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寒武再临+番外 作者:水千丞(五)

字体:[ ]

   
    第216章 青海迷域 …
    
    丛夏醒来后,才知道自己这次又不省人事了三天。这比突破二阶的时候倒是短多了,而收获却并不比上次小,不知不觉就进阶了不说,还再一次得到了古玉制造者的留言。但这个留言,让众人心情都很沉重。
    如果“始源地”指的真的是禁区的话,那么他们这一趟要面对的,就未必单单只是超出他们想象的变异生物了,从末世至今,他们已经通过很多途径和信息验证了一些真相,但每个人都始终有种将要触到核心,却又迟迟无法真正触及的无奈感。如果没有古玉,他们会把末世当做一场前所未有的自然灾难,然而古玉的存在,让他们知道真相远不止如此,寒武意识、傀儡玉、古玉这三者之间,可能存在着某个人类无法承受的秘密。作为这场灾难的受害者,同时也是最接近真相的一群人,丛夏等人有种被某种力量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愤怒和无力。
    丛夏想到这个星球上无辜死去的几十亿人,想到至今玄而又玄,在成天壁脑袋里如同定时炸弹一般的傀儡玉,就感觉胸口堵着什么东西,让他呼吸都觉得困难。
    众人注意到他自从醒来之后就寡言少语,但也没办法安慰他。
    成天壁陪了丛夏两天后,丛夏才如梦初醒,“天壁,你怎么还在这里?不去格尔木吗?”
    成天壁看了看他,“你没事了?”
    丛夏失笑,“我能有什么事儿,都已经进阶了。”
    成天壁也不多说什么,“好,我过会儿就走。”
    “放心吧,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我一个人面对的,有你们在,不管是什么我都承受得了。”
    成天壁直指关键,“古玉是你一个人面对的。”
    丛夏一时语塞,随即淡笑道:“那倒是……”
    成天壁拍了拍他的背,力道有点重,但那温厚的手掌让丛夏感觉很安心,丛夏道:“你去吧,别耽误时间。”
    成天壁走后,丛夏长吁一口气,躲进房间里箓符去了。上次去格尔木,蓄能玉符几乎消耗一空,为了这趟禁区之行,他必须要储备更多才行。
    突破三阶后,他的能量储备果然又提升了一个档次,身体里的能量愈发地醇厚,研究古玉里的知识的时候,大脑也明显比以前清楚多了。他深深地感觉到依靠自己给所有人供给能量,负担太大了,就算他的能量核再怎么进阶,其他人对能量的需求也在水涨船高,这早晚不是长久之计。他想寻找一种能够像蓄能玉符一样可以提前储备能量,而又能像能量防具一样可以直接作用于其他人的玉符,就如同北京那边制造出来的用于货币等价流通物的能量液,既然能量防具就能作用与别人,那么古玉里应该能找到一种玉符,发挥注射式能量液的作用,但又远远比能量液的容量要大得多。
    有了这个思路之后,他花了两天的时间在古玉的知识库里搜索,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玉符——基础元素玉符,这种玉符其实是能量玉符的升级版,同能量玉符一样,可以储备各种能量,而不同的时候,能量玉符只能他来吸收,而这种基元素玉符可以填充满能量后,在适当的时机由他来释放,可以不经过他而直接释放进别的生物体内,但前提是释放的能量必须和接受的生物体能量属性相符,而且接受的生物体不能排斥这种能量释放,否则他们双方都会有危险。
    找到这个后,丛夏欣喜若狂,赶紧试着做出了几个。突破三阶后,他对于能量的掌控更上一个台阶,研究和箓制玉符比以前花费的时间少多了,就拿能量防具来说,最开始他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箓制一个,现在只需要一个小时,而箓制他最熟悉的蓄能玉符,简直是信手拈来。
    他做了一个水元素玉符和一个木元素玉符,打算找人实验一下。走到休息室的时候,发现除了成天壁去了格尔木之外,他们队伍里的其他人都在,甚至龙血族、九江郡和冰霜会的一些人也围在屋子里,单鸣叼着烟撸着袖子蹲在地上,脚边堆着两摊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烟、有熏肉、有子弹。而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是光着膀子露出健硕上身的唐雁丘和邓逍,俩人正在做俯卧撑,庄尧则坐在唐雁丘背上吃冰淇淋,柳丰羽在旁边闲适地数数,“456、457……”
    邓逍喘着粗气说:“唐哥,你不累吗?”
    唐雁丘沉声道:“还可以。”
    庄尧说着风凉话,“他可还让着你呢,这你都要输。”
    邓逍咬牙道:“这不公平,唐哥那胳膊是拉弓的。”
    庄尧不屑道:“知道你还要比,蠢货。”
    丛夏惊讶道:“这是玩儿什么呢?你们没跟天壁一起回格尔木吗?”
    单鸣朝他招招手,“来,下注。”
    丛夏哭笑不得,他走了过去,摸了摸口袋,什么都没有,最后把刚做出来的玉符掉下去一个。
    单鸣拿起那小玉片,“这是什么?”
    “好东西。”
    庄尧也看了他一眼,“你弄出新东西了?”
    “嗯。天壁走了吗?他们怎么还在?”
    “运他们的鸟回西宁运物资去了,晚一点才能回来。”
    “那这是……”丛夏看着汗如雨下的两个人,尤其是邓逍,表情相当狰狞。
    庄尧耸耸肩,“唐雁丘在做俯卧撑,这白痴非要和他比。”
    当柳丰羽数到521的时候,邓逍实在撑不住了,咣当一声趴在地上,不动弹了。
    丛夏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扶起他,“小邓,小邓,你没事儿吧?”
    邓逍有气无力地说:“累死了……”
    丛夏拍了拍他的脸,笑道:“丛哥给你做奶茶好不好?”
    邓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凄切地说:“一定要配蛋糕啊。”
    单鸣嚷嚷道:“哎这小子输了,我左边这摊是赌输的,赢的人来拿吧,谁抢着是谁的。”说完快速地闪到了一边。他身后的人一呼啦地扑了上去抢东西,屋子里一时鸡飞狗跳。
    唐雁丘也停了下来,庄尧心情愉悦地从他身上站起来,舔着冰淇淋蹲在邓逍面前,也不说话,就笑盈盈地看着他。
    邓逍“哼”了一声,自己爬起来拿毛巾擦汗去了。
    “哎我操,我抢个什么东西啊?”一个冰霜会的人拿着手里的玉片,好奇地看着。
    丛夏过去接了下来,笑道:“有点儿用的。”
    众人见热闹看完了,渐渐都散了。
    丛夏拿着那枚水元素玉符走到邓逍身边,把玉片放在邓逍手里,“小邓,你现在能量消耗大吗?”
    “不大,我这消耗的是体力。”
    “那你有什么感觉就告诉我。”
    邓逍点点头,其他三人也都好奇地坐了过来。
    邓逍拿着玉片,丛夏没有碰触他,而是将能量注入玉片,催动玉符释放出了一些水能量,邓逍露出意外地表情。
    “怎么样?”
    “感觉能量一下子恢复了。”
    丛夏高兴道:“太好了,真的能行。”
    庄尧急道:“怎么回事?这玉符跟蓄能玉符有什么区别?”
    丛夏把基础元素玉符的作用解释了一下,庄尧喜道:“这东西能节省你很多时间。”
    “是啊,这玉符只需要一点能量就能催动,只要做足了准备工作,以后的战斗就不会像格尔木那次那么窘迫了。”
    “制作速度如何?”
    “速度快不起来,虽然只是比蓄能玉符多了一道工序,但是最关键的这一道是需要在别人身上发挥作用的,和能量防具一样麻烦,我会抓紧的。”
    庄尧道:“很好,出发去禁区之后,要确保每个自然力进化人至少配备能完全充满身体能量两次的玉符。”
    丛夏点点头,“好。”
    “孙先生那边也有一些好消息,前几天雨夜里我们和北京终于联系上了,虽然双方信号延迟长达十六分钟,而且很快就断线了,但是我们还是把最重要的情况说了,只是无法确定究竟有多少信息传递了过去,希望丛教授能接到有用的信息,然后尽快采取行动。”
    丛夏叹道:“只剩一个月的时间了……”
    柳丰羽道:“是啊,只剩下一个月了,可我觉得我还没做好准备。”
    唐雁丘沉声道:“但我们也没有退路了。”
    丛夏突然想起什么,“庄尧,你什么时候才能进阶?”
    “少说也得一个月,能不能在去禁区之前进阶,得看我这段时间的工作量。”
    丛夏严肃道:“你应该把这件事放到第一位。”
    庄尧点点头,“我自有安排。”
    邓逍打了个哈欠,撒娇道:“丛哥,奶茶。”
    倒计时的最后一个月,众人的心也越来越忐忑,鉴于格尔木的经历,很多人已经做好了有去无回的准备。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冒险去了格尔木,倒是无一伤亡,丛夏原本也想去,可是他忙着箓制各种玉符,分身乏术。
    有一天,丛夏正关在屋子里忙活,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很大的响动,开始丛夏没在意,但是响动越来越大,而且伴随着闪电一般的效果,天空时明时暗的,很是诡异。丛夏跑出去一看,正好撞上单鸣,“单哥,外边儿怎么了?”
    单鸣没心没肺地笑道:“那什么明主和玄主打起来了,看热闹去吗?”
    “打、打起来了?”丛夏大惊失色,赶紧冲了出去,这俩人可是他们去禁区的主力,怎么说打就打,一旦俩人撒手不合作了,他们可怎么办?眼下孙先生又远在西宁,真不知道怎么才能阻止了。
    丛夏跑出门一看,果然看到天上一明一暗两股能量疯狂冲击着对方,天空已然变色,时而如黎明将至,时而如暴雨来袭,光明城和玄冥城的人也在下面对峙着,龙血族、九江郡和冰霜会的人则在阻拦。
    两股能量分开了,楚星洲的脸在一团黑云中浮现出来,他高声道:“容澜,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眼下的哪件事不比那件事重要,你为什么就不能开明一些。”
    容澜看上去怒不可赦,整个人都没了平时清冷的样子,“你居然有脸提‘开明’……”他隔空掷出网状激光束,越靠近楚星洲,那网间距就越密集,如果被这玩意儿打实了,身体会均匀地分成好几十块儿。
    楚星洲的身体瞬间如薄雾般散了开来,如黑烟一般穿过了激光网的切割,他道:“你闹够了吗,孙先生回来了,你要怎么向他解释?”
    提到孙先生,容澜动作一滞,但依然恶狠狠地看着楚星洲。
    楚星洲叹了口气,敛回了攻势,飞回地面化成了人形,嘉措立刻给他披上了衣服,楚星洲裹上厚厚地黑色裘皮,深深看了容澜一眼,转身走了。他远去的黑色身影在雪地里显得非常扎眼,有种难以形容地孤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