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且听凤吟[第一部] 作者:紫色木屋(下)

字体:[ ]

 
 
 
且听凤吟第二十章怪事
 
东城洛篱扶着东城邪月回到行馆。
“父皇,你没事吧?”东城洛篱看着东城邪月有些担心,刚才的父皇太奇怪了,仿佛像变了一个人何的。
“替联沐浴更衣。”经过刚才的打斗,东城邪月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洗澡,满身的灰尘让他非常的不爽。
“是,父皇。”
东城洛篱将东城邪月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去,手似乎有些的颤抖,直到东城邪月的身上只剩下最后一件遮盖的衣服时,东城洛篱停止了手中的动柞,却发观东城邪月已经闭上了目眸,红着脸将东城邪月的最后一件衣服脱去之后,退了下去。
“替联敲背。”
东城洛篱的身子才退了几步,便听见东城邪月低沉的声音。
看着东城邪月赤裸着身体走进了浴桶,东城洛篱愣了一下,随后紧紧的跟了上去。
颤抖着双手抚上东城邪月的后背,东城洛篱的目眸有些散乱。
东城邪月靠在足以容纳三个人的浴桶里,雪白的背后对着东城洛篱,全身赤裸无一不落入东城洛篱的眼晴里。
东城洛篱动作轻柔的捏着东城邪月的肩膀,从为见过男人的酮体的他有些呆住,那是跟自己完全不一样的身体,纵使结果一样,但是里面透露出的味道完全的不同,东城邪月全身散发出成熟的味道,而他却是幼嫩的可以。
未经人事的东城洛篱脸部开始发红,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这么快就不行了吗。”东城邪月邪笑的声音转了出来,“你喜欢朕。”
“嗯?父皇?”东城洛篱的声音有些颤抖。
“过来,脱了衣服进来。”东城邪月不给东城洛篱一丝抗拒的机会,带着魅惑的声音命令道。
“父皇?”东城洛篱清澈的目眸疑惑的看着东城邪月,原本就已经通红的脸蛋,这会儿变得更红了。
“怎么?不愿意?”听出东城洛篱有些迷惑的态度,东城邪月的语气一下子冷了下来,“不愿意就出去。”
东城邪月闭着眼晴,迟迟听不见动作,正当他以为东城洛篱已经出去的时候,却没想到浴桶里传来了声音。
深邃的目眸睁开,首先映入东城邪月眼里的是东城洛篱两条雪白的长腿,因为东城洛篱的紧张双腿有些抖动。
东城邪月修长的手一拉,东城洛篱跌入了东城邪月的怀里,水花溅了出来。
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的靠在一起,东城洛篱感觉到那顶着他胯间的属于东城邪月的昂大的欲望。
“父……父皇…… 。”叫着东城邪月的声音有些害羞。此时的东城洛篱完全不像平时的东城洛篱,娇羞的像个纯真的孩子。
“洛儿,来坐上来。”东城邪月引诱着东城洛篱,唤着低柔的声音。
东城洛篱看了看东城邪月已经有些滴着汗水的颤头,轻轻的点头:“嗯。”
随后东城洛篱站起身子,将自已的花蕊对着东城邪月的欲望坐了下去。
“嗯… … 。”虽然经过温水的滋润,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强烈的撕痛感刺激着东城洛篱的下半身,疼痛的泪水不自禁的流出了眼眶,这样的东城洛篱令东城邪月(魔王)忍不住有些怜惜。待秋水走进房间时听到的却是这样妩媚的呻吟声。
“父皇… … 不… … 不要了……啊… … 父… … 父皇… … 快… … 太快了… … 。”
秋水的眉头紧紧的皱起,双手紧握着拳头尽量让自已的心不要跳动的那么快。
过了一刻钟之后,东城邪月赤裸着身体抱着已经昏迷的东城洛篱出来,看着他的神情就知道东城邪月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好。
轻声的将东城洛篱放下之后,东城邪月披上衣服,将视线对一直盯着他的秋水。
慵懒的坐进椅子里,调戏的声音吐出:“你在吃醋。”
秋水的身子一震,有种被看穿的难堪:“属下不敢。”
“既是如此,就收起你的心。”东城邪月的声音刹那间变得无情。
“陛下为何… … 为何突然……”
秋水的话还未说完,东城邪月手中的魔剑已经指向了秋水的心脏,吓得秋水的身体往后退去。
 “有些话不是你该问的,就给朕闭嘴,不然下一刻这把剑绝对会插进你的心脏。”东城邪月收起了手中的魔剑,起身走向秋水的地方,单手挑起秋水已经苍白的脸,手有意识的抚摸着,“这张脸和东城凤还是真有点像啊,难怪东城邪月会要你而不要那个孩子。”
听出东城邪月话里的意思,秋水的身体更加紧张。
 “嘘,轻松点,朕知道你早就猜到了这个身体里的主人可能不是东城邪月了,你也早猜出了朕的身份,你真是个聪明的人啊。“抚着秋水的脸蛋的手慢慢的伸向了秋水的脖子,”这么漂亮的脖子如果一用力那就可惜了。” 
秋水的额头不断的冒出细汗,这个男人太恐怖了。
在秋水僵硬期间东城邪月的头援援的凑了过去,舌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秋水的脖子,隔着薄薄的一件单衣秋水明显的感觉东城邪月刚刚发泄的欲望又顶了起来,而且正不断的磨擦着他的小腹,害的他从小腹处急速的升起了一团火焰。
“你以为一个东城洛篱就能满足我吗?”邪恶的声音再一次的从东城邪月的口里吐出。
下一刻房间里又一次的上演了春色。
当东城凤洋溢着小脸蛋再一次睁开眼晴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醒了。”柔情的声音从东城凤的头顶响起。
抬了抬小脑袋,棕蓝色的目眸对上了金色的目眸,东城凤眼晴闪过出喜悦的光芒。
“吟。”清醇的音轻轻的唤出,身体往龙焱寒的怀里窝了窝,雪白的腿压上了龙焱寒的肚子上,房内弥漫着幸福的气氛,然而这道气氛并没有维持多久,被一声不生气的声音给破坏了
咭噜… … 咭噜… … 
东城凤小小的肚子里传来了饿讯息,原本漂亮的脸蛋顿时垮了下来。
“不许笑,不许你笑。”在龙焱寒还没有发出笑声之前,东城凤的小手蒙住了龙焱寒的嘴巴,太难为情了,小人儿的自尊果真受到了伤害。
龙焱寒张开嘴巴把东城凤的手指含入嘴里,起身将东城凤难为情的脸蛋抱进怀里,手摸了摸东城凤的肚子:“圣儿饿了呢。”
却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在东城凤听来却是有点一语二关的味道,吓得东城凤的身子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果然下一刻龙焱寒的身子已经压上了东城凤,低魅的声音邪恶的带着趣味:“既然圣儿饿了,柞为圣儿的天后,我白然该喂饱圣儿才对。”
“不要……吟……不要……。”
当两个人再一次的从房里走出以后已经是午后了。
龙焱寒抱着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却依旧红着小脸蛋的东城凤走进了大厅,伊人和伊月马上奉上清淡的瘦肉粥。
待龙焱寒坐下之后,日上前:“主子吩咐的事情已经飞鸽给于楼主了,相信再不久于楼主带着人可以安全的抵达龙游宫了。”
“嗯。”龙焱寒点了点头,一边温柔的喂着东城凤喝粥。
“昨天比赛结束之后我们守在塔的附近,没见东城邪月靠近过塔。”对于这一点欧阳啸也很疑惑,他们观察了几天都没有发现。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既然确定了东城邪月的身体里寄生着魔王的灵魂,那么塔定是他的下一个目标,明天的擂台上西麟会将金蛋拿出来示人,到时候金蛋不见的消息就会传出,那个时候他们肯定会有所行动,所以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就好。”龙焱寒沉稳的分析道,所有的事情这两天内就会揭晓,到时候他和圣儿就可以遨游天下。
“老大,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很奇怪。”欧阳啸皱了皱眉头说道。
“什么事情?”龙焱寒问道。
“这两天我和擎守着塔的时候晚上隐隐约约会听到痛苦的呻吟声,而且我还发现这个塔的位置跟原本的位置有些不同,似乎移动过了。”
听了他的话,龙焱寒静静的沉思着。在金蛋被圣儿拿走之后发生了这件事情,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马上严肃的道:“马上去皇宫。”
 
 
 
第二十一章暴动
 
等龙焱寒等人赶到西麟皇宫的时候,果然皇宫已经乱成一团了。
“这是怎么回事?”西煜擎抓住了一个沿途匆忙的宫女问道。
正在这个时候西煜飘赶了过来:“二哥你们来了,我正要去叫你呢,不好了,禁地出事了。”
“欧阳。”龙焱寒低声一喊挽起东城凤的腰率先飞了过去。
欧阳啸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赶忙用轻功跟上,紧接着西煜擎、西煜飘也跟了上去,然而西煜飘才飞了一半又回来了。
“这里现在很危险,你先回二哥府内。”西煜飘拦住东城洛亦的身子神情着急的说。
“不行,哪怕是尽一份力量我也要去。”东城洛亦神情十分的坚决。
“你去干什么,会让大家有后顾之忧的,而且这是我西麟的事,与你东翱的大皇子没有半份关系。”西煜飘像是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拿出一瓶药丸交给了东城洛亦,“这是含情丹的解药,从此你不必受我控制。”
“你这是什么意思?”东城洛亦拉住西煜飘的衣服:“你们一个个把我当什么了,想要就要,不要就丢的吗?你这样比我父皇还要可恶,是的,我无能,我没有你们有本事,我只懂得三脚猫的功夫,所以我拖累你们了,所以我让你厌了、倦了、也累了,西煜飘你他妈的混蛋。”东城洛亦因为生气而变的通红的脸在此时西煜飘看来确实格外的迷人。
西煜飘叹了叹气:“洛亦。”
东城洛亦的身子一颤,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西煜飘叫他的名宇,语气带着无奈也有几分的不舍。
“洛亦,你听我说这里真的很危险,太子已经带着父皇离开了皇宫去避难了,我身为西麟的王爷不能弃我的百胜与不顾,我身为人臣不能疼我的君王与不顾。”
“为什么皇爷爷肯带着六弟一同前去,你就不愿意带着我一起去。”东城洛亦突然觉得心很酸,他听出了西煜飘的无奈,身在帝王之家本来就没有那么多事情可以让自己选择的。”
“因为我没有你皇爷爷那么厉害。”西煜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十分的自嘲。
“不,是我没有六弟那么厉害,所以不能像六弟帮助皇爷爷那样帮助你。”
“洛亦。”听到他的话,西煜飘的神情有些不可思议。
“西煜飘命运是需要自己去走的,从今天开始东城洛亦会变强,这瓶解药你拿着,如果你能安全的回来,再给我,如果不能东城洛亦这一辈子都会记住,含情丹的味道。”东城洛亦深深的看着西煜飘,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西煜飘看了东城洛亦最后一眼离去。
洛亦,有你这句话,西煜飘今生无憾了。
西麟皇宫禁地的塔正在激烈的晃动,从楼内传来了像是魔鬼般的吼叫声,而且塔的四周开始了摇摇晃晃,一些腐烂的尸体、恶心的虫类、蛇类正不断从泥土里爬出来。
那些虫类虽然是蚂蚁般的大小,然而像是千军万马般,有些已经围上了人的身体,它们快速的转围住那些地上的人,片刻功夫,那些被围住的人已经只剩下一谁衣物和血迹。
看的人毛骨悚然。
更恐饰的是那些腐烂的尸体,都泛着不同颜色的眼珠,那阴森的牙齿像是锋利的刀,尸体的体内也不断的爬出那些恶心的昆虫。
于此同时西麟京都府内那些被吸了血红的死尸也爬了出来,在西麟京都狂乱的咬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