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道士和小猫儿 作者:狗娃子

字体:[ ]

 
  道士和小猫儿by小狗爪子
  1
  心中本无情,心中本无欲,悟道悟道却不得道。
  心中本有情,心中本有欲,悟道悟道更难得道。
  近两千的道行虽不会毁于一旦,但纠缠而来的情丝千丝万缕,缠住身更缠住心,动弹不得。
  怎会这样?
  道士苦笑不已,好象这是自作自受,不然当初他懒病发作时用一个乾坤大挪移的移动法术后,怎么就出现在那棵树对面的树下,听到那声凄凉猫叫,惹来今日的劫难,把清净的自己搞得有家不敢进,狼狈不已的站门口头疼。
  头疼,头疼,很疼……
  可屋里那只猫做得浑然忘我,穿着不合身的宽大道袍,厥起雪白的屁股,尾椎上的尾巴弯曲成圈,顶梢插进泛出- yín -糜艳红的洞穴,双手连同道袍的袖子一起抓住颤抖的欲器,刚刚抓住便有一滴透明的液体溅上道袍,水渍立即在宣衣子平时所穿的素白道袍上晕开。
  妖精天生勾人的娇媚小脸蛋埋进道袍里蹭动,只看得见一片粉红的颈子,以及因为激情而抖动的毛茸茸耳朵,黑黑的耳朵在白色的布料里显得格外惹人怜爱。
  “啊……唔唔嗯……”闻着道袍上散发出来属于某人的气息,颤动的身体涌上更深的快感,道袍上的水渍越来越多,充满情欲的味道,唔嗯难耐的喘息- yín -荡的吐出鲜艳的小嘴,小小的舌头舔了舔道袍的领口,好象情色的舔着某人的身体。
  勃发的欲器摩擦渐烈,情动喷涌的感觉使他几乎抓不住欲器,全靠身后尾巴的*插蠕动的后*满足饥渴的情欲。
  “啊哈……哈……”一口咬住道袍,不想这么快结束,可尾巴深深的插入,尾巴上的毛搔刮敏感内壁,身体一阵猛烈的抽搐,后*顿时收缩。
  濒临的快感令身体趴跪床上,高高厥起的屁股间可见飞快抽出又插进的尾巴,尾梢早已湿漉漉。
  鼻间是那人使人春心萌动的气息,身体立即崩溃的抽搐,“啊──宣衣子──”乳白的液体随即喷出,让那人的道袍染上自己的气味,融到一起。
  耳朵抖抖,像是辨认自己的领地般闻闻道袍,开心的把道袍裹紧翻滚起来。
  听到“宣衣子”,道士那泰山崩于面前也不会变色的脸下已是心惊胆战,毫不考虑化光而去,暂避风头。
  想起自己当初救那只猫时,那颤颤发抖的样子,再与今天快乐翻滚的样子相比,简直一个是天,一个是地。
  千不该万不该救这只比麻烦还麻烦的猫!
  天空不应该出现的光影里,道士回想起当初。
  其实相遇很简单,就像平时一样简单,不过顺手救下一只妖……
  枝头上,被逼到绝境的黑猫一步步退后,抵住树干喵呜的威胁前方三只凶悍的猫。
  “九尾,今年是最后一年,你以为你逃得过吗?就算今天我们不来,也会有其他妖怪找到你,我们同是猫族,你跟着我们必定不亏待你,如果跟了其他不知什么族的妖怪,恐怕你根本活不过明年。”
  一只猫皮同是黑色,但体型最大的猫口出人言,每一个字尽是威胁。
  看着越逼越近的同族,黑猫害怕的浑身发抖,慌张的四下张望,期望天降救星,但身在深山野岭,四周全是花草树木,矮矮的灌木丛。
  绝望顿生,锋利的爪子快抓不住树皮,漂亮的猫眼闪出同归于尽的光彩。
  “这橘子我明明尝过才买的,怎么我买到的全是酸的?”
  下方突然出现人声,一个倚着树干翘起二郎腿的道士坐在不远前的树下,认真的剥着橘子,刚正的脸庞挂上橘子太酸的烦恼,察觉到对面的四双眼睛八道目光,他微微一笑的抬脸,招呼道:“你们继续,我只是刚好移动到这里吃橘子,就当做没看到我,继续继续。”
  如果只是普通人,只要现出半人半妖的形态就能吓跑他,可是他是道士,妖怪的死对头。
  那道士背上一把看不出年代的铁剑,腰上别着与道袍同色的白色拂尘,头上简单的用木簪挽个髻,说他不正经,从头到脚确实是正经八百的道士打扮,说他正经,那一颠一颠的二郎腿实在和道士古板的形象不符合。
  吃完橘子,见三只猫戒备的盯着他,道士轻松的枕上手臂,“怎么不继续了?”
  “这是我们妖怪的事,请你离开。”领头的猫虽不满,但仍加个客气的“请”。
  “哟哟哟!”道士连发出三个感叹的“哟”,闭上了眼睛,晃起二郎腿,缓缓说道:“其实嘛……呵呵……”一声怪笑,“今天我不打算去降什么妖降什么魔的,天下那么多妖怪,等我成仙那天我都降不完,今天我也不打算多管闲事,毕竟闲事管多了我也会累,瞧瞧我这手脚,累得不想动弹。”
  废话一大堆,看起来好象不会管他们的事,可眼皮拉开一条细缝注视着发抖的黑猫,令那三只猫不得不警觉,等待他到底想干什么。
  “天气那么好,道爷我不想动手。”语调已无起伏,道士停下晃脚,“你们是乖乖现在就走,还是等我动手?”
  那道士周身既无道门的道气光华,也无道门高人应有的风范,看不出修行高低,使人想起街头巷尾骗人钱财的神棍,可能只是普通人。
  “以为我是普通人,对吧?”道士睁开眼睛,道出三只猫心中所想,“很久很久以前,在我没遇到那个疯道士那么久以前,我确实是个普通人,现在嘛……”又是一停顿,他皱起眉头,颇无奈的叹口气,“现在难说了。”
  语罢,地下仿佛地震般晃动,而且只有一棵晃动,四只猫紧紧抱住树,道士悠闲得晃腿,欣赏天气,平静的风拂过脸,发丝拂动,笑容淡淡,好一个九月重阳天。
  “你……”
  “我?”道士顺口打段,“我是个道士,你个小猫妖还是趁早闪了吧,难道要我免费送你们一程?”露出恍然大悟状,一拍额头,“也是,好人做到底,我就免费送你们一程,不用客气,再见。”
  拔出拂尘,一甩,化出三道劲气,三只猫连变化使法术的机会都没有,集体飞射上天,化为黑点消失。
  道士又从怀里摸出个橘子,那只被救的猫跳到面前仔细打量他,一会儿跑到树下使劲的刨坑,拉出一个小包袱,从里面衔出一块小鱼干,放到他的脚前。
  道士自顾自的剥橘皮,似乎没看到小鱼干,那猫以为他嫌少,又掉头衔来一块小鱼干,用鼻头拱拱两块小鱼干,讨好的绕着他的腿蹭来蹭去。
  “叫九尾是吧?”道士突然问。
  九尾点头。
  “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不吃鱼干,那是猫吃的。”道士好笑的说,起身掸掸身上灰尘,“有缘再见吧。”
  最后一句话一向是他的结束语,随后他就离开。
  九尾把装满小鱼干的包袱套上脖子,迈起轻快的小步子跟上道士,道士走得快他就走得快,道士走得慢他就走得慢,道士突然隐去身影,他就会四处张望,以动物的本能寻找道士的气息,继续跟着不得不现身的道士。
  “你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差点想直接飞天上的道士无可奈何的问不肯离开他的九尾。
  正从包袱里衔出小鱼干的九尾挨着道士的腿饶来饶去,撒娇的磨蹭,歪起小脑袋,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猫眼,丢下小鱼干,抓抓道士的鞋子,哀求的唤一声:“喵呜,他们都欺负我,只有你会保护我。”
  “那只是顺手之劳,你不用挂念,更不用报答。”
  “你一直保护我好不好?”
  “不好。”
  九尾的期待被道士毫不犹豫的回答打碎,“那我做你的宠物好不好?”
  “你体型小得不够成为我的坐骑,我比较习惯骑仙鹤。”道士不理解九尾为什么一定要跟着他,习惯自由的他最害怕黏人的妖或人。
  九尾套好小包袱,不放弃的跟上道士。
  道士使出缩地成寸的法术,看似在眼前的道士其实早已离九尾很远,九尾迅速的奔跑,一个猛跃,眼见就要跃到道士的背上,道士甩袖,想把九尾拂回原地,不知道袍是用什么材料的做成,九尾的爪子勾不住滑溜溜的袖子,他干脆用嘴咬住袖子,挂在袖上,无辜的望着满脸黑线的道士。
  “……”
  居然被只小猫妖这么缠上了,他如果想御剑离去,这只猫妖必定先早他一步的咬住他的衣服,跟随他上天入地,等他不会抛下他就蹲在他脚旁开心的啃鱼干。
  “别再啃了,鱼腥味都快把我剑上的灵气熏没了。”斩妖除魔的剑不会因为一点脏污变成普通的剑,可那只猫整整啃了同一块小鱼干两个时辰,还剩下一条鱼尾,让道士看不下去。
  九尾挪下位置,蹲在他脚面上啃鱼尾巴。
  “……”
  2
  道士沉默的盯着九尾,九尾以为他还嫌鱼腥味熏坏飞剑,叼起鱼尾巴噌地一声跳上他的肩膀,放下鱼尾巴,小爪子摁住鱼尾巴防止掉下去,它蹲好身体,小舌头舔了舔鱼尾巴心满意足的喵呜一声。
  “……”
  道士又是一阵沉默,九尾注意到道士依然盯着它的目光,歪头不解的看着道士,“喵呜?”
  猫眼儿无辜的眨动,它不懂道士为什么还那么看着它爪子下的鱼尾巴,它明明已经离飞剑很远了,鱼腥味熏不到飞剑,可道士的目光好象告诉它让鱼尾巴离得更远一点儿。
  九尾甩起尾巴,落到离飞剑更远的地方──道士的头上,一屁股坐上,用半个时辰时间啃完鱼尾巴,这时,长尾甩到面前,它叼下挂尾巴上的小包袱,从里面又叼出一块小鱼干,用折磨死人的速度极度缓慢的啃着,道士只觉得自己的耐性一点一点儿被它折磨光。
  终于啃完小鱼干的九尾舔干净爪子的问:“已经跟着你一个多月了,你都不主动告诉我你的名字。”
  “陈大贵。”耐性逐渐恢复的道士随口回答,抱住拂尘坐上飞剑。
  九尾晃晃尾巴,尾巴勾好小包袱,舒服的趴好,笑眯眯说道:“你的道号好俗气呢,我第一次听说有道士叫陈大贵,我叫九尾,九尾猫妖的九尾,很威风吧?”
  显然九尾不懂“陈大贵”不是道名,而是俗名,是他未修行之前的姓名,但不止九尾认为“陈大贵”俗气,可这是父母唯一留给他的东西,大贵,大富大贵,充满他们对他的美好祝愿。
  “陈大贵是我的俗名,我的道号是……嗯──”故意卖关子的拖长声音,道士感觉到头顶上的猫儿似乎竖起耳朵等待答案,伸长脖子,道士一抬眼便看到一张低下的猫脸,以及尖尖的猫耳朵。
  “忘了。”
  猫眼儿顿时露出失望,道士没看到似的脸迎着风,一丝微笑早已藏进眼底。
  九尾信以为真,满眼同情,“那我给你取一个道号吧。”认真思考许久,九尾不知帮道士取什么道号,见道士一身白,连忙说道:“我是只黑猫,你是个白衣道士,你就叫小白吧,我们猫族很多白猫都叫小白,既简单又可爱。”
  还小黑咧!道士在心里暗暗诽谤九尾低智商,脸色平和的开口:“我道号宣衣子。”
  “喵……”第一次给人取名字的九尾十分喜欢“小白”这个名字,明白宣衣子是故意不告诉它真正的道号后,落寞的缩紧尾巴,抱住小包袱,脸埋进爪子下,柔软的身体蜷成毛茸茸的一团。
  宣衣子抬起拂尘,拂尘的白毛扫动它的耳朵,敏感的耳朵抖来抖去,抵不住白毛的骚扰,九尾干脆把耳朵一起埋进爪子下,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圆眼睛,瞪着在它面前扫过来扫过去的白毛,几丝白毛扫过鼻尖,它张开嘴,一口咬住,拂尘往下拽了拽,不肯松口的它使劲把白毛往自己这里拽,但又被宣衣子拽回去,它猛地一仰头,又把白毛拽过来,爪子同时抓住白毛,与宣衣子拔河的抢夺拂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