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强占 作者:非人也

字体:[ ]

 
 
文案:
     林宥十八岁,是为品学兼优的高中生。这年暑假,他跟四个好友一同自驾去本市一处风景区游玩,没想,在经过一座村庄时,遭受到狂风暴雨,车子在这时也碰巧的没了车油。众人没法,只能在这个村庄借宿一晚,没想,在踏入村庄的那一步,林宥的生活已经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颠覆......
 
    当苏瑾那张血肉模糊,狰狞至极的面孔以及那浑身散发腐尸臭味的身体紧紧与他贴近,桎梏着他,亲吻着他,他却只能无动于衷的被迫接受,看着眼前这张令人歇斯底里的脸渐渐褪换成一张绝世风华的容颜.....
 
      
 
    他想,他这一辈子都难逃与他的身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宥,苏瑾 ┃ 配角:陈嘉起,姚晓凡,宁意致,家巧曼 ┃ 其它:鬼攻
 
 
==================
 
  ☆、误入鬼村
 
  “卧槽,真他娘的撞了什么狗屎运,该死的......”坐在驾驶位上的陈嘉起一脸愤怒的用右手砸着方向盘,双眼里满载着难以浇灭的旺火看着前方那不断被大雨灌溉的车玻璃,朦胧着视线。
  坐在后座的家巧曼,闭着眼,白皙的芊芊玉手揉着天阴穴,眉目拧成一条线的说道:“早知道就不应该听你们的话来玩什么风景区,现在倒好了,不仅遭受到雷阵雨连车子都没油了。” 
  “什么嘛,那天定下出来的日期我特意去看了天气预报说今天可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而且今天一大早,嘉起林宥和我就去了加油站可是加满了油。”坐在副驾驶座的宁意致望了望车窗外电闪雷鸣的景象,撇了撇嘴,烦躁地挠着黑亮的头发。 
  姚晓凡在二人还未吵起嘴时立刻插了嘴道:“别吵了,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这附近也没有加油站,快想想该怎么办吧。”
  “马路右边二十米外有个村庄,我们可以去那里借宿一晚先,然后明日向村里的居民借些汽油就可以走了。”林宥一只手托着腮,双眸凝视着车窗外那在不远处零星坐落的房子,淡然的口吻在车内响彻着。
  一听到这略带磁性而低沉的声音,姚晓凡的瞳孔便满含深情直直地向着坐在身侧的林宥投去,嘴角带着笑意,“我们就听林宥说的吧,明早再走也不迟。” 
  陈嘉起点了点头“看来也就只能这样了。”说完,他转过头去对着宁意致说道:“你跟我一起进村庄,找找歇脚的地方,然后再接他们进去。”
  “没问题。” 
  “不用我跟你们一起去吗?林宥问道。 
  “不用,车内留着两个女的,万一有什么危险,你也可以保护她们。”陈嘉起回答着,说完二人便推开了车门,顶着倾盆大雨渐行渐远。
  “希望他们两个真能靠谱点。” 家乔曼躺卧早车椅上,依旧闭着眼。
  姚晓凡笑了笑,侧过头去,看了眼陈嘉起那俊美的轮廓,便拿起手机玩了起。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大雨已是停息,天也黑了下来,而陈嘉起和宁意致却一直没有回来。
  林宥看着在黑夜中屹立起的房屋未有丝毫灯火闪烁的现象,心里大觉不安。
  他看了看旁边的两个女人都已经深陷与睡梦中,暗思着该不该叫醒她们。
  不过,最后,还是独自一人迈出了步伐,借着手机的光线,走向了村庄。
  越走近村庄,林宥越发觉得甚是诡异,一路走来,他一个人影都没见过,只有一栋栋的木板房毫无规律的坐落着,当夜风卷起时,林宥只感到一阵阵的阴森。
  脚下的泥泞已在一次次的前进弹落在林宥的裤边,鞋子也是肮脏的不成样,可他却还是顶着心中那股一丝的恐惧拿着手机四处张望着。
  陈嘉起和宁意致可以说是他从小学到高中的死党,这十一年他们一直都是同班,这已经无法用缘分代替的词,简直是上天注定要让他们成为一辈子的兄弟。
  虽然林宥的性格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可他对这份友谊却是十分的珍贵。
  这次暑假,陈嘉起便叫了他跟宁意致和两个班里玩的比较好的女生一起去郊外的风景区游玩,没想到一路不顺......
  突兀的,林宥看到了十米处被灯火充斥的房屋,他皱了皱眉,却还是走了上去。 
  敲了敲门,却迟迟没有回应,直至,林宥心生不耐,欲要转身离去时,那门确实忽然的开,林宥回身,就见那门的后面站着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人,却是背对着他然后缓缓地往前走了去。 
  “嘉起,嘉起.....”林宥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已是激动不已。他走进门内,就看到,陈嘉起站在一个木桌旁,而那个木桌上放置着一根白色的蜡烛,看起来像是刚刚点燃起的,那烛光将屋内照的一晃一晃的。而陈嘉起就一直站在那低着脑袋,什么话也不说。
  林宥感觉十分的不妙,他赶忙转身,就见那门已经死死的关上了,当他回头时,陈嘉起却是转过了身,只是那头一直低着,看不出什么情绪。
  林宥紧紧的看着他,脚步一直往后挪移着。直至脚步已经抵达门边,再也无法移动时,就看到陈嘉起在这时突兀的抬起了头。
  这一瞬,他看到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惊惧
 
  那张本是刚毅阳气的五官此时此刻却是那么的丑陋至极,右脑已是完全凹陷下去,那鲜红的脑浆着实惊人的晃荡在林宥眼里,右脸颊的血液还未干涸的流淌着,一滴一滴在诡异而安静的木屋里盛放在地面上,然后慢慢地一滩血渍,盛大开来......那毫无焦距的双眸紧紧地盯着林宥,脚下一步一步向他走去。
  林宥睁大了瞳孔看着那张昔日与他谈笑风生的面孔渐渐地放大,呼吸急促了起,惊惧与紧张这两种情绪已蔓延至他身体的每一个血管深处。
  在陈嘉起抬起那双僵硬的手,林宥的理智已是回归,眼角一瞥,正好看到在木桌后的左墙角处有一道木板建成的阶梯,貌似是通往这个木屋的楼上。
  没有丝毫犹豫,林宥一脚抬起,迅猛的踹向陈嘉起的肚腹,只是,那一脚根本就没有把眼前人给踹到,而是直接横穿进了他的体内。
  林宥看着自己的那一脚,才想到,鬼是触碰不到的。
  再呆愣了几秒,林宥就看到那双空洞的眼猛抬起直直地好像要望穿了他。
  林宥已经不再镇定了,他现在想到的只有逃命,他发了疯般以惊人的速度穿越过了陈嘉起的身边,跑到那一脚踩上去就会发出“嘎吱,嘎吱”地阶梯上。
  而陈嘉起那双无神的眼只是一直凝视着那消失的位置,站在原地上迟迟未动,好像在等候着什么命令......
  来到木屋二楼时,林宥站在阶梯口处,往身后望了一眼,见陈嘉起没追上来,心里不由地舒了一口去。他将手机拿了出来,当亮光照射了出来,眼前的事物也一一在他眼前尽揽。
  这二楼上有两个房间,在他左右手边各占一方。当他正踌躇着该尽哪个屋子躲藏起时,就听到在他右手边的木屋中一个有些耳熟的女声在凄楚而诡异地呜咽着,在这黑沉的楼房中传荡开来。 
  林宥一脸紧绷着,两眼直盯着那间木房,双手紧握,而那白色的指甲已是深深地陷入掌肉间。
  人类始终战胜不过好奇心,即使那一句“好奇心害死猫”众人耳熟能详,也终究过不了这道坎。即便是林宥这个淡然的男人,也不例外。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一步两步逐步接近着,当右手推开那扇门,就看到一个酒坛子,直直地放在门后的中央,而那女声更是比先前响亮了。
  林宥知道那个女声的来源就在那酒坛子中,脚步开始沉重了起,每迈一步就好似有千斤重,当林宥终于站在酒坛子面前,那个女声却是突兀地停止了。整个房间又归于一片死寂。
  林宥眼睛一眨不眨的伸出了手,深呼吸了好几次,即使心跳狂乱不止,他还是缓缓地打开酒坛。
  “啊......”
  他,他看到了什么?
  林宥狼狈的摔在了地面上,他张着已是苍白的嘴唇喘息着,目光里倘徉着深切的不可置信以及那满满地恐惧,浑身上下一片止不住的颤抖。 
  酒坛里是一个人头,一个女人的人头在冉冉升起,尽管那个女人的左下巴破了一个大洞的在倘着血,两眼无珠的看着他,但林宥知道那是家巧曼,那还残留的右脸颊,他怎么可能认不出。
  她不是应该在车上吗,怎么会在这?林宥内心不停翻涌着。 
  只见家巧曼的头颅渐渐逼近林宥时,林宥才发觉自己已是被惊吓的动弹不得,全身像是被抽光了力气,他紧咬住下唇,看着那离他只有十厘米的头颅突兀地停下了前进,蓦然,那张狰狞的脸开始荡漾起令人胆颤的笑靥,被血液沾染的唇,空洞的说着:“欢 迎 你.....” 
  林宥疯狂的呐喊了起,也不知道从哪里拾起的力气让他突然站起了身想逃开,可是,他刚转过身,就见到陈嘉起那挺拔的身影顶着血淋林的脑袋在看着他,向他缓缓移动.....
  林宥晕了,被吓得晕了过去。可当他两眼一黑时,很清楚的感受到一个冰凉的身体将他揽在了怀中,一个湿吻如羽絮般轻落在他的额上.......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困惑
 
  好像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轻抚着他的脸,夹杂着宠溺般的温情让林宥那被拖进黑暗的眼终是轻睁了开来。
  浑浊的视线里,林宥看到一个面目全非,扭曲至极的脸带着满目柔情地望着他,而那双手,那双没有丝毫血肉只剩一个骨架的手正停顿在他的脸上,许是见到林宥的苏醒,那人苍白的双唇轻齿着:“醒了么?” 
  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林宥立刻从床上弹跳了开,那双还本是迷糊的眸此刻已是清明。
  站在离苏瑾有三米的地方,林宥也是很清楚的将站在对面的那张骇人的面孔看的很是仔细,仔细到让他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颤栗地抖动。
  那张脸,像是被利刀一层层切割下的甚至还能见到那再皮肉下绽现的骨骼,额头上有着一个很大的窟窿犹如一个拳头的大小,蜿蜒至后脑,那里已经没有了触目的红色,空空的一片。在往下看,他的眼,却没有恐怖之处,只是流溢着愠怒和徐徐看不透的情绪,瞪视着林宥。而他的四肢是细小的骨架,支撑着他还尚好的身躯。 
  林宥已是看的触目心惊,那隐匿在身体里的心脏有种快要蹦跳出来的冲动。而他的手和身上已经盛满了细密的冷汗。林宥全身又是一阵发虚,看着那人挪动着脚骨架接近着他......
  “很怕我吗?呵呵。” 苏瑾阴恻恻地笑着,捧起林宥那张俊秀的脸,吻了上去。
  感受到唇舌间被一股冰凉不停地撩拨着,林宥此刻的表情已从先前的震恐转瞬为一脸木然,在看着那张可骇的脸正在侵犯他,一种呕吐之感油然而生,只是那双细小的手却是力气惊人的桎梏着他,让他难以脱逃,而那延伸至喉咙间的污秽,被他强制的压了下去。
  林宥紧闭着双眼,眼不见心为净。
  只是,那口中猛烈的纠缠却是难以安抚他的心理......
  没一会儿,在林宥以为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的时间里,苏瑾终是放开了他。
  再睁开眼时,面前的人却不复那惊悚的模样。
  如果说林宥是属于那种书生气质的俊秀,那苏瑾就犹如女人般妩媚的漂亮。 
  一头银色的长发松松软软的垂至在他的腰身,眉目如画,尽显妖娆,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透着丝丝慵懒与不羁,却又是深邃的,让人不敢深究。高挺的鼻梁几乎和额头齐平,纯碎是希腊里走出来的神祗。那双如玫瑰花瓣般娇艳欲滴的红唇挂着一抹邪佞的弧度。在下看那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与女人比有的是过之无不及之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