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血葬 作者:典伊

字体:[ ]

 
 
  第一章 
 
  「父亲!您怎么又起床了?医生说过您的病需要卧床静养……」 
 
  将老人扶到床边,让他躺下后,洛斯脱下厚重的外套随手挂在衣架上,旁边的老管家无奈又带着歉意的朝他望去,洛斯也只能回以苦笑。 
 
  父亲果然还是不愿意离开家乡的,虽然当时他是那么爽快的同他来到这里。 
 
  面对自己的无稽之谈,父亲和老管家选择了信任。当时,他已经抱定了不管他们信不信都要带着他们离开的念头。至于其它人,他知道没有人会相信这荒谬的解释。 
 
  第二天,他们就处理了能处理的一切,庞大的家产只带定能携带的部分,剩下的全都交由洛斯的表叔照看。洛斯到现在还记得当时他难以掩盖的喜悦之情…… 
 
  对外,他们只说是厌倦了这样的生活,需要出去旅行一段时间。但看在别人眼里,是因为伯爵承受不了丧女之痛,而决定出去散心吧。 
 
  现在,他们的房子和田地,恐怕已经荒芜了,或是又有了新的主人。他的表叔只知享乐,根本不善管理。 
 
  当他们在这儿安定下来以后,就听说普鲁士爆发了瘟疫,尤以他们的封地最为严重……在他和管家的刻意隐瞒下,父亲至今都不知道这个消息。 
 
  离开家乡的父亲,像是突然间老了许多,以前的锐利之气开始消退,艾儿的逝去,的确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就在几天前,父亲还对洛斯提出了要回去看看的想法,但是,洛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一是,父亲的身体恐怕受不了舟车劳顿;二是,他仍然记得非尔诺的存在……虽然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年…… 
 
  坐吃山空不是洛斯所乐意的,所以现在,洛斯是一名纺织商人,靠着当初带来的巨额财富,尚称精明的经营头脑,洛斯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 
 
  刚应酬完回来的洛斯,就听管家禀告说父亲在院子里射箭,连外套都没来得及脱,立刻赶去探视父亲今日的身体状况。 
 
  将父亲扶回房后,他走进客厅里坐下。壁炉里燃着柴火,洛斯疲倦的抚着额头,手里的热茶已经开始变温,洛斯将它放下,闭目假寐起来。 
 
  也许他们是真的应该回去看一下了,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如果有什么万一……至少不应该让他留下遗憾。而且,因为走得匆忙,艾儿的墓也只来得及迁往另一个地方,并没有移来英国。 
 
  他们竟然从来没有去为艾儿扫一次墓。 
 
  或许这才是父亲想回去的真正理由。洛斯想起自己惨死的妹妹,疲倦的眼里火灼似的疼。 
 
  一个月后,医生宣告父亲的病已经日益严重,洛斯决定带着父亲回到故土。 
 
  即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在看见那荒凉的坟冢时,洛斯的鼻子还是阵阵酸楚,如果不是走得匆忙…… 
 
  掏出手帕,洛斯单膝跪地,细细的擦拭着墓碑。 
 
  压抑不住悲伤的老父,已经被管家劝回了旅店,洛斯却久久不愿意离去。 
 
  晶莹的泪水滴落在褐色的土地上,留下一圈圈水渍。在父亲面前一直强忍伤心,怕自己的情绪会引得父亲更加难受,他一直没有落下一滴眼泪。现下,四周无人,终于再也忍不住,也不需再忍了。 
 
  我很想你……如果我肯多陪着你,你是不是就不会一个人溜出去了?是不是我们现在还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也许你已经有了疼爱你的丈夫,也许你还会撒娇的喊我着哥哥…… 
 
  「你在哭吗?」 
 
  一道清脆的声音在旁边幽幽响起。少年独有的清淡嗓音,正像洛斯的心境一样冰冷。 
 
  洛斯抬起脸,一个身着黑衣的少年正站在不远处,俯视着跪在地上的他。 
 
  少年有着一头齐肩的金发,面容秀丽,尖尖的下巴看上去很是稚嫩,个子大概只到洛斯的肩膀,但以他的年纪看来,超越洛斯只是时间的问题。 
 
  在洛斯打量少年的同时,少年也在观察着洛斯。 
 
  褐色的头发只到耳际,配上蜜色的肌肤,显得俐落干练:五官俊秀又有斯文之气,身形不算强健但却异常挺拔。 
 
  「有什么伤心的事吗?」少年又接着问,「这是你的亲人吗?」 
 
  「……是我最亲的妹妹。」垂下眼睑,洛斯淡淡道。 
 
  看少年一身朴素的黑衣,周围零落的坟墓中,也许有一个是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吧。 
 
  「给你。」少年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给他。 
 
  洛斯愕然的回望着他,少年指指他的脸说:「眼睛……」 
 
  洛斯这才反应过来,未干的泪水还挂在自己脸上,他的手帕早就因为擦拭墓碑而脏得不能用了. 
 
  「谢谢你。」洛斯接过后,向他道谢。 
 
  少年仿佛没有听到,继续问他:「为什么要哭?」 
 
  洛斯觉得少年的问题很奇怪,但微微地一怔后,还是回道:「因为悲伤吧。」 
 
  「因为看到它而悲伤吗?」少年指着墓碑。 
 
  洛斯点头,呐呐地说:「……是,因为它的主人……」他反问少年:「你来到这里不会悲伤吗?」。 
 
  少年立刻道:「不会。」 
 
  「你真是个坚强的孩子。」洛斯苦笑,也许少年和躺在这里的人并不是很亲近吧! 
 
  「为什么来这里?」少年又开口了。 
 
  洛斯迷茫的看着他,但是少年接下来的话又让他无言以对。 
 
  「这里,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有人来了。」 
 
  这座墓园,是多么的荒凉,荒凉到被人们所遗忘,没有人来这里祭拜,没有鲜花,没有守墓人…… 
 
  怕非尔诺会迁怒到妹妹身上,洛斯特意在离开故乡前,将艾儿的墓山家族基地迁到了僻静的郊区。想必喜爱热闹的妹妹一定很孤寂吧,用手中的丝帕捂住脸,洛斯的哽咽声不绝于耳。 
 
  哭了很久,当洛斯再次抬头看见少年时候,着实吓了一跳,周围一直是安静的,他以为少年应该已经离去。 
 
  太阳已经西斜,黑衣衬得少年肤色雪白。洛斯这才看清,少年的衣服虽然款式朴素,但是处处有着精雅的蕾丝和刺绣。想来,至少不会是普通的乡野少年。 
 
  「明天,你还会来吗?」少年有些犹豫的问。 
 
  这次回来,除了老父的愿望,洛斯也准备进行迁墓,将妹妹的遗体运去英国,自己以后也不会再回到这个伤心地了。所以,洛斯点了头。 
 
  看到洛斯颔首,少年立刻转身离去。 
 
  洛斯伸手:「等等,你的手帕!」 
 
  「明天你再还我吧!」少年头也不回的走过弯曲小路。 
 
  也许是因为回到了故乡,父亲的精神好了很多。 
 
  但是眉宇间的衰败却越发明显了。 
 
  第二天,洛斯带着清洗干净的手帕抵达墓地的时候,少年已经静候在一旁,仍是一身丧服似的黑衣。 
 
  看到洛斯,少年向他打招呼:「你来得好早。」 
 
  「哪里,你不是都已经到了吗?」洛斯苦笑。 
 
  少年接过洛斯递来的手帕,随手放入上衣口袋。 
 
  洛斯在墓边清理杂草,少年则雕像般屹立在一旁,一动也不动。最后,洛斯好奇的问道:「你每天都来这里吗?」 
 
  「是的。」少年立即答道。 
 
  「不会无聊吗?」 
 
  「其它的地方也一样无聊啊。」少年朝天空仲了伸懒腰后,徐徐走近:「你叫什么名字?」 
 
  「亚特洛斯,你可以称呼我『洛斯』。」洛斯友好的向少年伸出右手。 
 
  少年偏了下头,似是不理解洛斯的举动,但很快他就明白过来,用略小的手掌反握住洛斯的手,「我叫艾亚!」 
 
  之后一连数口,洛斯都会在那里碰见艾亚。虽然一直不清楚他的身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逐渐熟稔起来。 
 
  第六天,洛斯已经和用重金买通的船员谈妥,得到能秘密带着棺木上船的许诺。所以,是时候和少年道别了。 
 
  艾亚先是沉默,然后开口说:「今天,我可以去你那里吗?」 
 
  「当然可以,只是,我住在旅店……」洛斯很喜欢这个性子文静得有些冷淡的少年,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没有关系,我想去。」 
 
  于是,洛斯带着他来到自己的暂居处。 
 
  艾亚仍和以前一样,言语不多。但今天……少年似乎更加沉默寡言了,偶尔在气氛有些僵的时候,才会搭上一、两句话。 
 
  在蹉跎中,天色很快就黯淡起来。 
 
  一般每到夕阳落下时刻,少年都会主动回家,所以洛斯看看天色,对少年道:「不早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然后送你回去吧。」 
 
  「不想出去。」 
 
  「那我吩咐他们端进来吃。」 
 
  「……不用,我吃不习惯。」艾亚摆了摆手。 
 
  「那我送你回去吧,你家人会担心的。」洛斯俐落的套上外衣,扣着钮扣。 
 
  「不会,我今天不想回去。」艾亚扯住了洛斯的手。 
 
  「……这样不太好吧……」 
 
  停下手里的动作,洛斯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少年突然站起身的动作打断。 
 
  「你就那么想赶我走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