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国的萌宠 作者:绍兴十一(下)

字体:[ ]

 
  ☆、第11章 -1
  
  黑夜中,一只毛茸茸的脑袋,从装载粮草的马车中探出。
  那脑袋又圆又大,一双碧蓝色的眼睛在黑夜里收集着微弱的光线,将周围的一切看的清楚。
  胡子抖了抖,判断空气中气流的方向,耳朵转了一圈,捕捉任何细微的动静。
  然后,前爪轻轻的伸出,肉垫踩在地面上,不发出一点声音。
  关于如何运用豹子的身体,曾经身为人的毛小花已经运用的非常纯熟。
  他压低身体,利用保护色,偷偷溜下马车,躲在车的底部,等待好时机的到来。
  已经饿了整整两天,是时候,再去弄一块肉吃了。
  对于弄吃的这件事情,毛小花非常有耐心,他选择偷吃而不是捕猎的唯一原因就是——偷吃比较简单,而且……偷的都是罗焕的,不偷白不偷!
  等巡查的侍卫走过后,毛小花选择了一个下风的方向,避开那些嗅觉更加敏锐的巡逻犬,以及外围警戒的豹子,窜到另外一个营帐背后。
  有偶尔看到这一幕的士兵,会揉揉自己的眼睛,是眼花了吗?为什么会看见一道白色的闪电从地面掠过?
  重新找好藏身地点的毛小花对于自己的动作非常满意,他舔了舔爪子,继续朝着存放食物的地方走去。
  才走了两步……不好,似乎被人发现了!
  那是一个巧合,有两个士兵躲在阴影里擦枪走火,正准备来一发的时候,其中一个猛然回头,就和毛小花大眼瞪小眼了。
  “嘘!”那士兵把食指放在唇边,朝着毛小花做出噤声的动作。
  而毛小花眨了眨眼睛,很果断的在地上打了滚,露出肚皮拱了拱,表示自己很友好的。
  于是一人一豹变得非常有默契,各自干各自的事情,互相都不暴露。
  黑暗中传来闷闷的“啪啪”声,伴随着毛小花的背影。
  毛小花踮着脚走向存放食物的营帐时,觉得罗焕的军队,需要整顿军纪!
  休息的时候明显应该吹熄灯号,应该组织纠察队,应该灭掉这种歪风邪气!
  毛小花在大脑里面乱七八糟的想着,直到他闻到了牛肉的香味后,大脑就当机了,只剩下三个字在眼前晃动——肉!肉!肉!
  今天的肉非常新鲜,应该是刚刚宰掉的当地征收起来的山羊。
  毛小花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鼻子,他很轻易的就发现了那些血淋淋的羊肉,带着诱人的腥气,堆放在一个矮桌上。
  而厨房里的厨子,正在连夜剖解这些羊。
  毛小花抖了抖耳朵,再次舔了舔鼻子,连夜做饭?看来今天半夜会有军事行动,这么说来,在打仗前给士兵们吃饱,罗焕的后勤做的挺不错的!
  所以……鉴于这样不错的后勤,应该不会差自己偷走的那块肉!
  毛小花转着圈,悄悄潜伏到矮桌的后方。
  有点麻烦,矮桌后面是一堵矮墙,前方是一大片空地,不过没关系,等叼了一块肉之后,就能够跳下空地逃之夭夭,厨子就算是发现了也不可能追得上!
  毛小花小心翼翼地爬上矮墙,厨子还在那里借着月色认真剁肉。
  毛呼呼的爪子伸出,扒拉扒拉,那块肉摆放的位置似乎不太好够。
  于是毛小花两只前爪轻轻踩在矮墙上,充分拉长自己的身体,把脑袋伸过去,鼻子嗅了嗅,挑了一块最新鲜的,张开嘴咬住。
  “谁!什么东西偷肉!”刚刚还专注于剁肉的厨子,这个时候猛然回头,手里拿着沉重的剁骨刀,满脸凶煞!
  毛小花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逃窜,他就着自己姿势的方便,四肢在墙上一按,从空中跃出,跳向前面的那块空地。
  豹子一跳,足足可以跳上十二米,那厨子是不可能追上了!!
  半空中的毛小花叼着带血的肉,感觉浑身都幸福的在发抖,啊,这种偷肉之后光明正大的逃跑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太好了……
  好了……
  了……
  嘭!一声重响,毛小花跌落在地,普啦啦,地面一阵树枝断裂的声音,毛小花的爪子在空中胡乱抓着,但根本没用。
  它掉进了一个足足十米多深的陷阱,非但如此,那陷阱的机关还设计的很巧妙,在他刚刚掉进去的时候,头顶上就有一道竹子编成的篱笆将出口罩住。
  毛小花的脑袋上满是灰土,耳朵上还沾着两片树叶,嘴巴里叼着肉,抬头朝着上面看去。
  凶神恶煞的厨子拿着自己的剁骨刀得意洋洋:“终于抓到你这个小偷了!还想跑?我以前可是干猎户的!”
  毛小花无语凝噎,被人抓了个现行,嘴巴里叼的东西,就是赃物。
  “捆住这个小偷,我要去找国王!”
  一旁巡逻的士兵听说厨子终于抓住了那个小偷,赶紧举着火把赶过来看,结果在坑底看到了一只白色的豹子。
  “这不是陛下的豹子吗?叫乔恩……”士兵问厨子,“你确定,要去找国王的麻烦?”
  厨子把自己手里的砍刀狠狠往地下一插:“我不管是谁的豹子!总之,按照规矩来,要是罗焕敢公然袒护他的豹子……哼哼!我以后……以后往他吃的饭里面吐口水!”
  毛小花吓得耳朵都缩了起来:早知道这个厨子这么凶悍,还不如去外面打点野食呢,偷块肉,还是罗焕的钱,至于吗?
  罗焕今天有点心神不宁,他寻找豹子无果后,就匆匆赶回来,现在正坐在自己的营账里,看着面前的沙盘琢磨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然而平时很能够集中注意力的罗焕,在这个时候,有点难以进入状态。
  他老是在担心毛小花,那只豹子一时赌气跑掉了,可是他毕竟只是一只豹子,虽然平时应该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但可怕的发情期到来时候,豹子变成了柔弱的黑发少年,他该怎么办?
  罗焕有点心烦意乱,觉得没法思考关于军事行动的问题。
  于是干脆解决另一个问题好了,他坐在自己的桌案边,拿起鹅毛笔开始给自己的舅舅写信。
  写信的最重要问题,当然是关于联姻的事情。
  他已经想好了要拒绝这件事情,现在琢磨的是该怎么措辞,把这件事情好好解决掉。
  罗焕想了好几个开头,但都失败了,他发现写信的时候,自己更加心不在焉。脑海中来来去去总是那个黑发少年倒在地上柔弱无助的样子。
  罗焕干脆丢开笔,在营帐里面转了两圈,正焦躁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争吵。
  “让我见陛下,我有权见他!”
  罗焕的眉头皱了皱,他掀开营帐,看见夜色中,自己的侍卫拦着几个低级士兵。
  那几个低级士兵围着一个满脸横肉,一脸凶悍的厨子,正在大声嚷嚷。
  厨子背上背着一个大口袋,里面似乎装了什么东西,那东西还在布袋里面一拱一拱的。
  “什么事情?”罗焕问。
  “陛下,你在二十天前,颁布的法令还做不做数?”厨子走进国王的营帐,把背上的布袋往地上一扔,当着众人大声问。
  罗焕挑了挑眉,一个厨子,跑这里跟自己讲法令?
  “当然作数!”罗焕说,他估摸着这个厨子找自己的原因,重申了一遍可能和厨子有关的法令,“所有的食物和器具,都是公共财产,每个人都有固定的配额,无论谁损坏,都要追究他本人和其上三级军官的责任。”
  厨子很理直气壮的指着地上还在不停动弹的布袋:“我抓到了一个偷食物的贼!”
  罗焕感觉很无语,偷食物的贼送到军队的裁决官那里执行就行了,为什么要闹到自己面前。
  “裁决官不敢给这个贼和它的上级定罪!我就是来问问国王陛下,你敢不敢?!”厨子一边说,一边解开布袋。
  一只毛茸茸的耳朵出现在布袋口,在营帐中的烛火下,落下一片阴影。
  罗焕的心猛然就跳漏了半拍!
  他上前一步,一把扯开布袋,圆滚滚的豹子就从布袋里滚了出来,它的四肢被布袋缚着,嘴巴还被布条塞着,眼睛里满是委屈和求饶。
  而一块占满了灰的羊肉,就在它的旁边,上面的牙齿印,是最好的佐证。
  “乔恩……!”罗焕一时间百感交集。自己找他找了这么长时间,为此还在王宫耽误了整整三天,连夜赶路。
  结果这只豹子,竟然藏在自己的大军中——偷肉吃!
  罗焕抬头,看着厨子,觉得厨子立了大功:“你叫什么名字?”
  厨子觉得有点心虚,但有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完全是按照国王陛下颁布的法令来的。
  于是他挺了挺胸,不顾周围几个好友的劝阻和暗示,大声说:“费德列,陛下!”
  “你知不知道,这是我的豹子?!”罗焕挑眉,“竟然还敢这样捆着他?”
  费德列感觉面前的国王似乎有点生气了,但他并不惧怕,大声回答:“我知道这是您的豹子陛下!根据您在二十天前颁布的最新条例,您的豹子应该被罚做苦力一个月!”
  罗焕咳了咳:“嗯……”这的确是他自己曾经说过,并且明文规定的。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毛小花,觉得这只豹子正在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自己,但周围人又那么多,自己作为一个国王,不可能在这种人赃俱获的情况下出尔反尔。
  于是罗焕低头,看着那只被抓住的可怜兮兮的豹子:“从今天开始,你每天负责巡逻和外围警戒!”
  说完,罗焕无奈的耸耸肩:“一只豹子能够做的就是这些了。”
  费德列吞了口口水,看着罗焕。
  罗焕也在打量着这个厨子,等着他的下文。
  如果这个厨子,真的有胆量说出下文的话。
  费德列身边的士兵已经在扯他的袖子,示意他见好就收,别惹怒了国王。
  “还要追究犯错的人的上级的责任!”费德列鼓起勇气,他的食材已经不多了,不把这点说清楚的话,会很麻烦。
  “您当初说的是上面三级。但这是您的豹子……他的主人只有您。所以,根据二十天前颁布的法令……”
  罗焕的目光在这一刻变得十分犀利,带着一丝不悦,声音肃杀:“那么费德列,你是想要追究我的责任吗?”
  营帐中的气氛一下子就冻结了。
  费德列艰难的吞了口口水:“根据法令,这只豹子一共偷了军队的十斤肉,您这个月吃肉的份额被用光了!从今往后,您只能够吃红薯。”
  费德列一口气说完,他看着罗焕一步步走向自己,紧张地发抖。
  他甚至看到罗焕的手按在他腰间的短剑上,如果国王暴怒就此杀了自己……
  “费德列?!”罗焕走到这名厨子的面前,冷不丁的问:“你记得这条法令这么清楚,那么记不记得其中有一条奴隶忤逆主人的罪,是要拖出去剔骨的!”
  “我不是奴隶,是罗伊斯的平民。”厨子据理力争,“根据相关法令,您……即便您是国王,也不可以随便杀死我……”
  罗焕挑了挑眉:“是么,你还记得什么?”
  厨子浑身发抖,他结结巴巴的开始背自己知道的法令:“在……在您您登基……的时候,曾经颁布过禁止宰杀马匹的法令,第一条是……三个月前还颁布过……颁布过奴隶获得军功可以转为平民……”
  费德列一条条的说着,从偷盗罪到杀人罪到破坏军纪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