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仙之误穿+番外 作者:公子轻尘(下)

字体:[ ]

 
 
    ☆、第55章
 
    金龙实在是光芒刺眼,身躯一扭,朗朗晴空之中竟然有闪电凝聚,环绕着他的身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电球,朝封禛射去。封禛迅速又恢复了人身,缩小了攻击目标,在天空中闪躲。
    “我艹!”欧阳维一看就急了。
    封禛是火灵根,绝杀技法是龙炎,没带避雷技能的。而这个土豪金同基佬紫又有明显的不同。基佬紫虽然也是声势浩大,却明显是在抓捕封禛。而土豪金一上来就放绝杀,这分明是要取封禛的性命!
    这龙太子修为只比封禛略高,但是他对龙血的力量运用得十分娴熟,人身龙身切换自如,屌得不得了。封禛到底害怕再次暴走失控,一直抑制着自己的实力,应战上未免渐渐处于被动地位。
    欧阳维一心想帮忙,可是两人打得实在太激烈,身影叠加,不分彼此。欧阳维怕帮不对反而给封禛添乱,不敢莽撞出手。
    封禛一连躲了数次,发觉甩不开,奋然反击。但是土豪金的移形换影的手法相当娴熟,像个闪电侠似的在空中东闪西躲的,封禛几次攻击大招都被他躲过了。
    封禛终于失去了耐心,挟着一团如球状的龙炎,迎着金龙的电球而上。龙炎和雷电撞击在一起,引发了惊天动地的爆炸。缠打的两条龙身撞向地面。欧阳维眼见不妙,纵身飞跃。身后,两条龙如彗星撞击地球一般落在地上,横滑出去,轰然声中铲平了长长一片密林。
    一时间飞沙走石,粗壮的树木尽数折断,林中燃起熊熊大火,电光四窜。林中的魔兽们被吓得四下奔逃。
    欧阳维冒着滚滚烟尘,踏着折断的树干,朝落地处奔去。
    林中树木横道,两条巨龙身躯缠绕,都遍身伤痕。青龙奄奄一息,金龙却还能起身。龙炎在他身上燃烧,却是怎么都扑不灭。金龙吃痛,暴躁地在地上翻滚。而青龙身子逐渐缩小,恢复成了人身。
    欧阳维一口气奔来,躲在倒下的半人高的树干后,看着眼前的惨状。
    封禛就倒在金龙身边的地上,时不时被金龙的尾巴扫到,掀得翻滚,却依旧没有醒来。金龙在暴走,欧阳维也不敢轻易靠近。他脑中一亮,忙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个东西。
    这个酷似一把枪的东西,却不是武器,而是一个捕捉器,是欧阳维发明来捕捉大型飞鸟一类的魔兽的。他寻了一处最适合的地方,瞄准了晕倒的封禛,扣动扳机。
    枪口喷射出了魔狼蛛的蛛丝,这种高强度和黏度的蛛丝迅速将封禛粘牢。欧阳维催动他恢复了一半的法术,飞快地将封禛拉了回来,然后用长袍一裹,背在背上,窜进了密林之中。
    金龙好不容易扑灭了身上的龙炎,粗喘着恢复了人身,气急败坏地摘下头盔,丢在地上。他定睛一看,四下哪里还有封禛的身影。而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人修的气息。
    金龙脸上被龙炎烧灼过的地方竟然无法愈合,露着狰狞的肌肉,破坏了院门冷峻秀美的面容。他张手,长刀飞回手中,继而冷笑一声,纵身化做一道金光,消失在天际。
    ——
    飞毯低调地在密林之中穿梭。过了许久,欧阳维终于寻到一个位于古树上的宽大的树洞。在确定了树洞里没有魔兽后,欧阳维将树洞清理了一番,又布下了防御阵法,才将封禛用飞毯小心翼翼地运了进来。
    封禛的情况很不好,他大半脸都布满龙鳞不说,身上到处都是被雷电烧灼后的伤痕。欧阳维掀开衣袍,手不住发抖。封禛腰上有一大片龙鳞被掀开,露出的血肉又被电得焦黑,渗着脓水。
    镇定!如果你都慌了,此刻还有谁能帮助他?
    欧阳维深呼吸,定了两秒,而后有条不紊地开始处理封禛的创伤。
    他剪去了男人身上已破损不堪的衣服,将他扒光。根本顾不上欣赏他健壮的躯体,就已被他身上狰狞的伤口震撼。欧阳维心疼得浑身颤抖,鼻子阵阵发酸。
    他从空间里取出灵泉水,冲洗掉封禛身上的尘土和脓血,然后把自己珍藏的那些药膏不要钱一般涂抹在伤口上。封禛深度昏迷着,无法拒绝。欧阳维将丹药用灵泉化开,一口一口渡给封禛。幸好封禛还能吞咽,将药全都吞了下去。可是他浑身伤口太多,怎么躺着都要压迫到伤口。欧阳维便写了一个小阵法,将封禛托了起来,身体悬浮在半空中。
    处理完了外伤后,欧阳维又开始处理封禛的内伤。他握住封禛的手,略一试探,就感受到他体内汹涌的阴寒魔气。他一咬牙,开始主动吸取那些魔气,将其通过金丹转化成纯净真气,再注入回封禛的经脉之中。
    以往都是由封禛主导的事,由欧阳维做起来,却并不那么容易。他必须控制住魔气的摄入,还要分心将真气回送,他修为有限,身上禁术又还没有全部解开。不过片刻,他就累得大汗淋淋,身体里冷热紊乱,也让他觉得痛苦不已。
    不过看着封禛脸上的龙鳞逐渐消退,欧阳维提到嗓子眼的心逐渐回落,体内的痛苦也变得无关紧要了。
    欧阳维也知道量力而为,不敢一次转化太多魔气,免得自己也倒下了。他见封禛有所好转后,便收了功,自己打坐调息。
    封禛依旧毫无知觉地悬浮在空中,面孔苍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往日总是精神地皱来挑去的浓眉,此刻无力的舒展着。
    欧阳维摸着他冰冷的手,给他周身加了一个保暖咒。欧阳维双眼通红地盯着封禛,呆呆坐了片刻,抬手抹了一把脸。
    “你为什么不逃?”他呢喃着,“金龙是要杀你的。就算你先走了,回头再来寻我也可以的。为什么……”
    他牵着男人修长无力的手,贴在自己湿漉漉的脸颊上。
    “我值得你对我这么好吗?”
    林中鸟叫清脆,看洞外的日光角度,正是早上日光最好的时候。此刻距离清晨那一场神魂颠倒的迷乱,甚至不过半个时辰,可情形却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刚刚才膜拜和触摸过的健美身躯,已遍布狰狞伤痕。那张一贯倨傲,却也精神奕奕的面孔霎时削瘦了许多,脸颊微微凹陷,失去了以往的活力。
    欧阳维休息一阵,又给封禛渡些药水,净化一部分魔气。这样一直折腾到入夜,封禛体内的魔气基本已经控制住,身上不是很重的伤口也开始愈合。而欧阳维整个人也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累得瘫倒在地上。他忧心忡忡地望了封禛一眼,想做起来,可下一秒,便昏睡了过去。
    梦里一片雪白。欧阳维脚步发颤,慢慢地走进了一间病房。
    靠床边的病床上,躺着一个削瘦的身影,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欧阳维走了过去。床上的人挂着氧气,朝他露出一个苍白的笑来。
    “维维,害怕吗?”
    欧阳维摇了摇头,在床边坐下,握住男人枯骨一般的手。
    “听说你没事。我真高兴。”男人说,“我不是故意避开不见你的,我也很害怕……”
    “我知道。”欧阳维感觉到泪水涌出眼眶,滚滚落下,“这太不公平了。”
    “这是我的教训。”男人说,“我在给自己过去的放荡买单。我就担心连累你。幸好你没事。”
    欧阳维安静地哭着,说不出话来。
    “维维,你是个好孩子,我对不起你。”男人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我多想老天爷,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遇到你,太晚了……”
    欧阳维伏在床上,无声地痛哭。
    忽而一双温暖的手掌落在头上,轻轻地安抚着他。欧阳维讶然抬头。封禛憔悴的面容出现在眼前。
    “你……”欧阳维茫然,一时不知是否还在梦中。
    封禛嗓音沙哑低沉,问:“那个男人是谁?你总梦见他。”
    欧阳维怔怔地说:“我前世的爱人。”
    男人带着薄茧的手指抚摸上了少年布满泪痕的脸,语气充满了惊讶与怜惜,“你居然还记得。”
    欧阳维闭上眼,“封禛,你不要死。你不要……”
    “我不会像他一样,丢下你的。”封禛低声说。
    泪水又涌了出来。欧阳维伸出手,搂住了封禛的脖子,并且感觉到封禛的胳膊亦用力地抱住了自己。
    轰隆闷雷声响起。欧阳维睁开了眼。
    洞外下着雨,洞里一片静谧。两道呼吸声交织在一起,两具身躯也紧密地贴合拥抱在一处。
    欧阳维发现自己正躺在封禛的怀中,头靠在他的胸膛。薄薄的丝毯盖在两人身上,毯子下,封禛一丝不挂地侧躺着,手臂环着欧阳维的腰身,将他抱在怀里。
    淅淅沥沥的雨声和男人温暖的怀抱,让人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感。欧阳维好想就这样躺在封禛的怀里,一直睡到地老天荒。
    “醒了?”封禛胸膛振动,低沉的嗓音响起。
    欧阳维抬头同他四目相接,脸上有些微微发烫。
    “你什么时候醒的?”欧阳维问。
    “半夜。”封禛说,“你救了我。”
    欧阳维不禁苦笑,“到底谁救谁?”
    两张面孔挨得极近,一说话,气息交错。欧阳维的目光落在封禛依旧缺乏血色的嘴唇上,很想吻一下,让它重新恢复红润。
    封禛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睫毛颤了一下,问:“害怕么?”
    欧阳维摇头,鼻尖同他的蹭了一下。他有点尴尬,想拉开点距离,但是又舍不得,低声说:“我只恨自己帮不上什么忙。”
    封禛莞尔,“没有你,我已经死了。”
    欧阳维听到脑内响起了成片的嘀嘀声。可是不待卷轴刷出来,就又被他强行关闭。
    “我……”他有些发慌,“如果你不是来救我,根本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不。”封禛说,“他们终究会再来找我的。这是我和龙族的恩怨,同你无关。”
    “不,不!”欧阳维下意识搂着封禛的脖子,手碰到他颈项间滚烫的肌肤,忽而觉得不对劲,“你怎么这么烫?”
    欧阳维猛地坐起来,掀开了薄毯。封禛赤裸健美的身躯一览无遗。
    男人身上的小伤口都已经结疤,唯独腰上的伤非但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反而恶化了。肌理腐烂,流着脓水,原本一个巴掌大的伤口,经过一夜,居然扩散了一倍。
    欧阳维看到这狰狞的伤口,险些晕过去。
    “你不疼吗?”
    封禛摇了摇头,吃力地低头看了一眼,“真不疼。就是觉得浑身无力。”
    欧阳维冲洗去了伤口的脓水,仔细端详一番,心一个劲往下沉。修真的原理不知用科学怎么解释,可这伤口如果继续恶化,就会烂穿,到时候封禛的腹腔就会受到感染。如果是凡人,那定是回天乏术。就算是发生在封禛身上,也绝对不是什么可以轻视的事。
    “伤口上肯定有毒!”欧阳维低呼。
    “应该是。”封禛冷笑,“皇甫誉宗的母亲是一头毒龙。他身上必然也带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