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的罪+番外 作者:牧野洋洋(上)

字体:[ ]

《谁的罪》作者:牧野洋洋
 
  多肉,强攻强受,虐后甜,甜完再虐,重口。
 
  ----------------------------------------------------------------------------------------------------------
 
  前言必看哟:
 
  首先,为了电脑着想,拿杯子的放下杯子,把那口茶吞下别含着小心看着看着就喷了出来。捏鸡蛋的也松手吧。还有,把刀放下,把番茄和菜叶留着,蛋糕吃了吧,别拿着对电脑,这很危险……
 
  平伏心情,好,深呼吸,对,就这样。
 
  楼主能告诉你,后面的简直就是一团糟,看下去,千万记住按捺下丢东西的欲望。
 
  至于结尾,很折腾,不过楼主保证这是一个HE,不过,砸电脑也好,摔鼠标也好,掰键盘也好……呃,(摸一把脸,满手血)这榴莲是谁丢的?
 
  这一篇是第一部,后缀名懒得想了,全文就叫《谁的罪》,其实名字也是瞎取的。
 
  1.高H很多肉
 
  2.很折腾
 
  3.HE
 
  4.先虐后甜
 
  5.甜后再虐
 
  6.全二十六章
 
  7.奇幻+现代,并不完全架空。
 
  8.CP全是浮云。
 
  9.节操早已碎……
 
  你确认有勇气看完吗?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
 
  第一章  弃子
 
  【魔界 皇城地牢】
 
  在这个特殊的牢笼里,四面厚厚的石墙,墙上画满结界符号,有淡青的光莹莹闪烁。
 
  斯利亚脸朝下匍匐,一头漂亮的淡金色长发铺散垂落了下来挡住了表情。紧实的后背布满伤痕,正随着喘息剧烈地一起一伏。
 
  他的两个雪白的羽翅被巨钉扣着骨,牢牢锁在地上,这种残忍的禁锢让他无法直起身。他浑身都疼,特别是身后那难以启齿的位置。他从来没有遭受如此待遇,强烈的耻辱和愤怒让他一次次尝试反抗,可周边结界把他的力量抽空了,双手早就失去力气,他挣扎到最后只能死死咬着唇不让自己叫出声,似乎这样可以挽回一点莫名的自尊。
 
  “嘿,爽不爽?小天使?”兽人狱卒大手狠狠拍打着他的屁股,又挺腰狠狠*插几下。巨大的柱形物在他柔嫩的甬道内凶暴地冲刺着,兽性大发的狱卒根本就没当成是脆弱敏感的地方,那股顶入的狠劲像是要把他捅穿才罢休。
 
  斯利亚觉得内脏快要被绞碎了,腿间滴滴答答地淌着一些液体,他能感觉到,可不敢去看,也不敢去摸,翘着屁股像个破烂的娃娃任由他们摧残,强烈的绝望中他开始祈祷他们快点爽完好让自己休息一下。
 
  “又湿又热。”狱卒一脸享受地感叹,“好爽,把我吸得紧紧的。”
 
  “你快点!”等在后面的狱卒心急火燎,忍不住趴过来舔起斯利亚后背的血。
 
  这个举动像是一个开关,接着又有几个狱卒趴上来撕咬那外翻的伤,血腥的气息让斯利亚觉得像吐,他已经疼得麻木了,那些兽人狱卒撕下一块肌肉后开始嚼起来,伤口冒出的血马上被另一个兽人接住舔了个干净。
 
  “喂,别咬死了。”*插的狱卒闻到血腥也忍不住想咬一口,不过上头吩咐过这个犯人还不能玩死。酷刑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斯利亚已经连声音都发不出了,*插的狱卒终于一声大吼,在他体内喷射出一股股粘稠的*液,滚烫的液体刺激受伤的肠道,斯利亚被剧痛刺激忍不住落了泪。
 
  狱卒意犹未尽地抽出*棒,在他屁股上揩了又揩,又对准那松弛的小洞想第二次突入。
 
  “喂!你滚!到我了!”另一个狱卒赶紧凑过去占位,把斯利亚的屁股移了个方向,把自己坚挺已久的巨物对准后洞狠狠刺了进去。红肿的后*再一次被狠狠地扩张,斯利亚剧烈抽搐起来,连腿部支撑的力量都失去了,全靠肌肉发达的狱卒捏着他的腰,他才不至于整个人趴下。
 
  狱卒用力地顶撞,精囊拍击在臀肉上,把白嫩的臀瓣打得通红滚烫。
 
  “他妈的,这洞真是又湿又软!”那狱卒仰天长叹。
 
  其他狱卒挺着孤寂的巨物,一脸妒忌。
 
  “啪”的一下,一个带刺的皮鞭抽打下来。
 
  “啪”又一下。
 
  “啪”“啪”“啪”连续几下。
 
  交错的伤痕渗出的血,沿着天使的腰肢滑到曲线尽头,滴落在地。
 
  背部的疼痛的灼热还没消,紧接着大腿又传来一阵刺痛。
 
  几个兽人狱卒,光着肌肉发达的身子,一个挺着腰死命捅他的后洞,几个非常不爽的拿着鞭子狠狠抽打他来发泄,还有几个个往他结实的屁股上和大腿上滴着滚烫的蜡烛油。
 
  “叫出来,操!”*插的狱卒感觉没声音没意思,大手往下扯住男天使漂亮的长发,把他的头往上拉仰起了一个角度。
 
  他嘴角被咬破了,晶莹的血沿着下巴淌过一道细细的线。
 
  “嘿嘿嘿!听到不?叫出来哦!”皮鞭加大了力度。
 
  啪啪啪啪!
 
  带有毒素的蜡烛油开始滴上他几乎皮开肉绽的后背。
 
  他的身子剧烈抖动着,泪水挣脱了睫毛流了下来,终于在又一次皮鞭抽打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一阵凄惨的哀嚎。
 
  “对嘛,这才是嘛!嘿哈哈哈!”*插的狱卒有了视听享受,腰挺得更卖力,洞口的肉褶被撑开撕裂出血,猩红湿润的媚肉被带出来,又被送进去,肠道分泌的体液混合着白的红的,一股股地被带出,顺着大腿流下,滴落在地上与背部淌下的血液汇合在一起。
 
  “你们玩够没有?”冷冷的声音。随着声音进来的,是鬼魅一般现形的身影。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乌黑的长发拖到腰间,被一段金色的丝绸随意拢扎,同样漆黑的长风衣下摆随着脚步微微晃动。
 
  “啊……城主。”狱卒们停止动作,齐刷刷站起来,朝黑发男人恭恭敬敬行礼。
 
  高贵的男天使失去了支撑,脱力趴在地上剧烈喘息。
 
  兽人丑陋的裸体让黑发男子皱着眉,他烦躁地挥手,几个狱卒规规矩矩退到墙角的黑暗处,幻形成一股烟气消失了。
 
  “看,斯利亚,你是不是该感谢我呀?”黑发男子上前,一脚重重踏在打进翅膀的巨钉上,巨钉又往下深入了几分,几片脱落的雪白绒毛沾了血飘到一边。男天使闷哼一声,咬紧牙,浑身颤抖。
 
  黑发男子弯下腰,扯着他的金发,把他的脸拉上朝着自己,阴冷的视线盯着那双迷蒙的泪眼,问道:“生命水晶在哪?”
 
  斯利亚的嘴角往上扯出个弧度:“你有本事杀了我。”他喘着气,伤痕累累地笑着。
 
  黑发男子心里憋气,冷笑一声手里幻化出一道冰刃,抵在男天使的喉间比划:“你以为我不敢?”
 
  “你不敢。”男天使眯起眼,身体的伤痛让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他强打起精神想欣赏对方气急败坏的表情。
 
  “你不敢。”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像珠子,一个个落在牢狱的空间里回荡着撞击着黑发男子。
 
  黑发男人明显愤怒,额上青筋突突地跳,斯利亚心情畅快地笑起来:“你看你脸都扭了?你杀啊!怎么?没本事吗?”
 
  黑发男子感到额头的血管冲撞着,一种强烈的杀意淹没了他的理智。冰刃抵在天使脖子想用力一抹的时候,他又及时控制住自己,冰刃被转了个方向,往下刺进天使扶在地上的手掌。
 
  这只天使是幸存守护水晶的天界将军,杀了他,那生命水晶就永远没法找到了。
 
  斯利亚的手掌被打穿,下巴的线条紧了紧,咬着牙把呻吟声格挡起来。
 
  “你,好好休养吧。”黑发男子抬手捏起他的下巴,“我知道天使的痊愈力很强,明天又是个新开始呢。”黑发男子的唇间抿出了道弧度,无声地笑起来。
 
  “……”斯利亚痛苦地合上眼,他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自己的体质。
 
  “不错的玩具。”黑发男子冷冷的声音。
 
  斯利亚闭着眼不看他,感觉到捏着下巴的手松开了,下一个瞬间翅膀上传来一阵冰凉的疼痛,又一个冰刃贯穿了翅膀打进了地里。
 
  “要不,明天换点好玩的吧?”黑发男子笑道,“你肯定会喜欢的。”
 
  斯利亚睁开眼,想看清那词句背后的恶意,那男子轻笑一声,身形一晃消失在封闭的牢笼里。
 
  墙壁上唯一的蜡烛闪烁了几下,灭了。
 
  封闭的结界牢狱里终于只剩下男天使一人,他终于放声哭了起来。往日在天界的那些荣誉和赞美还有敬仰,全都粉碎在绝望里。
 
  他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在被抓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一种结局。
 
  属于他的结局。
 
  天界不会为了他一个,而发兵进攻魔界。作为天界将军,他非常明白这种双方战役的损耗非常大,甚至会波及到人界。主神对于魔界,是不会轻易出兵。只有谈判一路可选。他心里清楚,谈判使者永远不会来的了。
 
  他那只还能动的手,摸到腹部上,低头扫了眼。腹部本来是有一段纹身,现在却消失了。
 
  他失声笑了起来。
 
  当神的祭司找到下一个水晶守护者时,就会透过刻印把关于水晶的一切信息从他记忆里抹去,转接到新的守护者那。与此同时,自己腹部的纹身就会消失。
 
  看来,那边已经找到代替的人了?哼,动作倒是挺快的。
 
  斯利亚努力回想,记忆中凭空出现了一段空白,他泄气地垂下头。他作为旧的守护者那些一切,都成为了过眼烟云。
 
  你问我生命水晶在哪,我现在也不知道了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