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道修士在现代 作者:年华转生

字体:[ ]

 第1章 封二少还魂
  
  “救命啊!”
  “有人掉下去了!”
  “天,有个男孩子意外失足了!”
  人声很快不可听闻,风声呼呼掠过耳畔,少年无法控制地落下,一路磕磕碰碰,待落在山壁上一个突出的平台上时,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是他推我的,是他推我的……’临死之际,他双目大睁,脑海中只有这样一个念头萦绕不去。
  少年的皮肤已被岩石划开了口子,温热的血液沿着平台流入与之相连的隐秘山洞,深幽的洞穴中有一点金芒徐徐亮起。
  恍惚间,有个全身笼罩在蒙蒙金光中、辨不清面目的人出现在他面前,柔声絮语:“给我你的身体,我会实现你的愿望。”
  ‘我要他……不得好死!’少年咬着牙,血从口中溢出,他没有发现,这话语并非经由他的口说出,而是不甘的灵魂在嘶鸣。
  “好。”
  这算是和魔鬼订立契约了吗?不知为何,少年对面前的金色人影有种莫名的信赖,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他,愿望一定会实现。
  少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彻底失去了气息。
  洞穴深处,一颗金丹在空中滴溜溜打着旋,简单朴素似草木山岩,浑圆通透似天地异宝,它见少年魂魄已散去,便似慢实快地投入了少年丹田之中。
  良久,少年重新睁开眼睛,淡淡金芒在眸中一闪即逝。
  “封仪吗,名字倒是一样呢,”他看着手上的鲜血,神色暗沉,喃喃:“这是……和我出自同源的血。”
  不论之后打算做什么,首先要获救。身上还留存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少年却没事人一般站起来,纵身一跃。
  作为B市的旅游胜地,九室山即使是淡季也可比寻常景点的旺季了,一路行来,野花芬芳,林木秀美,清泉映日,偶有虫鸣,间关鸟语,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色彩。
  距山顶不远的地方,有一块突出的山岩,站在上面会有些微的不稳,工作人员在此竖立标示牌,提醒游客们此处危险请勿靠近,可这也挡不住热情的游人,尤其是年轻的情侣们。
  究其原因,不过是不知何时传出的一条言论:若是能在此处相携而立,爱情便可长久维持,经风雨而不衰。
  全副武装的救援人员苦笑:“这是今年第几个了?”
  一旁的同事道:“第二个。”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这种并非无法预见的意外,景区已安排好对应的措施,救援人员们带着器材用具一路往山下赶,若是坠崖的人能落在山脚下的泥潭中,还可能有救,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多半无力回天了。
  不幸中的万幸,他们到达泥潭的时候,便看到了这个年轻人。
  “他还有气!”
  “快、快把他抬出来,叫救护车!”
  山风呼啸,救援人员走后不久,缺少生机的山脚突兀地降落下一只巨大的老虎。说它是老虎也不确切,因为它的背上,还有双巨大的翅膀。
  白色的大老虎抽抽鼻子,竟吐人言:“明明闻到人类修士金丹的味道……”它吸溜了一下口水:“好香啊!”
  各种意义上逃过一劫的封仪闭着眼,假作昏迷。
  从周围人的交谈中,他了解到自己在类似于医馆的‘医院’中,床榻旁有几个男女或是哭泣或是咒骂,急切地和大夫说着什么。
  好吧,这儿叫‘医生’。
  闹哄哄乱糟糟,突然一片寂静,一个沉稳厚重的男声道:“都出去。”
  医生趁此机会赶紧说:“请不要围在病人身边。”
  封楚淡淡扫过房间里穿着时尚的一男二女,他的眼中明明没有什么情绪,和他对上视线的人却噤若寒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的身上带着种长久处于上位所带来的威仪,神情是一如既往的严肃,据说自从临危受命成为封氏集团的当家起,封楚就再没有笑过。
  而如今刚刚脱离生命危险的封仪,即使是个日日只知吃喝玩乐的纨绔,却也是封楚的亲弟弟,父母意外死亡后留下的、唯一的弟弟。
  仔细比较,便可以发现两人五官的相似之处,尤其是那形状优美的嘴唇,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血脉之缘,不可斩断。
  正因如此,那些想要巴结封楚而无门的人,统统凑在了封仪封二少身边。
  病房里终于恢复了安静,封大少瞧着病床上人事不知的弟弟,忍不住叹了口气:“医生怎么说?”
  存在感微弱的助理扶了扶眼镜,道:“二少失血过多、身上多处骨折,这些是可以治好的,头部的淤血比较难办,医生说头部是重要部位不能乱来,要等二少醒来再进一步检查判断。”
  “他什么时候会醒?”
  “这个不清楚,据推断二少是在跌落的过程中就已经昏迷了,大概是……吓的。”
  封楚皱眉:“真没出息。”
  助理沉默了。大少你的要求是不是有点严苛?跌落悬崖吓昏过去很正常好吗!
  “你留在这里照顾他,公司还有事,我先过去。”封楚右手搭在领带上点了点,问:“这次跟他出去玩的都是什么人?”
  早已习惯上司天马行空的话题转换,助理不急不缓地说:“李家二少爷李明朗,江家三小姐江寻雁,玉女演员邱苑。”
  “其中李家二少爷和江家三小姐上个月订了婚。”
  “我明白了,”封楚道:“你也留意,不要让这几个人有单独接近封仪的机会。”
  考虑事情还挺周到的嘛。
  封仪这样想着,心神沉入识海,慢条斯理地梳理起这具身体的经脉来。
  有了肉身的遮掩,力量便会锁在体内不再溢出,也不会轻易惹来惦记这金丹的人修或是妖修了。
  就如同人修会杀死妖修取其内丹用于修炼或交换一样,妖修也会取走人修的金丹,另有走上邪道的魔修也有些会使用同类的金丹。
  因此在肉身无可避免地损毁时,他便找了个隐秘之所,闭关疗伤。
  金丹期的人类修士,若是没了身体,本是活不了的,但封仪并非传统的道修,而是神修。
  神道,在于香火和信众。
  彼时他化身为洞庭仙人,以一方水土滋养万千生民,庙宇金身日日受信众们香火供奉,庞大的愿力使得封仪灵智不灭,得以蛰伏。
  随着人们信仰的缺失,他渐渐陷入了无知无觉的沉睡当中,直到今天,血亲的鲜血和强烈的愿望将其唤醒。
  天光明媚。
  这是医院最好的病房之一,窗几明净,电视机、微波炉、空调等应有尽有,地毯舒适而柔软,比起酒店的豪华套间也不逞多让,阳台上的绿色植物随微风轻摆着枝叶,幼小的白色花蕾传来若有若无的芬芳。
  助理沈琪自娱自乐地削了个苹果,苹果皮从头到尾连成一条没有断过,接着又是切片又是摆拼盘,最后自己取了根牙签叉着吃了。
  简直闲得蛋疼。
  洁白宽大的病床上,眉清目秀的少年仍在昏睡。都已经一个星期了,若不是医生说没问题病人的身体正在好转,他都想掀桌了好吗!
  应聘助理的时候,没说要负责这个啊_(:з」∠)_
  好无聊快要发霉了。
  虽然这样想着,沈琪却知道二少的安危是多么重要。
  封氏有条自建成起便立下的规矩,无论股东股权等怎么变,为了防止改姓,封家必须持有51%的股份,又为了防止家主一意孤行将整个集团拖入火坑,这51%的股份家主占30%,另外21%由上任家主指定一人。
  如今这21%,就在封仪身上。
  纨绔也有纨绔的好处,只要能吃能玩,基本不怎么插手公司的事情。二少占股份总比封家其他分支的人占着强,起码二少是和大少一起长大的,肚子里有什么货色他哥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别的人就怕知人知面不知心。
  沈琪又开始盯着二少发呆。
  不得不说,这人长得还是挺好看的,难怪能骗到那么多小姑娘,最近大火的玉女掌门人邱苑来探望过他几回,不过都被挡回去了。
  手里插了根针,有液体一点一点渗入体内。这也算治病?
  难道真的闭关很久了吗?
  不知道像以前那样显显灵装装大仙,挑着实现几个愿望,托梦让百姓们先给他建座庙筑个金身的法子还能不能用了呢。
  封仪有些无奈地睁开眼睛,便看见个鼻梁上架着一个奇形怪状东西的男子正双目空茫地瞧着他。
  “啊,二少你醒了!”沈琪推了推眼镜掩饰自己的走神,关心道:“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了吗?还是渴了?”
  为了模仿普通人类,辟谷多年的封仪喝了水,又喝了一小碗白粥,然后问:“你是谁?”
  给BOSS发了短信汇报好消息的沈琪露出一个精英式的笑容:“我是大少的特别助理沈琪,上个月二少您在公司见过我的。”
  “哦,”封仪淡定点头,继续问:“我是谁?”
  嘭——!
  沈琪仿佛听到什么碎裂的声音,瞬间泪流满面。
  作者有话要说:  论作者如何机智地取名:封楚=凤雏,封仪=风衣,沈琪=神器。
  推人的那个‘他’目前性别不明,用‘他’并不代表是男性。
  
  第2章 兄长大人驾到
  
  电话响起的时候,封楚有些诧异。
  来电人显示为沈琪,这个助理能力强情商高,如果不是特别重大的事情,不会在工作时间打扰自己的。
  难道是封仪又弄出了什么烂摊子?他应该还在医院才对啊,那里能惹什么事?
  封楚对正汇报工作的销售经理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起电话。
  另一头的沈琪迎风流泪:“BOSS!我需要你!”
  这是神经错乱了?封楚叩着桌面:“说人话。”
  沈琪凌乱道:“二少失忆了!除了自己名字什么都不记得了!他现在正在研究玻璃杯,还说那是珍贵的贡品啊!”
  判断出属下正濒临崩溃,封楚揉了揉额头:“我马上过来。”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因为弟弟翘班了,封楚熟练地披上西装外套,对销售经理点了点头:“我提前下班,明早你再来这里继续汇报。”
  “好的。”
  销售经理肖文娣眼睛亮闪闪地走出了老板办公室,回忆起刚才听到的东西来。由于自幼学习钢琴,她对声音格外敏感。刚刚好像听到“二少失忆”?
  “这个很常见?”
  “对,现在有很多玻璃制品呢,你看,这窗户也是玻璃做的。”
  “那这个是什么?”
  “西红柿,一种蔬菜,也可以当水果吃呢。”
  “我现在可以吃吗?”
  “不行的,你这几天都只能喝白粥,医生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没问题的话就可以吃了。”
  封仪沉思:“既然这些食物我现在都不能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双颊染着红晕的小护士瞄了一眼沈琪,继续耐心地为这不幸失忆的帅哥解说:“大概是某个人带来自己吃的吧。”
  某个人:“……”
  短短时间内膝盖连续中箭的沈琪掀桌:这日子没法过了!
  封楚走进病房的时候,首先注意到的是封仪的眼睛。
  这双眸子往日是浑浊的,没有半点美好的东西,叫人望而生厌,但此刻,这双眸子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澈明亮,充满了对世界的好奇,就如同初生的婴儿一般纯洁自然,让人忍不住微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