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狂恋弑情帝国 作者:蓝刹

字体:[ ]

 
狂恋弑情帝国 by 蓝刹 
 
 
文案:
「不要忘了,当你当众摘下这副夜叉面具时,就是你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枫心里明白,当面具摘下面具的这一刻,也同时昭示着他为之努力了十年的自由,就此变成了镜中花、水中月一去不复返......。可是面对着自由与情同手足的兄弟的生命,枫知道,他无从选择!!
楔子
枫,孤立在沙丘上,凝视着即将西沉的落日,艳红的夕阳为浩瀚的沙漠披上一缕金黄色的外纱。空旷的沙漠寂静得仿若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人,寂寞是如此鲜明。
这本应该是自己最痛恨的,可是为何又自虐地站在这里?不肯回到那专为他准备的热闹送别宴上去,是否因为就要回到他身边大过紧张了,不,应该是一抹莫名的恐惧,一份不明的期待。
已不再是孩提的自己,为何逃不出他的阴影?一听到他的召唤就竟自瑟瑟发抖,为何已躲在天边的自己,仍离不开他的掌握。
枫无声地呐喊着,宣泄这不为人知,也不能被人知的痛苦......
第一章
枫?拉?艾斯雷诺,沙漠帝国泰坦的四圣将之首,也是四将唯一的平民将军。十五岁参军,用了十年的时间就爬至四圣将之首,这可谓之不易。
对已掌握帝国二分之一兵权的他,竟奇迹般的未受到其他三将,甚至公卿们的嫉妒,这恐怕归功于他从未回过都城,一直驻守在边境,连受封接印都留在驻地。想也不会有人嫉妒常年驻守在外,虽战功显赫却活在死亡边缘的他。
事实上以他屡战屡胜的战功,早该封候拜相。如果圣君欣赏他的话,怎么还会只是个小小的圣将军,所以公卿们乐意看着他听封受赏,因为他再怎么升迁也威胁不到他们的自身利益,不是吗?
不过近来公卿们开始紧张了,为何?因为枫?拉?艾斯雷诺被圣君招回都城了。相信一定有人奇怪,他为什么不老实地待在边境守备跑回来干嘛?唉!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仗总有打完的一天,军队需要修兵养息,只有安定和和平国家才能稳固,人民才能富裕。
在与邻国签完和平条约后,就连凶猛的沙漠强盗一听‘弑血夜叉'都会逃得无影无踪,还会有谁敢再来挑衅。现在边境干净得连只蚊子都找不到了,全都让闲的发慌得士兵捉光了。
弑血夜叉是敌人给枫?拉?艾斯雷诺取得绰号,因他常年戴着副遮盖半张脸的银质面具,有人传闻他丑陋若夜叉降世,再加上他杀人如麻、冷血无情,从他接掌兵权起,这绰号就与他的名字连在一起。
当和平到来后,帝国丞相斐砚认为,如此人才埋没在边境实数浪费,随即上禀圣君招其回宫。消息传开,公卿们开始紧张,紧张什么?先不说他手握帝国二分之一的兵权,也不谈他堆积如山勋章奖赏。就说他成功地签定了和平公约,使战乱多年的帝国恢复和平,加上现在又倍受丞相的器重。将来加官进爵,封候拜相也仅仅是时间问题。
于是乎,公卿们开始暗自较劲,有女儿的送画像过府,无女儿的大礼相送。敢情枫还未回都城,这边就已是金银珠宝堆满库房,相亲画册好几书柜。
***
轰隆,军旗迎风招展,十万将校身着银亮的盔甲、迈着整齐的步伐、饱满的军容,处处显示出铁般的纪律。
在万众的欢呼声中,艾斯雷诺率领着十万将校返回都城。
一匹骑着快马的内侍从王宫跑来,大声喊道:
「圣君有旨,宣艾斯雷诺圣将军晋见--」
「真是的,才回来就召大哥晋见,真不知这圣君陛下在想什么?」四大副将之一低声嘀咕着。
「闭嘴艾伦,一会你们先把部队带到驻地休息,晚上我请你们喝酒。」
「遵命,大哥。」与他生死与共将近十年副将们恭敬地施礼,在瞅着随着内侍远去大哥的背影,大声欢呼道「晚上有酒喝了!」
殿堂上,众公卿们议论纷纷,但视线却一致地望向大殿的入口,对这素未谋面传闻已满天的将军有着一窥究竟的期盼......
「启禀殿下,枫?拉?艾斯雷诺将军求见--」
「宣!」
「圣君有旨,宣枫?拉?艾斯雷诺将军晋见--」
一位身材硕长,身着一袭白色战袍,既没有想像中的壮硕与勇猛,反倒浑身散发着书香的儒雅,哼!儒雅,是否看错?揉揉眼睛,众公卿睁大昏花老眼,一名战功显赫杀戮无数的武将,身上不见霸气与煞气,反倒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温文儒雅的气质,嗯!一定是看错了,公卿们暗忖。
「臣,枫?艾斯雷诺拜见陛下。」清朗的声音回荡在殿上,拿下御赐的国姓表示对国主应有的尊敬。
嗯!丞相--斐砚暗自点头,语气诚恳态度不骄不躁,是个可造之才。只是,斐砚蹩了蹩眉视线移至他面上那遮盖了大半张脸的精致银面具上......
「大胆艾斯雷诺,参见陛下竟然不摘下面具,对陛下如此不敬,该当何罪啊?!」紧捱着丞相的国舅阿鲁司男爵大声质问着,堪称英俊的脸上含着阴险冷笑,双眼中两道嫉妒的利刀向枫刺去。他心中暗恨,如果不是当年本爵爷身体欠安,怎么会由得你这低贱的平民冒出头来。
斐砚轻蔑地瞥了旁边的阿鲁司一眼暗骂,当年本应领兵出征的他,因贪生怕死而装病不肯上战场,现在却处处显其威风。再者说,如果是他带兵出征,恐怕早就不知道被埋葬在哪儿,变成一堆无法辨认的白骨了。不过,斐砚也好奇的抬头瞅了瞅仍跪在地上的艾斯雷诺,想看他如何回答......
「臣,相貌丑陋不想惊扰陛下!」不卑不亢的声音在大殿上再度扬起。
就知道你貌丑如夜叉才想你当殿出丑,阿鲁司恶毒地想着。
「你......」丞相斐砚刚想带过话题,却听见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出。
「既知自己相貌丑陋就不要在此吓人,退下去吧!」从升殿就未曾开口的圣君,说的第一句竟是如此的冰冷,大殿上顿时鸦雀无声。
「谢陛下!臣告退。」
众卿呆愣地望着大步离去的艾斯雷诺身影。
「退朝......」众卿只来得及瞅见圣君的背影消失在后殿。
「砰!」一声巨响众公卿猛然回过神来。
「轰!」对于这新贵圣君好像不大欣赏,这位圣将军今后的发展可会一片光明?众公卿宛若开了锅般议论纷纷......
***
日落西沉,玉兔东升。
热闹的圣将军府,也渐渐恢复原来的平静。
「咿呀!」带着微醺的酒气推开卧房的门随手关上门,不稳脚步显出已喝到极限酒量。
「你好像很开心嘛?」一道冰冷的声音讽刺道。
「谁?」艾斯雷诺站直了身躯,一股残余的酒气也随着问话而消失无踪。
借着月光艾斯雷诺,瞅见一位身材修长的男子靠着桌边而立,迅速戒备起来。
「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男子缓步走了过来,随着他的动作一张英俊绝伦的脸呈现在他的面前。
「大、大哥。」艾斯雷诺脚步不稳地往后退去直至碰到门板。
「嗯!我以为这十年你连我是谁都忘了哪!」绝伦的男子脸上浮现嘲讽的冷笑。
「怎么会,小弟绝不会忘记大哥的!」语气中带着难以察觉的颤抖。
「哼!」男子拿起一旁桌上的画册翻弄着,瞅着当代名家所绘的肖像图。
「你要取妻?」扬了扬手上的画册。
「还没决定。」艾斯雷诺小心翼翼地回答。
「......」男子冷冷地瞅着艾斯雷诺,沉声说道:「过来。」
艾斯雷诺慢慢蹭到男子身前一公尺处。
「再近点。」男子眯了眯眼。
艾斯雷诺跨出一步,然后犹豫着是否再退回一点。却被男子一把拉了过去,紧紧的揽在胸前。
「你摘过面具吗?」男子贴在他耳边低声问道。
「没有。」艾斯雷诺骤然绷紧身体。
「你千万不要忘记了......」男子放柔了声音,艾斯雷诺更加紧绷了身体等着暴风雨的到来。
「不要忘记了,你体内流着的血是背叛者的血,永远不要去高攀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温柔的声音诉说着恶毒的嘲讽。
「是,我知道。」挺了挺早已僵硬的肩,艾斯雷诺面无表情地瞅着男子,空茫的眼眸中已不再是灵魂的驻地。
男子无声地叹了口气,拥紧那看似坚强的身躯,眼里流泻出一股温柔的爱怜。似乎又想到什么?随即又换上了冷冷的嘲弄。
「摘下面具。」冰冷的口吻不带一丝怜惜。
「咯啦!」艾斯雷诺拿下面具放在桌上。男子轻抬他的下颚,用手抚摸他的脸颊,有若一名王者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朦胧的月光通过窗棂轻撒在艾斯雷诺的身上,在那若隐若现的光线下,可以看出他绝不是传说中那样丑若夜叉,甚至好像还有一张可以称得上俊秀得容颜。
「脱了......你的衣服。」冰硬的声调隐含着难以察觉的情欲。
「大哥,你......」艾斯雷诺踌躇地,眼中含着企求瞅着眼前的男子。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冰冷的口吻流露出的不耐。
「不,我自己来......」艾斯雷诺缓缓地解着衣裳,暗恨怎么没多穿几件。
艾斯雷诺不着寸缕地展现在男子眼前,男子凝视着艾斯雷诺那小麦的肤色、结实的身体,可以看得出是生活在灼热的阳光下,以及经常锻炼的结果。当他视线移至艾斯雷诺的前胸时,惊讶地瞅着长约三寸已经愈合的伤痕,伤痕已经几不可见,但仍可看出当时应是致命之伤。艾斯雷诺迷茫地看着,轻颤着手轻抚他的伤口男子温柔的侧脸。男子凝视着其他早已泛白的伤痕,眼里射出凌厉的寒光。
「看样子你身边的护卫都不大合格?」男子平稳的口气,隐含着即将到来的风暴。
「不,他们时优秀的将士。」肯定的语气含着无限的信赖,却没有发现将会为他们的未来带来无数的麻烦。
「哦!」男子挑了挑眉。
「优秀到连自己主人都保护不好?」
「不,他们不是我的仆人,我也不是他们的主人,他们是我生死与共的好兄弟!」艾斯雷诺骄傲的诉说着,言谈中充满无限的信任,那份信任使他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那等低贱的人怎么能与你称兄道弟,你不觉得有失身份吗?」冰冷的声调中头一次出现了裂痕。
「身份?我有什么身份?」艾斯雷诺眼底含着决然的痛楚。
「我不过是比他们更为卑贱背叛者的儿子,我能有什么身份可自傲?」
「你......」男子轻蹩着眉,瞅着眼前因痛苦而扭曲的脸。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对他充满了信心,笑起来宛若天使般灿烂的少年,什么时候就只剩下自卑与痛楚。
「枫,回来吧!回到我身边,我需要你!」男子放柔了声音,轻轻地诱劝着。
「不!已经尝到自由的雄鹰,是不会再回牢笼的,不管那牢笼是多么的华丽与无忧。」
瞅着眼前浑身散发着自信,再无之前的自卑与无奈的艾斯雷诺。男子一把抱起他走至床边,轻轻放下他,脱下自己衣裳轻覆再艾斯雷诺的身上,在他的耳边轻吐着残忍的话语:「既然不会自己走回来,那就折断他的翅膀,堵住他的后路,让他再也无法飞离那个牢笼。」
「不,呜......嗯!」艾斯雷诺微微抵抗着。
男子吻住艾斯雷诺的嘴唇,熟练的挑逗着这个自己一手调教开发的身体。殷红的舌探进他的口中与他共舞,大手爱抚着他全身的敏感地带。
「呃!嗯......大哥......啊......」微微喘息着,艾斯雷诺低语道。
「叫我的名字......」舔吻着那敏感的耳垂,男子回应道。
「大哥,啊......毓......嗯......求......求你!」艾斯雷诺乞求道。
「......什么?想求我什么?」挑起艾斯雷诺的下颚轻吻着。
「不要,嗯......呼......不要伤害他们,啊......呜......」
男子恼恨低瞅着深陷激情中,仍不忘记为他那帮手下求情的艾斯雷诺。掰开他紧闭的后蕾,刺穿他没经过充分滋润的后蕾。像是惩罚般,男子毫不留情低在艾斯雷诺的身体里冲刺,仿佛要逼出他所有的痛楚。
「呃!呜......」不肯因痛苦呻吟出声,艾斯雷诺紧咬下唇。
试图抽空思绪,忘记身上所有的痛苦,内心里疯狂的呐喊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增经总是对孤独的他微笑的少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陌生?那总是温柔的瞅着他,宠溺他的眼神,何时变得如此冷漠?如果、如果能够回到所有事情未发生前,是否会再见到那抹温柔的笑颜?投入黑暗的怀中的艾斯雷诺再无力思考,一行清泪缓缓流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