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暗云 作者:墨囚

字体:[ ]

 
 
简介
 
六十年的囚禁折磨让我如何和你谈感情,暗烈?
当时我以为,即使我有千年寿命也不会陷入你给我编织的网……
不是为了惊为天人的容颜,只因为那碧瞳中的光彩差点毁了他的一生。
舍弃尊严,丢弃廉耻换来的十年自由全部都堵在这一次的回归上,输,不过是又一次的囚禁,自己早就习惯。赢,就能得到自己期望,追寻已久的自由,骗你?我何乐不为?
 
小说关键词: 主角:暗烈,云涅 ┃ 配角:赤烈,无双 ┃ 其它:虐心虐身
 
☆、十年的交易
 
  是夜……如十年前一样,可惜……
 
  男子站在依旧灯火通明的星海云庭面前已经很久了。
 
  一袭黑色长袍包裹着他,显得本就细瘦的身子越发瘦弱,脸藏在帽兜中,阴影下可以猜出他无与伦比精美消瘦的脸型以及那较好的唇形。右耳的银色耳坠在晚风中划过一道道银线……
 
  十指上十个各异的指环光芒各异,影影有银丝挥舞……
 
  虽说这十年自己获得的能力不少,不过对于能不能杀了他   至今100岁的星海云庭的少主暗烈,他心里还是没有把握,身为鲛人,自己本就体态凉薄……可是  ,可是之前与暗烈的50年就好像一场噩梦,一场由暗烈亲手编织的噩梦……
 
  成与不成,反正自己予然一人,也没什么可以牵挂的!
 
  男子慢慢握住了右手,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伸手推开了那扇华丽沉重的大门。十年前,千方百计的想逃出这扇门,如今却是自己重新推开了这扇门……
 
  殿内灯火辉煌,人影幢幢,空气中散发着糜烂而甜腻的味道,男子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穿过那些形形色色的人 不难从衣着看出,都是些名门贵族,男子熟门熟路 ,径直来到顶楼,此时他碧色的眼眸不禁露出了锋利的光芒,他低喃一句:“暗烈……”
 
  与此同时顶楼内
 
  一长发男子正坐在窗楞上,一双细长的黑眸半眯着看着远方,左眼角恰到好处的一颗美人痣让他显得极尽妖媚,但是配上他的凌冽的眼光,确实绝对称不上女气和媚人,右眼角绘着一朵五瓣红梅,虽说简单,但是在那一头直长的黑发下却是散发着惊心动魄的美!
 
  若是我十年前没有放走你,或许也没有这般想见你而见不到的情绪……你可还记得我们十年前的约定。
 
  “谁!?”
 
  长发男子突然左手一挥,殿门瞬时一下子四开,那里站着刚刚立定的黑袍男子,窗楞上的男子黑色的眸子冷冷盯着门口站在那里的人,说道。
 
  黑袍男子不顾长发男子冰冷的眼神,一步步走入殿内,并慢慢摘下帽兜。碧色的眸子望向窗楞上的男子,缓缓道:“怎么,十年不见,暗烈不认识我了?”
 
  窗楞上,男子一跃而下,端详着眼前这个男子,一头如瀑的湖蓝色长发,一双碧色的星眸,一张独一无二惊艳绝伦的脸……没错,是他,当初以死相逼来换取自由的人,十年了,他,回来了!
 
  “云涅……”
 
  轻声唤出,黑发男子眼中似有温情划过,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瞬间。下一秒,男人狭长的黑眸半眯,一把上前捏住男人的下巴,抬起,对视,“哦~知道回来履行你的诺言了?”
 
  云涅眉头微皱,似乎有点抗拒男人的触摸,随机脸向旁边一偏,挣脱了那只手。
 
  “不是诺言,是交易。”
 
  暗烈轻笑,一挥手布下结界。
 
  眼神凌冽,长发无风自起,纤长的身体紧绷,黑色的紧身黑色长衫显出他完美的身材比例,禁欲而妖冶!
 
  云涅扯下风衣,静静站在暗烈对面,十指上的戒指隐隐闪着光芒。
 
  两人的战争正式开始。
 
  楼下的人不安的望着天花板上摇晃的华灯,但是却是什么声响都听不到,诡异的让人想离开!直到这里的总管出来说明是上头在调教下人,布下结界,免得声音打扰到大家的兴致……星海云庭才恢复原有的热闹。
 
  总管抹了把额头的汗珠,担忧的望向楼上。
 
  少主应该没事吧……
 
  阁楼中
 
  暗烈嘴角挂着血丝,身上也有几处割伤,伤口及其细小,深浅不一,乌黑的眸子有些不可置信,更多的却是笑意和庆幸!!
 
  不可置信是因为云涅这十年的成长,一个鲛人的成长,他居然去学了傀儡术!
 
  笑意是因为他品尝了血的味道,还是自己的血……第一次他这么酣畅淋漓……
 
  庆幸是因为他已经摸清了云涅的套路,而自己的羽翼境界刚达成不久。
 
  云涅看着眼前暗烈的笑容以及充满兴奋地眼神,顿觉浑身冰冷,他太了解暗烈了,若不是他百分之百确信的事他是不会露出这样兴奋的笑意的!难道,他已经达到羽翼境界了?不可能,常人羽翼境界怎么说也要在等五年,怎么会这么快?
 
  云涅的脸瞬间惨白,这次失败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想像以后千年的日子,他真的开始痛恨鲛人那千年的寿命!
 
  暗烈直起身子,一步一步缓而慢的走向云涅,全然不顾身边银线的割伤,云涅绝望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墨黑的长发慢慢变成血红色,黑色的瞳孔变成诡异的暗红!接着就是那铺天盖地的黑色羽毛向他习惯而来……
 
  那一刻,云涅闻到了鲜血的味道,眼前一片血红,身体瞬间被抽空了一样。
 
  他想反抗,可是身体的每一处就像是被铁链缠住了一样,每次想动,就会从四面八方涌来及其犀利的疼痛感。
 
  羽翼…………
 
  “唔……”云涅一张嘴,鲜血疯狂溢出,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汗水,身体控制不住的软下去。
 
  难道他这辈子注定要被斩断双翅,活在暗烈亲手编织的球笼中吗?
 
  为了自由,当年什么方法没用过,为了短时间获得力量,学会傀儡术忍受了那么多…放弃尊严,丢掉廉耻,以为可以击败暗烈,就出父亲和族人回到碧落海,开始原本属于他安静闲逸的生活,一个属于正常人的生活,现在都没了。
 
  啊……
 
  全部都碎了,那些碎片淅淅沥沥从高空中坠落,落在自己皮肤上,割破了保护膜。貌不留情的直击心脏。
 
  好疼……
 
  暗烈上前,一把接住软下来的云涅,久违的触感让他很是舒心。
 
  10年来第一次心脏跳动异常起来!
 
☆、往事如风
 
  “呵呵……”脑子中的声音,轻蔑,不屑 慵懒……
 
  “既然都答应这个交易,就不要给爷露出这幅表情,给谁看?恩?”
 
  “不要你管!”
 
  “呵呵”
 
  又是这种不屑的声音!
 
  云涅任由眼前的银发男子将自己压在床上,褪去衣衫!
 
  不双……不双怎么会在这里!这些不堪的事,为什么又出现在眼前?交易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他和自己都很清楚,彼此各取所需,我助他度关,他教我傀儡术,我们之间的十年早在那个晚上烟消云散,为何现在又出现在我眼前。
 
  突然脸上一阵刺痛传遍全身。云涅惊的睁开了眼睛,对上一双黑眸,满满的都是怒火!
 
  是暗烈……
 
  刚刚的,是梦……
 
  “这些是什么?”暗烈一把扣住眼前走神男子的下巴,将他的视线拉下,对上自己胸膛上的清淡不一的痕迹,很明显,是不同时间留下的,暗烈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不然就不仅仅是一个耳光的事情!怎么能容许这个人身上有别人留下的痕迹!这人是自己的,谁都不能碰!!!绝对不能!!果然之前不能放他出去!!!!!
 
  相对于暗烈的恒怒  ,云涅倒是云淡风轻……淡淡的说了一句:“吻痕啊……”
 
  “啪!”另一边的脸颊也肿了起来……
 
  血从嘴角流出,显得他的脸更加苍白,却也异常的妖冶!现在的他 一点力气都没有,羽翼对他的冲击力无疑是强大的,云涅感觉到自己灵力全无……
 
  像一滩死水一样!
 
  “你倒是在外面快活啊,都会找野男人了!”
 
  云涅缓缓抬头,对上暗烈发红的眼睛,没有说一句话……
 
  这个眼神彻底激怒了黑发男子!
 
  暗烈一把按住暗烈瘦削的身体,另一只手扯下了男子唯一的衣服,那条包裹着他双腿的裤子。拉开她的双腿,在看到男人大腿内侧的痕迹时,暗烈彻底疯狂了!
 
  云涅一惊,握住暗烈的手,惊呼:“不!”
 
  “不?   你没有这个资格!”暗烈的怒火早已一发不可收拾,放走他10年就是一个错误,当时就应该把他锁在床上!!!!!
 
  捏住云涅的双手手腕,压至头顶,用力一捏,清脆的骨碎声从云涅的手腕处传出……
 
  “唔……”云涅的脸瞬间惨白,脑中一片黑色,大张着嘴巴,却自发出了一声呜咽……
 
  大滴的汗珠从额头冒出,濡湿了额前湖蓝色的发丝……
 
  云涅只能感觉有人在啃咬自己的脖颈,之后慢慢向下……
 
  不要……不要……
 
  先前的经历让云涅剩下的只有恐惧,没人知道在在他遇到暗烈后承受了什么,在获得自由之后为了学好傀儡术又经历了什么……
 
  云涅想推开压住自己的灼热胸膛,突然无力的发现自己的双腕原来已经被折断了……强烈的不安让他疯狂而绝望的挣扎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