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龙的调教法则 作者:久夜

字体:[ ]

 
 
 
 
            龙的调教法则(出书版)  BY: 久夜
 
 
              书名:龙的调教法则
 
              作者:久夜
 
              出版社:鲜欢
 
              出版日期:2009/10/23
 
 
            文案:
 
              若要说比龙族真名更宝贵的事物,那就只有最真挚的龙心~
 
              但令得到「宝物」的摩菲其实又头疼又无奈,奥格那爱记恨又老钻牛角尖的小心眼,动不动就以为自己嫌弃他而与他闹别扭!
 
              他也想要将他端在心上,可是两栖人也渴望执著霸占著整片海洋啊!
 
              肉体灵魂成为对方俘虏的可怜奥格,虽然想陪著摩菲经历海贼的种种考验,但却也要背负著龙族的责任。
 
              这下可糟了,那可恶透顶的海盗!
 
            -*-*-*-*--*-*-*-*-*-*-*-*-*-*-*-*-*-*-*
 
              金龙拍动翅膀,停在他们上方,不知道有什麽用意,而跟在他身後的两头白龙,他们仰起脖颈,吐出一大口火球,朝著礁岩上的法师们俯冲而去,攻击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哈哈哈!……」摩菲捂著肚子笑得眼角带泪。「这家伙……真的学坏了!」
 
              他要奥格走,但没说不让他回来,不许奥格插手,其他的龙族可不在他的命令约束之内。
 
              这头高傲的金龙,竟为了他,拉下自尊,找来同伴帮助……
 
              他的龙。
 
              对他好好又好傻的龙。
 
              …… 
 
 
 
              序
 
              有一种生物,凌驾于地表万物之上。
 
              他们坚硬的鳞片刀枪不入,庞大的身躯结实更胜岩石。张口喷吐火球、挥翅操控水柱,天空、深海甚至火山岩浆皆来去自若……天生是魔法的驾驭者,也能轻易成为剽悍的斗士。
 
              他们的形象,自古以来便为权利与力量的象征。
 
              他们——是龙。
 
              龙啊,历史的开端、文明的见证、魔法的起源,他们在只能仰望的蓝天中飞翔,藐视地表渺小的万物生灵,对时光与空间的变动不屑一顾。
 
              其中,又以金色鳞片的巨龙,翱翔于龙群之首。
 
              传说,捡到金色龙鳞,能向那头龙请求实现一个心愿,这是龙族自古传承下来的誓言,重承诺的他们不能拒绝。
 
              又传说,帮助过的龙族的人类,龙族给他的回报,便是自身的忠诚。献上不可被复诵的真名,让对方成为自己唯一的驾驭者,将誓约烙印进血脉之中,世世代代流传。
 
              那句真名,比世上一切财宝都要珍贵,权势高过任何一张最坚固的王座,所有的魔法禁咒都不及它的威力。
 
              若要说比龙族真名更宝贵的事物,就唯有——最真挚的龙心。
 
              第一章
 
              摩菲作了一个梦,他已经忘记自己多久不曾作梦,不曾有过这般盼望的情绪。
 
              他是名几乎被灭族的两栖亚人类,脖侧长著鳃裂,指缝间的蹼片能自由收缩。从海中出生、在船上长大,血液里流动著咸咸的海水味,笑起来像海风那般爽朗宜人。
 
              两栖人族生来注定成为海盗,他的的确确也过了几年畅快的海上时光,只是当时还太小了,几乎记不起来。
 
              他才刚懂事时,不幸遭遇国政大力扫荡异族,臭名远播的两栖族海盗首当其冲,被军队围剿殆尽,那场惊天动地的灭杀行动,让许多少数种族从此绝迹。现在,虽然政府已经没有那麽排斥异己,但两栖人族的海上盛世,似乎再也没有复兴的可能。
 
              摩菲侥幸逃过一劫,没给送上绞首台,可当时年纪尚幼的他,不久就被人口贩子给抓住,从南方的海岸城市,辗转卖到大陆边陲的沙漠之中。就连现在,他仍会不时的回想起,那段连一滴水都无法渴求得到的艰苦日子。
 
              曾经,他以为这辈子注定寂寂地掩没在风沙底下。
 
              他作了个梦,梦见自己赤裸著双足,踩踏在滚烫的沙地上,朝天地尽头那条遥远的海岸线傻傻的走著。
 
              眼角掠过许多景物、耳畔回盪著各种声响,但都不能让他停下脚步。彷佛自己又回到沙漠之中,远方的海岸线是他渴求的绿洲,他移动双脚的唯一理由,就是那片海天交会的蓝。
 
              不知道走了多久,海岸线依然遥不可及,头顶的蓝天仍是高不可攀,他开始感到绝望,眼角发疼,叹出口气,忍不住想把脚步停下。
 
              这时候,一阵温暖的强风刮过,害他站立不稳。低沉的声音上方传来,轰隆隆轰隆隆的。
 
              「……」
 
              仔细听了一会,才终於分辨出这句话,对方是说:你又跑哪了?!可让我一阵好找!
 
              他咧嘴灿笑,抬头看见一团金光,「……」张口回了什麽,手指著前方那条遥远的海岸线。
 
              轰隆隆的,对方说:你这样要走到什麽时候,快上来,让我带你去。
 
              那团金光从半空中降落,带出的风流激起一阵尘土,他抬手挡了挡,黄沙散去後,金发金眸的高大男子出现在他面前,双手环胸,臭著比女人还俊美的脸蛋,一副坏脾气的样子。
 
              他讨好的朝对方笑,笑得男子的嘴角也逐渐松开,一手搭著腰带,帅气的朝他伸出单手。快来,动作慢死了!男子这麽说。
 
              双手负在脑後,他悠悠哉哉地走过去。对方等得很不耐烦,长腿一跨朝他走来,抓著他的手臂使劲一扯,他重心不稳,扑到冷硬的龙鳞上。
 
              「摩菲,你在做什麽呢?」巨大的金龙拍拍翅膀,扭过长脖子,金色双眸温和的凝视著他。
 
              笑了笑,他攀著巨龙光滑的鳞片,爬到对方背上。
 
              往哪都无所谓,目的地不重要,只要他的金龙载著他。
 
              而後他就醒来了……
 
              摩菲打个哈欠,举起手舒展身体,在龙背上滚个半圈,由躺改为趴姿,手里不忘攀著巨龙脖子的那圈粗铁鍊,免得自己从奥格身上滚落,底下可是好几千呎的高空。
 
              「我就想说你怎麽突然没声音,原来是睡著了。」巨龙把头颅转回前方看路,虽然这连飞行船都到达不了的高空中,不会有什麽能撞上他的障碍物──除非是另一条龙。
 
              摩菲又打个哈欠,还有些昏昏欲睡。「无聊呀。」
 
              跟这头金龙一起飞翔,刚开始摩菲是觉得很新奇的,左看右看,巴不得多生几对眼睛。但随著奥格往上升高,四周的景物愈来愈无聊,除了云,就只剩下云。
 
              他看了一会便觉得腻,在奥格的魔法保护下,这样的高度他不觉得身体有什麽难受,反而是轻飘飘的很舒服,不知不觉睡著了。
 
              「哼!跟我在一起,你还会觉得无聊啊?!」巨龙不悦的轻哼。
 
              「不无聊不无聊,我累了总行了吧,这阵子都没好睡,你又这样折腾我。」摩菲嘟哝著。
 
              他原本只是个卑微的奴隶,误打误撞得到这头金龙的忠诚,在奥格的帮助下,重获渴望已久的自由。本应从此互不相欠、分道扬镳,可又不知怎麽的还是走在一起。
 
              或许是,两个寂寞太久的个体,一旦知道互相依偎的温暖,便再也割舍不下对方。
 
              被奥格带著东奔西走,体内流动的海盗血统渐渐醒觉,他开始有了自己想前往的目标。
 
              那头金龙因故把他留在矮人的地底城,摩菲认命的等了奥格一年,眼看对方短时间不可能回来,索性自己先行离开,寻找遥远记忆中的那片海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