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受小妖惹人爱 作者:阿葬i

字体:[ ]

 
 
书名:神受小妖惹人爱 
作者:阿葬i
 
简介:
耽美+np,小白文,不虐,不喜误入。
一只小白妖屁颠屁颠的从现代来到了架空历史的古代,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些比较奇怪的人类,为什么说他们奇怪呢?因为他们的眼神都是一副想要吃了他的样子,搞得他整天心惊肉跳的,怪不得师傅常说‘人类古怪也~’
简单来说就是一只小白虎幻化成人来到人类世界并被几头‘狼’给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的故事。
 
1
  作者有话说:
  这虽是阿葬的第二部小说,但是笔法依旧稚嫩,还希望大家可以多提一些意见,阿葬会一一改正,努力将小说写得更好一些,明年阿葬中考,所以可能会耽误一些,不能及时更文,还希望大家多多原谅。
  《受命天涯》是阿葬的小文,希望大家多去捧捧场子,谢谢!!!!
  另外+腐族王朝【腐群】116504699,欢迎各位的加入奥~~还有阿葬的QQ546539837,大家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给阿葬,阿葬也会接受,再重新更文。
  【下面就是充字数的啦,大家可以无视,但是歌词真的不错奥~~~】
  《三千世界鸦杀尽》
  夜寂夜鸦起夜息夜鸦寂
  夜息伴君起且为君着轻衣辞去
  不过朝夕却恍若三季
  雪纷飞杨柳岸
  看谁家纸鸢遥盼
  风扶摇青云巅
  君何时再还
  盼到红霞漫斜阳醉天边
  再重拾羽衣轻点眉间
  为君舞歌一曲纤云鹊桥仙
  与君共醉樽前
  今朝连夜雨飘摇落巫山
  谁管他断了的红线
  只恨那夜鸦声轻葬了缠绵
  也葬了半世缘
  夜寂夜鸦起夜息夜鸦寂
  夜息孤影寂凭栏叹晚风急别离
  已过三季却恍若朝夕
  燕堂前雨喃喃
  花叶下缱绻纸鸢
  线似断也未断
  君此生不见
  遥叹我不过歌舞qing楼间
  君墨染弦风流过青衫
  世流言事难全夜夜共婵娟
  夜夜夜鸦阑珊
  君尝言执长剑灭杀鸦三千
  春花共秋月与我踏遍
  雨声乱玉笙寒挑灯又翻看
  君予我的画卷
  帆彼岸携手流年渐行渐远
  我焚琴断弦只身游遍山河万千
  笑不似彼时孤寒他乡夜暖
  忽风起鸦声渐渐吹落谁的泪眼
  《琴师》
  若为此弦声寄入一段情
  北星遥远与之呼应
  再为你取出这把桐木琴
  我又弹到如此用心
  为我解开脚腕枷锁的那个你
  哼着陌生乡音走在宫闱里
  我为君王抚琴时转头看到你
  弦声中深藏初遇的情绪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送回多少离人唏嘘
  咽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这年月能悄悄的过去
  灯辉摇曳满都城听着雨
  夜风散开几圈涟漪
  你在门外听我练这支曲
  我为你备一件蓑衣
  琴声传到寻常百姓的家里
  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
  情至深处我也落下了泪一滴
  随弦断复了思乡的心绪
  你挽指做蝴蝶从窗框上飞起
  飞过我指尖和眉宇
  呼吸声只因你渐渐宁静
  吹了灯让我拥抱着你
  冬至君王释放我孤身归故地
  我背着琴步步望回宫闱里
  你哼起我们熟知的那半阙曲
  它夹杂着你低沉的抽泣
  路途长长长长至故里
  是人走不完的诗句
  把悲欢谱作曲为你弹起
  才感伤何为身不由己
  月光常常常常照故里
  我是放回池中的鱼
  想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这回忆就完结在那里
  这年月依然悄悄过去
  《丝竹之弦》
  雨淅淅沥沥漫漫
  轻轻弹奏着琴弦
  路曲曲折折弯弯
  柳暗花明无数遍
  石墨书香一曲月西江
  风吹散了柳杨
  江南丝竹忆水乡
  水随天去又何妨
  轻轻把曲儿歌唱
  唱出心中愿望啊
  弯弯的小河流淌
  百河汇聚成一堂
  我在遥远天边听到
  一声丝竹的转弦
  才发现弹指间
  划尽心中的思念
  忽而一拂微风
  将我带到龙华的圣殿
  感受那永恒的
  经典
  宫商角徵羽
  那令人动听的律乐
  一传十十传百
  传遍四方五千年
  听那青山脚下演绎出
  春江花月夜
  仿佛被带回西湖边
  丝细腻悠扬
  优美传神入耳雅
  竹轻快悦朗
  喜而不狂声回荡
  之乎者也一首忆江南
  悄然来到我身边
  弦已奏出动人的丝乐
  等待竹音的结合
  轻轻把脑袋摇晃
  倾听心中的歌啊
  静静听流水歌唱
  唱出那鱼米之乡
  我在遥远天边听到
  一声丝竹的转弦
  才发现弹指间
  划尽心中的思念
  忽而一拂微风
  将我带到龙华的圣殿
  感受那永恒的
  经典
  宫商角徵羽
  那令人动听的律乐
  一传十十传百
  传遍四方五千年
  而那乐音正绫带给
  人的幸福的笑颜
  已促成花好月圆
  【阿葬:表骂我,阿葬只是为了凑凑字数。。。】炖着锅盖逃走~~~~~~
 
 
 
2
  两岸青山对峙,绿树滴翠。抬头奇峰遮天,脚下清流潺潺,怪石卧波。雨中的山色,其美妙完全在若有若无之中。如果说它有,它随着浮动着的轻纱一般的云影,明明已经化作蒸腾的雾气;如果说它无,它在云雾开合之间露出容颜。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天边。
  一位如黑琉璃般晶莹的眼睛,眼里只有着冰冷,眉宇间有着尊贵和傲气。金色阳光,将他俊朗的面庞衬托得格外耀眼的男人抚摸着眼前一只还未成年的小白虎,小白虎宛若精绸良缎一般、其光也灼灼、其色也灿灿。再观此虎面门,又与一般走兽大有不同,其须挺直利索,小巧的耳朵是不是晃动,尾巴来空中来回的摇摆,脑袋蹭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无奈的对着小白虎说道:“白洛,你想不想到别的世界去玩啊?师傅知道在那里有好多好玩的哦~”某位无良的师傅摆出一脸向往的样子。
  小白虎停了高兴的不得了,伸出舌头舔了舔眼前男人的脸,人性化的点了点头,尾巴不停的摇摆,但令人震惊的是这只小白虎竟然可以说出人语:“师傅,师傅,洛儿是不是可以下山?是不是可以看见那些人类了?”
  男人点了点头,伸出纤细的手指摸了摸小白虎的脑袋,宠溺的说道:“你啊,到了人间不许随便的幻化原型,更不能私自的使用为师交给你的法术,还有不能随便的相信别人,更不能。。。。。。。。。”男人一条一条的说给小白虎听,而小白虎则是瞪大虎目,认真的听着,是不是点点脑袋示意自己明白。
  半米大的小白虎一下子蹦到男人的怀里,用脑袋拱拱男人的胸怀,撒娇的问道:“师傅为什么不跟洛儿一起去呢?”
  男人摇了摇头,用手托住自己身上的小白虎,眼神飘向了远方,仿佛在回忆什么:“洛儿,师傅不跟你到人间了,师傅得去陪你的师娘。。。。”
  小白虎显然不懂男人说的话,但是他的脑海里依然模糊的出现了一位身材纤细的男子,那个男子就是师傅口中说的师娘,但是那名男子却在几年前就已经不在了。
  男人最后将眼神定格在小白虎的身上,严肃的说道:“洛儿,师傅现在就施法,让你离开,你要记住将来的路需要你一个人走,你知道么?不要太过贪玩。。”
  小白虎不舍的蹭了蹭男人的脸颊,虽然他没怎么听懂男人的意思,但是他知道他即将离开男人,而男人也会去陪伴那个早已消失的男子。小白虎跳开男人的怀抱,转身变成了一位风华绝代的少年,少年就像上天的宠儿,令天地失色,万花惭愧,倾国倾城已经完全形容不了少年的容貌。
  变成人形的少年,一双勾人的凤眸里含着眼泪,恋恋不舍的看向自己的师傅。男人狠了狠心,催动阵法目送少年逐渐消失的身影,男人如重释放的笑了笑,眼神迷离,自己的身
  
  影也慢慢的化成了荧光向四周散去,无影无踪,隐约还听到男人似有若无的声音:“月,我来了。。。”
  雪山绵绵长长,仿佛还流溢着袅袅的颤音。天幕下的银峰雪色莹蓝,绒布冰川玻璃样透明。巍峨的山插入展览的天空,雄伟壮观。居高放眼看去,天际屹立着皑皑的雪山冰峰,
  在阳光下十分耀眼。秀丽挺拔,造型玲珑,皎洁如晶莹的玉石,灿烂如十三把利剑,在碧蓝天幕的映衬下,像一条银色的矫健玉龙横卧在山巅,作永恒的飞舞,有一跃而入金沙江之势。
  在雪山环抱的地方一位身穿淡蓝色的古装,银白色的线条勾勒出圣洁的韵味,迷离繁花丝锦制成的蓝色色广袖宽身上衣,绣五翟凌云花纹,纱衣上面的花纹乃是暗金线织就,点缀在每羽翟凤毛上的是细小而浑圆的蔷薇晶石与虎睛石,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光艳如流霞,透着繁迷的皇家贵气。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一席到腰的银色长发,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紫色的眼眸摄人心魂。虽然少年只有十岁的样子,但不难看出他长大以后是怎么样的倾国倾城。
  少年瞪大眼睛观察者周围的一切,嘴里嘟囔着:“这是哪里啊,我怎么出去啊?师傅干嘛要把我送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啊~~~”少年抱怨着,不满的努努嘴,心里却还是想念起自己的师傅,毕竟那是自己跟了十多年的师傅啊。。。
  白洛一个人走在朦胧的雪山上,无厘头的乱走,最后终于完全彻底的迷了路,白洛可怜兮兮的眨巴眨巴眼,不知所措的看向白茫茫的四周,突然灵机一动,轻轻一挥手一只紫色的花蝶幻化出来,向东南方飞去,白洛大喜,心里暗暗嘚瑟到:“哼哼,还好我记得这个法术,反正这里没人,不会被看到,那我就让紫蝶领我去找人喽~~嗯,虎爷我真是太聪明了!”
 
 
 
3
  白洛屁颠屁颠的跟上紫蝶,终于在他快精疲力尽的时候看到了人,内心高兴的不得了,二话不说的跑了过去,来到一位瘦骨风仙的老人,水洛有礼貌的向着老人问道:“老爷爷,请问你。。你能告诉我怎么下山么?”
  老人听到白洛的声音震惊的回过头看向他:“小家伙,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