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寒武再临+番外 作者:水千丞(四)

字体:[ ]

 
    第160章 魔境森林
    
    丛夏愣了一下,浅笑道:“李警官是什么意思啊。”
    李道蔼道:“夸你有价值的意思。”
    丛夏明白他是在暗示自己对姚潜江来说“有利用价值”,不过李道蔼不像是会在背后说三道四的人,所以这一句话就点到为止了,至于他说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图,丛夏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想想。
    李道蔼的伤不重,就是小腿被划了两道,但是任何小伤都不能忽视,丛夏给李道蔼疗完伤后,霍白和赵子祥反复检查了两遍才作罢。看来李道蔼在下属中很有威信,霍白和赵子祥对李道蔼的保护和关心,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给所有人疗伤完毕,众人不敢多做停留,继续前进,邓逍哭喊着想把那只猪獾烤了吃,最后还是被庄尧毫不留情地拖走了。
    丛夏吸收了很多猪獾的能量,给所有人治伤之后,能量不减反增,足以见这些猪獾的能量有多强。越是这样,他就越担心接下来的二十多公里路该有多凶险。
    艾尔看了看一望无际地林海,道:“我去前面探探路吧,这么盲目地往前走总是有点不安心。”
    赵子祥道:“我跟你一起去。”
    俩人展开翅膀,往前方飞去,就算他们注定要遭到攻击,至少也该给他们机会选一选遭遇什么。
    三儿一边跑,一边嘴里在喃喃自语。
    邓逍道:“你念叨什么呢?”
    “我在祈祷别碰上野猪。”
    “野猪很厉害吗?”
    “很厉害,进化后的野猪身上那层皮比你的都硬,野猪爱在泥坑里打滚,不禁本身的皮脂有七八厘米厚,外面还裹着一层猪毛和泥混合而成的‘盔甲’,普通的子弹打它身上就是挠痒痒,绝对的刀枪不入,而且脾气很古怪,只要认准你了,就非得拱死你不可,根本不怕死,它们全速奔跑下的撞击力超过八百斤,我要是跟野猪迎面撞上,多半也得挂,我上次就被几只野猪追得满山跑,吓死我了。”
    成天壁道:“怎么避开它们?”
    三儿说:“我这不是一路走一路闻呢嘛,它们的味道特别臭,还是挺容易闻出来的,碰上野猪我们就绕路吧。”
    这时候,无线电里突然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接近着艾尔的声音响起,“我们遇上麻烦了。”
    庄尧沉声道:“什么东西?”
    “碰上一群变异飞蛾,我们在把它们往东南方向引,你们继续往前走,不要偏移,沈长泽过来支援。”
    沈长泽从阿布身上飞了起来,“你们小心,有情况在无线电里互通。”说完往东南方向飞去。
    庄尧用指南针校正了一遍路线,指挥着大家继续往前跑。
    脚下的泥土越来越湿润,而森林也越来越茂密,有些树的直径甚至超过了五米,过度的进化使得树与树之间的距离都变窄了,阿布有时候甚至需要绕路才能穿过树林。
    庄尧挂心那边的战斗,隔了一会儿,问道:“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无线电通讯被打开了,对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沈长泽急促地说:“我们应付得来,你们赶紧往前跑。”
    李道蔼突然道:“有东西朝我们跑过来了,大约后方五公里处,时速在70公里以上,地底震动很强烈,重量应该不轻。”
    成天壁沉声道:“不管是什么,全速前进!”
    众人一口气跑出去三、四里地,前方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片灰色的破败的树林,跟他们一路走来的景象不同,这里的树木不但没有枝繁叶茂,反而死的死、残的残,腐朽的树干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最为诡异的是,那些树干上长满了了一团又一团白色的东西,他们仔细一看,那些白色的东西看上去花团锦簇,花瓣透明润泽,非常漂亮,小的也有人的脑袋大,大的甚至赛过一辆车。
    三儿喊道:“停下。”
    丛夏诧异道:“这些是什么东西,看上去怎么那么像银耳呢?”
    三儿神色凝重,“就是银耳。”
    霍白很是好奇,刚想凑上去看看,庄尧叫道:“别动!这些银耳不对头,你们看地上的土。”
    众人低下头,原本应该长满野草或绿苔的地面,寸草不生,东北人引以为傲的肥沃的黑土,在这片区域变成了有些暗红的土质,不仅如此,那些土还不断冒出细小的气泡,噗滋噗滋的,好像在呼吸,整片暗红土地发出阵阵臭味,那些一尘不染的娇嫩的白色木耳花跟它们脚下暗红色的土地格格不入。
    丛夏道:“三儿,这是怎么回事?”
    三儿急道:“我不知道,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没有这些银耳,这附近原本有一个野猪的化粪和洗澡的池子,但是那也在三四里外啊……”他话没说完,猛地回过头去,众人也纷纷回头,因为地面的震动已经不需要李道蔼这个土能量进化人从地底去感知,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大型动物奔跑所带来的地面颤动。
    三儿脸色一变,“妈的,是野猪!”
    丛夏心里一紧,不会这么倒霉吧,后有野猪,前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的银耳和土壤,光看那寸草不生的地面,他们就知道不能从上面踏过去,但是绕路的话,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庄尧抓起一个装食物的包,隔空抛进了银耳丛里,那帆布包刚接触到暗红色的泥土,那块儿的泥土突然开始大量地吐着气泡,整片土地就像活了一般,一点点吞噬着那个布包,布包和包里的东西就像浸泡进了硫酸一般,嗞嗞地被消化着,不到一会儿功夫,布包就陷入了土里,无影无踪了。
    庄尧果断地说:“是沼泽地,带腐蚀性,绕路。”
    众人开始往北面跑,试图绕过这片区域,很远处能看到挺立的树木,那里肯定还没被污染到,不过,这片区域肯定还在不断地往外扩散。
    成天壁道:“我们是不是不小心闯入野猪的领地了,不然它们不至于隔着好几公里就来追我们。”
    庄尧道:“很有可能这些银耳沼泽的前身就是野猪的化粪池,三儿说那个化粪池应该在几里外,但是这片沼泽扩散的这么大,发源地在哪儿不好说,多半就是那个化粪池扩散过来的,动物有守护自己领地的本能,那些野猪觉得我们侵犯它们的领地了。”
    邓逍怒道:“谁对他们拉屎的地方感兴趣啊!”
    李道蔼往后看了一眼,野猪群已经能用肉眼看到了,看数量至少在四十只以上,要是被这么冲撞过去,他们恐怕得残废一半,他沉声道:“我能改变这片沼泽的土质,但是不能坚持太久,要绕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冲过去吧。就算要和这些野猪打,也不能在沼泽地旁边。”
    庄尧眯起眼睛看着前方,大脑飞速地计算着,“远处那片泥沼没有扩散到的区域距离我们约1660米,你有把握在这么长的距离里开出一条我们能走的路吗?”
    李道蔼道:“有更好的办法吗?”
    庄尧回头看了看,“野猪群和我们碰撞的时间是36秒,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那就走吧!”
    庄尧朝丛夏使了个眼色,丛夏轻轻点了点头,不用庄尧说,他肯定也会一直给李道蔼补充能量的。
    李道蔼跨坐在霍白背上,喝道:“就从这里走!”
    霍白对李道蔼完全信任,毫不犹豫地跳进了冒着气泡的暗红色沼泽地。当他的爪子接触到泥沼的时候,脚下的土壤是完全坚硬的,他并没有陷进去,只是所有人都看到他脚掌垫旁边的毛在接触到泥沼的时候瞬间被烧焦了,幸好他的脚掌垫很厚,暂时还没有被腐蚀。
    三儿尾随着霍白跳了进去,紧紧跟着他,阿布跟在了三儿的后面,他们奔跑的线路连成了一条直线,但是这样跑动非常痛苦,因为他们三个的速度是不一致的,为了节省李道蔼的能量,他们既不能快也不能慢,必须把彼此之间的差距控制在50米内,这就要求他们的速度必须保持一样的频率,否则阿布很可能会把三儿给压扁。
    他们冲进沼泽地两百多米后,就连阿布和霍白的肉垫都开始被腐蚀得破皮了,三儿的蹄子情况稍微好一些,但也感觉到了丝丝疼痛。
    正当他们松了口气,以为躲过了野猪群的攻击时,回头一看,却发现那些野猪奋不顾身地跳进了泥沼里,而且以令他们震惊的速度朝他们游了过来。
    丛夏大惊失色,“怎么可能!它们怎么没陷进去!”
    庄尧道:“看来这个泥沼不深。”
    “妈的,这皮也太厚了,这些土的腐蚀性只比我差一点,这样都没变成烧猪?”柳丰羽眼看着那些三四米高的黑毛大野猪朝他们冲来,心里阵阵恶寒。
    成天壁道:“它们的皮脂加上外面包裹的泥土,厚度超过了十厘米了,没那么容易腐蚀掉。”
    三儿的语气轻松了不少,“没事,他们游的这么慢,追不上我们的。”
    丛夏可丝毫不敢放松,李道蔼能量消耗的太快了,才跑出去五百多米,他体内的能量就几乎要耗空,眼看着李道蔼脸色苍白,丛夏原本只是一小点一小点的给他过度能量,此时也顾不得被他发现,把能量跟倒水一样注入他体内,李道蔼要是在这个时候掉链子,他们全都要掉进这个巨大的化粪池里,那死法未免太恶心了一些。
    李道蔼当然感觉到了体内源源不断注入地能量,他惊讶地回头看了丛夏一眼,只是匆匆地一眼,就转过了头去,这时候他必须专心地给众人铺路。
    霍白突然叫道:“不好,前面还有野猪!”
    他们往前看去,果然,一个更大的野猪群从他们前方跳进了沼泽里,那些野猪身上裹着一层厚厚的暗红色泥土,看来这里真的是他们的老巢,这些野猪已经习惯了在有腐蚀性的沼泽里打滚,当然不怕沼泽了。
    眼看被前后夹击,成天壁沉声道:“三点钟方向的野猪最少,从那里突围,雁丘,跟我过去。”说着自己一下子借着风力飞到了半空,手臂上套着一个银白色的风炮,唐雁丘也展开翅膀,手持古弓,朝着三点方向飞去。
    邓逍羡慕地说:“成哥没有翅膀也能飞,真好啊。”他一边说,一边从背上接下了他的加特林,机关枪上连着一个标准弹夹,只有600发子弹,大的弹夹箱在阿布身上,已经来不及拿了,希望这600发子弹够给他们开路的。
    拿着武器的三人都正愁没机会用实物试试武器的威力,此时看着那些凶神恶煞的大野猪,心里在紧张的同时都有些亢奋,野猪在沼泽地里游得已经算快的,但是在他们眼里还是很慢,根本就是活靶子。
    唐雁丘第一个行动了,他拿过一根重炮箭就想射击,庄尧马上制止了他,“先用轻小箭射眼睛试试!重炮箭只有20支,你省着点儿用!”
    唐雁丘失望地把那根箭放回了箭筒里,抽出了一根轻小箭,那流线般的箭咻地一声射了出去,正中一只大野猪鸡蛋大的眼睛,那野猪爆发出痛苦地嘶吼,声音极其难听,刺得人耳膜疼,但是,它却并没有倒下,反而更加抓狂地朝他们扑了过来。
    庄尧眨了眨眼睛,“射另一只。”
    唐雁丘无须他提醒,已经拉弓射箭,那只野猪遭了一箭,也学乖了一些,懂的闪躲,这一箭刺中了它的眼角,没伤到眼睛,眼角的皮肤极厚,虽然刺进了皮里,却没对它造成大的伤害,反而更加激怒了它。唐雁丘皱起了眉头,又拿了一根箭,那野猪猛地闭上眼睛,试图把脑袋扎进沼泽里,唐雁丘一箭射出,直接钻进了那头野猪的耳朵里,那野猪疯狂地在泥沼里翻滚、挣扎,这一箭射中了它的中枢神经,它不可能再有行动能力,慢慢地头就陷进了泥沼里,最后窒息而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