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薄言 作者:沧海一禾

字体:[ ]

 
 
文案
他是洒脱的上古之神,却在漫长的相伴中爱上故人之子;他是跳脱的白帝幺子,却在熟悉的相依中独占依赖之人。
岁岁年年的习惯,是做了深入骨髓的不能说道,还是幻化成情深缠绵的错觉?
当感情、俗念不得两全,纠缠难解,谁彻悟谁舍得?
世间情感,百种多样,难以阅尽。一段情深,衷肠百结,难能诉尽。
世间事,哪段不是情深言薄?
**************************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养成的故事,讲述了一个情商很低的大叔如何纠结地推倒一个情商更低的孩纸(……),喜欢的看官酷爱来推倒吧~~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奕 ┃ 配角:柏鸿,昊黎,桑倾 ┃ 其它:神仙,养成
 
 
 
  ☆、楔子
 
  暮春时节,白帝山中春景却未见半分衰败,艳红的桃李熙熙攘攘挤在枝头,翠绿的草间铺落着花瓣,天地间染上一派娇羞颜色,竟给平素清冷的山中添了些热闹味道。
  “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你这自得风流的景致,天上美景只怕也要逊色三分,白帝好福气啊。”含-着几分调笑的嗓音低沉悦耳,宝座上的男子循声望去,桃夭迷蒙间踱出一个清俊身影。来人一袭青衫,面上懒懒地笑着,一把折扇,几许惬意。
  “柏鸿,我还当你不来了。”檐下执笔的女子闻声抬头浅笑,眉目间流转着一股子天成的妩媚,晃得人眼花。
  “哎,凰锦,你这话可就错了。若是正正拿了帖子请,不应帖方显出我这远古上仙洒脱出尘的性子,可这是家宴,又是我大外甥的生辰,弟弟弟媳面子那样大,我不来岂非扫了你与言域的面子,又不止一桩罪过了。”柏鸿晃着扇子,飞眉入鬓,一副懒散流气,却是半分无损眉宇间的清雅俊朗。
  “你这家伙倒是当得起‘巧言如簧,颜之厚矣’这八个字,自己守着八荒岛烦闷,我的消息传去,只怕恨不得立刻飞来,却偏要在哥哥面前扯得仿佛给了我们好大面子。”言域嗤道,面上却是十足的欢喜。一旁的凰锦只看着他俩惯常的斗嘴,不肯让对方占半分便宜,只觉可叹可笑。
  “柏鸿叔叔。”屋内走出一个俊俏少年,颀长的身形已是大人模样,五官却未脱去少年人的青涩稚-嫩。
  “做什么要将我叫得这么老气,”柏鸿蹙眉喟叹,“你从今日便是个大人了,我看你哪里都好,只是偏将你老子那迂腐的性子学了十成。”言和但笑不语,他自是知道柏鸿这番话不过玩笑,倒也未放在心上。
  “柏鸿!”里屋冲出一个嫩粉身影,迅疾地扑入柏鸿怀中,欢笑出声。
  柏鸿抱着怀中少女旋转两圈,将她放下,细细端详,笑道:“三丫头倒是越发漂亮了,将来怕是个比得上你-娘亲的美人。”
  言真小-脸花儿一般绽开,愈发显得眉眼弯弯,童声里夹了骄傲腔调道:“我爹爹娘-亲都生的美,我自然不差。”柏鸿大乐,笑道:“什么时候白-虎一族竟成了生养美人的地方,狐族见了只怕要自惭形秽而死。”
  言真仰起脸道:“那是,若是狐族见了我弟弟,只怕会连脸都抬不起来。柏鸿,你没见我弟弟……”
  言真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门内突然冲进个小童,朝着凰锦连声大叫:“娘,娘,娘,娘……”
  “莽莽撞撞大喊大叫的成何体统!”言域喝道,那小童包了包泪,放缓了步子才敢走近他娘-亲。
  凰锦将那小童抱起来,柔声道:“怎么了?快向柏鸿叔叔问好。”那小童睫上挂着泪珠,两颊鼓鼓生风,一双朦胧泪眼看向柏鸿,撅着嘴细不可闻地道了一声好,又去攀凰锦的颈脖。
  言真凑过去,刮刮他的脸道:“奕儿羞羞,好生娇气。”小童只不理她。
  言真又道:“奕儿来,姐姐带你看漂亮叔叔。”那小童撅着嘴地望向她,言真又是使了一番功夫,才诱得他从凰锦怀里下来。
  言真带那小童走到柏鸿面前,笑问道:“柏鸿,我弟弟漂亮吧?”语气中是毫不遮掩的神气骄傲。
  柏鸿细细打量,那小童总了两个角,一张小-脸粉雕玉琢,眼睛大且明亮,眼角上挑,鼻子高-挺,隐含的妩媚风流之色与凰锦十分相似,因了那道浓眉方未流于女气。柏鸿暗暗啧叹,这样一个人物,将来不知是个怎样出尘的人物,面上却未露出半分,只向言真笑道:“及不上你一半好看。”便顺手将小童抱起。
  柏鸿只道那老四不过一个小娃娃,哪里懂得这许多美丑重要,且小女孩最不喜别人说她比不上他人美丽,故而如此一说。且柏鸿自觉并未说谎,那小童只是孩子,尚未长开,哪里及得上风华正茂的少女,自己不过夸张几分,博言真一笑,也不为过。哪知言奕自小被人夸着美貌长大,对美丑已是有着相当的概念,如今竟被这样说,只觉伤心非常,十分委屈地让柏鸿抱了起来。
  柏鸿望见言奕湿-润的眼睫,省起方才孩子的委屈,柔声问道:“你方才为什么哭?”他平素散漫惯了,此番关心别人的姿态在言域凰锦眼中是说不出的怪异,两人忍俊不禁,换来柏鸿白眼一记。
  言奕经他一提醒,又想起怀若的话来,眼泪又涌上来,撅着嘴道:“怀若说过了今天,娘-亲要外出游历,往后我就见不到娘-亲了。”
  柏鸿暗暗好笑,这孩子记着方才言域吼他,愣是半个字也没提言域,对他这性子既是喜爱又是心疼,越发放柔了声音:“不会,你爹爹娘-亲去游历,心中总是记挂着你的,不久又会回来看你一次。”这却是不折不扣的谎话。
  他心中知道那两人此次表面说是游历,实际上却是受天劫的。且看这行-事,他二人是决计将族里事务全权交付给言和了的,天劫在即,不知会是个怎样的结果,好在家中三个大的都是明白事理又能干的,能走得放心些,只是那小的还一派天真,黏人得紧,便只能瞒着,如此想着,心中又添几许不忍。
  想了想,柏鸿望向言域道:“你们走后,族里就立言和为新任白帝了罢,言真在这帮她哥哥分不开身,言祺还在九重天上,怀若照顾他们两兄妹还应付的过来,若再添上这个恐怕分身乏术,我看,不如将他给我带着,我那儿也热闹些。”
  言域望向柏鸿,眸中已带了感激之色:“你若不怕扰了你的清净,我们……”他也知道柏鸿一人自在洒脱惯了,今日竟肯主动提出带上个孩子,不知添了多少麻烦,感激之情不能言表。然而此种境况,言谢未免太过生分。
  柏鸿知他二人心意,不愿多谈,只转头来逗弄言奕:“叔叔家中有许多点心,还有好看的哥哥姐姐们陪你玩,你愿不愿意跟叔叔去玩?”他担心言奕不肯,只道小孩家喜欢的不过玩耍,便抢先诱哄一番,看在旁人眼里只觉是一副天生的人口贩子嘴脸。
  “唔……”言奕歪头想了想,看着柏鸿那张精致面皮点了点头,“你长得真漂亮,我很愿意。”
  此言引得一阵哄堂大笑,柏鸿是个没脸没皮的,越发高兴地逗他:“那我长得这么漂亮,你没些表示么?”
  言奕想了想以往娘-亲奖励自己的办法,眨眨眼,在柏鸿脸上吧唧亲了一下。
  柏鸿哈哈大笑:“美人香吻,噬骨断肠啊。”
  哪里想一语成谶,美人香吻,噬骨断肠。
  
 
  ☆、大婚与秘辛
 
  近日,四海八荒的神仙纷纷赶往白帝山,庆贺白帝新婚。
  白帝山白-虎一族与九重天上青龙一族、不周山朱雀一族皆是上古神祇涅世时幸存传承下来的分支,虽随着传承血统不断稀释,但地位尊贵卓然,统领仙界是不可撼动的事实。这次白帝山立帝后是千百年来难得一遇的动静,各路仙家闻风而动,未及帖子送到,已早早备好礼物,拾整家人前往白帝山,路上遇上同僚,少不得打听探讨,许多陈年秘辛风流韵事,可靠的推断的一齐牵扯出来,隐秘地流传着,八卦之风席卷仙界。
  白-虎一族尚白,因此特特地挑了腊月时节天地席白时成婚,在此寒冷季节,诸仙八卦之火燃烧熊熊,竟叫人感觉不到路上风霜割面天气冻人,只齐齐往白帝山去。
  白帝山下,山禁未开,等着的仙家三五成群,哄咋不断。
  “据说言和白帝还是大殿下时,恰才过了九万岁生辰,言域白帝和凰锦帝后便双双失了踪,言和白帝一个人不知苦撑多少才将白-虎一族治理得这样井井有条,后来遇上现在的素霄帝后,痴缠良久,甚至不惜抛下王业千里追妻,方才成就这一段情缘,其中不易,可叹可叹啊。”老者捋着花白胡须摇头晃脑,人群中一位清瘦的年轻人奋笔疾书,也是一阵摇头晃脑:“着实不易,可叹可叹。”
  另一群里,一个青衫仙僚晃着扇子,语调懒洋:“历代白帝,要说成就,当数言域白帝为最。少年英雄,文武双全,八万三千岁东海斩赤蛟,天宴辩观音;成年接任,手段胆魄一应俱全,扶白-虎,平叛乱,收将抚兵;安流民,纳旁族,得天下太平,人界安宁;有情有义,为凰锦死战,与柏鸿上仙结义,人生畅快,恣意潇洒,可谓再无遗憾。”众人纷纷附和感叹。
  又有人叹道:“往昔常听闻凰锦帝后名望,今日竟无缘一窥圣颜,当真遗憾。”
  人群哄笑,有人道:“虽无缘得窥圣颜,但好歹保住一命。”
  那欲窥绝色的小仙刚刚得道飞升,不明所以:“所言为何?”
  “言域白帝性子那般刚直,岂容你窥视帝后?”
  那小仙面上火红,窘色非常。
  有人却暗笑:言域啊言域,你那吃醋的名声竟高过你明君之号,不知你听了是何种滋味,哈哈。却又听得一桩牵扯自己的八卦,只听那讲话人道:“要说凰锦帝后的容貌,那是真绝色。想当年,柏鸿上仙和言域白帝恋上凰锦不肯相让,便相约在八荒岛决战,战斗惨烈之至,言语不能描述十一……”语气倒像是亲眼见过一般,柏鸿轻哂,又听他道“……谁知打斗中两位上仙眼神相撞,霎时福至心灵豁然开朗,惺惺相惜之情油然而生,二人不约而同放下武器,仰天三声大笑,结为生死至交。柏鸿上仙明了凰锦帝后心意后,自动退出,但也至今不婚。八万年前,白帝神隐,留下小公子孱弱,柏鸿上仙便将小公子带回八荒一心教养,也算全了这段情。”
  当事人之一在一旁听了结舌,目瞪口呆。心想哪家小仙如此文采,不去撰述简直浪费人才。柏鸿最近在编撰神祇秘史,发现人才恨不能坑蒙拐骗收入麾下,无奈近日被言奕的事情缠得头痛,此时也没有这个心情,便作罢。
  当年神祇涅世只有八荒的柏鸿上仙,魔界的昊黎昊绾两位魔君,九重天上的式辰上仙和不知踪迹的庄景得以幸存,地位实力不言而喻,众仙对这几位既是仰慕又是敬畏且间夹着几分好奇,可惜式辰百八年不出一趟天宫,庄景潇洒,踪迹不定,魔界兄妹倒是高调,不过因着距离遥远,得到的消息不过边角杂料,满足不了众人的好奇心。而柏鸿……柏鸿倒是有名,全是因为家中的小公子三天两头的闯祸,打着柏鸿的名号胡作非为,告状诉苦的仙家络绎不绝地往八荒跑,搅得八荒不得安宁。
  仙界一向平静,此厢得了这般桃色秘闻,诸仙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怕是要流传讨论个百八十年的才能平息。
  此时一垂髫小童自石阶而下,脆声朗朗:“山禁已解,有请众位仙家入席。”当下许多人祭出法宝,霎时去得无影无踪,只剩下那青衫公子和仍在疾书的年轻人。青衫人轻笑一声,凑上去看那少年笔下遒劲有力不避锋芒的小楷。
  那少年下笔如风,洋洋洒洒一页下来竟然工整无错,字迹清晰,骨骼挺拔,好似一幅书法临帖。写完最后一字,少年轻呼一口气,青衫人抚抚他额角笑道:“奕儿的字倒是日渐精进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