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的罪+番外 作者:牧野洋洋(中)

字体:[ ]

 那个捏下巴的混混一只手臂不见了,但他还没死,意识还清醒,捂着断臂惊恐地后退要逃跑。
 
  他翻过身,朝那活着的混混一挥手,那混混歪着头倒在血泊中再也不动了。
 
  他坐了起来,把那后*的巨物拔出,后*里一股股地淌出*液,他揩了点,舔一舔,腥咸的,还有点粘稠,这是什么东西?
 
  他环顾四周,这里是荒凉又狭窄的巷子,周围都是待拆迁的破旧居民楼。
 
  他收回视线打量起自己,裸着,右边手臂上有几个缺口,仅仅是凹陷,并不是什么伤口。
 
  他有个念头,要穿好衣服才能出去。
 
  于是他爬起来,开始脱那些混混的衣服。
 
  裤子…还完整…这个血比较少…夹克…还不错…衣服…鞋子…
 
  但是穿好后又能如何?
 
  他衣冠整洁地拐出巷子走在街道上,衣服上还有点血迹,他揩不干净,皮夹克正好能掩饰住。
 
  我该去哪?我到底是谁?
 
  就在很远的一个城市里,一个穿马褂的盲眼老头开始卜卦。
 
  现在是深夜,他独自在公园的石凳上休息,可是强烈的心悸让他睡不着。
 
  他决定去问问卦象。
 
  老头把几个铜钱捂在手里,摇晃几下,往地面松去。
 
  铜钱丁零当啷地掉落,滚动几下静止起来,他伸手仔细去摸索。
 
  找到一个…反面…另一个在哪…哦…找到了…反…还有一个…
 
  他的眉毛跳了一下。
 
  大凶之兆?
 
  这卦象是指什么?
 
  【巨石阵】
 
  又经过一整天不眠不休的前进后,Aaron他们来到一处荒芜的平原上。
 
  平原的天空是多云阴天,四周昏暗得就像暴风雨来临前那种压迫感,而地面那干裂的土地却很诚实地告诉他们这儿从来没有下过雨。
 
  这里的没有任何树木,也没有任何山丘,唯一景物就是地平线那的巨型石头堆。
 
  “到了,走吧。”Aaron继续往前走。
 
  苍和斯利亚跟着。
 
  “那些石头就是裂缝?”苍好奇道。
 
  “呃…不是裂缝…”Aaron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类似增幅器那样的东西。”
 
  “哦……”
 
  巨石阵渐渐接近,这景物看起来简单得不可思议,一块块长条的巨石围成一圈,圈起来的范围很广阔,但圈里什么都没有。干裂的土地继续干裂,黑乎乎的颜色没有丝毫变化,连个像样的祭台都没有,更别说什么门之类的构造了。
 
  苍伸手摸摸巨石,仔细寻找一些什么符文刻痕,视线从下往上一路扫过去,石头太高,望得脖子发酸,石头就是个石头,普普通通,平平整整,安安静静。
 
  “你们过来,站这。”Aaron踏在巨石阵里的一个位置。
 
  苍和斯利亚走过去站好。
 
  Aaron从次元口袋里掏出那个双鱼玉佩,用点力,把两只鱼解开了。
 
  “你拿着。”递过一只鱼给苍。
 
  苍听话地接过,玉佩小巧地躺在手心里,晶莹剔透的绿色。
 
  “这玩意有什么用?”苍疑惑。
 
  “裂缝出现的时候它会有反应。”Aaron解释,“人类世界的磁场不同,裂缝会有些细小的分岔,但是主要的大裂缝只有一个,找到它就好了。”
 
  “哦,那…找到后怎么关上它?”苍觉得对于那些操作细节都是云里雾里。
 
  “你找到就是了。”Aaron垂下眼,“然后…我…我们可以通过玉佩得知你的所在地。”扬了扬另一只鱼。
 
  “那……”
 
  “不必担心,皇城会派人处理的。”Aaron打断他,面不改色地撒谎。
 
  你去找到它,然后剩下的事情等我来想办法吧,毕竟我曾经关闭过一次。任务结束后,你就好好地在那边生活,不要再回来了。
 
  “Aaron……”苍还想说什么。
 
  “站着别动。”Aaron把那半边玉佩往身边的巨石上按去。
 
  玉佩接触到石头,好像瞬间开启了一道开关,石头淡淡地腾升出一片光晕,隐藏的符文开始爬满了石头,光斑投射到苍和斯利亚站的那个范围,圈出一个荧光的法阵。
 
  斯利亚望着地面,法阵不大,正好圈起自己和苍,还有一个位置可以再站进来一个人。
 
  Aaron收回手,法阵已经启动,力量正在运转。
 
  苍望着Aaron,Aaron也在望着他。
 
  苍,带我走,我愿意跟你走!
 
  有些字眼一遍遍地冲撞,就在踏出皇城那扇门的时候,强烈地编织成一组词句,它们时时刻刻寻找出口。但说不清哪里出了偏差,那些词语终于接近出口时却拐了个弯。
 
  “苍,再见。”Aaron淡淡的声音。
 
  苍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定定地望着Aaron。
 
  Aaron犹豫一下,走进法阵里,勾起苍的下巴深深吻了进去。
 
  鲜嫩的唇瓣只是单纯贴着,没有任何暧昧的动作。
 
  斯利亚移开视线,手把大衣下摆抓出了些褶皱。
 
  苍被他吻得有点慌,扶着Aaron的手臂不敢乱动,不知道是该推开他,还是该拥抱他。Aaron从来没有这样的举动,苍拿不准这是告别之吻还是什么。他在他印象里,一直就是个大哥哥那样的存在。
 
  Aaron从过去到现在,都是一身雪白。他的形象一直没有变,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也一直没有变。但是这个大哥哥传递过来的温度,却让他感觉出有着另一种情绪的传达。
 
  两人吻着,法阵却渐渐腾起一束光墙。
 
  Aaron松开唇及时退出法阵,光墙把苍和斯利亚笼罩起来,苍看到Aaron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大滴滚落。
 
  “……”Aaron后退着远离光墙,他垂着眼不敢去看苍,怕接触到那不解和厌恶的眼神。他逃避着,不想听到苍接下来的话,可能是责骂,可能是嘲笑,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他统统都不想知道。
 
  他只想保留一些回忆,纯净得容不下任何尘埃。他固执地守着,好让自己在剩下那孤独又漫长的岁月中有那么一点点甜蜜和温馨。
 
  他和他明明只是几步的距离,却远得隔了千万光年。
 
  苍真的是开了口,有些词句要传递出去的时候,斯利亚及时朝Aaron喊了一句。
 
  “小心三皇子!”
 
  声音掩盖了苍的那句话,Aaron再抬头,眼前的两人消失了。
 
  光墙渐渐暗淡下来,石头的光晕也渐渐退去,四周恢复昏暗,绝望的寂静席卷而来。
 
  被苍扶过的手臂,两边都留着他的温度,但是重伤的那边却又开始剧烈地疼起来。
 
  Aaron跌坐在地上,捂着脸,终于痛哭出声。
 
  【人类世界】
 
  穿马褂的盲眼老头守着简陋的地摊,没有什么生意。
 
  现在这个年代已经很少人相信什么算卦占卜了,倒是西方那些塔罗牌火了起来。可惜盲眼老头不懂这些新潮的玩意,他有一身真正的占卦本领,却注定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盲眼老头静止地摊前,那个摆出去的小板凳擦得干干净净,上一次有人坐下的时候是多少个月前呢?他开始记不清了。
 
  周边人来人往,空气里飘荡各种香水味和酒精味,还有一些汽车的汽油味。街灯绚烂,流行乐再各个商铺响起混杂成听不出词的噪音。他和他的马褂还有简陋的地摊在这一片绚丽繁华中硬生生地加了一笔不协调的颜色。
 
  这个世界似乎统统与他无关。
 
  他叹了口气,正想数数兜里的钱够不够吃一餐的时候,突然有种熟悉的能量波动从遥远的方向传来。
 
  他浑身一震,睁着呆泄的眼睛望向那个方向。
 
  他看的那个方向,是远在地图另一端的英国。
 
  英国,索尔兹伯里平原,巨石阵。
 
  他的眼睛早瞎了,可他的感觉依旧灵敏得厉害,特别是那熟悉的能量变化。
 
  他相信自己的感觉,可惜他无法得知具体的情况。
 
  他决定再卜算一卦。
 
  铜钱捂在手中,摇晃着,往地摊布上一松,丁零当啷隐约的碰撞,静止后他用手摸索起来。
 
  一个…反面…一个…反面…一个…正面…一个…另一个…
 
  他手停下来。
 
  那个铜钱诡异地立着,既不是正面,也不是反面。
 
  他开始冒汗。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茫然地在街上走着。
 
  他不用睡觉,不知道累,也不用喝东西,也不用吃东西。
 
  视线落到街边的一个蒸包店里,那些热腾腾的包子出炉被摆了出来。
 
  忽然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他被抱在一个小女孩的怀里,那女孩一手抱着他,另一只手拿着的那袋东西正是这些白花花的包子。
 
  她是谁呢?
 
  不过我不饿,我不需要吃包子…
 
  他继续落魄地走着,路过一个橱窗,他看到自己的高高身影。
 
  棕色的短发有点卷,脸蛋硬朗,黑色的皮夹克,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鞋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