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系统]异世之吃货攻略 作者:宫槐@玉

字体:[ ]

 
 
文案:
一句话简介:“将军,您要慎重啊!”副将跪地规劝。
“孙儿啊,你要深思啊!”阿爷泪流满面。
“不用多说,我意已决,就算他一无所有,我也一定要娶他。”大将军目光坚定,毫不动摇。
“可是将军……那兽人送来的是聘礼,要嫁的人是将军你……”
 
阿斯德:……
安布西:喂喂喂,你那么严肃的角色,敢不敢不要尾巴一直甩?!!!
关键词:系统/吃货文/受宠攻/兽人/温馨文
属性:腹黑渣攻vs隐忍受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种田文 系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布西、阿斯德 ┃ 配角:德安科、希德鲁 ┃ 其它:主攻、吃货、系统
==================
 
  ☆、001.傻子[修]
 
  000.傻子
  “快还钱,今天若是还不上,那我就把人带走!”一个中年兽人坐在山洞里外的树桩上,对着院子里的中年兽人大吼,那双贼精的眼睛看的人却是院子里另一个角落的另一个兽人。
  与中年兽人那苍老容颜不同,那兽人尚还年轻,约摸二十来岁,身形不算宽大,但四肢却十分有力,绝对是个能捕猎的能手!
  “阿斯德,你还不快把彩贝拿出来给他,你想看着我们爷俩被他打死啊!你个没良心的贱人,要不是我们救了你你早死了,现在却忘恩负义想着害死我们爷俩……”老兽人似乎被吓到了,闻言立刻声嘶力竭地在院子里大吼起来,一边吼一边叫,还不忘一边拼命护着怀中的东西。
  在他怀里头的是个兽人,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兽人,那兽人这会儿正趴在那中年兽人的怀里头,两只眼睛到处瞥,眸子里无光只是一片呆愣,嘴角微微张开,口水淌了那中年兽人一身。
  对现在发生的一切,他似乎浑然不知。
  被称之为阿斯德的兽人回头看着哭闹地中年兽人,他动了动单薄的嘴皮,道:“阿姆,我们早就已经没有彩贝了……”
  中年兽人一听不得了,立刻顿足捶胸地大嚎起来,他指着那阿斯德就骂:“你个没天良的,你是真的存心害死我们爷俩哦……”
  那中年兽人嚎得厉害,哭得凄惨。
  在一旁来要债的中年兽人却在这时候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对中年兽人说道:“还不上?还不上那也好办啊,你让阿斯德跟我走就行了,这笔账我也就不和你算了。”
  说着,那兽人就搓着手走近阿斯德,那双眼睛更是猥琐的在阿斯德腰部乱晃个不停。
  走近阿斯德,他伸手就去搂阿斯德的腰,却被阿斯德一把挥开。
  “滚!”
  阿斯德低吼。
  他转身反手抄起放在一边的木材就往那兽人脑袋上招呼,阿斯德下手又快又狠,却被那兽人避开了些,砸在了他额上和肩膀上,没打在脑袋上。不过就算是这样,这绝对够他受的了。
  “唉,唉!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头破血流的那兽人一边抱头躲避阿斯德的暴揍,一边骂骂咧咧,“你跟着那傻子有什么好的,吃不饱睡不好,还要照顾这老不死的,与其这样受罪还不如跟着我过日子,至少有我一顿就有你一顿吃的……哎呦……”
  那兽人被追得满院子跑却没就此放弃,阿斯德年纪轻,力气大,又会做事,在部落也算是有些名气的年轻兽人了。
  但是这样的他却是在三年前被这傻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满身是血地背回来,而那之后,他就一直守着这个话都说不好每天只知道流口水的傻子过日子,这让部落里眼红心痒痒的兽人不在少数。
  可惜偏偏阿斯德这家伙脑子死板认死理,别人跟他说什么他都不愿意离开这个家,而且脾气还异常泼辣,十个来找事的九个被他一顿暴打哄了出去,剩下的一个也是被他给打得头破血流……
  “给我滚,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就打死你!”阿斯德追着那兽人打,没有丝毫心慈手软的的意思,他已经打得面目狰狞,双眼猩红。
  “你就不能给我个机会吗,我是真的对你有心……哎哟……如果不是这样,我维斯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借那么多彩贝给你,让你去养这傻子?”自称是维斯的兽人身上早已经青一块紫一块,却还咬着牙在坚持。
  为了今天,他可是前前后后借了十几个赤贝给阿斯德。
  若是空手而归,那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中年兽人停下了哭闹,他狠狠地盯着那挨打的兽人,在他怀中的傻子也抬起头来,听到这边的动静他回过头来看着阿斯德,见阿斯德把人追得满院子乱窜,咯咯地笑了起来。
  因为笑得开心,他嘴角溢出更多口水。
  “……哎哟……安布西……你这傻子,居然敢笑我!找死……”
  听到傻子的笑声,那兽人立刻怒气冲冲地冲向傻子,傻子不懂,只觉得好笑,乐得慌,但是在一旁的阿斯德却立刻就慌了,他快步上前一棍子打下去,没想他这一下不但没打到那兽人,反而因为那兽人的拉扯而一棍子狠狠地打在了傻子的脑袋瓜上!
  被称之为安布西的傻子被打了闷棍,人怔怔地愣在原地,中年兽人还没反应过来傻子就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维斯愣了下,转身就跑了。
  这下傻人,大概要变成死人了。
  傻子倒在地上,脑门儿上立刻溢出鲜血,中年兽人这一看那还得了,立刻蹦了起来惊天动地地哭喊起来,“儿啊,儿啊,你没事吧,你怎么了,你别吓阿姆啊……”
  阿斯德也愣了,他扔了手中的棍子呆呆地看着昏迷的傻子,半天不能发一言。
  而那中年兽人此刻跪倒在地上担忧地痛苦,“西儿,西儿你倒是回答阿姆啊……”
  安布西脑袋上的血一直流个不停,甚是吓人,中年兽人心惊胆战地叫唤了几声没把安布西唤醒之后,立刻来了气,他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阿斯德脸上,“你个丧门星,你是存了心害死我们爷俩然后去和那些野男人鬼混是吧,你是不害死我的西儿就不罢休是吧!”
  阿斯德被中年兽人这一巴掌扇得侧过头去,脑袋嗡的一声发怔,嘴角立刻渗出血迹。
  但是他却没有反抗,只是跪在地上回过头去低头看着被他一棍子打得昏迷不醒的安布西,垂下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此刻脸色的表情。
  “儿啊,我的儿啊,我可怜的儿啊……”中年兽人抱着安布西哭得惊天动地,一边哭,一边抄起一旁的棍子就往阿斯德脑袋上打。
  坐着打不够解气,他索性站起来打。
  中年兽人虽然年纪老迈,力气却不小,再加上阿斯德一点不闪躲任由她打,没多久阿斯德就头破血流了。
  被打地阿斯德只是看着地上的安布西,眼神固执而满含歉意。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让西儿救你回来,我好心供你吃供你喝,就想着让你好好照顾我的西儿,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西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看我不打死你……”
  “唔……”就在这时一声细入蚊鸣的声音在中年兽人的咒骂声中传开。
  阿斯德听到,他立刻不再管阿斯德,而是激动地俯身靠近地上有了动静的安布西,“西儿、西儿,安布西?”
  “你这野种——西儿?”中年兽人立刻扔下棍子,她跑到安布西身边坐着,小心翼翼地扶起安布西,“西儿你没事吧?”
  “唔……”听到唤声,安布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他眼中一片清明,清明之中,几分怒气显而易见。
  “我的西儿,你总算是醒了,可吓死阿姆了,你要是出了事情阿姆可怎么活啊,你吓死阿姆了。”中年兽人紧紧抱着安布西,恨不得把安布西整个人都抱在怀中揉进身体。
  “痛死我了……”安布西伸手去揉额头的伤。阿斯德见状立刻伸手阻止了他,“别动,额上有伤口——”话说到一半,阿斯德突然镇住,仿佛吓到了般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才动了动眼珠子,狂喜地看着面前的安布西。
  “你可算是醒了,吓死阿姆了,阿姆还以为,还以为你……”那中年兽人抱着安布西的手臂颤抖个不停。
  “唔……”安布西发出一声低吟,额上的伤口还在继续往外渗血。
  “西、西儿……阿斯德你这混蛋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采些草药来给西儿止血,你想让他血流光啊,你这丧门星。”中年兽人抹去脸上的泪水,他冲着阿斯德大吼了一声之后转身抱着安布西舍不得放手。
  阿斯德怔怔地抬手指着安布西,半响之后才发出声音来,“说话了……他刚刚……”
  中年兽人一愣,愣是半晌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他也怔住。
  
 
  ☆、002.债主上门(上)
 
  
  001.债主上门
  安布西呆呆地跟着阿斯德往部落外的河边走去,他眼神有些呆愣,却也已经不是两天之前那种傻里傻气地呆愣,而是一种处于震惊中的呆愣。
  石屋、山洞、草裙、再加上穿着草裙顶着一身皮毛的半兽人,看到这一切安布西能不能惊讶吗?
  更何况现在情况不单如此,他自己也是一身皮毛暂且不说,走在他前面领路的兽人还是他配偶!
  安布西打量着走在前面的兽人,对方约莫二十余岁的模样,一头金色齐腰长发简单地束在身后。走动时,他背脊挺得笔直,肩宽腰窄,衬得那背影更加气俊气。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兽人,他的脸上却十分精彩,超过三个地方的伤口,青紫一片……
  唯一与他这个人完全不搭的是他身后的那条尾巴尖儿带着白毛的尾巴。
  兽人也并非是完全人类姿态,就算是在维持人类形态的时候也有不少兽人是保有兽人一部分特征的,这大多数与家族有关系。
  那条尾巴挺长,细细长长的有点儿像是猫尾巴,柔软的毛发蓬松地护在尾巴上,尾巴尖儿有撮白色,每次阿斯德摆动尾巴时都会轻轻晃动。
  可就算是如此,他身上禁欲的感觉还是十分强烈。
  带着伤的嘴唇微微抿起,衬得眼中那抹淡漠的表情更加明显,怎么看怎么有种禁欲的美感。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兽人,却是他这个前身--一个傻子的配偶。
  除了阿斯德,他家里还有个都快五十多的兽人是生他养他的兽人阿姆……
  如此情况,安布西足足花了一两天才消化开,接受了自己已经穿越成了一个傻子兽人的事实,而且还是个穷疯了的傻子身上的事实。
  也好在他现在的身体原本是个傻子,成天傻呵呵地流着口水傻笑,连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所以他三天之前被他配偶阿斯德当头一棍子打下去后,突然能说话了也没有人深究什么,只当做阿斯德那一棍子让他开了智。
  在家呆了几天,安布西对这个世界和他现在的家也多少有了些了解。
  在这里半兽人和地精、矮人霸占了整个世界,虽然这里虽然已经有了流通的钱币和交流的语言,但是还是处于极端贫穷之中。
  他现在所在兽人帝国亦是如此,兽人善于武力角逐,却有大部分部落的兽人都填不饱自己的肚子。每年饿死的兽人不计其数,因此抢夺食物成了每年冬天部落之战的罪魁祸首。
  这么多年来,兽人之间的战斗一直经久不息,从未间断。
  而地精与兽人不同,他们善于挖掘与建筑,但是却处于最弱的地位,因为他们身形矮小,体力活不错可战斗力远不如兽人,因此常常被兽人奴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