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暗夜长歌 作者:陌火

字体:[ ]

 
书名:暗夜长歌
作者:陌火
文案:
     正常版:作为一个将自己全部奉献给责任,而反被当做弃子的军团长特伊尔,对自己的人生几乎绝望,他决定在人生最后的7天里,与自己所爱的人共度。然而,他却发现这一切,竟是一个宏大的阴谋……
 
非正常版:骨龙:论如何不让主人将自己炖汤喝
 
          摩梭:8种族相爱相杀的悲惨故事
 
有欢笑,有绝望,有战争,有阴谋
 
别问我为什么有这么多,因为作者精分了……
 
内容标签:骑士与剑 奇幻魔幻 西方罗曼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德法,特伊尔 ┃ 配角:7种族一大堆 ┃ 其它:1V1,HE
 
 
==================
 
  ☆、zero
 
  距离圣战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但是魔都的情况一直不容乐观。萧瑟的街道,尸横遍野的战场,血雨冲刷出的墓碑……无助,痛苦,死气的阴霾将魔都紧紧包裹,虽然圣都的情况没比他们好多少。
  特伊尔路斯特是死灵骑士团的团长,为了收拾这剩下的一大堆烂摊子,他已经七天七夜没合眼了。身上的伤痛,早已被他用斗气狠狠的压下去,一来二去,现在的他也只算是用精神硬撑的躯壳。
  “团长,伤员统计已经出来了。”远处一名骑士骑着马想他冲来。待他行完礼,特伊尔才开口道:“结果怎么样?”
  “团长……”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甚至可以感觉到特伊尔听见结果后所散发的森然凉气。
  “说吧。”特伊尔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情感。
  “团长,原死灵骑士团五万人,现存三千五百人,这其中重伤两千七百人……”
  “还有战斗力的剩多少人?”
  “团长,不到五百人……”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带着浓浓的无助和绝望。
  长久的沉寂压得人喘不过气,特伊尔什么也没说,甚至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气息。良久,这个清亮的声音再次响起:“骑士长们呢?”
  “只剩下七人……”
  他的身形微微一震,随后平稳下气息:“你先下去吧,先安葬骑士长的尸体,一个都不能少。”
  “是,团长。”见他走远,特伊尔才轻轻叹了口气,“都先去忙你们的吧。”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团长……”周围的人见他离开心里既是担忧,又是心疼。
  “你们先去吧,我去看看他。”副团长德法库斯说道。
  特伊尔站在墓碑之前,静静的注视着上面每一个名字,沉闷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他身上的伤口早已经干涸,但还是在隐隐作痛,一点一点灼烧着他的神经。黄昏下金灿的阳光,就像是天界里的圣光,嘲讽着他们的失败。眼睛睁了许久,感到了尖锐的刺痛,他不得不眯起眼睛不让什么涌出。
  “你果然在这儿……”一个平静沉稳的声音响起。
  特伊尔猛然回头,却怔怔地盯了那个人许久,双目流露出少有的吃惊和愧疚:“你怎么会在这儿?德法”
  “我一直都在你身后,特伊尔。”
  特伊尔无奈的笑笑,随手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时似乎还带着叹息:“你不怪我?死了那么多人,几乎是全军覆灭啊……”见德法没有答话,他又自顾自的吐了一口气,“昨天我在死人堆里把他挖出来了,”特伊尔看着那块没有名字的墓碑,“他还很年轻,充满着勇气和干劲,该活着的人都已经死了,反倒是我们这种几个伯度以前就该死的人还活着。”
  夕阳已经下落了,一大片的阴影投在他们的上空。
  特伊尔掐灭了烟头,转身离去:“你,应该挺喜欢他的吧……名字你给他刻吧他应该会很开心……”
  接下来的几天里,特伊尔就像是一个机器,高速运转不眠不休。
  “团长,王召唤你回都城了。”一个骑士笑着飞奔而来,手里拿着信函。
  特伊尔哑然失笑:“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会受封赏?”
  “报告,”他垂头答道,“不会。”
  “那笑个屁啊,老子这是要去领罚。”特伊尔在他脑袋上抽了一巴掌,“去,赶紧滚回去干活。”
  “可是,团长你把天界的军队打跑了啊,不会受罚吧。”骑士锲而不舍的答道。
  特伊尔露出邪异的笑容:“是吗,那替我去的了。”
  结果那骑士一溜烟就跑了:“团长我错了——”开玩笑,越级觐见可是重罪,他可不想用生命犯二。
  特伊尔好笑的看着他:“兔子胆……”他打开具有复杂花纹的信函,原本翘起的嘴角渐渐抿成一条直线,“哼,还真看得起我……”突然他的手里幻化出黑炎,将信函灼烧尽,阴沉和绝望在他的眼里凝聚。
  信上写着:
  “七日后,魔神殿冥炎审判。”
  “你果然还在这儿。”德法说道。
  “怎么到哪都能被你找出来?这么大的墓地,你就偏偏知道我在这儿?”特伊尔不解道。
  德法越过特伊尔,看着那一块新錾刻上名字的墓碑:“你就这么喜欢这块墓碑?每天不看不舒服?”
  “胡扯什么蛋。”特伊尔笑骂道。
  叮——打火机的声音再次响起,烟丝缭绕,银色的打火机在他的指尖转动,带着点无赖与放荡光芒。
  德法微微皱眉:“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爱抽烟。”
  “我也不知道,”他抬头看着天空,“突然,就喜欢了吧……”,烟雾渗进他的眼睛,竟然他有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说吧,出了什么事,我听说王都给你传话了……”
  “给我也刻个墓碑吧——”还没等德法说完,特伊尔就直接打断他。
  德法深吸一口气,想要平静下来什么:“什么?”
  “我说给我也可以个墓碑吧,就像他那样,”看着德法渐渐冷冽起的眼神,“我说真的……”我也想要一个你亲手刻的带有我名字的墓碑。
  德法看着他没有回答,只是身体有些僵硬。
  “现在就刻吧。”
  德法静静的看着他:“与你无关不是吗?”
  “嗯?”特伊尔挑眉。
  “本就与你无关不是吗!若不是那些腐化了的亲王,那至于此……”德法忍不住咆哮起来,“呃……”
  特伊尔手中的长剑抵在德法的咽喉:“同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
  “哼,你到底在护着他们什么?”
  “这只是我的职责和存活的意义。”
  “意义?你存活的意义是拉着所有人为你陪葬?是带着所有人和那群肮脏的鸟人一起下地狱?”
  “住嘴!”
  “你的职责就是一步步把他们送进地狱,然后再道貌岸然的收回尸骨埋葬?特伊尔,你真伟大啊。哦,不,或者我该叫你‘耶稣阁下’。”
  砰——
  特伊尔撤回长剑,伸手狠狠给了他一拳。德法被掀翻在地,嘴角还挂着鲜血,“恼羞成怒了?”
  那嘲讽的眼神让特伊尔觉得十分刺眼,是什么时候他和德法变成了现在这样?他错过的已经太多了,也不该再有所奢望什么。
  突然他笑了起来:“不想刻,便算了,不过刚才那些话,别让亲王们听到,否则谁都不会好过的。”
  特伊尔转身离去,他的视野变得模糊起来,有着擦不掉的雾气,和怎么也逃不出的黑暗……
  听见沉闷的倒地声,德法猛然回头:“特伊尔——”
  最后一秒失去意识之前,他的耳畔萦绕着对他来说是最动听的音乐。
  真好,他还关心着我……
  滴答,滴答……像是教堂的钟声,又像是米索川的水滴声,但不论是哪种,他们都在为自己的生命倒计时……
  特伊尔缓缓睁开双眼,四周萦绕着温馨的气息,这是那里?
  “你醒了!”德法端着药品走到他身边,激动的声音掩饰不住他的快乐。
  “嗯,”特伊尔平静地答道,“我睡了多久了?”
  “不多,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德法坐在床边,迷恋的看着他。
  “睡了这么久了……”特伊尔叹了口气,“有烟吗?”
  德法从口袋里掏出烟递给他,随着一口浓雾吐出,特伊尔淡淡道,“剩下的时间本就不多了,可不能让睡觉占据大多数。”
  出乎意料的,德法并没有慌张:“有什么安排吗?”
  得到的是长久的沉默,特伊尔的眼里充满着迷茫,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我帮你换药,可能会有点痛,别乱动。”德法率先打破了沉默,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嗯。”
  对话在一次终止,沉默良久早已换完药的德法决定离开,在他快出门的时候,特伊尔开口道:“这是你家吗”
  “是。”
  “我可以在这儿住几天吗,”他顿了顿,“我的意思是就这几6天。”
  “为什么?”德法挑挑眉。
  “因为很温馨,我很喜欢。”特伊尔微微一笑,温柔的就像天使。
  “那么,如你所愿。”
  终于会爱自己了,德法的嘴角不禁上扬。尽管他对天上飞的天使没有半点好感,但他不得不承认,即便是在地狱深处,也拥有被救赎的权力,也会有类似天使的存在让他们获得希望……
  特伊尔,你就是我的天使……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大家喜欢
 
  ☆、第一天:精灵华章
“特伊尔,我成了六级骑士了,再过不久我就能加入死灵骑士团了”
 ——“嗯,真羡慕你。”
 “好兄弟,战场上不许死在我前面。”
 ——“……可我也不想你死在我前面。”
 “我德法库斯,以魔神名义起誓护你一生,请赐予我勇气,荣耀。我的主人。”
 ——“我的荣幸,我的骑士。”
 ……
一名骑士团团长只能有一名私人骑士,而这个人将要追随他一生,主生即生,主死即死,放弃一切个人荣辱,主既是荣耀。
特伊尔是一名贵族庶出之子,因为是庶出,生活虽算是优越,却也不怎么自在。而贵族继承制中有:嫡长子继承制,庶子充军。不能继承爵位的他从小就被当做一名军人培养,在上学的过程中遇见了德法库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