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画皮 作者:打僵尸

字体:[ ]

 
 
=================
书名:画皮
作者:打僵尸
邳清桦:老子要用画皮来征服世界!!
 
狼崽子:二爹,饿了。
 
邳清桦:猪皮美容,驴皮养血!拿去!
 
狼崽子:二爹没钱交水费了。
 
邳清桦:树皮能卖钱!拿去!
 
狼崽子:二爹,有人来求壮阳树皮!还有渣爹也来了!
 
邳清桦:呵呵。【老子打算画张人皮晚上吓尿他!看他还敢不敢来买壮、阳、药!】
 
咳,这是一个表面文雅实则睚眦必报的隐性黑在被家族的人坑了之后,一边画皮赚钱、混吃等死,一边复仇顺带养娃的励志故事!……呵呵,相信作者的尿性你就输了,这是个逗比欢乐复仇种田文。
 
 
看文注意:1,本文纯属作者兴趣,欢乐复仇种田文,看文嫑太抠字眼。2,发展需要一个过程,嫑急;复仇虐渣也需要点过程,嫑急。3,重点是日常,复仇可能不多,第一次写这种,有诡异的地方请见谅。4,错别字有时间会改,感谢发现的亲指出,请注意我不是故意。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种田文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邳清桦 ┃ 配角:朗智、朗煜行 ┃ 其它:好吃好睡,复仇。
==================
 
 
编辑评价:
  邳清桦曾经是个不怎么坑爹的二世祖,他自以为生活会一直二世祖到死。直到父母去世,他被最信任的朋友和堂兄给下药差点烧死。邳清桦用了三年的时间完成了从二世祖到真腹黑阴险男神的转变,顺带还捡了一个拥有可以画皮的魔笔的狼崽子。日子一下子就美好了起来,不过,为什么他捡到还养了三年的儿子竟然会有个那么无耻霸道的亲爹?!
  本文言语轻松幽默,故事情节流畅自然。对人物的性格刻画十分到位。不管是小攻和小受之间的爆笑对话还是小攻和他坑爹儿子的互动,都会让人看了忍不住会心一笑。虽然这是一篇复仇文,不过文风是轻松愉快的,相比执着于复仇,认真的过好自己现在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第1章 001
  
  深夜,在一个没有路灯照到的、漆黑无比的巷子深处,类似老鼠一般的吱吱咔咔喳喳声诡异的、一阵阵的传了出来,伴随着那声音处一闪而过的狼一样的寒光,让徘徊在这里的为数不多的流浪汉都望而却步。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寂静的巷子里才响起了一个低低的童声:“二爹!快点儿!好了没?”
  然后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便带着几分不悦地响了起来:“啧,急个毛!这片儿的流浪汉都被咱们大黑吓唬跑了,让我多翻一会儿。这可是高级别墅区酒店的垃圾箱。”
  “可是我有种不祥的预感。”童声慢吞吞的开口。
  瞬间那个原本还算悠闲的身影就绷了起来,然后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出了几个被扔掉的饭盒和满满的食品垃圾袋跑了出来。
  “小狼崽子怎么不早说!”
  被称为小狼崽子的娃撇撇嘴:“刚刚才有的。”
  “啧,行了,咱们撤!”
  在这句话落下之后,被乌云遮住的月亮好不容易露出了脸,嚣张的把自己的光芒给洒了下来。在这片月光的照耀下,现出了那一人、一娃、一狗的真实面貌。
  被称为二爹的男子有着一张颇为英俊甚至可以说是完美的面容,如果它完好无损的话,估计能够迷死一干男人女人。但偏偏,这张脸的左半边全是烫伤,顿时就让他看起来甚为恐怖了。而那个被二爹称为“狼崽子”的小孩儿,则是只有六岁大小的样子,原本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很可爱软萌的,但是很抱歉,眼前的这个孩子,虽然长得一看就是个未来男神的样子,但那一双眼实在是及其的狠厉且冷漠,完全没有孩子该有的天真和无邪。
  最后再看看那只狗,毛皮斑驳、还瘸了一只后腿,但这狗的眼神,却比狼还凶。
  这样的一个组合,怎么看都觉得颇为诡异和让人心寒。
  不过当事者两人一狗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邳清桦抱着一堆东西,领着自己捡的大狗和死活贴上来的便宜儿子,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高档酒店垃圾区。不过,此时的他并不知道的是,在他抱着的那一堆盒饭里面,还夹杂着一个,让他们的命运彻底改变的东西。
  邳清桦一家子的窝距离那个高档的豪华酒店并不远。或者说这酒店其实是坐落在一个豪华别墅区内,邳清桦的家就是这豪华别墅区内的别墅之一。不过,从这两人一狗半夜偷偷摸摸去翻垃圾桶的行为看,他们当然不是正经的别墅主人,而是借居者。这里的主人常年不在家,只有周六会有钟点工来打扫,所以他们这两人一狗无家可归的就可以暂时住在这里。不过,因为怕人家主人发现问题,所以他们完全不敢用电,水倒是能用一点点,但就怕超标。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里总比在外面风餐露宿的好。而且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平日里就算扔掉的不用的衣服和零食,都够他们吃的用的了。
  就是因为这一点,狼崽子朗智才特别佩服他二爹,连讨饭都能讨的这么有水平!他们的日子除了晚上去翻垃圾桶的时候有点惊心动魄,其他的一点儿也不像是流浪汉!
  对于此,大黑也表示十分赞同。
  “二爹,吃饭吧!”朗智流着口水看着桌子上的饭盒,他饿了一下午了。
  邳清桦撇了一眼自己的便宜儿子那没出息的咽口水的样子,最后还是决定不鄙视然后表现一下父慈子孝。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也饿了来着。
  “行了,这里有四盒,一个袋子食物,我刚刚已经把不好的都扔了。一人一盒,最后一盒平分。至于袋子里的东西,明天拿去换东西。”
  朗智和大黑都赞同的咽了咽口水。
  然后邳清桦就打算发盒饭,却在三个和盒子中间忽然看到了一块残破的、闪着幽光的黑玉。
  “咦?”
  邳清桦疑惑了一下,伸手把那黑玉给拿了出来,结果那东西刚拿到手上,他就有种危险至极的感觉,用最快的速度想要扔了黑玉,却发现那黑玉就像是贴到了他的手上一样怎么也甩不掉!!
  “二爹?”朗智昂着自己的小脑袋,皱着眉:“你怎么了?!”
  邳清桦瞬间站了起来,用前所未有的神色看着面前的小崽子和大黑:“在这里别动!没我的允许,绝对不许上楼!!”
  说完,邳清桦飞快的跑了上去,而小朗子看着给了他第二条命的救命恩人那种不稳的身形,着急着想要跟上去、却因为想到了自家二爹的话,生生的又停在了那里。就算是他比同龄的孩子成熟的多,到底也还小,眼睛一下子就浮出了一丝红光和水雾,“大黑,二爹是不是碰上了什么特别不好的东西了?我感觉到他有危险!大黑,爷爷和爸爸不要我了,二爹要是有什么、我、我要怎么办?!”
  大黑也感觉到了小娃的不安,轻轻地用自己的狗头顶了顶小朗子。那双黑沉的眼瞳里带上了几分人性化的担忧,不过却并没有咆哮出声,只是和小主人老实又忐忑地呆在一起。
  此时,在二楼的房间里,邳清桦已经被黑玉给虐的神志不清了,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拼命的相往他的脑海里挤,并且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别放弃了,快点让开吧,让开了就能解脱了,那些你受过的罪、欺辱你的人都不会有了!
  邳清桦几乎已经承受不住了,但却在最后一刻,神色陡然狰狞了起来。
  他怎么能死?把他害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渣滓们都还好好的活着,在没有把那些人给弄死之前,他凭什么要死?!就算是死,他也要拉那些渣滓们陪葬!不然,就算是如乞丐一样的活着,他也永远都不会去死!!
  所以,想要他去死的人,才都该去死!!
  一瞬间,也不知道哪里的力量,邳清桦瞬间就压制住了那个想往他脑海里挤的东西,并且无师自通地打算把那东西给灭个干净!
  【卧槽!英雄且慢!本尊不是有意要夺舍!留我一条命我会给你法宝报答你的!!】邳清桦听到了脑海里传来的声音。顿了一顿,然后面无表情地继续灭。那猩红的双眼却狠厉而决绝。
  【妈蛋你怎么这么冷酷残忍呢!比老子还像魔族好吧!我给你的法宝绝壁能够让你成为人生赢家报仇雪恨啊!!你不考虑一下吗?……大不了咱们同归于尽。】邳清桦听到这里,眼神一闪。刚刚的疯狂如潮水一般的退了下去。
  【我凭什么相信你?】
  【老子发个誓?】
  【呵,誓言这东西要有用的话,哪里还来的那么多败类?】【妈蛋,别瞧不起魔族的心魔誓啊!那是弄不好就要魂飞魄散的东西好吗?!】邳清桦的眼神一顿【……那你发心魔誓,但凡我救了你之后,你有半点直接或者间接损害我的行为,就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尼玛有你这么糟心的吗?!怎么能用我自己说出来的话来堵我呢?!】回答它的是邳清桦的冷笑。
  然后魔头老祖颇为不爽地发了个誓,继续道:【你给我准备一千份200cc的人血,助我恢复离开,我就给你一个法宝。】邳清桦脸上露出了一丝轻笑:“我现在身无分文,你还不如等死。”
  魔头郁闷,要不是他被镇了千年现在快要撑不住了,他绝壁不会任由一个凡人这么威胁他!虽然他的智商总是被鄙视,但这有什么,他不还是活到最后的魔吗?呵呵,只要他出去了,就是魔族的老祖!凭力量就能干翻所有的魔!!要脑子做什么?!
  不过,这人的性子倒是特别的凶残冷酷,特别适合当魔头呐,说不定以后……就当造福同族了。
  然后,邳清桦的面前就凭空出现了一支笔。
  这是一支笔杆漆黑泛红的笔,笔锋上那红色的狼毫闪着幽光,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便宜你这愚蠢的凡人了!此笔名为“幽画”可画……】【什么东西都行?然后成真?】邳清桦的眼神带上了一分炽热。
  【呸,你想多了,这笔可以画皮!】
  邳清桦嘴角一抽:【我不需要披张人皮。】虽然他的脸一半被火烧了,但是他还是很难接受自己皮一张和自己不一样的人皮,跟鬼似的。
  魔头老祖闻言在邳清桦的脑子里呵呵了他一脸:【想得美!人是万物之灵首!你以为是那么好画的?!能让你画动物的皮和植物的皮就不错了,人皮你顶多给自己画好你的脸。】邳清桦的脸色黑了下来:【你是准备让我开一家皮草店还是开一家炸鸡皮店?恩?这是心想事成的宝贝吗?这能让我成为人生赢家?你信吗?】听到邳清桦这带着几分杀气的话,魔头老祖气势一弱,然后又昂起了不存在的脑袋:【你当老子是聚宝盆呢!老子是魔修!魔修好吧!!心想事成而又不付出死亡的代价的宝贝,就只有这个了!啧,好歹它还可以把你的脸还有身体给重新恢复嘛!虽然恢复的代价也挺大的。】但是!他是魔族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不求代价的宝贝啊?况且这些愚蠢的人类难道真以为那些神仙就是好的吗?什么东西是不需要付出代价就能得到的?这玩意儿去问神仙自己,神仙也会吐你一脸的。
  虽然邳清桦对于眼前的这个宝贝的鸡肋功能有些无语,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魔头的最后一句话让他心神俱震。他当然不介意用现在的样子去吓死那些人,但是如果能够恢复容貌,或许,对于那些人来说,才是让他们震惊以至于无法接受的事情吧?
  【成交。】邳清桦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会在三个月之内,想方设法为你弄到一千袋血袋。】在他这句话说完之后,这间豪华卧室内就亮起了刺目的红光,在那魔族老祖兴奋的笑声中,契约就这么成立了。
  至此,xx年3月11日,邳清桦那之前的被折腾的脱轨脱的不成样子的人生轨迹,慢慢地开始往回拉,那架势颇有要一拉拉到天尽头的冲天气势。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主受,凶残受吧……望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