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被当成猫豢养的日子 作者:封梓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两人互相掰弯谈谈恋爱的小故事。
 
拥有一张极具喜感的脸的乔林坚信他是世上最帅的人,是上帝的宠儿,直到遇上“温柔”的叶唯安,直到被他的“温柔”攻陷,他才知道上帝宠的从来都不是最好看的人!(咳咳,他自认为的)
 
自恋蠢萌受VS温柔腹黑攻,攻宠受
 
内容标签:未来架空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林 ┃ 配角:叶唯安 ┃ 其它:机甲,星际,大脸猫
 
 
 
  ☆、序  源
 
作者有话要说:  《陛下》《宝贝》同系列,同背景
  这里是位于蓠星北部的一片森林,几百年的生长进化使得这片森林格外繁茂,枝叶交缠遮蔽了天空。莫里星没有白天,这片森林却闪烁着幽绿的光,树木枝叶和枝干里交错着些荧光的纹路,看起来如梦幻般美丽非凡。
  但也暗藏危险。
  乔林倚着粗壮的树干半眯着眼喘气,胸膛起起伏伏,在这之前他跟随着特别行动组穿越了大半个森林,这让他累坏了,要知道他只是“飞虎队”小组的一名不起眼的小人物,整日浑浑噩噩也不用出任务。
  当然,并不是因为他是小人物才有这待遇,事实上在俗称“废物队”的“飞虎队”成员都这样。这些出生大家族又因为各种原因不受家族待见的人被家族扔到这里,组成了炮灰队伍,随机跟随特别行动组一起出任务,力求减少废物。
  就像这次,一支特别行动小组被派往蓠星找寻七级异兽格杜兽的蛋。
  乔林“有幸”被炮灰了。
  乔林叹了口气,可预见他20年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这是一件忧伤的事,因为在人类平均年龄高达300岁的今天,20岁算得上夭折了。
  他可怜又悲惨的人生唉!
  “噗——”
  耳边传来一阵笑声,乔林没转过头去看,他知道这笑声来自雷汀,事实上自从他加入这支队伍,他时常听到这笑声,在他甚至知道对方为什么笑。果然——
  “抱歉抱歉,你这表情太喜感了,我没忍得住!”
  乔林幽幽看他一眼,对那个口头上说着抱歉实际上却笑得欢实的人,他觉得说再多也无用,唯有……他扭转脑袋,将后脑勺留给对方,继续自己的感伤。
  好吧乔林承认,对于他的外貌,从小到大他听得最多的形容词就是喜感。这一点让他实在想不通,事实上他觉得自己长有一副好样貌,说英俊潇洒也不为过!相反的,对面那个笑得只剩牙晾外面的家伙,不管看多少遍,都一个字——丑!
  尽管他不止一次听见队伍里有人愤恨地赞叹那家伙长得好,在出发前为他送行的女军官更是差点挤破了基地的大门。
  “噗,小乔林你越来越可爱了!”雷汀大笑出声,从队员手里接过水壶,碰了碰乔林的肩膀,“喝水不?”
  水?
  乔林咽了咽口水,顿觉嗓子一阵干涩,不休不眠地穿越了大半片森林他早渴了。乔林原本还在为雷汀的笑声生气,这一听,当下原来的情绪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转身抢过水壶咕噜噜喝了几口,舒坦了。
  舒服地呼了口气,眼皮一抬却发现雷汀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他不着痕迹地轻晃了一下水壶,感受到水壶里有水荡漾后的摇坠感后,立马回瞪过去。
  “你看着我做什么?!”这个小气吧啦的丑男,一定是害怕他把水喝完了才这么看着他!
  雷汀又是一笑:“欣赏欣赏,你知道的,你的脸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时刻的关注能让我……心情愉快。”
  丑男的世界果真很难懂!乔林撇嘴,将水壶扔回雷汀怀里,不再理他了。
  时至今日,他已经学会了淡定,早在他懂事的那时起,他就感受到了来自整个世界的恶意。身边这些丑得恶心巴拉的人总是喜欢诋毁他完美的容貌!在经历过诧异,愤怒,再到淡定的曲折心理变化之后,乔林得出一个结论,他猜测越是丑陋的人越喜欢贬低别人的外貌来达到心理平衡。而拥有最俊美容貌的他就时常成为了使别人达到心理平衡的牺牲品!
  从这一点看来,他觉得自己格外伟大,而那些想用笑意来掩饰的人格外可怜。想到这,乔林掀起眼皮看了雷汀一眼,饱含怜悯。
  正小口小口喝着水的雷汀被这眼神一激,差点没给呛死,咳嗽了半天才缓过气来。
  “你这是什么眼神?”
  乔林眼中的悲悯更盛了,因为他突然想起,这个人是他见过的最丑陋的人。
  雷汀:“……”
  乔林跟随的这支队伍由10人组成,都是特别行动组的精英,由队长叶唯安带领,但这次任务叶唯安本人并没有参与。关于这一点乔林深感庆幸,因为传闻中叶唯安是他所在的基地最有魅力的人,而以他以往的经验来看,传闻往往都预示着幻灭!
  乔林可以预见这个人是多么的丑陋。他是个颜控,对于这么一号人,他敬而远之。尽管他对传闻中杀伐果决,带领队伍屡建奇功,创下了许多不可逾越的奇迹的男人有那么几分崇拜。
  可是崇拜归崇拜,他可不想挑战自己的心理承受极限。
  再说,叶唯安此人据说是帝都叶振上将的长子,遗传了叶振上将的优良基因,从小就被称为天才,精神力与基因等级双双达到A级顶级,从帝国军事学院毕业后,却没有选择进入军队历练,而是加入直属于帝国皇帝的特别行动组,成了特别行动组的队长。
  特别行动组是第一任帝国皇帝亲自组建,其地位超然,主要接手帝国的特殊任务。
  而这一次,他们的任务是前往七级格杜兽出没的蓠星找寻格杜蛋。
  高阶异兽的攻击力等同于高级机甲,而且格杜兽生性多疑,有一点风吹草动就逃得远远的,想要找到异兽蛋,即使是对于全是精英的特别组,也是一件艰难的任务。
  所以穿越了大片森林,乔林连它们的影儿都没看到。而他们这支队伍也由最初的一起行动变成了现在的两两搭配。
  乔林很不幸的,和这里面最丑的雷汀一起。
  走了这么久,乔林累得不行,现在得了空休息,又解了渴,没过多久就睡着了,直到——
  一滴液体状的东西滴到他的额头,霎时,一阵难以名状的腥臭扑鼻而来。乔林是被活活臭醒的,他条件反射地摸了摸额头,还没摸到,一滴液体又滴到他手背上,他的手顿住悬空在额前,手背上挥之不去的粘稠感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滴答——”四周静谧,乔林仿佛能听见液体滴在他手上的声音。他的视线所及之处没见到雷汀,他并不觉得雷汀会抛弃他离开,所以应该是出了什么紧急状况,急到来不及叫醒他!
  乔林淡定地收回手,他的手离开的瞬间,一滴液体落到他额头,而在液体滴落的瞬间,他双手撑地,借助手的力量弹跳出去,与此同时,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
  乔林迅速拔出绑在腿部的长匕首,幽蓝的能量光束萦绕匕身,与森林柔和绿光的照射下,显现出诡异的颜色。他转过身看见那个砸到地上的东西也慢慢抬起了头——
  是只三级变异噬金虫!
  虽然是低阶异兽,但对于出身飞虎队的乔林来讲,也是一个很危险的存在。
  乔林手握能量匕首扑身而来的刹那快速侧身,不敢停留又匆匆迁移两步移到刚开始睡觉的前面,不敢过久地将后背留给敌人,他立刻转过身正对着追他而来的噬金虫,刚好用匕首挡下一击,没中要害却激怒了对方。
  噬金虫稍退后一点,笨重的身体砸向乔林,这一下爆发力更足,乔林只来得及微微侧身,噬金虫从他面前闪过,利爪划破了他的腹部,而噬金虫砸到了他身后的粗壮的树干上。
  瞧准时机,乔林正面攻上去,用了最大的力气将匕首□□它的头部,金属划破坚硬外壳的声音有点刺耳,随后能量束爆开,褐色的虫液喷洒到他的裤子上,顿时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
  乔林有点脱力,疼痛感从腹部传来。可是他却不敢在此刻放松。
  “悉悉索索——”他听见了噬金虫爬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向他聚拢!
  乔林来不及仔细考虑,踩过噬金虫的尸体往粗壮的树上爬。等他爬到一个够高的树杈后,他稍作休息了一下。
  “悉悉索索——”
  有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近得似乎贴着他!乔林猛地转过头,看到两只噬金虫贴着树干就在他身后,冰冷无机质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完了!
  乔林转身的动作惊扰了虎视眈眈的两只噬金虫,它们毫不迟疑一同扑向他!
  “嘭——”
  一声震动由远而近,高高的树干以肉眼看见的程度颤动了一下,乔林一个不稳往右一偏,从两只巨大钳子的空隙中逃脱!他来不及庆幸,脚踩到树枝的边缘,一个不稳从围墙上摔了下去!
  乔林双手紧握匕首高举头顶,匕首深深抽入树干,划过坚硬的树干,剧烈的摩擦让他的手一阵发麻,但强烈的求生意志让他紧握着不松手,细碎的树皮屑让他的双眼眯成一条线,看不清周围的情况。好在在这过程中,并没有噬金虫掉在他身上,不然仅靠着巨大的虫体也能将他砸个死透。
  靠着缓冲终于来到树底,双脚触到地面的感觉让他一阵脚软,他瘫软地倚着书坐下,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一只噬金虫却朝着他的面门飞扑而来。
  “我……”cao!虫尸压在他肚子上,让他后面的话尽回肚中,犹带着温热气息的虫液喷了他一脸。
  “哈哈……你这样子……真想给你拍照留念,如果情况允许的话。”
  乔林面无表情地用袖子一抹脸,将压着他的虫尸掀开,那只噬金虫的头部被一把匕首刺了个通透。乔林后怕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雷汀……”乔林站起来将虫尸上属于雷汀的匕首□□。
 
  ☆、恶意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  
  “不用太感谢我。”雷汀倚着树干坏笑,在他身后大片大片的虫尸散落满地,一直蔓延到森林的远处,浓郁的腥臭味能将人的嗅觉破坏掉,“咱俩谁跟谁啊,亲兄弟的感情,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
  “雷汀,你要是把匕首插我脑袋上了,我一定做鬼也要缠着你。”惜命的炮灰乔林看着锋利的匕首一阵后怕,赶紧扔还过去,满地的虫尸让他忍不住皱眉,默默为精英队伍的战斗力点赞,“你刚刚干什么了搞出这么大震动?”
  雷汀慢慢擦拭着自己的匕首闻言笑了:“我可没这能耐。”
  “不是你做的?”
  雷汀惊奇:“你以为我能拿什么搞出这么大震动?”
  乔林视线一瞥,瞥到雷汀身后的那棵参天大树:“你身后那棵树如果倒了的话也许能。”
  “……我觉得我不会无聊到把砍树作为娱乐。”
  乔林想了想,认同了这个说法:“我觉得我也不会……刚刚那些虫子被你杀完了?”
  “虫子?你把它们叫虫子?”雷汀更惊讶了。
  乔林视线不经意地落到躺在离他不远的一只巨巨的虫腿上……好吧他承认它们失了虫子的娇小感。
  “你的关注点不应该是我整体的意思而不是个别的遣词吗?!”
  “我觉得我的关注点应该是……我们该换个地方了,这儿真臭!”
  “……完全赞同!”
  乔林已经换了一套衣服,那套沾了虫液的衣服被他远远地仍开了,此刻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兜里都塞满了一种淡黄色的小花儿,这种花芳香馥郁,能压制他身上的腥臭味。但尽管如此,他的唯一同行者还是离他远远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