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铁事件 作者:惊蛰Luxuria

字体:[ ]

 
 
文案:
 
“唉,假如我不是生在现今第五代的话, 那该多好啊!现正是黑铁的世纪。这些人完全堕落了。
从前美满和尊严女神还常来地上,如今也伤心地用白袍裹住美丽的身体,回到永恒的神世界去了。
留给人类的只有悲惨,而且这种悲催的状况却看不到尽头。”
——(古希腊)赫西俄德而在所有人类都对未来感到无望之时,扎利恩却觉得,这是他们脱离神之掌控的开始,这是他们最好的时代。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扎利恩,克里冈 ┃ 配角:刻妮莉厄,佐恩,柯米提斯 ┃ 其它:双生系列三
 
 
 
    第1章
    
    火魔在自己召唤出来的枯火中来回踱步,这件事情太过蹊跷,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会是谁?……不对……谁都不对,如果这事真的发生了,她是孕体,会是第一时间知道的,可是……
    不对……
    谁都不对,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克里冈……
    不可能,狄尔摩诃丝把脑中的声音挥走,谁都有可能,唯独不可能是那个家伙的,我连克林火山都没去过几次,去了也是作为义务探望我生下来的刻妮莉厄,现在这个,根本不可能是他的。
    但脑中的低语却怎么都不散,不管她问多少次,得到的都是这个曾坚信‘不可能’的名字。
    ……克里冈……
    克里冈?狄尔摩诃丝终于睁开了眼睛,开始接受这个恐怖的念头。
    ……克里冈?
    我们的确私下里说过两不相干,他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我虽和别的魔兽有过关系,但大家自然不敢招惹灭世者,从没留下过魔灵……我很清楚,从来没有谁留下过魔灵,不会有孩子……
    ……克里冈也不可能啊,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而且我们仅仅……
    火魔倒吸一口冷气,望向远方。
    她没听到羽毛鞋的轻踏,也没看到双蛇权杖靠在自己的肩头,她只听到了自认为出现在脑中的答案:克里冈是不可能的,除非……
    除非这一次,才真的是我们的孩子……
    肩后的男人张开薄唇,领导她跟随自己说出一样的内容:刻妮莉厄……必须死……
    “克里冈呢。”
    “大人昨天就外出了,仍未回来,需要禀报他么?”
    “不用了,他爱去哪儿去哪儿,我怎么管得着他,而且他也没管我,各取所需,甚好。”
    狄尔摩诃丝挥了一下手,阿里斯没再多言,直接离开了,最近整个魔兽界的气氛都很紧张,他们得不停地做着战争准备。人类的军队和半神的军队都已经集结起来了,九头蛇的弟弟为他算出了近十种敌人的进攻方式,但还是提醒他事有蹊跷,不可轻举妄动:这支军队的声势的确浩大,但未必能对魔兽造成致命影响,他们真正的意图还有待商榷。
    “墨喀妮。”
    “有什么吩咐,夫人?”一直跟着末路之火的石精凑上前,“您不打算将这个消息告诉克里冈大人么?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不是还没回来么,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说的也是。”墨喀妮信以为真地笑了起来。
    “把刻妮莉厄给我叫过来,就跟她说,陪我出去走走。”
    “好的,夫人。”
    “还有,你不用在这里等我,也不用回领地,去我父亲那儿住几天。”
    “为什么,夫人?”
    “……我想带刻妮莉厄出去走走,顺便去父亲那儿一趟,他还未见那孩子呢。”
    “可是埃拉伯坦尼大人不是说,等孩子过了初年,再……”
    “我叫你去,你就去!”
    “是,抱歉,夫人。”石精快步走开。
    刚刚玩到疯回来的小火龙听闻狄尔摩诃丝到来,觉得奇怪地看了拉雯一眼,因为母亲不久前才刚来过,一般不会再来这么快。拉雯对她点了点头,她才抖抖自己的小翅膀,跑到母亲面前,火魔前一秒还冰冷的脸庞很快变成了温柔慈祥的模样,冲她招招手。
    “靠近点儿,我的孩子。”
    刻妮莉厄很听话地跑到火魔身旁,冲她行了个礼。
    虽然和母亲也没什么交流,平时关系也不算亲密,但尽量不要忤逆为好。她最好的朋友是火探,或者说——她唯一的朋友就是火探,那些什么火甲蝙蝠、火甲鹰、焰芽……都比较低能,连正常聊天都做不到,只会执行任务。
    提尔狄会不停地和她讲她出生之前魔兽界的种种大事,还会跟她绘声绘色地描述自己经过的每一场战斗——或者她父亲经过的每一场战斗,那种刀光剑影让身为雌兽的小火龙也不禁热血沸腾;安安静静的拉雯有时候也会教导她一些同类之间的礼仪,反正主人从来不管,只有多教一点,以后才不会出大事;遇到大家真的都有分工要忙的时候,就不得不采取轮班制,轮到火探长阿里斯的时候,就是双方都最尴尬的时候。
    有时候被问得烦了,阿里斯也会教她一些东西,不过总结起来,他也只算教过她两件事:1、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是敌人。
    2、不要动不动就哭。
    “不要交朋友,刻妮莉厄大人,朋友只是还没来得及变成敌人而已。”
    “还有,我就说实话,你如果哭,我会把你嘴巴封住。克里冈大人以前有位亲人就经常哭,我现在看到他,就怕。”
    第二点刻妮莉厄不太犯,她比较在意‘克里冈大人以前的亲人’。
    其实她很清楚,那说的就是父亲的三弟。所有火探都把这件事当成非常严肃的问题对待,他们告诉她,克里冈有三个弟弟,最小的出生第二年就早夭,最大的已经背离魔兽归依天神,唯独中间那个,是连一丝话头都不可以提起的,如果提到了,后果会比谈起叛徒二弟严重得多。
    不管怎么问都问不出结果,刻妮莉厄倒也习惯了闭口不谈,在礼仪这一点上,她被教育得非常好。
    而关于第一点……她一直不太明白。不过后来不断回想这句话,竟然也稍微被洗脑,害得她看谁都要先揣测一番,就连对自己的双亲都不例外。
    提尔狄刚开始也很讨厌阿里斯把一个孩子教得那么黑暗,但自从发现小火龙的警惕性因此成倍提升之后,他就没打算让她改了。他们火探虽然厉害,可没有克里冈大人那样凭一己之力守护扎利恩大人从出生平安长到盛年的自信,刻妮莉厄自己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是好事。
    除开无所不在的手下,刻妮莉厄知道,整座火山中就只有自己和父亲了。
    父亲……
    父亲嘛……刻妮莉厄几乎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有记忆以来,灭世者一直在克林火山中,哪儿也不去,可她就是没怎么见过他。听不到他的声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只有偶尔喷发的火山还能证实自己的确是有一位父亲的。
    有时候好不容易看见,又会觉得他散发着一种让自己想哭的悲伤气息,以至于无法靠近。他们很少交谈,但偶尔会进行一些微小的打斗,让刻妮莉厄更快掌握怎么运用自己身体里的火。刻妮莉厄觉得这样的相处模式也算不错。
    有一天晚上她想偷偷跑出去看一下荒芜的领地边缘是不是真的有会发光的生物,就和那条黑火巨龙打了个照面,刚看到那张黑甲覆盖的脸时吓得半死,不知该怎么解释。
    安静了一会儿,刻妮莉厄以为对方会问几句类似‘上哪儿去’之类的话。但对方自始至终不曾张口,重复了一开始的动作——抬头凝视不会说话的星星,当她不存在一般。
    想起父亲的时候,她感觉不到亲密,但绝不会畏惧,她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人害怕他,但她不怕。
    已经走得离火山有一段距离了,有好几次都被火魔露骨瞪着的拉雯也被勒令退下,只得偶尔忙一下别的事,偶尔出来望两眼。不多时,觉得今天的散步也差不多了的孩子伸伸尾巴。
    “该回去了么,母亲大人?我的午饭时间就要到了,我答应过提尔狄不回去太晚的。”
    “啊,刻妮莉厄,我忘了告诉你,我们要走得有点儿远。”
    “……远?”突然兴奋起来的小家伙跳得有些欢脱,“多远?我们去哪儿?”
    “我们去找个人。”
    “人?”
    “确切来说,是个肯陶洛斯人。”
    “肯陶——哇哦!就是上半身像人,下半身像马的那些家伙?”
    “对。”
    “——半人马!提尔狄就是这样叫他们的!”
    “他们叫做肯陶洛斯人,能被称为‘半人马’的只有一位,而我们就是要去找他。”火魔笑笑,伸手把孩子揽到身边,“不过去到那儿可能有点儿危险,他和人类走得有些近。”
    “我不怕!”从来没有这么亲近过自己的母亲,很高兴地自告奋勇,“阿里斯和我说了关于人类的事,我可以应付!”
    “那我们就走吧。”
    “……走……走?现在?”在火山领地的边缘处,小火龙停了下来。
    “怎么了,刻妮莉厄?”
    “不用和父亲说一声么?……或者拉雯?提尔狄?戈南?他们这几天都忙,连我突然决定要和您外出的事都不知道呢。”
    末路之火的表情微微变了:“怎么了,小姑娘,你可是我的孩子,我想带你出去走一走,都要经过别人允许?”
    “没有啦,没有啦!”被误解的小家伙猛地摇头,“我们……我们要去多久?一天?”
    “应该会更长一些。”
    “更长?我从来没有在外面待得太久,我不知道,提尔狄说……”
    “你害怕?”
    “——咕——不!谁说我害怕!我还曾在阿珀城过夜呢!”
    “那就对了,你不想证明一下自己的勇气吗?况且有我在,没什么好怕的,我是你的母亲,刻妮莉厄。”火魔俯下身来,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孩子挺直一点儿腰,“我是你的母亲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