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25秒的记忆 作者:步羡

字体:[ ]

 
文案:
 
一个蛇精病短篇。
25秒失忆的蛇妖攻X不明属性痴汉受,主角控,主攻。
 
 
灵感来源:
偶然了解到蛇的记忆很短暂,最短的黄金蟒只有3秒,而最长的也只有一个月左右。于是写一个真实的不断失忆的蛇妖好了【光是蛇妖就已经谈不上真实了吧喂!【揉脸卖萌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蛇 ┃ 配角:何辛寅 ┃ 其它:蛇妖攻,主攻,1V1
 
===============
 
第1章 01
01
 
那是小蛇一生中最短暂的冬天。
无边无际的梦境刚刚开了个头,便被卷席而来的暖意所侵蚀。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躯渐渐变得柔软,包裹着自己的温暖太过强烈,让他甚至错觉自己都变暖了一般。
他睁开了眼睛。
 
 
他扭动着柔软细长的身躯,试探着往外滑出一些,这才发现自己竟是在一个睡着了的人的怀里。
那人一身粗布麻衫,却不掩其昳丽容貌和白皙光滑的肌肤。——当然是掩盖不了的,毕竟小蛇还在他衣服里面呢。
 
“嘶——”小蛇吐了吐信子,这么二十几秒的功夫,他就已经忘了自己是刚刚从冬眠的状态中醒来。他有些奇怪自己在哪里,略微一犹豫,便往上滑去。
被温暖了却仍带着点微凉的滑腻蛇身蹭过何辛寅胸前的小突起,引得他身体微微颤动。
小蛇盘在他的胸肌上,将小巧的脑袋凑到他的颈间轻嗅。那白净的脖颈看起来分外诱人,小蛇金色的眼睛眯成细细的一条,嘴里暗藏的尖牙已经开始分泌出粘液。
“嘶~”小蛇微微张开嘴,一缩脖子,刚打算迅速咬上去,便被侧边突如其来的一只手给卡住了脑袋!
 
身下温热的躯体动了动,从床上坐了起来,而小蛇在他胸口盘成一团的蛇身便自然滑落,吊在空中弯弯曲曲地一根,还在努力的勾动尾尖。
 
何辛寅盯着手中小小一颗的脑袋,看到小蛇睁大的眼睛,金黄的瞳孔里似乎有一丝丝的……无辜?
“小坏蛋,你竟然想咬我,我可是救了冻成一根冰棍的你诶!”
何辛寅晃了晃手中的小蛇,随后认真道:“不过看在你这么漂亮可爱的份上,亲我一口我就原谅你了!”
说完,吧唧一口便对着小蛇亲了上去。
 
小蛇身体一僵,登时愣在半空!
何辛寅轻笑:“你难道还知道害羞?”
他的调笑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他发现手里的小蛇正在一点一点的升温。何辛寅下意识的放下了小蛇,下一瞬,金光大盛!
 
何辛寅被刺的闭上眼睛,只觉得身上突然压下来一个重量把他按回了床上,再睁眼时,哪还有什么小蛇,压在他身上的,分明是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年!
 
 
 
 
 
第2章 02
02
 
“卧槽,妖怪啊!”何辛寅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容貌精致的少年,只觉得这辈子都没这么刺激过。
 
小蛇趴在他身上,感觉到身下躯体在不停地抖动,疑惑的对上何辛寅的眼睛,“我是妖怪?你怕我?”
“你不是妖怪,难道还是神仙不成?”何辛寅牙齿打颤,连说话也抖抖索索的。
他从小就有这么个毛病,每当情绪有大的波动,无论是恐惧、生气、亦或是激动,身体就会不自觉的发抖,但抖归抖,外人看着觉得他吓破了胆,实际上越抖却是越冷静。
 
小蛇听了他的话,歪歪头说:“哦。”
 
空气沉默了下来,何辛寅是觉得不知道说什么,而小蛇……这么一会儿他已经忘了刚刚发生过的一切,带着好奇打量着周围。
 
两人的姿势维持着原样,何辛寅抖着抖着却觉得有些不妙。身上趴着一个未着寸缕的美人,自然不可能当没看见。哪怕知道他是妖怪,但小蛇的原型实在看起来不像什么害人的魔物,现在他又是人形,这不断的摩擦之间,何辛寅下面的小兄弟也忍不住微微抬起了头。
 
偏偏在这时,小蛇在他身上动了动。
修长的大腿擦着何辛寅的兄弟而过,伸展出去搁到床榻上,原本因为两人交叠而遮住的春光登时完好无损的展现在何辛寅面前。
 
“嘶——”何辛寅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正当他下-身的帐篷缓缓支起时,小蛇完全处在状态之外的轻淡声音突然响起。
 
“你是谁?我为什么变成人形了?”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变成人了?!吓死爹了好吗!!何辛寅忍住爆粗口的冲动,理智告诉他,应该趁机刷小蛇的好感度,于是微微喘息着柔声道:“我叫何辛寅,昨夜我在屋外看到你被冻僵了,就把你救回来,至于为什么会变成人,我也不太清楚。”
 
“冻僵?”小蛇微微抬起上身,望了眼屋外,“还是冬天吗,可是你为什么这么热?”小蛇垂下眼睑,伸出微凉的手掌贴到何辛寅衣襟散开裸-露出的胸膛上。
这感觉……
何辛寅浑身抖了一下,他伸手拉住小蛇的手腕,小心翼翼牵引着他往下触摸。
 
都说男人是靠下半身思考的生物,何辛寅也觉得自己的脑子应该不会做出如此荒唐的指令,但他的手已经先一步行动了。
 
他紧张地压抑着呼吸,直到那凉凉的触感碰到他的下面,才终于忍不住喟叹出声。
随即又掩饰般的,问道:“你的名字是什么?”
小蛇拨弄着何辛寅的火热之物,看着它一点一点胀大,漫不经心地答道:“我不知道。”
“那我给你起个名字,就叫何小蛇好不好?”
何辛寅的语气里带着莫名的希冀和热切,小蛇看看他,点了点头,“好。”
 
 
小蛇的兴趣只是一会儿,他很快便觉得没了意思,屋里有点热,他脚下用力,轻轻巧巧便越过何辛寅下了地。
 
“你去哪里?!”何辛寅慌忙拽住他的手腕。
小蛇歪了歪脑袋,“出去。”
“你……至少套上我的外衫吧。”何辛寅利索的从身上脱下衣服递给小蛇,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不要走远。”
 
小蛇套上衣服便出了门。一阵冷风从门缝钻入,何辛寅打了个寒噤,看看胯下依旧昂扬着的小兄弟,侧了个身子卧在床上,下意识的回想起小蛇的样貌,两个五指姑娘一起上阵,很快便解决了生理问题。
随便清理了一下,何辛寅重新找了件外衫套在外面,还没出门便对着屋外喊了一声:“何小蛇!”
外面没有回音。
何辛寅心里一慌,连忙疾走两步上去就推开门。
 
屋外残雪未消,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着细微的光芒。小蛇穿着他的外衫,光脚站在雪地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何小蛇,你在啊。”何辛寅松了一口气,走过去蹲下,有些心疼的用双手捂住小蛇踩在地上白皙的脚背,抬头看着他道:“刚刚叫你怎么不理我?站在外面冷吗?”
 
小蛇垂下眼睑看着他,脸上面无表情,语气里却透出一点疑惑:“你在叫我?你是谁?”
 
何辛寅顿时愣在原地。
 
 
 
 
第3章 03
 
03
 
小蛇的记忆并不是像系统更新一样,每隔25秒就刷新一次,而是在一个周期内不断的淡化,最终到达25秒这个时间节点时刚刚好忘掉25秒以前的事情。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就好像人会有难忘的事情一样,记忆深刻的事情,总是会保留的更久一些。
 
所以,当何辛寅没过几秒就找个理由叫他一下时,小蛇暂时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自己的新名字了。
“何小蛇,你饿不饿?”
“何小蛇,你为什么一直这么凉?”
“小蛇,你过来再多穿一件衣服吧。”
“何小蛇……”
“小蛇……”
 
小蛇突然转过头,眼睛里竖起的金色瞳孔缩成细细的一条线,“安静一点。”
 
何辛寅顿时收声。
 
过了好一会儿,他又有些不安分地开口问道:“小蛇,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摘草莓?”
何辛寅本来都已经做好了被无视的准备,不料小蛇却是被他这一句话给引起了兴趣。
“草莓?”
“是一种红色的果子,小小的,很多汁……”何辛寅一边比划着,一边带着小蛇到了屋后的菜园。
那一小片露天的草莓昨个儿才被霜雪压了一道,此刻叶子都蔫蔫的,只剩下东倒西歪的红色果子,在冬日的暖阳照耀下显得格外诱人。
旁边还有一架板车,是何辛寅平日里去城里时装东西用的,现在上面垒了不少草莓,堆起一座红色的小山。
 
“我吃过这个。”小蛇走到板车边上,拿起一颗草莓,整个塞到嘴里。他口腔侧边尖尖的小牙齿刺破草莓柔软的外表皮,里面的果肉和汁水便很快溢满口腔。
何辛寅就见小蛇的腮帮子鼓动几下,然后飞快的将绿色的蒂吐了出来,又伸手去拿下一个。他薄薄的嘴唇上沾染了草莓晶莹的汁水,看得何辛寅忍不住舔了舔唇。
“何小蛇,草莓还没洗过,你这样吃不干净啊。”何辛寅一手握住小蛇向草莓堆伸出的魔爪,一手按上他的肩膀。
“我帮你……清理一下。”何辛寅说着,忍不住屏住呼吸亲了上去。微凉的触感带着草莓的香甜,何辛寅几乎忘了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可小蛇却没闲着,他眯了眯眼,见何辛寅没了动作,便干脆用空闲的那只手环过何辛寅的脖颈,按住他的脑袋,舌尖微挑,轻而易举便钻入了何辛寅的嘴里。
两人的呼吸交错,舌头纠缠在一起交换着彼此口中的津液。何辛寅几乎是完全放弃了抵抗,任由小蛇在他口中肆虐。
 
过了一会儿,小蛇把他放开,见何辛寅完全没了反应,眯了眯眼,又自顾自的吃起草莓。
何辛寅摸了摸唇,还有些不可置信,“小蛇,你……你怎么会?”
小蛇吐出果蒂,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以前,有一个人教我这么做的。”
何辛寅瞪大了眼,“他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样的人?”他有些吃味,“他比我还帅吗?”
 
“我不记得了。”
小蛇拿起一颗形状姣好的草莓,盯着看了许久,语气淡淡,“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何辛寅脸色微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既是为有一个人能在小蛇心里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而难受,也不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
如果有一天,不,如果自己离开了小蛇哪怕一天,是不是他就会忘了我,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就好像小蛇口中的那个人一样,不管他是死去还是离开了,是否对小蛇怀有眷恋。现在的小蛇,就算是那个人就站在他面前他也认不出来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