺盛的烈火压了下去。
  段佩容解释道:“灵力越高引得天雷越烈,这几日我将你灵气压制,你若愿现了原身,降低妖气,渡这劫数不难。”
  白月明白,这段佩容是想压住他的妖气,两人近身相伴,这天火找不到出处,定会失去准心。刚才那蓝光包绕自己,白月便知,这区区小道,修为很是厉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