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魔系列之重光+番外(出书版) 作者:十世

字体:[ ]

    《神魔系列之重光》
 
    作  者: 十世
 
    
    作品简介:十世【个人志】:《神魔系列之重光》
 
    故事简介:
 
    百万年前,天界与魔界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
    上古神帝重光与魔界帝皇长霆在决战中被卷入空间裂缝,落到一个初始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他们意外地发生了一些————不太和谐的事,以致魔皇竟然孕育了二人的骨肉。
    魔皇长霆对此大为恼怒,却不得不生下这个继承了神魔血脉的强大继承人——冥尊。懒惰腹黑神帝与冷漠高傲魔皇的纠缠,就此展开。
    
    而偷偷闯出神魔通道跑到人间的魔太子冥尊,意外地遇见了世间最後一条上古神龙的後裔——龙王敖涟。於是这个狡猾的魔太子,开始了他的狩猎高贵内敛龙王的道路。
    与此同时,分别百万年之久的重光神帝再次偷偷潜入了魔界,打算驯服那只高傲冷漠的魔界之皇。顺便————再生个小包子就更好了。
 
 
    第一章
    
    重光神帝是个有些懒散的人。修行时懒散、练武时懒散、连醒著时都懒散。因此他是与宇宙同生的三位上古神帝中最後一个从混沌状态中苏醒过来的神。
    神魔大战时,东华神帝以一柄明皇太一剑力抗魔皇,大正神帝则以其强大的神力和组织能力策後协助,惟有重光晃晃悠悠地混在神军中,有战时出战,无战时睡觉。
    对此大正神帝和东华神帝已经无力生气,莫可奈何了。
    三位神帝同一时刻诞生,相继苏醒,可说是兄弟一般的存在。大正为长,东华居中,最後一个醒来的重光自然为末。
    神魔大战持续了十万年,到了最後的紧要关头,重光运气不好,被大正压到阵前与魔皇对敌了。
    因为东华神帝上一战与魔界中仅次於魔皇存在的魔尊大战一场,虽然打败了魔尊,剿灭了他的魔魂,但自己也受伤不轻,无法抵挡携怒而来的魔皇。
    因此借口在九重天的天堂池闭关修炼的重光神帝被大正神帝揪了出来,扔到阵前,睁著一双还没睡眼惺忪的眸子面对魔皇大军。
    哎呀呀,苦煞他了。
    魔皇的灭世斩灵天魔剑是何等强大,没有东华神帝的明皇太一剑,重光只能唤出自己的同生本命神器──浩瀚混天戟相抗。
    好在重光在九重天的天堂池里也不是白睡懒觉的。九九八十一天的闭关修行──一天相当於世间百年,终於还是让他成为三位上古神帝中的武力最强者,即使有战神之称的东华神帝武力值完好时,怕也不敢掠其锋芒。
    但无奈重光这个人太懒,打架也打得懒懒散散,而且战斗经验不够丰富,对上善战强大的魔皇,只能勉强保持自己不落下风,完全占不到便宜。
    这一战从天上打到地上,从地上打到海里,又从海里打到黄泉,一直持续了七七四十九天,还劈出了一个与魔界相通的天界、人间、深海和黄泉的五界交汇之地。
    最後重光终於不耐烦了。
    这麽打下去,没完没了,简直太耽误他睡觉的功夫了!
    因此他发彪了。
    一个懒人发彪後会有什麽後果?以前魔皇长霆不知道,但这次之後他知道。
    巨大的神光和魔光撞击在一起,造成了一个恐怖的灵力漩涡。黑漆漆的洞口夹杂著天地间不能相抗衡的力量,把措手不及的神魔二人卷了进去。
    「这是什麽地方?」
    看著这片凄凉荒芜的土地,周围淡薄稀少的灵气,若不是天上有九颗明亮的太阳环绕,魔皇简直要以为自己回到魔界了。
    「不知道。」重光声音还是懒洋洋的,支著自己的长戟,慢吞吞地道:「喂,还打不打了?」
    魔皇冷哼一声:「到了这麽个鬼地方,还有什麽可打的!你不觉得先弄清楚怎麽回去更重要吗?」
    重光撇撇嘴,道:「这里恐怕是个新生的世界,灵力尚未成型,天地力量还没有凝聚,因而也没有什麽生物。」
    他是与宇宙同生的神祗,在这方面自然比较权威。他既如此说了,魔皇倒相信他的判断。
    魔皇沈思了片刻,道:「如此,我们不如先携手合作,有什麽恩怨,待离开此地回到天界後再说。」
    「同意!」重光倒是干脆。
    他是经历过一次世界荒芜的,对这种事再没什麽兴趣。他也不像大正神帝有创世的热情,还不如回到自己的世界继续睡觉比较美好。
    於是二人说定,便分头飞走,展开神识探索这片荒芜的土地。
    二神皆是强大不可比拟的神祗,这片土地虽大,但不过短短三天便探索完毕,二人竟同时寻到此界的中心之处,乃是一棵通天巨树。
    这颗巨树周围灵力惊人,喷薄而出,缓缓滋润著大地。
    「这大概就是这个世界的玄天灵树了。」
    每一个世界形成之际,都会产生一个与天地同生的灵物,有时是一块石头,有时是一棵树木,有时又是一团火焰。但都不是生来具有灵识的生物,唯一的例外大概只有大正、东华和重光三神了。这种通天灵物一般都冠以『玄天』称之,因为它们都有滋润大地、繁衍万物的巨大灵力,可说是一个世界诞生的根本。
    重光观察著这棵玄天灵树,有些遗憾地道:「看它只是刚刚成熟,尚未结果,只怕还不足以聚集出足够的灵气供我们打开破界通道,回到天界去。「
    魔皇皱了皱眉,道:「那还有多久它才可以结果。」
    重光淡淡地道:「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规则不是你我能够决定,也许要十年,也许要百年,也可能要等上千年万年。」
    二神寿命无限,倒不在乎等多久,只是神魔大战尚未结束,彼此心中都有惦记和顾虑,因此对这个结论都不大欣喜。
    魔皇道:「可有什麽办法催生它?」
    重生哧地一笑,嘲笑道:「催生一棵玄天灵树?除非魔皇陛下您亲自变成天地精华的玄天灵气,倒可一试。」
    魔皇暗怒,眉间闪过一丝冷意。但他城府极深,竟毫不动声色,淡淡地道:「如此就这样等下去?本尊倒是无所谓,只怕神帝你在这灵气稀薄之地睡不好觉吧?」
    重光被魔皇反讽,也不生气,反而露出沈思之色,点头道:「你不说我还没想到。果然在这里是睡不好觉的。」
    魔皇眉间暗抽,心道传言这位神帝天性疏懒,嗜睡成狂,果然名不虚传。
    重光现在也有点忧愁。他左思右想了许久,终於想到一个主意,道:「直接催生这棵玄天灵树是不成的。不过这等玄天灵物,都靠吸取天地精华滋养自身,再反哺大地。我们可以凭自身灵力淬炼天地精华,供这棵灵树吸取。这样也能加快它的成长速度。」
    魔皇一想有理,而且他们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试上一试了。
    因此二神商定,便各自一边,在巨树下盘膝坐下,开始淬炼天地精华。
    别说,这个办法还真有用。二神一个是与宇宙同生的至高无上的神祗,一个是违逆天地规则诞生的天下至尊的魔皇,这般淬炼出的天地精华,自然非同小可。
    只是这玄天灵树也非凡物,所需要吸取的精华数量也极为惊人。
    如此这般,一神一魔就在这荒芜的世界足足静坐了三百六十年,玄天灵树终於开出了一朵小小的花朵,花朵中央,结出了一颗小小地果实。
    
    
    大功已经告成一半,重光和魔皇都十分欣喜,纷纷加大功力,想一口气将果实催熟。
    那朵玄天之花开了九九八十一天,突然夹带著一股难以描述的芬芳,化为了清风,飘散到了虚空中。
    重光只觉鼻间一甜,整个人都沈浸在了一股沁人心扉的花香中,接著他忽然觉得不对,倏然睁开双眼,只见对面的魔皇一双紫色魔眼已经变成红色,正紧紧盯著他。
    重光猛然想起一事,大呼不妙,但尚未及反应,对面的魔皇已扑了过来,将他按倒。
    重光此时也开始意识模糊,凭借本能与魔皇纠缠起来。
    原来那玄天灵物乃是一个世界开始之源,当它成熟结果後,所生出的果实便有催发情欲、繁衍万物的功效。
    此时这个世界已经有了许多生物,但灵智未开,皆是懵懂蠢物,尚不懂何为交配。而玄天之树的花朵飘散,果实芬芳散发,渐渐万物初醒,分出阴阳,始化繁衍之道。
    重光一时忘了此事。他与魔皇相对而坐,炼化世间精华供玄天灵树吸取,已耗费了极大的灵力,而且又与玄天果实离得极近,那玄天花朵飘散出的第一股浓郁芬芳被他与魔皇同时吸收,自然效果最大。因此饶是他与魔皇这般人物,也同时中招。
    二神相互纠缠,滚在树下,眼中彼此都已变成这世间最完美的伴侣。
    在魔皇眼中,重光化为一妖娆尤物,美豔不可方言,只想立刻将其揉入怀中,化为一体。
    而重光则是天地神帝,清心寡欲,对女子没有情欲,因此眼中仍保持著魔皇本相。但此时在他眼中的魔皇,已化为知己爱人,情深不能自己,也恨不得即刻与其交项缠绵,共赴巫山,再不分开。
    二神化去衣衫,赤裸相对,互相搏倒,皆想将对方压在身下。
    最後终於重光棋胜一筹,压倒了魔皇,探入他身後秘穴,入巷交融。
    原来二神实力相当,本应难分胜负。但三百六十多年的灵力催化,重光本身乃宇宙灵气所生,自然比魔皇捷径一层。而魔皇必须先将自身魔气化为灵力,再淬炼精华,就比重光多耗费了一层功夫,灵力损失也稍大一筹。
    只这一筹之差,便成天地之别,终於使得重光大占上风,将魔皇占为己有。
    且说二神都失了神智,被那玄天之花和果实散发出的芬香催出了最原始的情欲本能,皆变得和野兽一般,只知交配缠绵。
    魔皇虽觉得自己揽美人入怀,应成就好事才对,但不知怎地,後来却又觉得自己化为女子,依偎在一俊美雍容的男子怀中。
    他魔相天生,遵循情欲本能,竟无反感之意,反觉畅快淋漓,极竟平生之快感。
    而重光乃是初尝情欲,更是刻骨铭心,只觉身下之人丰姿之美,英气之盛,缠绵之深,绝无仅有。
    二神交融,非天地其他万物可比拟。随著情欲之高升,更是灵光冲天,魔气交缠。
    那玄天果实便结在二神头顶,被二神一股股灵力和魔气交相冲击,色泽渐渐红润,体型也缓缓变大,从麽指大小变成了拳头大小,竟是将二神的神魔之气吸取了进去,逐渐成熟起来。
    二神在树下做爱,不知今夕是何年。那玄天果实却先一步瓜熟蒂落,从玄天灵树上缓缓落下,且仿佛自有意识一般,钻进了二神*合形成的神魔光茧中,消失了踪影。
    且说玄天果实既已成熟落地,那催发万物、开启灵智、始化繁衍的芬香也便渐渐淡了,再过不久,终於彻底消失了味道。
    此香散尽,重光和魔皇也慢慢恢复了神智。
    此时他们在彼此神光魔气形成的光茧中已经缠绵了整整二十一年,清醒时仍彼此身体相连,灵气交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