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山海志+番外 作者:流江

字体:[ ]

 
 
文案
 所见即世界。
 江泊,这个世界为你创造,终究,又是由你创造的。
 行走中,我逐渐发现了,隐藏在这个世界背后的,所谓真相……
 
 作者说明:暂时完结,归期未定。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异世大陆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泊 ┃ 配角:鹤,青,破元,黄帝,殇羽,苍旻…… ┃ 其它:主角攻,主攻,总攻
 
 
  ☆、第一章 鰒鱼(一)
 
  周身的衣袍烈烈作响,干燥的风卷杂着褐色的沙尘,弥天漫地。阳光正炽烈,慷慨地洒在地面,留下七彩的光晕。
  “啊,这个国家还真是干燥呢。”鹤不甚认真地抱怨,小巧的鼻子不满地挤出几条可爱的褶皱。
  “奇怪之处必有缘由。”我轻笑着刮刮他的鼻子,“我们要加快步伐了,或许这里的王愿意招待我们一顿丰盛的午餐。”径直大步朝前走去,我知道鹤会自己跟上来。
  “是!主子!”毫无悬念地,身后传来鹤元气十足的声音。
  这是一个太小的国家。处在国家的中心,极目远眺,就能望见边境的城墙。
  “术师大人,敝国能有幸承受您的庇佑,真是举国人民之幸啊。”
  王宫的观星楼上,笑容满面的王在我身旁喋喋不休,我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他脸上由于笑容堆砌出来的皱褶可没鹤的讨人喜欢,虽然王看起来并不年迈。
  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向把守城门的士兵摆明术师的身份,“自己途径此国,见气候如此异常,愿以己身之力为这里的人民祈福解厄。”一套简单却格外有效的说辞——我立即作为倪国至高无上的贵宾,以最高规格的礼仪被恭请到倪国王宫。
  “基本情况我已清楚了。我可以为倪国带来一场大雨,但治标不治本。我希望能留在贵国一段时间,查出倪国干旱的缘由。”
  “当然当然!敝国的荣幸!”
  至此,我和鹤就在王宫住下了。
  倪国的气候确实异常。比之城墙之外的风沙肆虐,倪国的空气甘甜湿润,简直就像,就像一层保护罩将倪国与外界隔离开来。从倪国最高的建筑观星楼上俯瞰全国,看到的是各种大型的小型的集水蓄水设备——倪国已经五年没下雨了。王的谋士们发明了各种方法来收集来自空气中的珍贵的水。
  当然,得此判断还有一个依据:三百年前我才经过这个国家,那时这里可是一个雨水充沛,绿树成荫,湖泊星罗棋布的地方。
  不急,真相终会水落石出。
  转身回到王特地为我和鹤准备的寝殿,任由身体陷入白虎皮铺就的宽椅。鹤乖巧地奉上汤色碧绿的茶,在身后轻柔地为我捏捶着肩膀。
  袅袅的白烟浮起,我慢呷了一口茶,发现温度刚刚好。
  “主子可有什么想法?”鹤的声音亦很轻很柔。
  “不是獙獙虫庸他们。刚刚联系过他们了。那些家伙啊,唯恐天下不旱。这次又是什么在作祟呢?”我漫不经心地拨弄着茶盖,眼角瞥见门后一带绯红明紫的颜色,“出来吧,小王子殿下。”
  “啊那个,我不是有意偷看术师大人的……不是,那个……”年仅十一岁的倪国小王子颤颤地从门后站出来,双手局促地揉搓着可怜的衣角,目光垂下,不敢与我对视,“我听说……宫里来了一个英俊强大的术师,和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小孩子,于是想来看看……” 
  半晌,年幼的倪国小王子终于鼓足勇气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避开我玩味的眼神,看向我身后的鹤,“我希望能有一个玩伴。”
  “小王子殿下,虽然我很高兴能得你的青睐,但作为主子的仆从——”敏感的鹤接收到我示意的目光,正想拒绝的话语在唇边稍等片刻,圆滑地转了个弯,“我们主仆二人刚到王宫,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做,等会儿我再来找你好吗?”
  倪国小王子,也就是昊,有些郁郁地瘪瘪嘴,但转瞬又高兴起来,“那你要尽快哦。”昊恭敬地向我鞠了两躬,兴高采烈地跑出去了。
  等昊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了,鹤才不解地发问,“主子,是有什么吩咐吗?”
  “啊很有趣的事情。没想到事情能够这么快就有了线索。我可以肯定倪国小王子身上有着秘密。你和他接触时多注意他身边是否有奇怪的东西。”我略勾嘴角,为富于效率的进展感到些许心情愉悦。
  “奇怪的东西是指?”
  “你若见到,自会知晓。”我懒得解释,心中暗道,身为国家的继承人,倪国的小王子未免太怯弱了些,这可和王的吹嘘有些不同。
  四十多岁的王和王后只有昊这一个儿子,举国上下自然对其寄予了浓重的期望,王不动声色地告诉我小王子的事情,想来是希望我能赐予他祝福的言咒吧,当然如果有缘,能成为小王子的老师,则是再妙不过的事情了。
  昊吗?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名字呢。
  我轻抬杯盏,遮住了自己嘲讽的眸光。
  很有趣的事情?鹤一边快速地在宽阔的长廊穿行,一边忍不住嘀咕,是不是山海大陆的术师都是那么喜欢玩弄玄虚?从宫女那得知倪国小王子的宫殿,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倪国小王子昊。只是在昊雀跃地迎面扑来,牢牢抱住鹤时,鹤在视线的死角里翻了个认栽的白眼。
  当然对我而言,就不存在死角了。袍袖一挥,水镜上鹤的画面逐渐模糊,细小的涟漪荡漾开来,只是片刻,水面又恢复了平静,倒映出我一双幽深的墨瞳,凛冽的眉峰此时微微上挑——不可否认,鹤无比厌弃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实在太过鲜明,让我心情不由大好。
  十岁的人类小孩子平日会做什么游戏我不太清楚,但我可以肯定鹤不会感兴趣。虽说以鹤不过两百多岁的年龄,在精怪界无疑也就是一名年幼的孩子。
  鹤的眼睛很亮。当他专注看一个人时,有种万千星辰尽在眼眸的错觉。喜欢浅笑的他,身上弥漫着温柔的气息。柔顺体贴,善解人意,这样的鹤应该很受小孩子欢迎,尤其是他的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十三四岁翩翩美少年的时候。
  从旄山育遗救下鹤,允许他跟在自己身后已经有七年了吧,从来孑然一身的我,居然有一天也会让一介仆从以人类的形态跟随了我这么久。这,或许也和鹤柔顺的气质有关,虽说现在的他越来越大胆,有时甚至会擅自主张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难得地让思绪沉浸在过去那么几秒,我振衣起身,不再回头看那盆于倪国价值不凡的水,准备去倪国最宝贵的地方——圣水池。
作者有话要说:  ……古代确实有秒、分的时间计量单位,只是涵义不同罢了。其实是自娱自乐的小文= =,大家别太认真,那啥最近新学了一个词“遣词新潮”,就是这样。
 
  ☆、第二章 鰒鱼(二)
 
  据我掌握的情况,名为圣水池,也不过就是宫里一方小池塘罢了。捏决念咒,隐身的我旁若无人地掠过重重把守的侍卫,很快便到了圣水池。在岸边看去,圣水池黝黑不可测底,平静似凝固的琥珀。指尖探进水里,冰寒如同九天寒窟。
  我低低哂笑,“收起你这套玩意吧,小家伙。”
  “为什么你看起来像是没事一样呢?”一个更浓重的黑影由小变大,从池底慢慢浮了起来。不带一丝声响地,一个覆盖灰色毛发的宽扁鱼头探出水面,阔嘴一张一合,两条长长的胡须伴随着话语不断欢快地舞动着。
  “你真是我见过的——最丑的鱼。”我面无表情地指出这一点。
  “啊我不依!不依!”丑鱼夸张地扭动起肥胖的身体,鱼尾激烈地拍打着水面,溅起的水花在未接触到我衣服时就被护体的术力蒸发地一干二净。
  声音也很难听。
  我冷冷地看着他闹腾。
  丑鱼见我不搭理他,也没了劲,不过一会儿就沉默了,很好!我正欲进行下一步的交流,却见他张开了那张阔嘴,露出密密交错的细白牙,“作为冒犯小爷我的代价!就让我吃了你吧!”
  我不怒反笑,所谓无知者不畏,今天方算见识到了!
  外放出一丝术力,便压制得他动弹不得,见他的小圆眼睛露出难以掩饰的惊恐,调皮舞动着的两条胡须也无力地垂了下来。
  “不过一百年的道行,连化形都做不到,竟敢如此嚣张。说吧,倪国五年大旱,是不是和你有关?”我好整以暇地抄手以待。
  见他惊恐的神色愈浓,我等了三秒,一片寂静。
  “啊抱歉,我忘了你现在完全无法动弹。给你两分钟把话说清楚。”我不甚认真地道歉道,将那泻出的一丝术力收回体内。
  术力甫一收回,丑鱼立即大口地呼吸起来,像是搁浅许久之后终于得归水里,冒出一串串快乐的小气泡,长长的胡须又开始向周围试探着,慢慢地划动。
  “还以为小——我马上就要死了……”丑鱼小声抱怨着,“你听得懂我说话?”
  愚蠢的问题!
  见我神色不耐,丑鱼连忙说道:“我是鰒鱼。”
  “我们鰒鱼这一族,在黑水山出世,在水源充足气候湿润的国家就会出现。我们吞吃空气中的水,并且和生存的环境交换。本是可以让这个国家的雨水更加充沛的,但是一旦被人看见,则会招致大旱。除非我们被杀死,或者将这个国家的最后一滴水殆尽,否则大旱就不会结束。”
  “六年前,倪国还是一个遍地湖泊的地方。我经由四通八达的地下水系游到了圣水池。啊那时这里还不叫圣水池,只是王宫角落里一个没名字的池塘。这里是一个好地方,碧树掩映下的宫殿巍峨,如花的宫女穿梭其间言笑晏晏——我喜欢人类。之后我就经常来这里玩了。但是第二年,我被昊,当时年仅五岁的倪国的小王子看见了。也是我大意,当时正宫正弹奏丝竹,由于位置距我甚远,为了捕捉到那虚无缥缈的乐声,我精神力无比集中,以至于有一个人类小孩子接近我而不自知。”
  我打断了他的话,“所以这就是倪国大旱的缘由?那你为什么现在还和他经常见面?”
  “您怎么知道我们经常见面的?话说您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存在的?”鰒鱼疑惑道。
  “别打岔!待会告诉你。继续讲下去。简洁点!”我不耐烦道。
  明明是你先打我岔的!鰒鱼的脸上分明写满了这行控诉,但碍于实力差距,只好老老实实地继续往后说。
  “我的个头比一般的鱼大五倍,而且全身黝黑顶上有发,但他一点都不怕我,反而很亲切地和我打招呼,反正也被人看到了,好奇之下,我并没有马上游开。他和我自顾自地说了好多话,虽然他以为我听不懂。但其实,人类的语言对我而言早已不是问题。渐渐地,我懂得了缠绕着那个孩子的孤独与寂寞,拷在他身上那名为责任和荣耀的枷锁。他没有玩伴,也没有一个可以陪他一起笑一起哭的朋友。身边有宫女陪他作戏,谋士陪他下棋,侍卫陪他摔跤……但是,宫女们从来都簇拥着哄着他,谋士们都趁机灌输他治国之道,侍卫们都自以为不露痕迹地输给——他……他……”
  “如果你接下来都是这些废话的话,我不介意采取些残忍手段让事情得以解决。”难道我该认真聆听并思索一个问题儿童絮絮叨叨地述说另一个问题儿童的心理发展问题?别开玩笑了!
  许是我的表情太过狰狞,鰒鱼可怜巴巴地颤抖着嘴唇,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接下来我来问!你来答!只能一句!”我对他的心惊胆战视若无睹。
  闻此言,他只是大力地拼命点头,以示同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