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仙之缘 作者:林双树(下)

字体:[ ]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莫无心注视着莫明德慢慢将衣服上的扣子解开,在衣裳脱下的刹那,莫无心的瞳孔猛然收缩同时屏住了呼吸,莫无心唯一能想到的词语只有——开膛破肚!
 
    在莫明德左胸至腰腹的地方有一个覆盖着一层布满了血管的薄膜,在这一层透明的薄膜下面是一个巨大的空洞,这个空洞让莫无心可以轻而易举的看清莫明德身体内部的组织结构。
 
    莫无心从来没有如此近如此清晰的看到过人体内部器官的构造,在莫明德被开膛破肚的胸膛上,莫无心可以清楚的看到莫明德跳动着的心脏、呼吸着的肺、拥有裂痕的肋骨……以及丹田处有一层薄薄的微弱的光芒。
 
    那一层透明的薄膜上,肌肉血管附着在上面。
 
    莫明德没有看到莫无心发白的脸色,苦笑着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体残破不堪的身躯,他的内脏有些焦黑,覆盖在他身体上的那一层透明的薄膜如同寄生虫一点点蚕食着他的躯壳,要将他的身体结晶化。
 
    “当年你大爷爷他们将我拦下后不久,天劫来到,修真之人最怕沾染无辜之人的性命,我身上有着十几条无辜迁怒被杀害的性命,甚至还做出了折磨人的残忍的举动,因此天道降下惩罚。”
 
    “天道的惩罚乃是司掌刑罚的青雷,接连三十道青雷几乎要让我化作劫灰,一道青雷代表着一条无辜的人命,一道青雷包含的力量是普通雷电威力的十倍。”
 
    “若不是因为有你大奶奶他们的帮忙加上过去祖宗留下的法器抵挡住了青雷的大半威力,只怕这世间早已没有我莫明德这一号人的存在了。”
 
    莫无心的双眼无法从莫明德的身体上移开,看到莫明德干净得体的衣着下是这副模样,莫无心打心眼里感到害怕,不仅仅是莫明德身上的伤口让莫无心感到恐惧,还有不可知的未来让莫无心同样心生恐惧,莫无心不知晓在得知了莫明德的过去与现状后,他该怎么做。
 
    “外公,后来发生了什么?”莫无心坐在椅子上,口干舌燥,讷讷出神,虽然开口讲话但莫无心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天道的惩罚从我身上夺走了半条命,时至今日,当初的影响也没有消退。”莫明德叹了口气:“世事果报,万恶必究,当初二十道青雷劈在了我的身体上,剩下的十道青雷则是直往天灵刺入丹田,强度远远超过之前的二十道青雷,我让他人断子绝孙,天道自然就要断我根基。”
 
    “我的丹田强受了十次青雷之击,若不是徐孟桓出手相救压根是万物生机,尽管如此,从那以后我的丹田的丹壁变成了一张薄纸,无法痊愈的五脏六腑每日都要遭受烈火之焚,永无止息。”
 
    “难道就没有什么可以治好的办法?”莫明德说得一片云淡风轻,莫无心听着却感到心脏抽动的疼痛,眼睛酸涩泛红,开口询问。
 
    “青雷本非人间的东西,由它造成的伤害自然无法医治。”莫明德摇摇头:“这本来就是我应该背负的罪孽,只有痛才会提醒我应该如何活下去,痛是我过去犯下的错误的印记,提醒我不能再犯下相同的错误。”
 
    莫无心放在大腿上的拳头缩成了一团,指甲已经嵌入了皮肉里几乎要掐出血来:“难道天道就没有给外公一星半点的宽恕?外公杀了人不假,但他们真的都是无辜之人吗?”
 
    “天道向来公正,否则我也不会活到今天,早在法则的追杀下身亡了。”莫明德抬起头来,看着莫无心几乎要哭出来的面容露出一个要莫无心安心的笑容:“若不是天道赐福,我也不能苟延残喘到今日,而惠瑶‘生’你的时候我正在受天道的刑罚,为了让我养伤,你的大爷爷、大奶奶他们隔绝了一切外界的消息,而我后来又被法则打击,若是天罚是烈火之焚,那么法则便是蚀骨的针刺,就算那时我已是开光初期的修为,双重打击之下,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你的二奶奶可以由天相观出人大体的命运,因此在我的再三恳求之下,阿书将你和惠瑶的消息告诉了我。”莫明德重新把衣服扣上,阻断了莫无心脸上让他心碎的目光,屋外斜阳,残照一片废墟:“那个时候,距离你的出生已经过去了十年。”
 
    “阿书在探查惠瑶下落的时候看到了伴星才知晓了你的存在,但后来的一场流星雨后天相改变,阿书没能再寻到和惠瑶的天相也失去了与你有关的消息。”
 
    “后来是阿琴带回了你的消息,我们没能在一开始就找到你,因为小莫你背负异数而生,你看似是张福成与女高中生的孩子,在数家施展能为后又看似成了张福成和惠瑶的孩子,但那个女高中生在去找数家前已经将结蒂的你摘除,后经过惠瑶施展能力才将你从死亡的世界拉了回来,在我们修真界有着关于进入了第九城的亡灵得以重生的说法,惠瑶也许是在那里遇见了你,才能让你重现生机。”
 
    早在遭遇了车祸的时候,莫无心就有幸到第九城一游,如今听莫明德提起第九城,并没有露出好奇的神色,他只是奇怪,早已与自己的女儿莫惠瑶失去联系的外公,是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这些消息?
 
    “小莫你并非是借由轮回道重返世间,而是被惠瑶强行夺回的夭折的亡魂,这些消息全都写在一封匿名信上,虽说是匿名,笔迹却是属于惠瑶的。”
 
    “那封信是在你出生的那年寄出的,而我则是在十年之后才看到。”
 
    莫明德将衣服穿好,站了起来,看着窗外太阳的余辉,以及余晖下在废墟上残喘的人影,不再说话。
 
    “我是不是……不是母亲亲生的儿子?”莫惠瑶与莫明德没有血缘关机,按照莫明德说法,他与莫惠瑶也没有血缘关系,他们这一支莫家,原来只是空有一个莫姓而已吗?
 
    就在莫无心被一个个超乎想象的真相冲击得一阵阵的失落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时候,莫明德摇了摇头。
 
    “人生来具有三魂七魄,二魂是上天的恩赐,六魄是大地的孕育,剩下一魂一魄为父魂母魄是父母的馈赠,你未成形而被扼杀,魂魄不全,惠瑶干脆将你原父母的残魂缺魄彻底抽离,让你与他们彻底断绝了任何的关系,转而将自己的一魂一魄赠予你。”
 
    “所以,小莫你是我们莫家的孩子,你与惠瑶不仅仅血浓于水,更是灵魂相携的母子,而我当初为了惠瑶,将一半的心头之血换给了她,所以我们血脉相连。”
 
    “母亲为什么要救我?”莫无心呆愣愣的看着莫明德:“明明连一个陌生人都算不上,明明不救我她可以活得更好……”
 
    莫无心的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滚落,泪珠一滴滴落在腿上,打湿了裤子,沾湿了衣袖,他从未谋面的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儿用自己的一切换取了了他这一抹亡魂的生机,而那个失去一魂一魄的女孩儿,他的母亲又去了哪里?
 
    “失去一魂一魄,我的母亲、我妈妈她……还能活吗?”莫无心的情绪在瞬间失控,他无法再端坐在椅子上,蜷缩着身体蹲了下来,双手捂着自己泪不成行的脸颊,声音崩溃的哽咽着。
 
    “为什么要救我?!明明就是因为我,她才遇到了这么多的不幸!如果没有我!如果没有我……我……”
 
    “因为她爱你,因为惠瑶自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了你,因为惠瑶认为小莫你就是她的孩子。”莫明德蹲下身来,将泣不成声的莫无心揽在怀里:“她比一般的孩子成熟懂事,她知晓自己的命运并不应该归罪在无辜的人身上,你是罪恶的牺牲品,惠瑶在你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影子的投射,她救你,就是为了把自己从数家本不该由她背负的恶业中拯救出来,她救你是因为她不愿意沉沦于仇恨的黑暗中。”
 
    莫无心趴在莫明德的怀里像一个婴儿一样嗷嗷大哭,尽管他心中还有许多的疑问,但此刻他要那些疑问从此烟消云散,因为莫无心知道,每一个疑问背后,都是莫惠瑶——他的母亲的良苦用心,并不是母亲不要他,而是在一开始,母亲就为他付出太多!这份恩情,他永远也没有办法还清,更还不了!除了流泪,除了嘶喊,还有什么能发泄他心中的痛楚?!
 
    真正的仇人早已被外公血刃,只余下喽啰苟延残喘,为此外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性命也危在旦夕。
 
    莫无心恨自己,他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去抱怨?他凭什么因为外公没有早日出现而心生怨愤?他凭什么因为外公斗不过张福成一家而失望?外公早已豁出了所有的性命,如今已是风烛残年,莫无心恨如此丑恶的自己!他恨!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大地彻底被黑暗吞噬,繁星照不亮没有了光彩的城市,远处有着野兽的嘶鸣,成了黑夜里令人战栗的布景,失去力气失去思绪的莫无心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目光空洞呆滞,脑中一片混沌。
 
    莫无心不敢再往下问,他怕他的心会因为承受不住而碎裂,莫明德如今所说的一切变成了一双巨大的手掐住了他的喉咙,莫无心用自己的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他不知道除了那里,自己的手还应该放在哪里。
 
    他恨自己因为一丝丝的猜忌就划开了莫明德沉埋许久的黑暗记忆,他恨自己因为一点点的不痛快就将真心对他的莫明德的伤口剖开,莫无心的视线落在了镜子上,镜子里出现的人影让莫无心觉得是那么的丑恶和残忍,他恨这样一副嘴脸,刻薄、小气、咄咄逼人,没有一丝的气度,没有一点的沉稳,只因莫须有的情绪就伤害了自己最亲的人 。
 
    看着镜子里苍白又沾着泪痕和鼻水的邋遢面容,莫无心不停的质问自己,为什么不可以沉稳一些,为什么不能大度一些,为什么对于张福成一家都可以容忍那么久,却不能对外公多一丝丝的耐性?为什么要做一个刽子手,将自己外公的心血淋淋的撕下来?现在得到了真相,可是仇人早已不在,恩人早已不在。为什么还要让给予自己救赎的人沉入昨日黑暗的悲痛中?!莫无心狠狠掐着自己的脖子,恨自己说出了那一番质问的话。
 
    如今的莫无心已经不愿意去想自己为何会落到张福成手中这样的事情了,因为他知晓,这答案的背后必然还会沾着他的母亲莫惠瑶的鲜血。
 
    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为什么甘愿为他做到这一步?传说中的爱,这与恨为孪生子的另一种情绪,到底散发着多大的力量?
 
    能让一个人甘愿为另一个人牺牲一切?过去的莫无心不懂爱,与爱相关的欢喜、高兴种种情绪也在他的生命力难以露面,过去的十七年,恨是他生命中的主旋律,悲伤、愤懑……如影随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