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妖花 作者:蝴蝶v

字体:[ ]

 
 
【书籍简介】
     北海之内,有仙岛,名曰碧瑶;岛上有歌舞之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百兽相与群居。岛上有花,名曰簪华;冬夏不死,紫叶红茎,其状如龙,其实如兰,食之寿千岁。姬姓女盗之以求长生……“他”是簪华,也是千年一化、举世无双的绝世妖花。千年前的一场爱恋,让他决意从此游戏人间,不再为爱伤神,而事实上只要他勾勾小指头,无论对象是谁,都能手到擒来。但那个佟老板非但瞧不起他,居然还蠢到跟他打赌──嗤,不过是拐个女人,算是哪门子挑战?他一定会让他认栽!哪知事情发展远超过原先想像,为了一个凡人,他竟然……
 
 
作品标签: 穿越 变身 重生 玄幻 江湖 作品系列: 妖界幻想
楔子
 
    楔子
    北海之内,有仙岛,名曰碧瑶;岛上有歌舞之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百兽相与群居。岛上有花,名曰簪华;冬夏不死,紫叶红茎,其状如龙,其实如兰,食之寿千岁。姬姓女盗之以求长生……
    午后,室内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黑檀木躺椅上,只手托颐、仿佛从来不曾变化过姿态的男子,像是终于从梦中醒来似的,缓缓睁开一双深邃清冷的眼睛。
    “北海之内,有仙岛,名曰碧瑶……”低低嗓音自两片艳红的唇瓣吐出,起身的同时,男子及腰的墨色发辫微微晃动,在他身后画出一道美丽的弧度。
    男子拿起桌上的水烟,举止优雅地点了起来,过了一会他敛下眼、若有所思地回忆著方才的梦境;那远在天涯海角的碧瑶仙岛、那每隔千年才开一次的簪华花,还有它被人带离仙岛的种种过往。
    抽著水烟的男子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传来“叩叩叩”的声,同时打断了男子先前的思绪。
    “进来。”
    “佟老板,‘簪华’一刻钟前开花了。”容貌清秀、看起来只有十多岁的少年恭敬拱手、尽责禀告。
    “真的?”被唤作佟老板的男子闻言一喜,神情显得十分欣喜。原来是水月镜花里那朵簪华花开了,难怪他刚才会作那样一场梦。
    “是。”少年侍从有些欲言又止,迟疑了好一会才继续道:“簪华花开后,在花园引起了一些骚动,老板要不要过去了解一下?”
    骚动?长发男子淡淡挑高一道眉。这朵千年开花一次、花期长达三个月的簪华,自从被人从仙岛带出后,一共只开过三次花。据他所知,上一次开花的时候,簪华花化成一名倾国倾城的绝色女子,遇上了一名怜花惜花的穷书生,发生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三个月后花谢人去,书生也跟著心碎而亡,临死前书生将簪华送了出去,几经辗转、这才来到他的水月镜花。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一千年已经过去了吗?
    “倾国倾城的女子啊。”佟老板露出心向神往的,悠悠吐了一口气。
    千年前无缘目睹她绝色的风采,现下终于有机会了。佟老板对少年侍从淡淡一笑,迈开步伐往花园方向走去,自言自语说道:“簪华是千年绽放一次的妖花,突然现身在花园,怕是让其他花朵自惭形秽了,引起骚动也是在所难免,我实在太期待了,终于可以亲眼目睹千年前那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化为人形的簪华花,不知心里有什么难以达成的愿望?她会不会与千年前的恋人再续前缘?若她真的这么要求,自己还得找到那名书生才行,虽说时间已经过了千年之久,但只要肯动脑筋、应该还是有法子的……
    还没踏进花园,佟老板就听见了无数女子嘻嘻笑笑的声音。
    他脚步一缓、心里感到有些诧异,于是停下脚步定眼一看,果然看见三、四十名容貌姣好、各具风情的女子,在花园里开心的互相追逐、嬉戏著,这群在美女们除了年纪不同、相貌各有特色外,唯一的相同点,就是全都穿著一套淡粉色的薄纱衣裳。
    奇怪,他的花园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女子?佟老板正觉得奇怪,始终跟在他身后的少年侍从咳了咳,压低声音主动提供答案道:“佟老板,刚才我还没来得及告诉您,簪华花化为人形后,伸手轻轻一指,将整座花园里的花花草草全都变成女子了。”
    “……”佟老板不语,好半晌后才无奈摇,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具有倾国倾城之貌的女子,性子多半也有些心高气傲,看来她是将我园里的花花草草全化为奴仆,好供她差遣了。”
    少年侍从闻言一愣,抬起头有些错愕地开口:“老板,可能我刚才没说清楚,簪华花虽然化为人形,但──”
    少年侍从还来不及把话说完,就看到那些原本是水月镜花园里的花草,现在化为各式不同姣好容貌的女子,踩著妖妖娆娆的步伐朝他们走了过来。
    “佟老板。”莺莺燕燕齐声开口,乖巧地向水月镜花的主人请安,而在她们开口说话的同时,空气里也增添了各种花朵的香气。
    佟老板露出优雅的笑痕,俊目在这些女子的脸上淡淡巡过一回,跟著他抬眼,注意到花园中央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大型的木桶。
    木桶的四周冒著白烟、里面坐著一个背对自己的人,两旁还有几名身穿淡粉衣裳的女子、动作一致地向木桶里投掷。在热气蒸腾、烟雾渺渺的情况下,佟老板只看得见对方背后那头黑得发亮的长发,却无法清楚看见美人的容貌,虽然想上前打招呼、却又担心自己唐突了佳人,迟疑的同时,心中也忍不住为她直接在花园内沐浴的大胆行径感到吃惊。
    千年一期的簪华,此次究竟幻化成一名多么特殊的奇女子?
    像是意识到佟老板心中的疑问,坐在木桶内始终背对他的人,这时候缓缓起身,而站在两旁的女子立刻拿起一件绣工精巧、样式华丽的外袍,举止轻柔地披了上去──
    当那人踏出木桶、转身面对佟老板的时候,后者脸色一变,嘴巴微张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当对方踩著缓慢的脚步更进一步走到佟老板面前的时候,他震惊得连手上握的扇子都“啪”一声掉到地上了。
    与佟老板四目相望的,是一张融合了美丽、慵懒,还带著三分傲意的脸孔,这张脸的五官精致无瑕;是由新月般的弯眉、漆黑如墨的眼瞳,秀气的鼻梁、红润润的嘴唇所组合而成的,一双灵动的眼眨呀眨的,带著几分挑衅的气息。
    但……除了脸孔美丽动人之外,这朵历经千年后才化为人形的簪华花,身型不但比一般女子“高大”了许多,喉头上也多了一个明显的喉结,而且,当他踩著优雅脚步朝自己走来的时候,自己确实“不小心”看到了微敞外袍下、足以证实簪华花真正性别地征。
    “咳……老板,我刚才来不及说,簪华花并非如您所想,化成什么倾国倾城的美女,而是化成了一名男子。”少年侍从在佟老板身后轻声补充。
    “哈哈!所以你刚才目瞪口呆对著我发傻,甚至连手上的扇子都握不住,不是因为觉得我太美看傻了,而是把我看成了一个女人吗?不会吧!”红润的嘴唇扬成似笑非笑的弧度,吐出的是男子独有的低醇嗓音。
    佟老板直觉地倒退一步,俊脸依旧发白,但还得努力保持修养,忍住想呕吐的冲动……
    “哎呀!等了千年,终于又可以化成人形,真好!我真想念这个花花世界!”簪华花并不理会佟老板又青又白的脸,张口发出满足稻息,说话的同时他举起双臂想伸懒腰,这个动作也让他原本披在身上的外袍危险的往下滑,幸好佟老板身后的少年侍从眼明手快,抢先一步将外袍罩回他的身上,并且动作迅速地在上面打上一个死结。
    “呦!你这个侍从真灵巧,要不要留在我身爆和其他的姊妹们一起服侍我?”簪华花眨眨眼,眸光闪著暧昧、语调盈满。
    “好说、好说。”少年侍从迅速闪回佟老板身后。那件外袍要是落了地,管他是不是千年才一化的绝世妖花,只怕老板真的要变脸、辣水摧“花”了。
    “花园的姊妹们告诉我,你叫佟老板,而这里是水月镜花,对吧?”簪华花勾起一抹风情万种的笑,瞥了佟老板一眼,宣布道:“看起来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我在这里一定会住得很愉快的,请多多指教啊!佟老板。”
    似笑非笑地说完这段话后,簪华花笑著经过依旧僵硬如石的佟老板身爆在群花化成的美女们簇拥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第一章
 
    在繁华喧嚣的京城内,位于青龙街与朱雀街相连的转角处,有一间十分雅致、名为“水月镜花”的铺子;它是一间专门贩售稀奇古董、奇珍异宝的店铺,也是一间唯有内行人才懂得的铺子。
    今日的水月镜花一如往常,于巳时左右开张,之后陆陆续续有客拜访,上门的客人被铺子里俊秀讨喜的侍从们领往不同房间、欣赏老板收藏的奇珍古玩,而心中另有所求的客人,也能在侍从的带领下,到水月镜花主人专属会客的阁楼、与佟老板见上一面。
    正午时分,阁楼的两扇门从外被推开了。这声响惊动了房间内闭目养神的佟老板,他缓缓睁开眼,起身的同时、嘴角已噙起准备款待客人的优雅笑容。
    “欢迎,欢迎来到水月镜花。”佟老板笑脸迎客。
    随著少年侍从踏入阁楼的,是一名看起阑到三十岁的年轻男子,他身形修长、宽肩窄腰,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这透露出主人不但是一个练家子,还是一个习惯在阳光底下的人。
    当男子往房中央这么一站,就给人一种威风凛凛、宛如正义侠客般的印象,虽说体格上略偏阳刚,但他的五官却生得斯文,浓眉俊目、挺鼻薄唇,结合成一个充满阳刚味的英俊男子。
    光凭第一眼,佟老板就对他产生了极好的印象。
    相对于佟老板的亲切和善、笑意盈盈,年轻男子在见到佟老板的瞬间,却是微微一愣,显得有些错愕。
    “你……你是水月镜花的主人──那位佟老板?”好半晌,年轻男子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传闻中长袖善舞、交往人脉遍及全京城的佟老板,就是眼前这个比女人还要美丽,身形修长纤细,看起来年纪甚至比自己还小的男子?
    “如假包换。”佟老板依旧噙著淡笑,做出“请坐”的手势。
    “啊?!”年轻男子摇摇头,很努力地想甩开心中的震惊。他以为……在京城同时拥有人脉和靠山的佟老板,就算没有七八十岁,至少也该年过半百了,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年轻。
    “这位公子,请坐,我们有话慢慢聊。”佟老板丝毫不以为意,招呼他坐下的同时,也唤来侍从为客奉上一杯热茶。
    “喔,好。”年轻男子顺从坐下,一双眼还是无法从佟老板的脸上移开,直到对方忍不住笑出声,他才急忙敛下眼,跟著不好意思地对佟老板解释道:“对不起,我以为佟老板应该是年纪很大的人,没想到这么年轻。”
    “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佟老板温和微笑。“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我叫傅怀天,是‘威远镖局’的镖师。”他拱手报出姓名。“我最近遇上了一个难题,想来想去都想不出解决的法子,后来听人介绍,他建议我不妨上水月镜花一趟,来佟老板你这里碰碰运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