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寒武再临+番外 作者:水千丞(三)

字体:[ ]

 
    第110章 傀儡玉
    
    接下来的一分一秒,都变得非常难熬,屋里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修炼,只有这样才能静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一个漫长的夜都快要结束了,很远的地方暴起一声闷响,像是炸弹爆炸的声音。
    丛夏猛地睁开眼睛,看了看表,两点四十,是赵粉、姚黄行动了吗?
    唐雁丘站起身,“我出去看看。”
    丛夏提醒道:“别走太远。”
    唐雁丘沉稳道:“我很快就回来。”他拿起弓,走出了房门。
    庄尧道:“把电闸拉了。”
    邓逍去厨房把整个美容院的电都给切断了。
    几人呆在屋里,安静地等待着,五分钟之后,唐雁丘回来了,带着一身冬日的寒气,“爆炸的方向确实是魏紫那边。”
    “很好。”庄尧摸了摸下巴, “燕会阳应该也开始行动了,等成天壁一出来,我们马上离开。”
    丛夏猛地抬起头,“有东西过来了。”
    “哪个方向?”
    阿布也在门外叫了起来。
    丛夏额上冒出冷汗,“各个方向。”
    庄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柳丰羽,你到后院守住成天壁卧室的窗户,丛夏,你守住前门的,我们出去看看。”
    唐雁丘和邓逍率先跑了出去,庄尧随后。
    随着修炼和傀儡玉的双重作用,唐雁丘的视力进化的非常快,在仅有稀薄月光的夜色下,他也清晰地看到了远处涌动而来的爬行动物。
    唐雁丘沉声道:“是蛇。”
    “姚黄的老大是金环蛇异种人,金环蛇是剧毒蛇类,大家一定要小心,我去路霸上找驱兽粉和汽油,从唐家带出来的驱兽粉,应该还剩下一些。”
    唐雁丘抱起庄尧,把他抛到了阿布的背上,“快去,不要下到地面来。”
    庄尧想了想,好像真的只有自己和阿布比较危险,唐雁丘会飞,邓逍皮厚,丛夏应该不会怕毒,柳丰羽就更不怕了,什么东西咬了他,只有被消化掉满口牙的份儿。不过,以阿布的体积,金环蛇的毒性剂量可能不够,不过被咬的多了就麻烦了。
    蛇群靠近了,至少有上百条颜色和大小各异的蛇,种类也不局限于金环蛇,没有毒性的草蛇占了大部分,有几条个头大的,身子比成年人的腰还粗。
    唐雁丘拉开弓,一箭射穿了一只大蛇的脑袋。
    庄尧道:“就这么一百来只箭,你可省着点儿用。”
    “我知道。”唐雁丘拔出一支箭,猛地擦了一下肩头的火石,一箭射出,蛇群里小范围着了火。
    庄尧带着阿布跑到了后院,他爬到路霸上,在后车座里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出了最后一包驱兽粉,但那些粉末已经冻成了石头,阿布轻轻闻了一下,厌恶地撇过了脑袋。
    他对阿布说:“阿布,你忍一忍,再臭也比不上那个臭花。”
    庄尧想拿一桶汽油,但是那油桶最轻的也有二十公斤,差不多是他体重的三分之二,他连抬出路霸都办不到,更别提搬到阿布身上了。庄尧只好暂时放弃汽油,用刀刮着那冻成硬块的驱兽粉,把粉末绕美容院一周洒下。
    回到正门口,蛇群离他们不过四五十米了,邓逍正在解着自己衣服的扣子,“哎呀,不太方便啊,要是有弹性就好了……”他好不容易把袖子和裤脚都放了下来,猛地直起腰,身体瞬间舒展开来,修长矫健的人类少年的身体,变成了三米高的长尾怪物,他从头到脚的皮肤都变成了蜥蜴鳄鱼那般粗粝的暗绿色的皱皮,看上去就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铠甲,手脚变成了巨大的爪子,指甲尖锐锋利,一米多长的大尾巴在身后来回甩动,看上去有断金碎石的力道。
    邓逍大叫一声,“看我把这些小蚯蚓都赶跑!”他飞快地跑出了美容院,冲着汹涌而来的蛇群跑去。那些蛇群虽然强悍,但只要是动物,就有动物本能,老远看着邓逍,就惊吓得四处逃窜。
    邓逍一跃而起,扑进了蛇群中,两只爪子抓住好几条蛇,抡起尾巴往地上拍。个头大的蛇一下子缠住了他的腰,猛地卷了上来,邓逍一拳捶在蛇头上,那蛇被打得眼眶出血,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来,邓逍抓着那大蛇扔到了一边,像头猛兽一样横扫蛇群。
    庄尧喃喃道:“攻击力确实惊人,丛夏用几顿饭就骗来了,真划算。”
    唐雁丘喊道:“小邓,前门你来挡着,我去后院看看。”
    “放心去吧。”
    庄尧叫道:“唐雁丘,去路霸上搬一捅汽油下来,数量太多了,我们杀不过来。”
    “好。”
    阿布堵在美容院门口,把从邓逍身边逃过的蛇全都用爪子踩死,但是这群蛇数量过多,依然有不少漏网之蛇往屋里爬去,尽管门窗都关严了,但是这些东西总有办法找到缝隙钻进去。
    唐雁丘往后院跑去,老远就闻到一股恶臭,他赶紧掏出随身携带的护具,罩在了鼻子上,转到后院,就见柳丰羽正靠墙站在成天壁卧室的窗户旁边,窗户外一米的距离,被他撒了满满一圈的消化液,有几条蛇绕着那消化液来回爬动,就是不敢进去。
    唐雁丘瞬间抽出腰刀,把一条朝他弹过来的蛇削成了两半。由于带着佩剑行动不便,唐雁丘已经把副武器换成了一把成天壁给他的库尔喀弯刀,他三岁开始习武,但凡叫得出名字的冷兵器他都会用,成天壁和他,一个擅热兵器,一个擅冷兵器,两个话都不多的男人,谈到武器的时候却颇有共同语言。
    柳丰羽搓了搓胳膊,“真冷啊。”他右手一挥,一根修长的手指瞬间从指尖处膨胀出一个蒲扇大的肥厚的鲜红色花瓣,一只朝他扑过来的小蛇猛地撞在了那花瓣上,黑色的倒刺扎进了它的身体里,分泌的消化液瞬间给它褪了一层皮。
    唐雁丘道:“你这里能应付吗?”
    柳丰羽嗤笑,“哪里不能应付?就这几条蛇算的了什么。”
    唐雁丘点点头,打算先去看看丛夏的情况,然后再出来拿汽油。
    柳丰羽忍不住调戏他,“哟,挺关心我啊。”
    唐雁丘背影微微一僵,头也不回地走了。
    柳丰羽露出一抹浅笑。
    丛夏这头比柳丰羽狼狈一些,尽管门口有邓逍和阿布守着,但是那些蛇真是无孔不入,前后十分钟已经钻进来了三条蛇,他不得不把自己强化成力量型进化人,否则肌肉反应速度根本跟不上蛇的扑击,他抓着沾血的军刀,静静等着下一只蛇。
    拿着一把刀对付毒蛇,这在他以前想都不敢想,但是现在,如果他连这么点小场面都应付不了,那还不如一头撞死痛快,无论如何,他都会守住这道门,不会让任何东西去打扰成天壁。
    门廊传来了脚步声,丛夏能分辨出唐雁丘的能量波动,“小唐?”
    “嗯。”唐雁丘走了过来,他眼都未斜,弯刀一挥,把一只顺着墙根爬上来的蛇钉死在了墙上,他抽回刀,看了看地上几条蛇的尸体,“我不放心,过来看看。”
    “哦,我还行,爬进屋子里的蛇不多,柳哥那边怎么样?”
    “他暂时没问题?”
    “外面呢?”
    “外面有邓逍。”
    丛夏叹道:“目前看来还算安全。”
    “庄尧绕着房子撒了一圈驱兽粉,不知道能顶到什么时候。他什么时候可以出来?”唐雁丘看了看紧闭的门扉,心里也有一些急。
    丛夏摇摇头,“按照他预估的15个小时,现在还差半个小时,希望不要出什么变数。”
    唐雁丘沉声道:“我出去了,如果你顶不住,就叫我们。”
    “好,你快去吧。”成天壁不在,最能让人安心地就是唐雁丘了,丛夏从刚才紧张的情绪里解脱了一些,他握紧了刀,再一次加强了视力和肌肉的强化,不过是一群破蛇,他一定能对付!
    唐雁丘回到前门,发现蛇群不减反增,永远黑乎乎的一片全是数不清的蛇,看着让人头皮发麻,邓逍已经几乎整个身体都被蛇缠住了,他疯狂地挥舞着爪子和尾巴,把靠近他的蛇一一撕碎。
    阿布被金环蛇咬了两口,右腿行动明显迟缓了,庄尧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唐雁丘扛着一桶汽油,从天上照着蛇群浇了下去,然后把油桶一扔,一只火箭射出,整条街都着起了火,上百条蛇陷入了烈火的灼烤之中。
    柳丰羽那头也无法像刚才那般闲适,他绽开两手的花瓣,剧烈的恶臭阻挡了很大一部分蛇的进攻,但是还是有不少蛇悍不畏死地往上爬,他疯狂地分泌着消化液,脚边横七竖八地躺着血糊糊的蛇骨。他眼看着一群群蛇从远处爬来,忍不住大骂,“成天壁你他妈快点儿!再不出来我们就要喂蛇了!”
    丛夏这边情况更是危机,他本就不是战斗员,此时却要硬着头皮挥舞着军刀斩蛇,他已经顾不上会不会被咬,面对着越来越多的蛇,他只要是眼睛看得着的,挥刀就砍,他的动态视力和神经、肌肉反应速度通过强化,比这些蛇快上很多,斩蛇跟斩麻花差不多,但是数量上的差距是无法通过强化弥补的。
    丛夏突然感觉到小腿肚上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剧痛传遍了全身,他的一条腿瞬间就不能动了。丛夏赶紧把能量分流向小腿,金环蛇的毒素属神经类毒素,进入人体会产生剧痛,丛夏疼得冷汗都冒出来了。他不敢叫出来,怕打扰到成天壁,只能把体内大部分能量都朝伤口集中而去,在毒素扩散之前,将其彻底消灭,那种剧痛才稍微开始缓解。
    一条蛇试图拱开丛夏塞在门缝里的布,丛夏愤怒地一刀扎了下去,他把疼得死去活来的痛苦全部发泄到了蛇的身上,疯狂地挥舞着军刀,把所有敢靠近这扇门的蛇全都切成了几段。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千万别中毒啊……
    突然,他看到外面火光冲天,房子周围好像烧起来了,爬进房里的蛇也少了很多,丛夏累得靠着门板直喘气,为了维持状态,他吸收了一块蓄能玉符的能量,那种晕眩的感觉才减轻了一些。
    门外,四人扔在苦苦支撑,虽然一桶汽油下去,蛇被烧死了不少,但是很快就有大批的蛇顺着墙壁、房檐朝他们所在的美容院爬来,避开了被烧焦了的主干道,蛇群的位置分散了不少,反而更加不好攻击,抬眼看去,房顶上、楼梯的墙壁上到处都是蛇。
    唐雁丘发现了二楼空调口的一个通道,果断把那个地方烧了,然后绕着房子检查蛇能钻进去的任何入口。
    阿布被咬了好几口,身体发麻,眼看就要顶不住了,庄尧咬着牙,强迫它跳到了隔壁一座楼房上,暂时脱离了蛇群集中的地方。
    柳丰羽感到能量快要耗尽了,只能咬着牙苦苦支撑,心里开始大骂成天壁。
    情况已经不能更危机,偏偏这时候,一只翼展超过两米的大鸟从远处飞来,唐雁丘一眼看到那只大鸟身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他们早些时候见过的奉岚会的那个阿文,还有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男人。
    那只大鸟飞掠到他们头顶,唐雁丘眯起眼睛,躲在了路霸后面,悄悄弯弓,在那只大鸟飞到美容院庭院上方的时候,一箭射出,正中大鸟的胸脯,那只大鸟嗷叫一声,迅速坠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