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全宇宙通缉王子大人+番外 作者:溪云沉

字体:[ ]

 
 
文案
从天而降的老攻竟然是查特查特星酋长的小儿子!
 
【江沅:是CCT的小王子】
【陈周瀚:CCT是个什么鬼!】
 
可是,他为什么跟宇宙刑警颁发的通缉令上面的逃犯长的一毛一样呢?
 
三千万美金的赏金啊! 
 
老攻真是会赚钱。
 
冰山傲娇吃货攻×脱线圣母吐槽受
 
某天,地球上的小宅男在电线杆子上捡到了这样两张通缉令。
 
本文又叫
 
【炸毛小受为夫伸冤记】
 
【弃美貌未婚妻不顾——直男王子殿下逃婚离开为哪般】
 
【查特查特托克托克联合酋长部落的风土人情调查】
 
【罗伯特星与查特查特星的百年大战】
 
内容标签:年下 幻想空间 甜文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周瀚,江沅(卡罗尔) ┃ 配角:诺曼,沈修云,徐天成,凯文,罗索 ┃ 其它:年下,爆笑,恶搞,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系列
 
 
 
 
  ☆、第 1 章
 
  身为一个儿童节目主持人,必不可少的是什么?
  可爱又不失英气的长相,活泼又不失恰当的表现,随和又不失童真的性格,更重要的是,能够自言自语喋喋不休上一个多小时的口才。
  这一切,都造就了陈周瀚这个颇受小朋友们喜爱的甜豆豆哥哥。
  ╮( ̄▽ ̄)╭陈周瀚表示,甜豆豆这个奇形怪状的艺名真的不是不是他本人自愿的,据说电视台有意培养一个叫酸糖糖的女主持人,要跟陈周瀚结伴成夫妻搭档,利用他的名气成功跻身儿童节目资深主持人的行列。
  资深儿童节目主持人什么的听起来一点也不高大上好吗!
  堂堂名牌大学心理学系高材毕业生,每次回老家都会被亲戚问到,每天跟在小孩子后面玩游戏是不是很开心呢!
  妈蛋!这是工作不是做游戏好吗!
  幸好,这样子的问话陈周瀚已经有了好几年没有听到过了。
  自从跟家里出柜以后,陈周瀚便搬离了那个他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城市,跟以前所有的朋友家人斩断了联系,一个人默默地在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大城市里做着同样的工作。
  毕竟当时出柜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电视台的同事们差不多都已经对这件事耳熟能详。
  试问,有谁会放心大胆的让一个性向不正常的年轻男人去教导小朋友,去摧残祖国还没有开/苞的小雏菊呢?
  如今,陈周瀚在金陵市悠游卡通电视台主持两档节目。
  一档叫“爸爸去哪儿吃饭”,很普通的大型亲子益智类真人秀节目,但因为主持人俊朗的外表与节目上萌娃们天真淳朴的表现俘获了一大群年轻的女性观众,这也是陈周瀚资深到今天的原因。
  而另一档节目,则很少有人听说过,也很少有人关注,但陈周瀚却对这个乐此不疲,每个星期不管刮风下雨雷打不动的一定要录这档节目。
  节目的名字叫“来自遥远星球的孩子”,主要目的是关爱自闭症儿童,为他们打开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咳咳,当然,这个新世界不是指的哲♂学的世界,陈周瀚不可能丧心病狂到向可爱的小盆友们传播生理卫生知识的程度。
  今天是星期四,“爸爸去哪儿吃饭”前天已经录制完毕,而“来自遥远星球的孩子”要到星期六才会启程去约定好的孩子家里,所以陈周瀚不负众望地展现了自己的宅男本质。
  (→_→)
  为什么会是不负众望呢
  因为大家都知道宅男一般都比较猥/琐,尤其是像陈周翰这种又宅又腐又弯的大龄男青年。
  &lt( ̄︶ ̄)&gt我懂你们在期待什么,这样子的小宅男最有情趣了!
  打了一个晚上的电竞,导致陈周瀚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凌晨,一两点的样子。
  他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揉了揉睡得发酸的脸颊两边,趿拉着拖鞋昏昏沉沉的走到冰箱前想要找点东西填饱肚子,忽然发现除了上个月调制的薏仁玫瑰粉嫩洗PP神膏。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给一款PP霜取这么美味的名字。
  陈周瀚也想要拥有小说里面万人迷小受们的那种绝世好/臀好吗!
  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陈周瀚饿的有些胃痛,想回到床上去休息,一阵阵虚弱的眩晕感朝他袭来,犹豫了半天,还是穿戴整齐,打着个手电筒出门去便利店买吃的东西了。
  离得最近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在一条街以外,陈周瀚裹紧了身上的草绿色冲锋衣,衣服上面有两道荧光黄的警示带,十分显眼。
  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偶尔有风刮过,吹的路灯上的灯罩摇摇欲坠,发出嚓啦嚓啦的声响,吓得灯光下求偶的飞蛾也刷的一下飞走了。
  陈周瀚举着手电筒,手有些发酸,忍不住晃了晃,却看见电线杆上贴了两张寻人启事。
  “WANTED DEAD OR ALIVE——AZARIAS CAROL,$15,000 REWARD”
  看起来是一张通缉令啊。
  陈周瀚看着小广告上面的好几个零羡慕不已,又凑上前去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通缉令上张贴了一张那个叫阿沙勒斯卡罗尔的人的生活照,下面还附赠了一张这个人的入狱照。
  “81A3827  AZARIAS CAROL  CCT POLICE DEPT”
  陈周瀚举起手电筒,在电线杆子上上上下下的找了一遍,看见通缉令上的人脸庞轮廓深遂,鼻梁英俊高挺,薄唇略呈淡粉,但一双眼睛却是深邃的灰蓝色,像阴天下雨时莫愁湖的水面,安静沉稳又不乏力量蕴含其中。
  看样子是个国际通缉犯,落跑到华国来了。
  话说这个CCT是哪个国家啊,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陈周瀚又专注的抚摸着电线杆子上的小广告,尤其对那个卡罗尔左耳朵上的黑色耳钉爱不释手,摸了一会儿,他像做贼似的左右看了看,见整条路上都没人,就伸手直接将电线杆子上的两张小广告撕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折叠整齐,放进兜里。
  没办法,这个人真的很帅啊。
  陈周瀚擦掉口水慢慢回味着。
  只看上半身的话身材很好啊,胸肌发达,不知道那人快乐的小鸟是不是一样活泼健康呢。
  ……因为做儿童节目主持人的时间长了,陈周瀚的比喻一向生动童趣。
  出了这样一个小插曲,陈周瀚一个人走在寂寞的夜里也不是那么害怕了,他匆匆跑到便利店里买了一打火腿肠和方便面,得意的拎着塑料袋就回去了。
  因为小区南门口的那条大路上准时早上三点钟熄灯,熄了灯以后就是一片黑暗,连走路都看不清楚。
  陈周瀚抬手看了看时间,决定绕道从北门那条路上走,虽然有些偏僻难找,但一路上都有路灯,好歹有一点安全保障。
  走着走着,突然,陈周瀚感觉天空中有一道非常闪亮的白光划过,连头都没有抬就被亮光刺激的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一片晕眩中,陈周瀚感觉有人拉着他的双手钳制到身后,把他拖到了小巷的墙角,一把锋利冰冷的到被那人架在了陈周翰的——
  双腿之间。
  ( ̄ー ̄〃)没错,就是在双腿之间,男人最为珍重的那个地方,野生纯天然的小鸟头顶生。
  陈周瀚出门之前不想换睡裤,直接套着薄薄的一层睡裤就出了门,此时此刻感受着双腿之间的森然冷意,他有些欲哭无泪。
  只是身后的那个人却再也没有了什么大动作,只是压低了声音在陈周翰的耳边说了一句,“闭嘴”。
  虽然是压低了嗓音说话的,但陈周瀚听的出来这是个男人,并且是个声音十分好听的男人,并且是个声音十分好听的有胸肌的男人。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的,因为惯性的原因,陈周瀚被这个男人拖到墙角以后就一直靠在这个人的身上,感受着贴着自己后背的结实的肌肉。
  陈周瀚有些醺醺然了。
  头顶上的亮光锲而不舍的在小巷四周转悠了几圈,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东西,猛然亮光突然加剧了,远处传来一只狗凄厉的惨叫。
  男人带着陈周瀚站着的地方是小巷子里的一个死胡同,恰巧是一个三面环墙的死角,就算直升机从天上用激光灯照,也不会把这里照亮分毫。
  陈周瀚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出,安静了好一会儿,知道头顶上的亮光磨磨蹭蹭的远离,再也看不见一丁点儿痕迹之后,他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也没轻松多久,又变得紧张起来。
  那个男人手中的刀,依然架在他原本活蹦乱跳此刻蔫蔫巴巴的小鸟上。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祝单身狗/恩爱狗们幸福快乐!
  哈哈按理说今天应该是女孩子送男孩子礼物呢,所以陈周瀚把自己送给王子殿下了(/▽\=)
 
  ☆、第 2 章
 
  陈周瀚小心翼翼的用手肘捅了捅身后的男人,碰到一块坚硬又富有弹性的腹肌,心猿意马了好一阵子,然后又义正言辞的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被人绑架了,身后那个身材又好声音又很好听的类似帅哥是个绑架犯!
  陈周瀚的小鸟鸟害怕的抖了一抖,在亮闪闪的小刀的亲吻下竟然哆哆嗦嗦的有了站立起来的趋势。
  Σ( ° △ °|||)︴马丹!怎么会这么惨烈!
  陈周瀚听见身后的男人性感的“嗯”了一声,带着些许鼻音与沙哑的感觉,充满了对这种自然生理现象的好奇与求知欲。
  陈周瀚都可以想象到男人现在紧皱着的眉头,还有亮闪闪的眼睛,闪耀着对知识的渴望与探求欲。
  他咽了口口水,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用平时跟小朋友说话的和蔼可亲的强调,循循善诱的劝导着身后的男人。
  “大哥……可以把刀子架到我脖子上吗?效果是一样的。”
  没有听到身后男人的回答,陈周瀚越发的心惊胆战。
  “您看,您把刀架在我的……小雀雀上,一个不小心我还死不了,在脖子上动一动我就能嗝儿屁了,快来换个地方放刀子吧。”
  说完,还十分恳切地谄媚一笑——也不管身后的人看不看得见,嘴角甜甜的一个小酒窝好像在散发着名为“快来满足我的愿望”的光环。
  男人似乎被陈周瀚的花言巧语给说动了,手里的刀子微微挪动了两下。
  然后又坚定不移把手里的刀的从小鸟头移到了小鸟的屁/股上。
  …………
  陈周瀚再也不敢乱动了,老老实实的靠在了男人的怀里面,等待着他的下一步举动。
  此时此刻,江沅心里也是十分的郁闷。
  刚才,母星上派来的宇宙刑警正在搜寻他的位置,不巧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地球人偏偏撞在了枪口上,为了不让无辜的地球人受伤,江沅决定先绑架他一阵子。
  没错,绑架,地球攻略指南上是这样说的。
  如果想要地球人乖乖的听话,就必须把他们抓过来绑架。
  指南上还说,绑架地球人的时候,一定要用利器威胁他们身体最脆弱的部位。
  指南上又说,地球男人身体最脆弱的地方就是两腿之间那个多出来的小尾巴。
  陈周翰的小弟弟表示十分的委屈,一开始陈周瀚还叫他活泼可爱的小鸟,后来又改口叫他小雀雀,现在这个蛮不讲理的外星人竟然说他是小尾巴!
  难道他就不能真真实实的做回自己吗!
  咳咳,这是题外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