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崛起 作者:祭旗(下)

字体:[ ]

 
  ☆、故友
 
  妖皇没有等很久,陈柑和张春晓其实早就醒了,只是贴在一块儿说悄悄话,谁都不想起身。
  “妖皇来了,不出去?”陈柑蹭着他的鼻尖问,张春晓笑着亲亲他说:“那家伙一向是个知趣的,放心,他愿意等就让他等着。”
  “可失踪的事儿不能再耽搁了,记忆回来后,我这么一想,总觉得他们指的是那批人。”
  “你是说反叛者?”张春晓脸色不好看了,当初他们俩会出事,全是拜那些人所赐!
  陈柑亲亲他说:“你先别急,只是猜测。咱们这都七世了,就这次听到有关的消息,你不觉得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那几世我们哪有恢复力量的法子。从有能力起就只为了找到彼此,哪还有心思去想这些!”张春晓想起那些回忆,把陈柑抱得更紧了。
  “我总觉得有什么被咱俩忽略的地方,他们一心只想着逃出去,怎么会到现在还不走?”陈柑翻身把他压到身下,说:“一定有什么是让他们没办法离开的,所以才会在这种时候,主动插手人族的事情。” 
  张春晓想了想,看着他说:“除了源力,我想没什么是让他们无法离开的。”
  陈柑听后眯起眼睛笑了:“就凭他们?上次拿不走的,这次也一样拿不走。”
  张小妹被他那又霸气又得意的样子挠得心痒痒,一把拉下陈柑的头就啃了起来。
  妖皇在外面又是吃又是喝的,把花家这些日子攒的好东西给消耗的差不多了,才起身对着客房的方向敲了敲手指。屋里的俩人正亲的欢,被敲门声吓了一跳,而后对视一眼,笑着起身。
  “那小子等急了。”陈柑说着就走到屋里的镜子前打量自己这一世的相貌,看了又看,拉着身上的衣服撅起了嘴。
  “让他等着……怎么了?这不是和前几世一样俊吗?”张春晓想起两人初见时,他一眼就被这人的眼睛给勾了去,现在想想,好笑的很。
  人常言一见钟情,若无几世的约定,互不相识的两人又怎能真的钟情?
  陈柑对着镜子瞪了他一眼,扯着身上的休闲装说:“这什么料子,难受又难看。” 
  “怎么了,我摸着挺好的呀。” 
  陈柑拍下他乱摸的手说:“快去问花家拿衣服,我才不穿这种东西出去呢。”
  张春晓低头亲亲他,这才绕过屏风出去。 
  妖皇一感应到有人出来,就连忙迎了上去。花家众人这会儿也明白了,张春晓和陈柑不是一般人,就跟着妖皇一块上前。
  张春晓刚一打开门,就看到一双双热切的眼睛都盯着他看。下意识的抬手捂了捂脖子,他才对花老大说:“请问可有闲置的新服,我爱人不太适应穿凡界的衣裳。”
  花老大连忙点头,催着花老四快点去织房去取新衣。
  张春晓想退回屋内,却发现妖皇那眼睛已经开始冒火了,只得向前一步,踏出了门槛。
  关好房门后,他笑着对妖皇拱手,说:“许久不见,可还好?”
  妖皇哼了声,同样拱手回他说:“你即还活着,吾自然安好。”
  张春晓摸摸耳朵,不知道该怎么说。花老大一见冷场,连忙把人迎到院中花架下的暖玉凳上坐好。又招着花家下人重上了一遍果子,这才笑着说:“老朽眼拙,未识得前辈,万望恕罪。”
  一看这一家子都要跟着花老大行礼,张春晓连忙从凳子上起身,妖皇一早就知他不愿无故受礼,便抬手把刚弯下身子的花家人都扶了起来。
  “这可使不得,我未曾帮过花家什么,怎可受此大礼。”
  张春晓笑得温和,花老大也是知事的人,见他不愿受礼,也明白各人有各人缘法,便摆手让内眷们下去了,只余花家弟兄在场听话。 
  妖皇见他和花家的人又互相谦让了几句才坐回来,便问道:“你为何不表明身份?”
  “我的力量并未回来,只得记忆而已,怎么能够不知羞的到处宣扬。”
  “哼!吾可不知你还有脸皮这东西!”妖皇讽刺道:“若不是你,他又怎会以死相随。”
  张春晓摸摸耳朵,这次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愉快的交谈了。
  妖皇这话是真的诛心啊,张小鱼当年也不知道那人会傻得跟他一块死,这……当真是不好说。
  “啧!你小子说话怎么还是这么冲!”陈柑甩开对着院子的木窗,对妖皇冷哼道:“我家的人哪儿轮到你个负心人评价了!”
  呵呵,说得好!张春晓心里鼓掌,脸上不显,依旧摸着耳朵平静的和妖皇对视。
  妖皇一听那话,脸色是难看得要死要死啊,他愤愤的灌了好几杯酒,才对陈柑说:“我虽不如你们,却也算得上是不离不弃了。”
  说完,还瞪了瞪花家人,花老大心虚,他哪知道这么些事儿啊!就说妖皇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喜欢上花娆,原来跟这儿扯着呢。这么说,娆儿是那个先祖的转生?花家几个兄弟都想到这个了,彼此苦着脸相互看了看,心里都在想,这辈份乱了套了! 
  咻~陈柑对妖皇吹了个口哨表示赞赏,接过花苒递来的衣裳说:“浪子回头哈!”
  妖皇气得啊,一口酒憋在喉咙口,咽也不是吐也不是,难受得要命!
  张春晓哈哈一笑,说:“他就是这么调皮,不要见怪啊。”
  说完,人就起身回屋伺候心上人更衣了。 
  不一时,久别的三人便在院中重聚了。也不多话废话,陈柑直奔主题道:“那群叛徒,源星如今还有几个在?”
  妖皇算了算说:“应该还有十个吧,九兵把他们都关在西海了。你这么问,是说这次的事情是他们?”
  陈柑点点头说:“我俩七世为人,还是头一次遇到他们出手的消息。”
  妖皇不解:“怎么说?”
  张春晓接口道:“本来我也没注意,阿喵提起后,我才想到当初他们也很喜欢玩这一手。”
  “当初?你是说当年失踪的源人?!”妖皇的脸色很难看,他攥着拳头问:“当时的名单里有花染在,对不对?”
  夫夫俩对视一眼后齐齐点头,陈柑说:“别怪我们,这也是为你好。”
  妖皇痛苦的抱着头,花苒本来听到自己的名字还吓了一跳,一见他们这反应就知道是那个先祖和他重名了。
  “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当年他也算是逃得一劫,否则你们也不会有这么多世纠缠。”张春晓拍着他的肩膀安慰。
  妖皇摇头,闷声说:“你不明白,她从未原谅过我,转世的这么多次,无论身份为何,她都不接受我!”
  陈柑听了惊呼道:“这怎么可能!”
  妖皇红着眼睛看他,指着花家人说:“不信你们问问,他们都知道。”
  被点到的花家人,齐齐点头,尤其是花苒,那头都快折了。
  陈柑和张春晓对视一眼,心里都是疑惑。当年花染对妖皇的感情,那是源星女神都见证过的,就算当年花染不再爱他,那也是嘴上说说。任谁都明白,舍下那份感情对花染来说简直是要她的命!
  她最后是死了,灵源消散的时候大家都听到了,可是她留下的话是对妖皇说的‘我爱你’。
  张春晓严肃的问妖皇:“你确定自己没有找错人?”
  妖皇愣愣的摇头,过了会儿才说:“印迹是我亲自下的,不可能出错。”
  陈柑嗤笑了声,语调嘲讽:“不可能出错?你办蠢事那是出了名的,若不是你爹娘合起来耍了你一把,她又怎么可能把你俩的婚期一推再推!”
  妖皇的脸黑了下来,他冷冷的盯着陈柑说:“他们是做了愚弄我的事,可接受那些妖妃的是我,错的是我!你不要把已故的人拿出来讽刺!”
  陈柑不买他的账,打开张春晓劝他的手说:“死了就可以把做过的一切错事抹去?这也太便宜了些!”
  “陈柑!”张春晓急得不行,可不能打起来了,这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自个儿,真是傻!
  陈柑笑着看了眼张春晓,摆着手说:“放心,他没胆子打我。”
  话刚落,妖皇的掌风就到了,张春晓没拦住,眼睁睁的看着那道掌风往陈柑身上落。
  陈柑也不躲开,旁人以为他被吓到了,一个个也急得不行,这要出事了,不管是哪个都不会放过他们。
  掌风到达也只是一瞬,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陈柑会被拍成肉饼的时候,掌风被人挡住了。看着那个挡在陈柑身前的人,除了笑眯眯的陈柑,所有人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老、老四、这、这这,到底是咋回事啊!大哥怎么糊涂的很?”
  花老大结结巴巴的指着陈柑身前的人问,花家几兄弟也齐齐瞪着花老四,一副求真相求说明的模样。
  花苒咳了下,摸着鼻子扭头看风景,装作没听到问话声。
  “胆、胆儿肥了哈!什么时候进阶的也不上报!瞒着家族你是要作死啊!”花老大看他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混混样,气得话一下子就溜了,骂得那叫一个爽快! 
  花老四缩了缩身子,偷瞄了眼躲在廊角后面听墙角的花大嫂,暗发求救信号。花大嫂对他摇摇头,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妖皇回神的时候看到他对花大嫂对信号,一下子就炸了,他气吼吼的站起身,抬手就把花苒给拉了过来,也不看他灰败的脸色,扯着人就吼:“你耍我!你居然耍我!你怎么能!”
  张春晓瞬间了悟,他看了眼老神在在的陈柑,轻笑着问:“你怎么知道的?”
  陈柑摇摇手指说:“秘密。”
  花苒自然也听到陈柑的话了,扭着头瞪了他一眼说:“你诈我!”
  陈柑哼哼道:“回礼而已。”
  花苒一下子就恹了,他讨好的对妖皇一笑,小心的说:“我这也是为了保命,当年被捉住,那些叛徒一眼就能看出来你给我下的印迹,到时候我肯定不是消散灵源那么简单了。”
  “那你就能耍我这么多世!我就不信你没有看到我、我……”妖皇的话慢慢停了,他红着眼睛叹了口气,捏着花苒的手臂也松开了,他把人往怀里重重一搂才极轻的说:“算了,只要你好好的回来了,其他的……都算是我当年负心还你的债。”
  花苒听了眼睛一酸,他抬手推着妖皇说:“你别这样,印迹……在娆儿身上,我如今实在是没脸进妖界,他也算是——”
  妖皇狠狠的抬起他的头,啥也不说,直接开啃。陈柑和张春晓牙酸的扭头,妈呀,就那张脸,妖皇还真能下得去嘴?果断真爱没商量!
  花家几个兄弟看到这一幕那也是齐齐的遮眼后退,短短一会功夫,刺激就一个接一个来,年纪大了,都受不住啊。
  不过,花老四总算能嫁出去了,可喜可贺啊!可喜可贺! 
  妖皇也确实不在意容貌这回事,当年花染那可是美得没天理,就这,他也一样是沾花惹草从没断过。自花染死后,他才是真的收了心,几万年来,对花染的心那可真是天地可鉴。 
  被亲得头晕的花苒捂着老脸不敢见人,他现在这长相,真是难为妖皇了。
  “呵,亲都亲了还有什么不能看的。”妖皇把人抱在腿上坐好,又把他的手拿下,笑得温柔极了。
  花苒把头埋在他肩上,死活不敢见人。
  “哟~这有什么丢人的,当年你俩当着源星女神的面儿都敢亲得忘我,今天这个,完全小儿科嘛!”陈柑打趣花苒:“只是换了个男人身,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和阿晓不也都是男女人妖都当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