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帅的万能夫人 作者:凉洛笙(下)

字体:[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偷血成功
  卡斯利和谢里尔带着安文斯和奥兰去吃了点东西,安文斯吃的不多,估计也没吃出来什么味道。
  他的状态让谢里尔有点担心,“你有什么想法,等威诺回来你想揍他还是砍他都随你,只是现在你要照顾好自己。”
  安文斯没说话,只是摇摇头,不知道他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他想了想,放下刀叉,“卡斯利,你和阿斯还有联系吗?”
  “离开的时候,他告诉过我联络方式,但是没用过。”怎么会突然问起阿斯啊?
  “联络看看吧,他去的地方多,说不定知道我们要找的人的线索。”
  “你······”卡斯利很惊讶。
  “我吃好了,先回去了。”安文斯起身,不给卡斯利反问的机会。
  谢里尔托着下巴,看着只少了一点的食物,“麻烦了呢,他这样是不打算原谅威诺了吧?”
  “不是原谅,应该是信任问题,就因为安信任他,才会被他耍了这么一通,没有人会傻到重复掉到同一个坑里。”
  这不是更麻烦吗?谢里尔头痛了。
  第二天,当安文斯出现在研究室的时候,霍尔斯和沙柏林都以为见鬼了,难道只需要一天就能治愈受伤的心?
  不过,他能来就阿弥陀佛,还有什么可想的呢,乐呵吧。
  他们还是想的从安文斯完全不在状态的情况看,压根就没被治愈,只不过是勉强自己过来而已。让他做一项练习,老是盯着某处出神,完全不在状态。
  安文斯的情况也落在了洛佩斯眼里,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留心观察了两个中午,安文斯出去吃晚饭后都会早早的就来了,就算研究室只有他一个人,他也坐在那里发呆,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好方法。
  到第三天中午吃完饭回来的时候,安文斯坐在诊疗床上发呆,01室的一个胖胖的副手找过来,问安文斯可不可以帮个忙。
  “有什么事吗?”安文斯问他。
  副手憨厚的笑了,“我想把那台机器里的卡槽拿出来,但是我的手太胖了,伸不进去,能请你帮忙拿一下吗?”
  安文斯看了看,研究室里确实没有第三个人了,只能答应帮忙。
  “谢谢,谁说你冷傲清高的,蛮热心的嘛。”憨厚的副手把人带到01室,“就是这台,从这下面把手伸进去,会摸到一个凸起的地方,你只要按下去,卡槽会弹出来,你再把卡槽拔出来就行了。啊啊,看来我要立志减肥了。”
  安文斯没说话,只是蹲在仪器旁边,慢慢把手伸进去。
  “拿出来放到桌案上就行了,我去拿个东西。”副手起身出去了。
  安文斯应了一声,摸着里面,寻找凸起的地方,摸到以后,按照副手说的按下去,等着卡槽弹出来。
  “刺啦”一下,有个东西从他的手下划了过去,安文斯痛的一顿,想把手缩回来,一用力,钻心的疼再次传来,掌心的皮肉像是都要被剥下去一样。他皱着眉,知道掌心下面有个锋利的东西挡在那里,他必须把手抬高一点才能拿出来。
  他慢慢的终于把手拿出来,翻过来一看,掌心全是血,他冷冷的看着流血的伤口,应该割得不浅。叹口气,起身出去,准备把手上的血洗掉。
  他刚走,洛佩斯就跑进了01室里,蹲在仪器前,小心的把手伸进去,故意往上抬,不然滑刀会割到手。没有人提醒的话,只要把那凸起按下去,手心下就会有滑刀划过,必须把手抬起来才行,不然铁定被划破。
  洛佩斯抽出卡槽,看见卡槽里的血,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冷笑,终于拿到了。他用试管取走了血样,为防万一,把卡槽扔进了洗手池里,把上面的血迹给冲干净。他做的这一切,自以为很隐私,却被从自己实验室出来的沙柏林看个正着。
  他只看到洛佩斯用滴管吸着什么,然后把卡槽扔进洗手池里冲,却没看见安文斯受伤。
  这几天中午安文斯都会在研究室,沙柏林也会过来看他,当他走到02室玻璃门外的时候,就看到安文斯开着水龙头,在冲手。沙柏林看了一会儿,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跳出来,难道安文斯受伤了?刚刚洛佩斯是在取安文斯的血样?!
  这个想法太惊悚了,他实在想象不出洛佩斯要安文斯的血样干嘛。
  看见安文斯去了医疗室,沙柏林没有停留,侧身进了研究室,走到水池旁,还没流掉的水确实呈现出淡红色,是血没错!
  他正觉得可惜,视线一转,看见洗手台上一滴鲜红的血,应该是安文斯不小心滴到上面的。
  沙柏林想也没想,拿起旁边的滴管就把血迹给吸干净,听见身后的开门声,沙柏林转身,悄悄的把试管藏进衣袖里。
  “沙柏林?你怎么在这里?”刚刚还没在,他包个手出来就看见他了。
  “我来找你,你的手怎么了?”沙柏林看着他缠着绷带的右手。
  “拿卡槽的时候被割了一下,一会儿就好了。”安文斯没多想,躺到诊疗床上想要小睡一会儿。
  沙柏林没再说什么,默默的出去了,加快脚步,直奔自己的研究室去,进门顺手反锁上,把那一滴珍贵的血样拿出来,开始研究。他经常窝在研究室里,一连几天不出门都很正常,所以他的行为不会让任何人怀疑。
  而洛佩斯拿到安文斯的血样,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跟做贼一样,他让自己的保镖赶快联系博莱特王子,,就说拿到了,让他快点来把血样拿走,他不保证有没有被别人看见。他不知道安文斯的血样有什么特别的,但就是很紧张,可能是因为之前有规定,偷金狮血样的人要被处死的影响,所以他会害怕,即使安文斯的血样不是金狮的,也让他紧张。
  博莱特一听说洛佩斯拿到血样了,来的也很快,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可不能出什么差错。
  说了几句甜言蜜语,拿着血样就想走,却被洛佩斯拦住了,“你为什么要他的血样?有什么特别的吗?”
  博莱特不喜欢别人问他的私事,对洛佩斯已经有点不耐烦了,“我只是好奇,多余的你别问,你做的很好,我走了。”
  洛佩斯看着他离开,慢慢捏紧了手指,只为了血样就能自己亲自跑来,那么自己说想见他,他心情好了会过来,不好的时候各种的忙,那么现在呢,因为血样的事,三天两头往学院跑,这就不忙了吗?
  他到底有哪里好,让你这么惦记?!
  安文斯根本不知道,自己又被人恨上了,无缘无故的,甚至连点理由也没有,就这样和人结了怨。好在他最近状态一直不好,也没有闲心去观察这些,就算洛佩斯每次见到他都会怒目而视,他仍然没有发现哪里不对。
  有一天,等安文斯发现的时候,沙柏林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研究院的很多人都有段时间没发现他了,只有他的小助理天天从窗口给他送饭,一天三次顿顿不少,就是不让人进去,他也不出来,完全是蹲监狱的节奏。好在他平时就很另类,偶尔抽风也没人在意,顶多是又发现了什么新颖的题材,去专心研究去了。
  期间,安文斯又遇到过两次博莱特王子,看他的架势,像是单独在等他的,想约他出去喝杯咖啡,吃个饭什么的,但每次安文斯对他都是视而不见。之前还会躲着走,现在心情不佳,压根连躲都不想躲了,直接视他为空气。
  当博莱特王子再次出现的时候,安文斯正抱着奥兰往宿舍走,每次博莱特出现的位置都是人流稀少的地方,而安文斯不管换哪条路,总能和他遇上。
  “这次不吃饭也不喝咖啡,就聊聊天总行吧?”博莱特王子追个人还从没这样费劲过。
  “我没空。”安文斯丢下这句话,连看也没看他一眼,就走了。
  博莱特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出奇的好了,被三番五次的拒绝,居然还没死心,真是奇迹啊。
  跟着他的近身护卫有点看不下去了,提议道:“殿下,不如把他绑走吧?”
  “蠢货!把他绑走所有人都会知道他消失了,到时候会很麻烦。”他何尝不想直接把人绑走了事,可他还有一点理智在,不能那么做,至少没有完全准备之前,他不能这么做。
  再次无功而返,他多数时候都是住在外面,住在宫殿里很多事情都不方便,他有好几处私密的住所,安全性绝对是一等一的。
  他刚回来,外套还没脱下来,门外远远的就听见有人一边喊一边跑来。
  “殿下!殿下!不得了了殿下!”一个老头疾步跑进来,进门就扑通一声趴在地上,浑身颤抖,说话都不利索。
  博莱特正烦着,看到他这样更是心烦,“你想死吗?胡塞尔,一惊一乍的是活腻了吗?!”
  “殿殿殿下,听我说完,您让我死我决不推辞。”胡塞尔一把年纪了,激动地红光满面,浑身还在不住的颤抖。
  “说!”博莱特烦躁的拽下领带,脱下西装。
  “殿下,您给我的血样是哪里来的?还还还有吗?”
  博莱特脱下装的手顿住了,转身看他,“怎么了?”
  胡塞尔左右看了看,博莱特挥挥手,让护卫都出去。胡塞尔爬起来,一溜小跑来到博莱特身边,压低声音说:“殿下,这血样可是珍贵的很呢,如果还有,您一定要收藏好,会有大用处。”
  “怎么说?”博莱特也来了兴趣。
  “这可是纯正的金狮血啊,一点杂质也没有······”
  “你说什么?!”博莱特震惊的看着胡塞尔,连手里的衣服也脱手掉在了地上。
 
 
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的,他是我的!
  胡塞尔有些奇怪,当时大王子给他血样,让他好好研究,不要浪费,却没说是什么血样,他发现是金狮血的时候,以为大王子知道那是什么血,是通过某些不光彩的手段得来的,所以想问问还有没有,一定要收好,现在金狮血太紧缺了,万一泄露了秘密,就算大王子也会受到法律制裁的,可大王子这个反应是怎么回事?
  博莱特急了,一把抓住胡塞尔和肩膀,指力像是要挖进他的骨头里,疼的胡塞尔冷汗直冒。
  “殿下……”
  “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那是什么血?!”博莱特瞪大了血红的双眼,样子很是恐怖。
  “殿殿殿下,您不知道您交给我的是金狮血吗?那是金狮血,千真万确的金狮血啊!凭我在科学院对金狮血的研究,绝对不会看错,这确实是纯净的金狮血,没错的。”
  这次博莱特听清楚了,自己没有幻听,胡塞尔说的真的是金狮血,可是,这怎么可能……
  他后退两步,跌坐在台阶上,愣怔的出神,有点想不明白,他明明是在研究一个蓄能人的血样,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变成了金狮血样?还有这样的事吗?明明抱回来一堆石头,打开来看的时候却发现居然是一堆金子,这样的事,真是……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博莱特突然大笑起来,笑得停不下来。
  胡塞尔惊慌失措的看着他,站在旁边不敢动。
  “好!很好!真是太好了!哈哈哈,真是天助我,居然把整只金狮都送到我面前,那我当然要不客气的收下了!”博莱特表情阴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森森甚是恐怖。
  胡塞尔战战兢兢的问:“殿殿下,您说有整只金狮?现在哪有整只金狮,至今只出现过两只金狮,一只雄性金狮已经被消耗光了,另一只雌性金狮也下落不明……”
  胡塞尔突然想到了什么,浑身巨震,惊呼道:“殿下!您找到那只雌金狮了?!”
  博莱特觉得畅快的很,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让金狮变成了人的样子存在,但只要他是金狮,意义就非同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