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霸道与倔强+番外 作者:风轻扬

字体:[ ]

  
《霸道与倔强》BY:风轻扬(男男生子)  
 
文案:故事发生在不远的未来,那时男人可以通过人工植入子宫达到生孩子的目的,其手术难度,想到於现在的心脏搭桥手术,属中等难度手术,基本不会有危险。
 
  莫岚把看著手中的破产声明,脸上荡起得意的笑容,那个白净温和的少年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宠物了。
 
  半年前,莫岚在归家途中突感内急,想自家的银行就在附近,就到那里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公司的众位员工想见这位传说中的老板比抽中彩票都难,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员工说:“在整整三年的时间内。老板出现在公司里的次数不多於2次”。而就在那一天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莫岚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一个白皙文静的男孩子正坐在门口的一个椅子上正往贷款洽谈室里张望。柔和的外貌,焦急地眼神,真是我见犹怜。莫岚怦然心动,觉得他理想中的宠物就在眼前。
 
  莫凯走入洽谈室,吓了索老板和员工一跳,此位员工在公司上班已有一年之久,但从未见过这位老板,於是就抄起电话要叫保安。莫岚也不说什麽就等著保安赶来。
 
  保卫科长见到莫岚,先是一愣,然後恭恭敬敬的鞠了个90度的躬,大声说道:“不知董事长光临,有失远迎”一旁的员工和索老板全都呆住了。莫凯气定神闲的转过头,对自己的员工说:“我经常不来,认不出不怪你,你现在出去一下,我要和这位先生谈一下”
 
  员工战战兢兢的往外走,这时保安科长又说:“请董事长到您的办公室办公”莫凯双手交叉,想了想说:“我已经有2,3年没到那地方去了,不知道还可以进人吗?”
 
  保卫科长一头黑线,无奈的说:“那就先请董事长在此将就一下,我立刻叫人去打扫”莫凯拜拜手说:“不用了,这两三年我都不会用上那里”这下整个屋子里的人全都黑线。
 
  莫凯和索氏当家的面对面坐好,看了看索氏的资料。心想那个员工还是很负责任的嘛,要是贷了款,这笔钱打水漂的概率有百分之八十以上。不过为了他心爱的宠物,这些钱还是值得的。
 
  索老板见他不说话,就大著胆子问:“董事长先生,请问贵银行可以带给我款吗?”莫凯放下资料,装模作样的开口道:“恕我直言,从您的资料上来看,我们是无法带给您款的,但是银行的贷款正是为了有困难的人准备的”
 
  听到莫岚这样说,索老板顿时松了一口气。莫凯顿了顿又说:“您也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在奋斗,我个人是很钦佩的,但是银行并不是福利机构,我们在贷给你款的同时请您给何我们签署另一份合同,我请工作人员草拟一下,请您过一会儿看一下”
 
  索老板一听可以贷到钱,头点得像鸡掇米,无论什麽样的条件他都是可以接受的。
 
  莫凯走到另一间办公室,让员工照他的意思打合同,这个合同中规定了还款的期限,利息,还有一条特殊的规定──若索氏不能按时还款,则索氏族人将为我公司工作,除了必要的生活费公司并不支付薪水,每年清算所欠公司的款项,所欠的余款按一年百分之三,继续收取利息。
 
  工作人员把打好的合同交给莫岚,莫凯拿著合同队员工说:“这次的合同只是例外,下不为例,公司可不是废品回收场”那个员工看著莫凯的背影一脸的莫名其妙。
 
  莫凯把合同交给索老板,索老板看著上面要族人为莫凯工作的的条款,有些迟疑,莫凯看索老板的反应,说道:“银行也要生存,我们必须作好万全准备,不过以先生你的经历来说,应该是不会还不上款的吧!”
 
  索老板被莫凯一忽悠,再加上真的很需要这笔钱,就答应了下来。拿了钱和儿子美滋滋的走了。看著那个可爱男孩远去的背影,莫凯的脸上荡起诡异的微笑,这世界只要他想要的,就不会有得不到的。
 
  莫凯回家後,招来管家,告诉他要查清索氏工司的底细,让他在半年之内倒闭。五个月之後,索氏公司果然倒闭了。索老板失魂落魄的坐在莫凯面前,莫凯咄了口面前的茶,礼貌的说:“索先生,很遗憾,从目前来看,你能还上贷款时没可能了。”
 
  索老板在莫凯对面如坐针毡,不停的在擦汗。莫凯这边则气定神闲,优雅的放下茶杯,停了一会儿,对索老板说:“索老板,要执行合同呢?还是想坐牢呢?”
 
  索老板沈默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执行合同”莫凯心花怒放,但外表仍然保持著优雅。一个响指,叫来管家。管家把一叠纸交给索老板。面无表情的说道:“根据您和少爷签定的合同,您和您的族人从今天开始要为少爷工作,我家少爷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人,所以少爷把您和您的族人派到冰洲,那里的工作薪水比较多,这样您家中四口人只须为少爷工作20年即可”
 
  索老板抬头说:“我家儿女还在上学,这个……”管家看了莫凯一眼继续说:“少爷也考虑到这一点,特别允许您家15岁的女儿毕业之後再工作,,而您家的儿子我们希望他可以留在这里,继续学业,顺便为少爷工作,目前家里还缺一个清扫庭院的人员。”
 
  索老板虽然不想和儿子分开,但自己没有和莫凯讲条件的砝码,只好同意了。第二天一早,莫凯就在门外看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宠物。看著他那著行李怯生生的站在门外,莫凯真想一口吃掉他。
 
  莫凯叫他进来,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那男孩只好在莫凯身边坐下,还不自觉地往外挪了一挪。低著头,像受伤的小兽一样坐在一边。
 
  莫凯看著这个像小猫一样温顺的男孩甚是高兴,把头凑到男孩那边问他:“你叫什麽名字?”男孩抬起头,望著莫凯的眼睛说:“我叫索岚”
 
“你多大了?”莫凯接著问,索岚沈了一下,又说道:“今年18岁”莫凯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索岚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宠物了,要是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你就得好好听我的话。”
 
  索岚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疑惑的望著莫凯。 眼前人那可爱的模样,让莫凯觉得心中有一把火在熊熊的燃烧,整个人都沸腾了起来,分身已有抬头之势,莫凯一把抱起索岚,匆匆的往卧室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索岚说:“我来告诉你宠物该做些什麽”
 
  莫凯把索岚扔到床上,三下五除二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赤裸裸的向床上的索岚走来。索岚下意识的往後退,莫凯见他要逃,一下子扑过去把他压在身下,一边吻著他细嫩的肌肤,一边给他脱著衣服。
 
  索岚明白莫凯这是要强暴他,奋力的抵抗著。他捶打莫凯的後背,踹莫凯的腿,揪莫凯的头发。莫凯本就欲火焚身,经索岚这一番反抗,怒上心头,压住索岚的身子和胳膊冰冷的说:“你再反抗,只会更痛,你要习惯在我的身下,以後这样的日子会很多”
 
  索岚瞪圆了眼睛,恶狠狠的盯著莫凯。莫凯看著索岚的眼神有些吃惊,这个温顺的小动物,怎麽会露出狼的眼神,这个小家夥真不一般。怒火加上征服欲,让莫凯的动作更加狂野,用衬衫绑住索岚的双手,死死的按住索岚不停扭曲的身子,低下头去,轻啃著索岚起伏的胸膛。
 
  莫凯突然觉得肩膀一阵剧痛,索岚正紧紧地咬著莫凯的肩膀,莫凯一掌下去,索岚的脸就被扇向一边。随手拿了一条枕巾,堵住索岚的嘴。莫凯用手掐住索岚的脸,让他看著自己,冷笑著说:“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看著索岚含著眼泪的倔强的脸,莫凯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本来已经准备好润滑膏,但莫凯不准备使,他要让索岚付出疼痛的代价。
 
  调整好位置,直直的刺入索岚的後*,索岚顿时痛得白了脸,汗水和著泪水顺著头流下。一次并没有把整个分身送入索岚体内,索岚的後*有著处子特有的紧致。
 
  莫凯稍稍停了一下,又一次冲刺,把自己的分身完全的送入索岚的体内。索岚痛得有点意志模糊,只感到身体里的异物在不断涨大,涨得他好痛,好难受。
 
  与此相对的,莫凯则享受著处子的紧致,欲望也不断向上攀升,莫凯不由自主地吼了一下,抱住索岚的身子疯狂的律动起来。索岚觉得自己像风中的残叶,随风飘零,腰间传来尖锐的刺痛,他已经有点麻木了,他想睡觉,他不想有知觉。
 
  再次醒来,索岚发现自己正赤裸著趴在一个大床上,股间有一种粘粘腻腻的感觉,他想动一下,腰间的疼痛立即向他袭来,这疼痛告诉他,刚才的一切不是噩梦。把头深深地埋在枕头里,任泪水流淌,这究竟是怎麽回事?他想要回家,他想爸爸和妈妈。
 
  下人推门而入,恭敬的说道:“索少爷,请让我为您清洗一下身体。”索岚怎麽能让自己这羞愧的身体被其他人看见,也不管腰上的疼痛,抄起枕头向下人飞去,不停的狂喊:“你滚开,你们都给我滚开。”
 
  大幅度的工作扯动了腰间的伤,尖锐地疼痛没让索岚坚持多久,不一会儿,就因为痛得不行而倒回了床上。
 
  莫凯走时交待说不许伤害索岚,下人们怕索岚激动伤到自己,等莫凯回来不好交代,只好默默地退下了。
 
 
  莫凯坐在pub里回味著早上和索岚激烈的情事,索岚那炽热禁致的後*让莫凯欲生欲死。吧台里的调酒师看到莫凯一脸享受的样子,好奇的问:“发生了什麽事,让莫大少如此高兴。”
 
  莫凯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邪邪的一笑答道:“我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宠物。”调酒师是莫凯的老相识了,这个宠物意味著什麽他当然很清楚,揶揄道:“能让大少如此高兴看来技术不错”
 
  莫凯呵呵的轻笑起来:“技术很烂,但感觉超好,我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兴奋了”。调酒师熟练的从头顶摘下一个杯子,潇洒的把酒倒入其中,之後把杯子推向莫凯说道:“那就恭喜莫大少了,这杯算我请的。”
 
  莫凯刚刚举起酒杯手机就突然响了,管家告诉莫凯说,索岚拒绝下人为他清理,并发了脾气。莫凯只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挂上了电话。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对调酒师说:“酒很好,谢谢了,我家的宠物发脾气了,我要回去解决一下。”调酒师看著莫凯远去的背影,心中不禁叹息,不知那个男孩又被莫凯看上了,以後的日子一定有的受。
 
  这个莫大少玩世不恭是出了名的,偏爱可爱的男孩,并统称他们为宠物。莫少英俊又多金,往往都是宠物倒贴,莫少玩够了就换,一个接著一个,莫少身边的美少年就没断过。偶尔也有被他看上的,莫少就会不择手段的把他弄到手,玩个够之後抛弃。悲哀的是那时大多数的宠物已经爱上了莫凯。调酒师想著那个男孩的未来不禁惋惜。
 
  莫凯回到家里,看到索岚还躺在床上,莫凯坐在索岚的床边,在他的腰处轻柔的按摩著,耐著性子说:“你只要乖乖的做我的宠物,听我的话,我不会亏待你的,而且你的家人也可以过上好日子” 
 
  索岚并不领情,歪著头偏向一边,本就没有多少耐心的莫凯看到索岚不理不睬的态度十分恼火,“你要是不听话,我会让你知道後果是怎样”莫凯说著不自觉地加大了手的力度,索岚本就疼痛难忍的腰,经莫凯这麽一按就更疼了,但索岚不想屈服,尽管腰部的疼痛让他直冒冷汗,他还是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