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邻居帅得不像人 作者:Angelia不说永远

字体:[ ]

 
文案
 
莫烎,一个奇怪的名字,烎字本代表光明,这再加上个莫字不就是没有光明了吗?也不知道莫家二老是怎么想的? 前二十年莫烎还是很光明的度过了,可是大学毕业自己搬出去住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开始变得不对劲了,首先,他的隔壁住着一个帅到不像人的邻居,让一向自恋的莫烎顿时大受打击。 可是当一系列奇怪的事情发生以后,莫烎的世界观彻底颠倒了过来,而每一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他那奇怪的邻居都会很巧合的出现,渐渐的莫烎发现他的邻居很不一般。不止帅的不像人,除了那副皮囊,没有一处像人的!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烎,楚荆 ┃ 配角:向阳、老邓头、江队长、白筱、张铭 ┃ 其它:灵异,HE
 
  ☆、1-毕个业真不容易
 
  向阳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在教室里和最后一本专业书做斗争。整个自习室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向阳唏嘘一声,走到我前面的位置坐下。
  “你什么时候这么认真了?大学四年就没看见你看书超过半个小时的。”
  这话不假,不少人说过我聪明,我自己也不否认。可是吧,我这人就有一个致命的毛病,我一看书我就犯困,所以从小学一路升到大学,全凭我这优于常人的脑袋瓜子。可是眼见着马上就该毕业了,想着总算要跟书本告别了,谁知道导师突然一棍子打下来,我瞬间只感觉到这整个世界对我的恶意。可是为了毕业,我只能委屈一下自己了,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啃书到这个点,要不是这些黑咖啡给我顶着,我早就去会周公了。
  “你以为我愿意?老头子也不知道突然发什么疯?非得让我把把这篇论文写完,不然不给我毕业。我们毕业论文不是都已经交了吗?你说他是不是跟我过不去啊?”
  向阳闻言,笑的前仰后翻:“我看不是,我估计是老头子舍不得你走。”
  “去去去,一边儿去,少给我在这儿添乱!”
  这货绝对是来故意膈应我的,老头子会舍不得我走?我看他是巴不得我早点走,大学四年我可没少给他添堵的,老头子又不是M,还被我虐上瘾了不成?
  我们学校是老校区了,但是架不住名气大,就算学校再破也有人挤破了头想进来。本来以我当时那刚好擦边的成绩怎么也进不了我们学院啊,再说,就冲这环境那也不是我的选择啊!但是架不住家里二老都是从我们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正好学院里也算说的上话,于是我就被武力镇压直接给打包丢进来了。
  你想啊,我这本来就不是自愿来的,那我能好好听话吗?后来全校差不多都知道了我的名字,导师更是被我气的爆炸那是常有的事儿。
  我原先想着,我这么闹法,家里那二老总该把我给拎出去了吧?可惜我又一次低估了那二老的坚决,愣是让我这么折腾了四年,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儿子成了混世魔王也绝不妥协。最后还是我变相地妥协了。
  “哎,你这什么时候能写完呐?”向阳看了一会儿,大约是觉得无聊了,打了个哈欠,这货也不是什么爱学习的主儿。
  “还得一会儿。老头子这会给的论题也太扯了。”我头也没抬继续翻书,顺便不忘抱怨两句。
  向阳一听来劲了,一把扯过我的资料,“什么论题?我看看?”
  “哎!你别闹!”
  “论灵魂是否存在……”向阳看了眼论文的题目,顿时也和我当时拿到题目时一样凌乱了,“艸!这什么论题?这跟我们的专业有毛线关系啊?”
  “所以我说扯啊!老头子绝对是故意整我的?”
  “那你的观点呢?”
  “我的观点?你信它存在吗?”
  向阳摇摇头。
  “那我肯定也是不信的啊!我要是信,我以后还怎么工作?我以后可是要对着各种各样的尸体的啊大哥!”
  向阳想了想,点点头,随后又是一脸的心灾乐祸:“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招惹老头子了,让他这么整你?这招可真够狠的啊!”
  “我估计他是打算我要走了,把这四年的仇都一起报了!真阴险!”
  我这边郁猝到不行,那边向阳笑的停不下来。如果不是我真的赶时间,我一定先冲上去揍他一顿!                        
作者有话要说:  
 
  ☆、2-找房子
 
  我说老头子故意整我,你们可别不信。毕业论文都交了有一个多月了,他非要给我再加一篇论文那时候就可以给我了,可他非得等到现在才给我,这不是故意的是什么?别跟我说他可能是心血来潮,我死也不会相信的。平时上课就牛掰的连书都不用带,拿着一支笔就直接开讲的人,心里会没有谱?
  一直折腾到自习室老师来催,我还没有搞定最后那一部分,只能放弃,明天过来再战。
  “喂,醒醒!向阳,醒醒,回宿舍了!”
  “唔?回去了?”向阳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眼神没有焦距地看着我,“写完了?”
  “没有,要关门了,明天再来写。走了,回宿舍了。”
  “哦,来了。”
  我们两个在管理员的催促下离开了自习室,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晚上还真有点小冷。这老校区别的东西没有,就是这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参天古木最多,这一到晚上,走在路上,那地上的树影可真像一个个狰狞的怪物,胆儿小的还真不敢一个人走夜路。
  “我说,你到底是来找我干嘛的啊?”我在那儿奋笔疾书到想吐血,这货就趴在那儿睡得口水直流。要睡觉不会回寝室睡啊,我真怀疑他是故意来刺激我的。
  “我当然是来陪你的啊,你看这晚上这么黑,我怕你一个人回去害怕。看我对你多好!”他一脸讨赏的表情看着我,真像某种动物。
  我犯了个白眼,如果你不睡的跟个死猪一样,这话倒是很有说服力。
  “我谢谢你啊!”
  “不客气!”向阳直接当做听不懂我话里的反义,笑的一脸灿烂,好像我真的在谢他一样。
  “对了,你让我帮你留意的房子,我找到了,离你实习单位不太远,单人小公寓,房租也不算贵,就是那小区有些年岁了,看着有些旧。我去看过房子了,里面装修的到是还行,你到时候可以直接拎包入住。”
  我眼睛一亮,“真的?在哪儿?”
  “就在古墩街那附近,哪天我带你去看看,你要是觉得行就定下了。”
  “行行行,我明天下午就有空。”
  “那行,那就明天下午吧,要是没问题就直接跟房东谈好吧。”
  “兄弟,谢谢啦!”
  “恩,这个谢字比刚才那个好听多了!”
  这次我倒是没有再给他白眼,毕竟这家伙可是帮我了一个大忙了。
  这快要毕业了,宿舍里的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就剩下向阳这货还留着陪我,理由说的冠冕堂皇的,说是怕我一个人留在学校害怕,不知道的人听了都能感动的涕泗横流。鬼知道他扯的什么犊子呢?我这人胆子虽然不是顶天的大,可好歹一个人住还不至于吓坏了。
  我家那二老的意思是等我一毕业就回家,他们给我安排工作,总之一条龙服务,都给我铺好了前路。可是我就是不喜欢他们这样,什么事情都给我安排好了,那我还有个毛线的自由和追求啊,直接跟个人偶一样,他们牵一步我走一步完了,然后这一辈子也完了。
  所以眼看着毕业在即,我就让向阳给我留意房子,我宁愿一个人出去住也不要回家受摆布,就连现在实习的单位都是我自己找的,完全没有按那二老的意思来。
  我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告诉那二老,我已经长大了,别想再随意摆布我了!
  想当然,我这么干,家里那二老肯定很愤怒啊。那又怎么样?我还很愤怒呢!反正这事儿不能妥协,没得商量!他两就我一个儿子,还能因为这事儿不要我了?我就是仗着这点才有恃无恐。而且据我多年来总结出来的经验,家里二老生我的气绝对不会超过三天。不出三天,母上大人的电话铁定飚过来。
  第二天,我又在自习室泡了一个上午,总算是把那什么狗屁论文给写完了。看着那通篇的无神论者,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据我了解,老头子其实是个信佛的人,我这篇论文绝对能叫他血压蹭蹭蹭地上升,想到就心里暗爽啊!
  果然,老头子看到我的论文以后,脸色就瞬间黑了下来,我面上没什么反应,心里快笑疯了。最后老头子还是放我过了。本来就是啊,我写的有理有据,引经据典,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不过也得过啊,他只能自己生闷气去。
  我心情很好地跑回宿舍,直接把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向阳给拖了起来。
  “向阳!向阳!起来了!我们去看房子啦!”
  “唔……等会儿,让我再睡一会儿……”然后把被子往头上一闷继续呼呼大睡。
  我气闷,丫的这货半夜不睡觉在那儿打游戏,这会儿倒好,死不起床了。这怎么行?我还等着去看房子呢!
  轻车熟路地跑进厕所,拿出一个脸盆,另一只手上拿着把牙刷,凑到那个睡得跟死猪一样的人耳边,深呼吸,然后开始狂敲。
  “起床啦!打雷啦!duangduangduang……”
  “啊啊啊啊啊……”向阳就跟抽风了一样,身体猛抽,然后突然掀开被子坐起来捂住自己耳朵对着我狂吼,“莫烎!你特么的有病啊!”
  “起床!看房子!”
  向阳双目怒瞪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最后挫败的起床,一把夺过我手上的脸盆冲进了厕所。
  “喂!你的牙刷!”
  “艸!”他反身冲回来又夺过我手上的牙刷,冲回了厕所,把门“咣”的一声狠狠地甩上。
  我站在原地看着紧闭的门,讪讪地摸了摸后劲。心说,这人起床气真大,脾气越来越差了!                        
作者有话要说:  
 
  ☆、3-看房子
 
  等到向阳收拾好自己,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我又实在不是个愿意委屈自己的人,于是死皮赖脸地拖着向阳先去了平时常去的一家大排档,以向阳睡懒觉害我错过了午饭时间为由,硬逼着他请客。
  向阳倒是好说话的很,我说请客他倒是也没说什么就自觉的掏钱了,这让我觉得我之前为了找借口剥削他浪费那么多脑细胞的行为特傻比。
  不过仔细想来,大学四年,这家伙好像被我剥削了不少次啊,说不定早就习惯了。要是我哪天不剥削他了,他会不会不习惯啊?这是个问题,我的好好考虑考虑,要不以后有事没事去他那儿蹭个饭?还能省钱!
  恩,就这么办!我简直就是模范室友啊!多么关爱室友的身心健康!让我为自己感动一会儿。
  “喂,你又在想什么龌蹉的事情?”向阳抬眼怀疑地看着我。
  我立马收起脸上的笑容,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啊?没想什么啊?快吃快吃,我赶着去看房子呢?”
  “我吃好了。”向阳吧筷子一放,定定地看着我。
  “啊?”我一愣,看向他的碗。卧槽!还真空了?这孩子是饿了多久啊?吃的这么快?“等等,我还没吃完!”我这才刚开动啊!
  向阳嫌弃地看着我:“是谁说快点的?”
  “呜呜呜……”我忙着吃饭,没有功夫回他,只能含糊地糊弄了一句。
  我说快点,你就这么快?平时怎么没见你这么听我的话呢?这货绝对是故意的吧?谁吃饭这么快啊?老板明明才刚端上来没几分钟好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